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85節

  石溪站在大門口,一看方少意出來了,急忙跑上前,說道:“方少爺,我們家少爺剛才被那一夥僧人追殺,現在也不知道怎麽樣了。”

  追殺?

  方少意一驚,看著石溪緊張不安的樣子,一揮手,沉聲說道:“怎麽回事?“石溪知道現在隻有方少意能幫少爺,雖然他不知道少爺帶著那淨緣究竟在做些什麽,但是他心裏很清楚那一定是十分危險的事,要不然當初那淨緣也不會一直躲在菩提寺的後山。

  方少意等石溪把話說完,這才明了。

  淨緣已經被相國寺的僧人發現,而且聽石溪剛才這麽說,追齊慕陽和淨緣的僧人也不像是相國寺的真正僧人,隻怕是那些死士喬裝打扮的。

  相國寺的僧人裏麵有死士!

  方少意猛然想到這件事,相國寺的僧人眾多,這曹內侍要是真的派人去相國寺對付無塵大師,說不定真的會吃大虧。

  隻怕就算是相國寺裏麵真正的僧人也不知道那裏麵究竟藏了多少死士。

  還有齊慕陽之前說的火藥!

  方少意臉色一變,急忙讓府門口的下人去備馬,他要去找曹內侍,一定要把這件事告訴曹內侍。

  “石溪,你先不要擔心,我這就去找曹大人。你先回府等消息,說不定齊兄會帶著淨緣回府。要是有消息,我會派人盡快去告知你。”

  石溪一聽方少意這話,自然是不大樂意。

  可他眼下根本就沒有辦法,隻能指望方少意,他這一個人回府還不知道會怎麽樣,要是老太太知道這件事一定會打死他!

  石溪看著方少意翻身上馬,準備離去,心裏很是鬱悶,這讓他等消息,等消息,要是一直沒有消息可怎麽辦!

  蘇箏坐在馬車裏麵也聽見了方少意的話,想到方少意根本就不去幫著找齊慕陽,而是要去找什麽曹大人,心中自有一股煩悶,一下子下了馬車,急聲說道:“就算是去找那個曹大人,你應該要去找一下齊慕陽。”

  “這讓我們等消息,這要等到什麽時候去?”

  蘇茉一看蘇箏又跑下馬車,心裏自然是氣急,這性子還是這般急躁!

  方少意瞧見下馬車的蘇箏,有些疑惑,也不知道這究竟是石溪口中的蘇五小姐,還是蘇四小姐,也沒時間和這蘇家小姐多說,直接上了下人牽過來的一匹黑馬,猛一揮鞭子,就聽見那馬蹄聲“噠噠”地響了起來。

  蘇箏瞧著那方少意一句話不說,就這麽走了,心裏氣急,隻能把那火發在石溪身上,厲聲質問道:“你來方府找他,就是這麽回事?”

  “那現在怎麽辦?”

  石溪一聽蘇箏這話,臉色有些難看,心裏很是生氣,可又不好對蘇箏這位五小姐發火,平靜地說道:“自然是回府等消息。”

  “哦,對了!再回府之前,還要送蘇五小姐你回府。”

  蘇箏自然聽出了石溪話中的嘲諷之意,怒火中燒,剛準備說什麽,蘇茉走了出來,站在馬車上,麵色一沉,對蘇箏嗬斥道:“你還要做什麽?”

  “還不上來,回府!”

  

  第118章 |104

  

  齊慕陽一手抓著淨緣的手,朝著人群中間跑去,腳步匆匆,他知道現在隻有跑進人群裏麵才是最安全的。

  四周是驚慌失措的百姓,驚慌聲四起。

  淨緣小胳膊小腿,根本就跑不快,遠遠看著就像是被齊慕陽拖著跑,神色緊張,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身後追上來的僧人,聲音有些顫抖,急促地說道:“齊施主,他們——他們追上來了。”

  齊慕陽自然知道那夥僧人會追上來,剛才看見那僧人手裏拿著的那把匕首,他就已經知道那夥僧人絕對沒那麽簡單,也不可能就這麽放他們逃走。

  淨緣被齊慕陽這麽硬拉著逃跑,十分吃力,根本就受不了,身子搖搖晃晃,快些跌倒。

  齊慕陽一看這樣根本就不行,隻能一把將淨緣撩到背上,背著淨緣王前麵跑去。好在淨緣是個孩子,並不算重,要不然齊慕陽這背著一個人,根本就跑不快。

  淨緣也知道自己現在連累了齊慕陽,瞧著後麵越來越逼近的僧人,心下大急,看了一眼前麵的路,過往的百姓很多,這要是衝過去,隻怕還會被擋著。

  “齊施主,走那邊那個巷子!”

  齊慕陽聽見淨緣這話,眼神一瞥,瞧見左前方正是一個巷子口,也沒有多想,直接朝那巷子口跑去,巷子隔壁的鋪子正是一間木材鋪,再一看巷子口旁邊豎著好幾根圓木,看著倒像是上好的木料。

  “不要出聲!”

  齊慕陽猛然停下腳步,對淨緣說了一句嗎,站在那巷子口處,聽著越來越近,越來越急的腳步聲,腳下微微一動,他知道總不能一直跑,背著淨緣他不可能跑得過後麵那夥僧人,必須要想辦法對付他們。

  就在那夥僧人看著齊慕陽跑進巷子,跟著進來的那一瞬間,齊慕陽猛然一抬腿,狠狠將那幾根圓木踹倒,直接砸在跑進來的僧人身上。

  “哎——!”

  圓木笨重碩大,狠狠砸下來,這份疼痛沒幾個人受得了,更有僧人腦袋處已經被砸出血,鮮血四流。隻見那幾名被砸的僧人一個個都被砸到在地,猝不及防,倒在地上痛苦呻.吟.

  後麵跟上來的僧人又被那圓木還有倒在地上的僧人給攔住出路,一個個都停下腳步。

  齊慕陽根本就沒有去看那幾名僧人究竟如何,隻是一個勁地往巷子裏麵跑去。

  淨緣回頭瞧了一眼那倒在地上的僧人,再一看那後麵追上來的僧人,也不過是稍加遲疑之後,便直接踩在那圓木,壓在倒在地上的僧人身上,幾個步子便跑了過來,根本就沒有耽擱太久。

  “他們又追上來了。”

  淨緣小手緊緊抓著齊慕陽的衣裳,十分害怕,那些僧人的眼神狠戾無情,根本就不是他在相國寺看見的出家人,他們都是相國寺的僧人,明明出家人該是慈悲心腸,可是眼前這些人分明就是一群亡命之徒。

  齊慕陽並不知道淨緣現在心裏的想法,他現在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擺脫身後那群人,隻要能擺脫他們,那麽他和淨緣也就會沒事,不用再擔心什麽。

  巷子並不算狹窄,足夠讓一輛馬車通過。

  齊慕陽背著淨緣跑著,他心裏清楚後麵那夥僧人的目標是淨緣,要是淨緣落在他們手裏一定沒有好的下場。

  跑了好久,齊慕陽隻覺得雙腿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頓,根本就沒有半分力氣,但他根本就不能停下來,隻能一直不停地跑。

  後麵那夥僧人也沒有想到齊慕陽居然會如此執著,一直都不肯停下來。

  過了許久,巷子口處變得豁然開朗,又是一條街道。

  齊慕陽飛快地掃了一眼四周,這裏他根本就不熟,也不知道是在哪,正在猶豫該往那邊跑,卻是聽見淨緣歡喜的聲音,“快看,那邊有捕快!”

  齊慕陽順著淨緣指著的方向,凝神再一看不遠處有幾名巡邏的侍衛,看裝扮倒像是京城裏麵的捕快,,眼睛陡然一亮,心中十分歡喜,急忙朝那幾名侍衛跑了過去。

  不管是侍衛,還是捕快,這幾人一定能攔住,拿下那幾名僧人。

  淨緣臉上也露出笑容,急忙喊了一聲,隻是在那侍衛回頭的那一瞬間,淨緣整張臉就變了。

  “不是,不是,快走,我在相國寺見過他們!”

  什麽?

  齊慕陽一驚,怔愣地望著前麵那幾名侍衛,這又是怎麽回事?這不是朝廷裏麵的捕快,看那一頭長發也根本就不是相國寺的僧人。

  淨緣看見齊慕陽停下步子,驚疑不定,心中大急,驚恐不安,急聲說道:“那個人我見過他,見過他,在無塵大師的禪房見過他。”

  如果說以前,淨緣隻會把眼前這個人當做是尋常去相國寺上香祈福的香客,但偏偏他記得是在無塵大師的禪房裏麵見過這個人,心裏自然會覺得很可怕,不大相信眼前這幾名侍衛裝扮的人。

  無塵大師的禪房?

  齊慕陽心裏正疑惑,瞧見前麵那幾名侍衛朝著他們這邊走了過來,腳步匆匆,不敢多想,直接轉身朝另外一個方向跑了。

  這怎麽可能!

  現在究竟是怎麽回事!

  相國寺的那群人怎麽會這麽厲害,居然還在朝廷裏麵安插了人,這京城裏麵究竟還有多少人是無塵大師身邊的人?

  這一下,齊慕陽覺得京城裏麵的人都變得有些可怕,魑魅魍魎,孰真孰假,相信就算是四皇子也分辨不出來。

  “林兄,怎麽回事?剛才那個人是在叫我們,怎麽這會看見我們轉身就跑?”朝著齊慕陽和淨緣走過來的其中一名捕快,看著齊慕陽倉皇離去的背影,不禁問了一句。

  姓林的捕快冷冷地盯著齊慕陽背上的淨緣,目光一閃,再一看巷子那邊又跑出來幾名僧人,心中已然明了,說道:“肯定是出了什麽事?我過去看看,你們繼續巡查。”

  其他人一聽姓林的如此說,也便點了點頭,讓姓林的捕快前去查看,究竟是出了什麽事。

  姓林的捕快握緊腰間的刀柄,朝著齊慕陽飛快地追了上去。

  淨緣一看那人追上來,十分驚慌,急急地說道:“他,他追上來了。他肯定是無塵大師的人。”

  齊慕陽一回頭便也瞧見那人一臉煞氣地追上來,頓時確定下來,根本就不用淨緣說他也知道這人肯定和無塵大師有關係。

  仔細想想,就連三皇子身邊,無塵大師也安插了奸細,更別說這小小的捕快,更不算什麽。

  隻是齊慕陽怎麽也想不通,無塵大師怎麽會如此厲害,這份實力可以說是神通廣大,若是真的如此厲害當初又怎麽會被逼著出家?

  這個時候,齊慕陽也不敢多想,現在又有人幫著追他,這下子他也不知道究竟該怎麽辦。

  衙門,這附近有沒有衙門?

  齊慕陽忽然想到這件事,隻是這片地方他根本就不熟,也沒有時間去找人問,後麵那些人追的這麽緊,要不是他跟著這未來嶽父一直都有在學武,飽受折磨,隻怕現在已經被那些人給抓到了。

  未來嶽父蘇上當初就和他說過,學武最重要的就是保命!而保命,保住性命除了實力,最要緊的就是能夠逃跑,能夠用盡一切手段活下來,包括逃跑。

  隻有保住了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蘇上說的這番話,不過是戰場上兩軍殺敵,保住性命,當初齊慕陽還曾經懷疑過,堂堂將軍怎麽可能會說處逃跑這樣的話。

  現在他已經明白。

  逃跑並不是指臨陣脫逃,而是在麵對比你更為強大的對手,你沒有辦法應付,絕對不能以卵擊石,也不能直接投降,要想辦法逃走,想辦法活下去。

  跟在後麵姓林的捕快看見齊慕陽背著一個人居然還跑這麽快,心中驚訝不已,一看街上其他百姓們疑惑的神情,心下念頭一轉,急聲喊道:“快攔下那個人,攔下,他搶了孩子。”

  齊慕陽聽見姓林的這句話,臉色大變,再一看街上的百姓,更是緊張。

  這話要是換了後麵那幾名僧人說可能還不會引起很大的注意,可偏偏喊著話的是是穿著捕快服,怎麽一看他都像是那捕快口中的搶孩子的人。

  不能這麽下去!

  齊慕陽心裏明白,看周圍那些百姓目光都落在他身上,絕對不能再這麽下去。

  齊慕陽飛快地竄進一間酒樓,幾個步子,根本就沒管門口那小二的驚慌聲,朝著二樓跑去,也不管樓梯上的其他人,橫衝直撞,直接衝了上去,再將淨緣放下來,急聲說道:“快躲起來。”

  淨緣不疑有他,聽齊慕陽的話趕緊跑進二樓一間房間,躲了起來。

  齊慕陽瞧了一間二樓長廊出的一張桌子,直接一把將那張桌子拖了過來,朝著樓梯下麵推下去,再狠狠一踹樓梯上的護欄,護欄應聲而斷。

  齊慕陽手中也已經握著一根粗大的木頭,冷眼瞧著追上來的捕快,還有那幾名僧人。

  桌子順著樓梯滾了下去,“砰砰”幾聲重響!

  

  第119章 104

  

  酒樓突然闖進來一人,二話不說直接衝到二樓,又是將桌子給掀翻,直接推倒在那樓梯間,頓時讓酒樓裏麵的賓客嚇了一跳,也不知道這人究竟是是誰,究竟是出了什麽事。

  就在齊慕陽跑到酒樓二樓的時候,門外又突然衝進來幾名僧人,跑在前麵的倒是一名捕快。一個個都殺氣騰騰,手中長刀利刃寒光閃閃。

  這一下酒樓的裏麵客人,就算是掌櫃的也都驚駭不已。賓客膽小的,自然趕緊跑了出去,生怕被牽連,卷入這場紛爭,至於這掌櫃的倒是急忙上前,跑到捕快身邊,問道:“大人,這是怎麽了?出什麽事?”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