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84節

  馬車行了有好一段路,忽然馬車外麵傳來石溪的聲音,“少爺,前麵好像是蘇家小姐。”

  齊慕陽有些驚訝,打開馬車車廂的門,伸頭一瞧,前麵那緞子鋪門前的確是站著蘇茉身邊的甜兒。

  再往裏麵,便是一身淺綠色長裙的蘇茉。

  齊慕陽沒想到在這居然會遇見這未婚妻,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笑容,剛準備說什麽,一想這馬車裏麵還有淨緣,便交代了一句,“淨緣,你在馬車裏等一會,我去去就來。”

  淨緣自然點頭應是。

  齊慕陽便下了馬車,朝著那間緞子鋪走了過去,還沒進門便聽見裏麵的爭執聲,聽著倒是蘇箏的聲音。

  “怎麽了?可是出了什麽事?”齊慕陽走到蘇茉身邊,低聲問了一句。

  蘇茉一驚,轉過頭驚喜地望著齊慕陽,看著齊慕陽那一雙眼睛,再一想她現在已經和齊慕陽定親了,臉微微泛紅,眼睛裏滿是笑意,避開齊慕陽的目光,隻覺心跳得很快,望著鋪子裏麵和掌櫃爭論的蘇箏,說道:“妹妹之前看好的一塊料子被人給買走了,這才起了爭執。”

  甜兒也有些驚訝,居然會這麽巧遇見這未來姑爺,朝著外麵張望了一下,便看見齊家的馬車,笑嘻嘻地問道:“姑爺,你這是——去哪?”

  “甜兒!”

  聽見甜兒就這麽直接喊齊慕陽姑爺,蘇茉心中氣急,急聲嗬斥了一句,轉念又一想她這都和齊慕陽已經定親,實在是不應該出來拋頭露麵,心裏倒有些後悔跟著蘇箏一同出來。

  齊慕陽聽見甜兒這一聲“姑爺”,心裏著實舒服,臉上全是笑意,看著蘇箏這和老板一直爭執不休,還不知道會耽擱多少,便上前勸說道:“蘇表妹,還是算了。若是真的——”

  還不等齊慕陽把話說完,蘇箏就轉過頭看見齊慕陽,目光一閃,略有些驚喜,再一看站在齊慕陽身後的蘇茉,眼神中泛著冷意,嘲諷道:“誰是你表妹,齊少爺還是少攀親,聽見叫人笑話!”

  這表妹表哥一說,自然是當初蘇烈帶著蘇箏上門道歉引出來,借著齊家西府那邊的邢老太太也算是連著表親。

  當初蘇烈便說過,齊慕陽還要喊蘇烈一聲表哥。

  看著蘇箏這般冷言冷語,碰了個釘子,齊慕陽有些尷尬,再一看蘇茉準備替他說話,搖了搖頭,示意不必。

  齊慕陽一看蘇箏對他沒有好臉色,倒也不打算多說,省的到時候讓蘇茉為難,便轉過頭對蘇茉問道:“你們府裏的馬車呢?怎麽沒瞧見?”

  “馬車過會就來,剛才妹妹不願坐馬車,便走了一會路。”

  甜兒似乎也猜到了蘇茉心裏的尷尬,連忙解釋道:“小姐本不打算出來的,還是五小姐她硬拉著小姐陪她出來。”

  齊慕陽點了點頭,根本就不知道甜兒和他說這話是什麽意思,他壓根就沒覺得蘇茉出來玩有什麽不對。

  這邊齊慕陽和蘇茉說著話,蘇箏看著心裏氣悶,隻覺得很是刺眼,也不願再和這掌櫃爭執下去,走到蘇茉身邊,挽著蘇茉的胳膊,冷眼打量了一下齊慕陽,又對蘇茉說道:“我們回去吧。”

  蘇茉一聽這話,便點了點頭,對齊慕陽說道:“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齊慕陽看蘇茉打算回府,心裏有些猶豫,按理說他現在遇見這蘇家姐妹,怎麽說也應該送人家回家,可他馬車上偏偏還有一個淨緣,實在是不能護送蘇茉回府,想了想,對坐在馬車上麵的石溪一招手。

  石溪不知道怎麽回事,急忙趕了過來。

  齊慕陽一臉歉疚地望著蘇茉,說道:“我這還有事,不便送你們回府,就讓石溪替我送一下你們。”

  蘇箏心裏就是不願看齊慕陽稱心,冷笑道:“這齊少爺有什麽要緊事?”

  石溪急忙跑了過來,望著齊慕陽,說道:“淨緣說,若是少爺有事,他便自己一個人先回府了。”

  淨緣?

  蘇茉和蘇箏等人心中皆是一愣,這淨緣是誰,名字聽著有些奇怪,難道就是坐在馬車裏麵的人。

  蘇茉雖說心裏好奇,但也沒有多問,隻是說道:“你還有事,就先走吧,別讓馬車上的人久等。”

  蘇箏自然也是好奇,也不知道什麽人居然會讓齊慕陽這般看重,拋下她們姐妹不送,倒要去送一個不相幹的什麽淨緣,幾步朝著那馬車走去,二話不說,直接打開馬車的車門,一看裏麵坐著的那小孩,一下就被逗樂了,笑個不停。

  “姐姐,你快來看,這馬車裏麵坐了一個小和尚!真是好笑!”

  蘇箏看著馬車裏麵的淨緣,那光溜溜的腦袋,一臉震驚地望著她,實在是好笑。她還以為馬車裏麵坐的是誰,沒想到居然是一個小和尚。

  就在蘇箏這話說出口的時候,有幾名僧人正朝這邊走了過來。

  齊慕陽看見蘇箏打開馬車車門,又聽見蘇箏這句話,再一瞧那幾名僧人已經朝著馬車走了過去,臉色大變,急聲對石溪說道:“你帶蘇小姐他們離開,快帶他們回府!”

  話還還說完,齊慕陽便已經跑到馬車旁,可蘇箏還拉著他,追問馬車上的小和尚究竟是誰,讓他根本就沒有辦法上馬車。

  “淨緣,快,快下來!”

  齊慕陽目光一掃,隻見左邊那名僧人長袖裏麵已經露出一把匕首,寒光閃閃。

  “快下來!”

  齊慕陽心裏氣急,一把將蘇箏摔在地上,看見淨緣跑了出來,一把抓住淨緣的手,左腳狠狠一踹那左邊的僧人,再反手直接狠狠一拍馬背。

  馬兒吃痛,一聲嘶叫,便狂奔起來,打亂了旁邊其他幾名圍過來的僧人,街上好一陣慌亂。

  齊慕陽不敢有絲毫停歇,抓著淨緣的手,快速朝人群中間跑去。

  那幾名僧人自然也瞧見了淨緣,一個個臉色十分凝重,那被撕扯掉的僧衣露出了裏麵黑色勁裝,不用多說,直接朝著齊慕陽和淨緣追去。

  “快,快,他們往那邊跑了!”

  人群中間又是好一陣慌亂,驚叫聲四起。

  石溪看見這一瞬間,電光火石一般,他根本就還沒反應過來,看著被那群僧人追著的齊慕陽和淨緣,心中大急,剛準備跑上前相助,卻是聽見身旁蘇茉緊張不安的聲音,“石溪,這——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那夥僧人為什麽會追慕陽?他們的身手不差,根本就不是尋常僧人!”

  聽見蘇茉的問話,石溪這才想到剛才齊慕陽說的話,再一看被丫鬟扶著走過來的蘇箏,心裏恨急,狠狠瞪了蘇箏一眼,不敢多說。

  他還是盡快送蘇茉姐妹回府,再去找方家少爺說一下這件事。

  蘇箏看見剛才那驚魂一幕,尤其是那僧人手裏的那把匕首,也已經反應過來,那夥僧人分明就是想殺齊慕陽和淨緣,心裏也後悔不已。

  她應該是給齊慕陽惹了大麻煩!

  

  第117章 |104

  

  大街上剛才這一瞬間,便鬧出了很大的亂子。

  過往的百姓們依舊看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麽,那一夥僧人為何會追人,而且手中還拿著匕首等物,怎麽看都不像是真正的僧人。

  一個凶神惡煞,倒像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

  那吃痛受驚的馬兒也安靜下來,街上的百姓們依舊議論紛紛,圍著剛才僧人逃去的方向,說著什麽。

  甜兒朝那人群中間張望著,很是擔心齊慕陽的安危,急聲說道:“怎麽辦?小姐,齊少爺他會不會出事?”

  蘇茉看著剛才那夥僧人朝齊慕陽追去,心裏自然是放心不下,眉頭緊皺,望著石溪,追問道:“究竟是怎麽回事?”

  石溪神情凝重,十分憂心,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是怎麽回事!”

  “還是不要再耽擱時間了,四小姐你還是趕緊回府,我還要去方府一趟。”

  說著,石溪便已經將馬牽了過來,讓蘇茉上馬車。

  蘇茉一聽石溪這話,連忙說道:“不用急,我們先陪你去方府。”

  甜兒也連連點頭。

  “是啊,先陪你們去方府。”

  蘇箏聽見石溪的話,想到已經不見蹤影,可能有危險的齊慕陽,心裏就十分緊張,急忙說道:“我們先去方府,石溪你現在就帶我們去方府。”

  石溪瞥了一眼蘇箏,想到剛才這件事都是因為蘇箏鬧出來的,心裏就有怒意,要不是因為蘇箏這以後是少爺的妹妹,隻怕石溪已經沒有好臉色了。

  “少爺說了,送你們回府。現在事情已經這樣,你們還是先回去吧!”

  不要再添亂了,這句話石溪倒是沒有說出口。

  蘇箏搖了搖頭,不想再耽擱直接讓蘇茉上馬,她來駕車,說道:“不行,齊慕陽現在一定很危險。石溪,你說的方府可是方尚書府邸?”

  石溪一看蘇箏已經是上馬駕車,心裏氣急,可是看著蘇茉等人都已經上了馬車,也不好再多說什麽,隻能跟著上了馬車,讓他來駕車,總不能真的讓蘇箏在外麵駕車。

  蘇箏身邊服侍的丫鬟冬雪想到剛才那一幕幕心裏就慎得慌,望著蘇箏,不禁說道:“小姐,我看我們還是先回府吧。這件事我們也幫不上什麽忙,還是別難為石溪了。”

  “幫不上忙,難道就看著齊慕陽被那夥人追殺?他,他——”蘇箏聽見冬雪的話,臉色一變,說著瞧了一眼蘇茉,脫口說道:“他可是姐姐以後的夫君,府上的姑爺。”

  冬雪一看蘇箏反應這般大,不敢再多說什麽,隻是心裏卻忍不住嘀咕,剛才就是小姐你害的齊家少爺被人追殺。

  蘇茉瞧著蘇箏這般神情,不知為何心裏忽然有一種荒謬的念頭,仔細想了想,蘇箏一向不喜歡齊慕陽,每次見麵都對齊慕陽沒有好臉色,應該不可能。

  蘇箏被蘇茉這麽瞧著,心裏不禁有些沒底,猶豫了片刻,不禁說道:“姐姐,剛才都是我的錯,不過我也沒想到齊慕陽他馬車裏麵坐著的那小和尚居然會讓那麽多人追殺。也不知道齊慕陽究竟做了些什麽!”

  蘇茉歎了一口氣,瞧著車窗外麵的天色,再過不久隻怕就要天黑,也不知道齊慕陽現在究竟怎麽樣了。

  甜兒握著蘇茉的手,安慰道:“小姐,不用擔心,齊少爺吉人自有天相,一向都是化險為夷,這一次也一定會沒事。”

  蘇茉扯了扯嘴角,臉上的笑容有些敷衍。

  看著外麵天色,想著剛才發生的這件事,蘇茉不禁回想起三年前和齊慕陽第一次相遇,應該不算第一次相遇,在她救齊慕陽的之前,她就見過齊慕陽,隻不過齊慕陽不知道罷了。

  齊慕陽不會武功,那個人拿著斧頭追殺他,他隻能拚命地跑。

  後來,應該說是齊慕陽自己救了自己!

  那時候齊慕陽和她說的第一句話應該是,我很好。

  蘇茉回想著和齊慕陽第一次見麵的情景,再想到後麵第二次在岐水湖邊遇見重傷的齊慕陽,似乎每一次他和齊慕陽的不期而遇都是這般狼狽,可到最後齊慕陽也都會平安無事。

  那麽這一次,齊慕陽他一定也會平安無事。蘇茉心裏默默說了一句,現在她能做的也隻能是默默地祈禱。

  其實蘇茉心裏更多的是後悔,那個時候她就應該拉著蘇箏,不應該讓蘇箏跑到那馬車上去看裏麵的那位淨緣是誰。

  要是她伸手一把抓住蘇箏,蘇箏根本就沒機會去打開那馬車的車門。

  要說起來,其實她心底也是想知道那淨緣是誰,是男是女。

  就是因為那一絲的遲疑,才讓蘇箏瞧見了裏麵的那小和尚,引起了這場禍事。

  都應該怪她!

  蘇箏瞧著蘇茉沉默不語,也不好再說話,這馬車車廂裏麵都安靜下來。

  氣氛有些冷滯。

  馬車裏麵的人都知道那一夥去追齊慕陽,氣勢洶洶,齊慕陽身邊還帶著一個孩子,這根本就是凶多吉少,也不知道那夥僧人最後有沒有抓到齊慕陽,又會怎麽對齊慕陽。

  過了許久,這才趕到方府。

  守門的下人一開始便見過石溪,也知道石溪是齊家下人,沒有多問,便進去稟報。這方少意剛回府,還沒來得及歇口氣,便又聽見下人稟報,說是齊家下人有很要緊的事要見他。

  要緊的事?

  方少意心中疑惑,這要緊的事不是已經說了,怎麽這會子又突然跑過來說有要緊的事。

  雖然心裏疑惑,但方少意也不敢耽擱,直接出去。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