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83節

怎麽會!

下手怎麽會這麽快?

第115章 |104

隨著侍衛急忙跑進來稟報的這件事,正堂裏麵一時間都安靜下來。

剛剛齊慕陽才帶著淨緣見到新皇周慎,怎麽這麽快六皇子就出事了?

周慎麵色陰沉,冷眼盯著那跪在地上的侍衛,聲音卻出奇地平靜,問道:“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侍衛單腿跪在地上,恭敬地回道:“六皇子,剛出府就遇到了一夥喬裝打扮的刺客,六皇子一時不察便被那夥刺客得手,據說已經身亡。而且,而且——”

曹內侍一看這個時候侍衛還在這吞吞吐吐,心裏著實氣憤,一步站在那侍衛跟前,厲聲問道:“而且什麽!”

侍衛有些緊張,說話的聲音也變得不安,斷斷續續地回道:“而且,六皇子身邊的人說,說是聖上派人刺殺的六皇子,就是為了除掉異己。”

“嗬——”

周慎聽見侍衛這話,扯了扯嘴角,忍不住笑出了聲。

除掉異己?

還當真是可笑!現在先帝都已經留下遺詔,傳位給他這位四皇子。他又怎麽可能會在這個時候除掉六皇子,這手段還真是一點也不高明。

曹內侍一看周慎冷笑不已,他卻沒有把這件事當做笑話,六皇子身邊的護衛可不弱,六皇子竟然這麽容易就被刺客給殺死,這背後之人的實力還真是不可小覷。

當初先帝可就是死在那夥人手裏!

“聖上,朝中大臣他們一個個可沒那麽聰明,要是這樣的話真的傳出去,隻怕會鬧出大亂子。”

看著曹內侍著急的樣子,周慎不置可否,他自然知道朝中大臣一個個蠢得要命,就算這不高明的手段在這個時候還不知道有多嚴重。

之前先帝留下遺詔,讓他繼承皇位,朝中本就有大臣在議論紛紛,畢竟先帝在世之時,他可是最不受先帝器重,甚至當初還被先帝下罪關在宗人府裏麵,險些被處死。

就是這樣的皇子,又憑什麽能夠繼承皇位?

他那兩位兄弟也可曾質疑過那份詔書的真偽,他們心裏也都不相信先帝會把皇位傳給他這個廢皇子。

曹內侍望著那侍衛,追問道:“六皇子身邊的人為什麽會說是聖上派人刺殺的六皇子?如此肯定,他們一個個都不要命了?”

侍衛搖了搖頭。

“這個屬下倒是不知道。”

淨緣聽到六皇子被殺死,心裏已經是十分害怕,就連皇子也被殺死,無塵大師他們實在是太可怕了,要是他們知道他的下落,一定不會放過他。

“聖上,還有,還有一件事!”

淨緣想到之前和淨和在無塵大師的院子外麵聽見的那番話,急忙說道:“無塵大師和方丈還提到過一個人,說是三皇子身邊的人。”

“什麽人?”

看著曹內侍那冷厲的目光,淨緣打了個寒顫,低下頭繼續說道:“是三皇子身邊的徐子健,他們說徐子健知道該說什麽。他們還說盯緊六皇子,先讓三皇子打頭陣,必要時除掉六皇子。”

徐子健?

聽淨緣提到這個人,周慎和曹內侍都很是驚訝,三皇子身邊的徐子健他們自然知道,不過徐子健怎麽可能會是無塵那邊的人,這難道說徐家也早就和無塵勾結在一起?

曹內侍望了一眼淨緣,他自然清楚淨緣這小和尚並沒有說謊,這要是說的是真的,那麽事情可能還真的很棘手,說不定六皇子之死並不是無塵下的手,而是無塵再借三皇子這把刀殺人。

“聖上,現在還是趕快回宮。六皇子出了這麽大的事,這還不知道後麵會鬧出多大的亂子,聖上要盡快回宮主持大局。至於三皇子那邊臣會派人告知。”

“不用!”

周慎忽地一抬手,止住曹內侍的話,冷冷一笑,並說道:“三皇兄他既然自尋死路,朕又何苦攔著?”

“現在最關鍵的是要派人去將相國寺那群膽大包天的賊和尚給拿下,至於三皇子那邊倒是不用急,現在我們不是已經三皇子身邊本就已經藏了一把即將見血的刀,我們又何必幫他把那把刀拿走。”

齊慕陽聽見周慎這番話,心中微微一驚,這天家還真是無情。

三皇子和六皇子想著皇位,現在六皇子已死,三皇子正在謀劃,四皇子他什麽都不做,反倒是想著借這個機會除掉三皇子,還真是厲害。

現在六皇子身邊的人都在傳聖上不顧手足之情,除掉異己,殊不知聖上當真就如他們的願,稱他們的心,直接借機會除掉異己。

曹內侍一聽周慎這番話,也就明白周慎的意思,自然也不敢再多說什麽,若是真的如周慎所說,倒也不錯,本來三皇子和六皇子對新皇繼位就十分不滿,心裏有了那該死的心思,要是真的能這一次一舉除掉三皇子倒也算是一件幸事。

“聖上,話雖如此,可不能大意。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背後可還有很多人盯著。”

周慎冷冷一笑,眼中盡是陰冷之色,嘴角一勾,淡淡地說道:“所以現在就要先除掉相國寺那想要做黃雀的出家人。”

曹內侍點了點頭,準備出去吩咐下去。

齊慕陽一看周慎是打算對相國寺下手,想到無塵大師,再一想當初在寧和大長公主府上遇到的那些事,身子微躬,不禁說道:“聖上,無塵大師和無心方丈既然早有預謀,這派侍衛去相國寺抓人隻怕沒那麽簡單。”

周慎眉頭微皺,望向齊慕陽,等著齊慕陽後話。

齊慕陽心裏雖有些緊張,但是他知道當初在寧和大長公主府的賞菊宴上無塵大師隻怕就已經要他的命,絕不會有任何同情之心,想了想,又說道:“現在看來,當初寧和大長公主府上那夥人隻怕也是無塵大師派出的,他們當初可是有很多的火藥。”

聽見齊慕陽提起當初寧和大長公主府那件事,方少意臉色也不禁有些難看。

曹內侍和周慎自然是十分清楚,先帝便是因為賞菊宴上的刺殺才會喪命,現在六皇子也被刺殺身亡,不用多想,這背後的無塵大師自然沒那麽簡單。

出手狠辣,計劃周密,也不知道培養了多少死士。

曹內侍聽了齊慕陽的話,心裏倒有些不安,望著周慎,說道:“聖上,齊公子說的沒錯,當初大長公主府上的那些火藥就算是兵部的人也說了朝廷裏麵的火藥根本就沒有那麽厲害,也不可能有那麽多。”

周慎冷冷地望著曹內侍,反問道:“那依曹大人所言,現在不去相國寺抓人?”

看見周慎動怒,曹內侍連連有搖頭,急忙說道:“自然不是,臣這就派人前去捉拿無塵大師和那相國寺的方丈。”

說著,曹內侍便急忙走了出去。

“堂堂皇家國寺,居然成了亂臣賊子商議謀反之事的地盤,還真是可笑!”

周慎瞧了一眼還跪在地上的淨緣,目光一閃,沉聲說道:“還跪在地上做什麽,朕倒是要好好謝謝你這番話,若不然這丟了江山也說不定,那到時候朕可就是千古罪人”

無塵大師刺殺先帝,又除掉六皇子,這心思已經是昭然若揭,分明就是衝著這周家江山來的。

淨緣自然不敢違命,急忙站起身來,站在一旁,低著頭,不敢說半句話。

“想不到,真的是想不到,隻怕父皇也沒有想到他居然會死在一個當初他留了一命的人手裏。”

留了一命?

齊慕陽心裏疑惑,難道說當初建元帝就打算除掉無塵大師,沒有處死無塵大師,倒是讓無塵大師剃度出家,並不是因為寧和大長公主的緣故?

這麽一想,齊慕陽又忍不住望了方少意一眼,方少意臉上卻是透出一絲了然,想來他也是當年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曹內侍交代下去,自會有人去做,便進來又說道:“聖上,這時辰還是先回宮吧!”

周慎點了點頭。

事情既然已經明了,他也要回宮去商議對策,看了一眼齊慕陽等人,說道:“這件事朕記下了,等除掉那些亂臣賊子後,自會論功行賞。至於這小和尚——”

淨緣一看周慎要對他作出安排,心裏不免有些緊張,眼神閃爍,轉而望著齊慕陽,若是可以他隻想跟著齊慕陽。

周慎也看出了淨緣忐忑不安,細想了想突然帶個人進宮也不好安排,便說道:“還是齊慕陽你看著,若是有什麽事就直接來這座宅子,到時候會有人替你傳信給朕。”

齊慕陽自然應是。

交代完,周慎便帶著曹內侍一行人匆匆回宮去了。

方少意瞧了一眼外麵的天色,昏昏暗暗,像是將會有一場風雨來,眉頭緊皺,沉聲道:“齊兄,我倒沒想到你要見聖上居然會是這麽大的事,如今齊兄你可要小心了。”

齊慕陽麵色平靜,不置可否地回了一句,“應該說這京城裏麵的人都要小心了!”

第116章 |104

既然已經將淨緣聽到這件大事告訴給四皇子周慎,齊慕陽心裏也放下一塊大石,至於後麵新皇周慎會如何對付無塵大師,這並不是齊慕陽能夠管的。

方少意本就是帶齊慕陽來見曹內侍,現在事情已經解決,他也該回去了。

淨緣瞧著方少意離去,想到這幾日他一直躲在菩提寺後山惶惶不可終日,想著被殺死的淨和,心裏就難受,好在現在一切也算是結束了。

“齊施主,真是多謝了。”

淨緣雙手合十,鄭重地向齊慕陽行了一禮。他心裏自然清楚齊慕陽幫他,要是被相國寺的人發現,會有多危險。

齊慕陽擺了擺手,看了一眼天色,直接上了馬車,說道:“先回去吧!”

淨緣自然不敢有誤,這一段時日他隻怕都要待在齊府。

坐在馬車裏麵,齊慕陽想著今日見到這四皇子聽到的一些事,心裏倒有些懷疑,當年無塵大師被逼出家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還有剛才要不是侍衛趕過來,稟報六皇子遇刺這件事,還不知道新皇和曹內侍會不會相信他們所言。

齊慕陽一轉頭,看著淨緣安靜地坐在一旁,沒有了一開始的不安,想著淨緣這段時日的經曆,比他當年被人追殺,最後反殺了那個人隻怕還要可怕,笑著問了一句,“淨緣,這聖上要是除掉了相國寺的無塵大師和無心方丈,你以後打算怎麽辦?”

淨緣一愣,剛準備說自然是繼續待在寺廟誦經念佛,卻是想到在佛家聖地也能出現那殺人一事,就算是信佛也沒能救得了淨和,一時間竟有些猶豫。

“不知道,每日講經論佛,普度眾生的方丈居然會殺人,皇家寺廟裏麵卻是暗藏殺機,小僧如今也不知道還該不該繼續待在寺廟。”

聽淨緣這麽一說,齊慕陽自然明白,想想的確是有些諷刺。

那佛家寺廟裏麵還不知道藏了多少肮髒之物。

想到淨緣這般年紀就出家了,齊慕陽又有些好奇,問道:“淨緣,你是為什麽會進相國寺?有沒有想過還俗?”

還俗?

聽見這兩個字,淨緣一怔,想到自己當年進相國寺時候的事,不禁說道:“我都不記得是什麽時候進的相國寺,好像是相國寺的僧人把我給撿回去的,以後便一直待在相國寺,再沒有出過寺廟。”

“還俗?可還俗以後去哪?”

淨緣神情有些茫然,怔怔地望著齊慕陽。

齊慕陽一笑,說道:“還俗之後,你可以留在齊家啊。”

淨緣聽著齊慕陽的話,一時間沉默下來,腦子裏一直在想還俗這個問題,當初在相國寺的時候,師兄們就一直教他念經向佛。

向佛!

可是念了這麽多年的經,佛祖似乎根本就沒有保佑他們這些向佛的僧人。

就連淨和那麽好的人也都被殺死了。

看見淨緣低頭沉思,像是在想還俗這件事,齊慕陽倒是沒有再多說什麽,這件事還是要淨緣自己拿主意。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