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79節

無心方丈?

無塵大師?

齊慕陽渾身一震,驚駭不已,難道說是相國寺的方丈無心和無塵大師?

第110章 |104

相國寺。

後殿內,佛香絲絲縷縷徐徐上升,隨風消散。

無心望著依舊一臉平靜,端坐在蒲團上的無塵,心裏卻是靜不下來,十分煩悶,急聲說道:“現在都還沒有找到淨緣,這該如何是好?”

“要是淨緣把那些事傳出去了,可怎麽辦?”

無塵睜開眼,瞧了一眼無心,眼神中透出一絲嘲諷,也是相國寺的主持方丈,不過是這點事就慌了神,還真是沉不住氣,淡淡地說道:“就算是傳出去有如何?我們做的事本就是謀朝篡位之事,你莫不是以為這件事,永遠都不會被人知曉?”

“可——”

無心聽到無塵的話,覺得憋悶,他聽出無塵話裏麵的嘲諷之意,他也知道他早上了無塵這條船,根本就沒有回頭的可能。

但是現在重要的是淨緣。

淨緣下落不明,那些話也不知道有沒有傳出去,一旦被人知曉,根本就還不用他們起事,隻怕就已經人頭落地。

無塵大師抖了抖身上那件純白的僧衣,整個人依舊那般淡泊寧靜,超脫俗世,平靜地說道:“我們本來就要除了六皇子他們,那些話有沒有傳出去,根本就不重要。既然找不到淨緣,那就盡快行動,左不過是提前罷了。”

提前罷了?

聞言,無心心中一凜,望著無塵大師那平靜淡然的目光,不知為何心裏忽然覺得有些害怕。

無論是到了何時,謀反都是誅九族的大罪!

無塵大師看出了無心神色變化,清楚無心的畏懼,麵色依舊,繼續說道:“徐子健那邊已經傳來消息,三皇子根本就不相信建元帝留下的遺詔,已經準備在登基大典上對四皇子出手。”

“我們自然要幫他一把!”

徐子健傳來消息?無心一聽這話,便明白過來,原來無塵之所以不擔心淨緣,是因為三皇子已經決定出手。

“那淨緣他——”

“繼續派人去找,我看他也不敢進城,派人去城外搜一搜,尤其是其他寺廟。他一個小和尚,最是顯眼,隻有在寺廟才不起眼。”

隻有在寺廟才不起眼?

無心恍然,在京城裏麵這麽久都沒有找到淨緣,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淨緣根本就沒有在城內。

……

菩提寺後山。

齊慕陽看著淨緣那驚懼不安的樣子,想到剛才淨緣說的那句話,心裏已經是掀起了驚濤駭浪。樹蔭之下,涼意襲人,齊慕陽隻覺得有些冷,細想了想相國寺的無塵大師,那般寧靜,一身白色的僧袍,憐憫世人,如得道高僧,好端端的怎麽會突然殺人?

而且還——

嚇得這小沙彌如此害怕,一直躲在菩提寺後山,偷吃祭品。

“無塵大師和無心方丈為什麽要殺淨和?”

淨緣聽見齊慕陽問他這個問題,略微一愣,旋即明白過來,齊慕陽這是相信了他的話,擦了擦眼淚,哽咽著回道:“因為,因為我和淨和聽見了無塵大師和方丈的話,他們說要除掉六皇子和四皇子。”

除掉六皇子和四皇子?

這一下,就算是齊慕陽心裏有準備,也沒料到居然會是這樣一個答案。

相國寺的無塵大師和方丈居然會想著除掉六皇子和四皇子?

現在建元帝已經駕崩,登基皇位的就是四皇子,那麽現在無塵大師和相國寺的方丈是打算弑君,謀朝篡位?

越是深想,齊慕陽心裏就越是震驚,他怎麽也沒想到相國寺這座堂堂皇家寺廟,主持方丈居然會想著弑君篡位,這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說出去,隻怕也沒人會相信。

不過,無塵大師為什麽會想著除掉四皇子和六皇子?

齊慕陽眼神閃爍,麵色凝重,心裏不禁在想這個問題,現在建元帝剛剛駕崩?

不對——

建元帝駕崩也是因為有人刺殺,寧和大長公主府上的那出賞菊宴便是為建元帝準備的一出戲。寧和大長公主不可能會想著要除掉建元帝,如果真的謀朝篡位,她那位大長公主根本就沒有任何好處。

寧和大長公主府的賞菊宴?

現在無塵大師和無心方丈想要除掉六皇子和四皇子,四皇子又是新帝,那麽也就是說無塵大師和無心方丈一開始就想著造反,除掉周家的人。

之前便有人說過,無塵大師和寧和大長公主便有一段情,那麽賞菊宴上對他的試探,那一曲《菊花台》難道就是無塵大師的。

齊慕陽腦子裏思緒不斷,心裏忽然浮現出一個有些荒謬的想法,但那念頭卻是越來越深,越來越清晰,當初便是崔太傅帶他去看那一副《推背圖》。

《推背圖》本就是在無塵大師手裏。

那麽這會不會意味著無塵大師就是那個和他來自同一個地方的人?

淨緣一看齊慕陽不說話,臉色十分凝重,那神情看著有些可怕,伸手一推齊慕陽,問道:“你怎麽了?”

齊慕陽回過神來,望著淨緣臉上的淚痕,沉默了片刻,不禁問道:“無塵大師是什麽進的相國寺?”

淨緣不知道齊慕陽為何會問這個問題,但他根本就不知道無塵大師究竟是什麽時候進的相國寺,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無塵大師一直都呆在後殿,很少會到前殿去。無塵大師的禪房一直都是淨和負責打掃,淨和之前就說過無塵大師有秘密。”

有秘密?

什麽秘密?

齊慕陽有些疑惑,轉念一想,無塵大師有秘密,難道說那個秘密就是指無塵大師的來曆。

“少爺,少爺……”

就在齊慕陽還在想淨緣的話,後山之處卻是傳來石溪的聲音,喊話的聲音還有些遠,聽著十分著急。

齊慕陽自然知道是自己離開太久,石溪這才過來看他,現在在莫氏墳前根本就見到他人影,自然會十分擔心。

“你等一會。”

說著,齊慕陽起身走了出去。現在不管無塵大師究竟是不是那首《菊花台》的作者,和他是不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無塵大師身上終究是藏著秘密。

刺殺六皇子和四皇子,這絕對是一件大事。

淨緣看著齊慕陽離去,沒有說話,隻是心裏卻有些不安,他現在把他知道的事告訴了齊慕陽,也不知道齊慕陽心裏究竟是怎麽想的,會不會相信他說的話,會不會幫他?

就在淨緣還在擔心的時候,齊慕陽已經帶著石溪過來,手上還拿了一套下人的衣裳。

齊慕陽將那套下人的外衫遞給淨緣,並說道:“快換上,你不能一直呆在這裏,終究會被人發現。你先和我回府,再想辦法。”

淨緣猶豫了片刻,還是聽齊慕陽的話老老實實地換上那件外衫。

現在他所有的希望都放在齊慕陽身上,齊慕陽就是他現在的那根救命稻草,他隻能緊緊抓住這根稻草。

齊慕陽看著淨緣換衣裳,又轉頭對石溪說道:“你先呆在這,等我們離開之後再走,記住這件事絕對不要告訴任何人。”

石溪點了點頭。

雖然他不知道眼前這個小沙彌究竟是何人,但既然齊慕陽已經交代他,並且再三說過事情很嚴重,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曉。

石溪上下打量了一眼這小沙彌,不過是尋常僧人,難道是破了戒律,才會躲在這後山密林裏麵?

齊慕陽一看淨緣也換好衣裳,再一看地上那件僧衣,直接撿了起來疊好,這件僧衣也不能留在這裏,隻能是帶走毀掉。

齊慕陽看了一眼淨緣的光頭,說道:“用外衫稍稍遮住你的頭,裝作染病的樣子,多咳嗽幾聲。”

淨緣自然知道自己的腦袋最是顯眼,老老實實聽齊慕陽的話,將外衫往上一拉,便罩住了自己腦袋,開始咳嗽起來。

“咳咳咳——”

齊慕陽嘴角一扯,這咳嗽還真是——假!

不過,齊慕陽也不好再多說什麽,直接帶著淨緣先離開後山。

淨緣伸手一拉齊慕陽的袖子,有些害怕,眼巴巴地望著齊慕陽,眼神中透出一絲不安,問道:“你真的會救我嗎?”

真的會救我嗎?

淨緣望著齊慕陽,心裏不安,他真的不想和淨和一樣。

不想和淨和一樣,被人殺死,就那麽絕望,悄無聲息地死去……齊慕陽目光一閃,正聲說道:“我是在救你,也是在救我自己。”

不說現在無塵大師和方丈無心想要除掉四皇子,隻說當初在寧和大長公主府的賞菊宴上,寧和大長公主可就在找他,如果站在寧和大長公主背後的那個人就是無塵大師。

那麽,現在他也就是在救他自己。

之前賞菊宴上,那個人根本就容不得他。

第111章 |104

齊慕陽雖然帶淨緣回了齊府,可是這件事遠沒有就此結束。

淨緣聽見了無塵大師和方丈的那些謀逆之言,無塵大師又怎麽可能會放過淨緣,更別說無心已經親手殺了不會說話的淨和。

現在城門口守著,城內四處打聽的僧人分明就是相國寺僧人,隻要淨緣一露麵,就絕對沒有活路。

齊慕陽知道事情很嚴重,可是現在他也隻能先將淨緣帶回府。至於如何將淨緣聽到的那些話傳到四皇子,即將登基的周慎時耳朵裏,他還要好好想想辦法。

現在齊府不過是尋常人家,不是當初武陽侯府,就連沈家都已經倒了,他也不知道究竟能夠找誰才能不出意外,真正將這件事告訴四皇子周慎。

齊慕陽帶了一個小沙彌進府,這件事府裏沒幾個人知道。

尤其是齊慕陽在定親之後,便直接做主要先搬到外院去住,院子也就是巧兒負責打理。

齊慕陽自然吩咐了巧兒不要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

巧兒看著淨緣不過六七歲,還是個孩子,想到齊慕陽居然偷偷摸摸就帶回一個小和尚回來,雖說淨緣臉上髒兮兮的,身上帶著傷痕,但細看還是個俊秀的孩子,十分可愛。

齊慕陽不讓巧兒把這件事告訴太太和老太太,暗自把人藏在自己的院子裏,難道說是——

巧兒站在門口,目光閃爍,看了一眼緊閉的房門,又望了一眼四周,忍不住心裏好奇,也帶了一絲不安,趴在門口,悄悄地偷聽裏麵的話。

這少爺剛定親不久,難道說就左了性子,想要狹玩孌童?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