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78節

現在他有喜歡的人,並且已經和喜歡的人定親,等來年春上他便能迎娶蘇茉,也是應該把這件事告訴莫氏,讓她知道他現在很好。

……

菩提寺來往的香客依舊很少,廟裏的香火並不算鼎盛。

齊慕陽並不是第一次過來,就算是當年出了那起命案,他也來過這裏,在這裏他殺了人,也遇見了這一生最重要的人。

看著菩提寺那高聳的寺廟圍牆,紅磚綠瓦,樹木依舊那般青翠,秋日的時節並沒有抹去那亮麗的綠色,樹木繁盛,尤其是菩提寺的後山依舊那般寧靜,悠然,鮮有人至。

石溪一看齊慕陽還是準備一個人去拜祭莫氏,心裏有些猶豫,但也不好多說,隻能叮囑齊慕陽小心一些。

看著石溪擔心的目光,齊慕陽不禁失笑。

現在他那個舅舅沈星源已經死了,隻怕也沒有人會花那麽大的力氣來除掉他。

齊慕陽帶著準備的祭品,獨自一人來到莫氏的墳前。

他的生母莫氏是揚州人,外祖家在揚州,或許有機會他應該要去揚州看看,將莫氏的墳遷到揚州莫家祖墳裏麵。

莫氏終究是不喜歡京城。

她這半輩子都呆在京城,可偏偏都沒有走出那座宅院,一直呆在裏麵,困在裏麵,她的心終究是在揚州。

莫氏的墳墓有人打理,倒是沒有顯得太過荒涼。齊慕陽將新鮮的祭品擺放好,又給莫氏的墓碑擦拭了一會,喃喃自語道:“我一直以為害你的人是沈氏,卻沒想到害你的人其實是我。”

“如果當初我不和你說那句話,你是不是不會做那個決定?”

寂靜的後山,很少有人過來,風悄悄地劃過,隻有齊慕陽一個人的低語聲。

“我已經定親了,她是一個很美的女孩,我想或許正是因為你,我才會遇見她,我會好好對她的。”

因為齊慕陽來莫氏墳前拜祭,才會被人追殺,險些遇害,也正是因為有人追殺,他才會遇見蘇茉,或許這就是緣分。

他和蘇茉的緣分便從菩提寺的後山,莫氏的墳前開始。

齊慕陽一個人低聲說著話,這個時候應該不會有人過來打擾,附近也沒有人過來拜祭,可偏偏齊慕陽聽見了一些聲音。

聲音有些不對勁。

齊慕陽眉頭微蹙,心裏犯疑,難道除了他那個舅舅還有人想要對付他。

齊慕陽微微起身,腳下微動,悄悄地朝莫氏墳墓後麵走去,不曾想還沒起身,便看見一隻髒兮兮,滿是血痕的手突然伸了出來……“誰!”

齊慕陽眼神一凝,麵色一肅,厲聲喝問道。

隻見那隻滿是血痕的小手,飛快地抓起墓碑前擺放著的饅頭,立刻便往後山深處跑去。

齊慕陽一愣,起身一看,居然是一穿著灰色僧衣的小沙彌搶了祭品,轉身就跑,心中驚疑不定,菩提寺的僧人怎麽會躲在這後山偷吃祭品?

“站住!”

小沙彌根本就不管後麵的齊慕陽,抓到那白花花的饅頭,直接往嘴裏放,一邊嚼著,一邊往後山深處跑去。

看著那小沙彌驚慌失措,一個勁地往後山深處跑,齊慕陽心中疑惑更甚,就算是偷吃祭品,也犯不著這般拚命,怎麽看著都像是在——

逃命!

這情形看著,就和當初他被人追殺一樣,好像有人要殺他?不知為何,齊慕陽心裏忽然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第109章 |108|104

菩提寺,後山深處便是山林,除了樵夫很少會有人進菩提寺後山的山林。

菩提寺畢竟是佛家重地,禁殺生,倒是沒有獵戶出入。因為這個緣故,後山那一片山林裏麵還不知道有什麽猛獸,菩提寺的僧人自然很少進去。

齊慕陽看著那小沙彌,僧衣破碎,衣衫襤褸,十分狼狽,一個勁地往後山深處跑,心裏很是疑惑,想了想還是追上去,想要喊住那小沙彌問一下究竟是怎麽回事。

為何看著像是在逃命!

如果真的是菩提寺的僧人,這件事也應該告訴主持方丈,菩提寺的僧人躲在後山偷吃祭品,怎麽看都是一件怪事。

密林深處,四周靜悄悄的,荒草萋萋,就連樵夫出入的那條山道也漸漸被那荒草給吞噬,遮住了原本的狹長小道。

齊慕陽望了一眼四周,並沒有見著人影,心裏不免有些驚異,居然這麽快就不見蹤影,藏了起來,看樣子還真是十分害怕。

雖然未見人影,但齊慕陽靜心聽著四周的動靜,一步一步朝那大樹後麵走去。

參天古樹,枝繁葉茂,兩邊雜草快要淹沒膝蓋,齊慕陽悄悄地走到大樹旁,走出來一看,隻見那小沙彌正饑不擇食,不停地往嘴裏送著那白色的饅頭。

小沙彌正是當初從相國寺逃走的淨緣。

淨緣沒想到齊慕陽居然追上來,還找到,瞪大了眼睛,驚恐地望著齊慕陽,剛準備逃跑,就聽見齊慕陽說了一句,“你不敢讓人知道你躲在這裏。要是我告訴寺裏的方丈——”

齊慕陽話還說完,淨緣就停住了步子,身子微微一顫,轉過身不安地望著齊慕陽,那黑漆漆的小臉上滿是無助和絕望,黑色的眼珠直直地盯著齊慕陽,帶著祈求。

齊慕陽看著淨緣那眼神,心裏一滯,也不知道究竟是受了什麽驚嚇,居然會如此害怕,蹲下身子,望著小沙彌,放緩了聲音,說道:“你不是菩提寺的僧人?”

淨緣使勁將嘴裏的饅頭咽下去,警惕地望著齊慕陽,沒有說話。

齊慕陽看著淨緣破爛的僧衣,手腳處還透著血跡,幹澀的嘴唇,也不知道躲在這後山密林裏多少日子,再一看淨緣那警惕的神色,沒有說什麽,直接起身準備離開。

淨緣一看齊慕陽準備離開,心裏一慌,啞著嗓子,急聲說了一句,“不要,不要——告訴別人我躲在這。”

齊慕陽聽見淨緣的話,眼神一凝,小沙彌的年紀還不過六七歲,根本就還是一個孩子,這也不知道是經曆了什麽,居然會受這番折磨。

淨緣看著齊慕陽轉身走了,心裏忐忑不安,站在那大樹下,孤零零一人,身子單薄。

齊慕陽沿著原路返回莫氏的墳墓,也沒有猶豫,直接從莫氏墳前的祭品裏麵拿了一些吃食,又帶了一些酒水再次回到密林裏麵。

四周安靜無聲,偶爾傳來鳥雀的聲音,又或是風刮過那葉間,呼呼作響。

淨緣心裏擔心齊慕陽把這件事告訴了菩提寺的僧人,他從相國寺逃出來並沒有進皇城,因為他知道一個和尚,最是顯眼,相國寺的僧人隻要在城打聽一下就能知道他的下落。

京城裏麵除了相國寺,剩下的就隻有菩提寺,在這就算是有人瞧見他,也隻會以為他是菩提寺的僧人,才不會注意他這個穿著僧衣,剃了光頭的小和尚。

可是來菩提寺,他卻不敢讓菩提寺的僧人知道,隻能躲在這後山密林裏麵,至於偷吃祭品他也是無奈之舉,埋在菩提寺後山的人本就少,這要不是他實在是餓得慌,他也不會忍不住直接去拿饅頭。

齊慕陽帶著吃食和酒水,沒多久便又來到那大樹下,一看小沙彌還呆在那,心裏也不進鬆了一口氣,將吃食和酒水遞給小沙彌,並說道:“快吃吧。”

忽地一下,淨緣又聽見齊慕陽的聲音,驚訝不已,一轉頭,不曾想齊慕陽居然給他帶了好些祭品,吃食。

淨緣看了一眼眼前的吃食,猶豫不決,咽了一口唾沫,不安地望著齊慕陽。

齊慕陽看著淨緣這般猶豫害怕的樣子,啞然失笑,直接坐在地上,拿起那白花花的饅頭遞給淨緣,說道:“這是我給我母親帶的祭品,放心吃吧,不會有事的。”

他母親的祭品?

淨緣聽了齊慕陽的話,心裏有些不好意思,低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齊慕陽笑了笑,背靠著大樹,望著頭頂上那斑駁細碎的陽光,想到莫氏在院子裏那清冷的性子,搖頭說道:“她不會怪你的。”

淨緣看著那白花花的饅頭,實在是餓極了,最後還是慢慢地伸出那隻小手。

“慢點吃,別噎著了。”

齊慕陽看著淨緣饑不擇食,不停地吃著饅頭,心裏有些好笑,又將那白壺酒瓶裏麵裝的酒倒給淨緣,說道:“沒有水,隻有酒,你喝一些吧。”

畢竟是來拜祭,齊慕陽並沒有帶水,而是帶的酒水吃食等祭品。

淨緣使勁地咽下嘴裏的饅頭,打了一個嗝,搖頭說道:“不行,出家人不能喝酒。”

出家人?

聽見淨緣的話,再一看淨緣那一臉嚴肅的樣子,齊慕陽忍不住又笑了,根本就還是一個小屁孩,勸道:“還是喝一些吧。看你樣子隻怕已經很久沒喝水了。”

“你們出家人不是也說,酒肉穿腸肚,佛祖心中留。”

淨緣一聽齊慕陽這話,小臉皺在一起,十分糾結的樣子,猶豫了許久,還是接過了齊慕陽的那杯酒,雙手合十,頗為悲壯地說了一聲,“阿彌陀佛,佛祖見諒!”

酒水倒不算苦,反而還有一絲甜味。

淨緣似乎喜歡上這味道,抱著那一小壺酒,不停地喝著,再沒有之前那句“出家人不能喝酒”。

“施主,你心腸真好,佛祖一定會保佑你的。”

聽見淨緣這句十分認真的話,齊慕陽笑個不停,又看見淨緣身上的傷痕,問道:“你還是先讓佛祖保佑你。”

“你究竟叫什麽名字,為什麽要躲在這裏?”

聽見齊慕陽問他這個問題,淨緣變得有些緊張,警惕地望著齊慕陽,還是沒有開口說話。

齊慕陽一見淨緣還是這般緊張,倒也沒有再問,如果淨緣不告訴他究竟發生了什麽事,他終究沒有辦法幫淨緣,微微一笑,摸了摸淨緣的小腦袋,說道:“我要走了,你一個人呆這裏,可要小心了。”

“你——要走了?”

淨緣拽緊手中的酒壺,睜大了眼睛,緊張地望著齊慕陽,一時間竟有些慌亂。

他躲在菩提寺後山,一直都很害怕,原以為被眼前這人給抓住,隻怕再也不能躲下去,不曾想這個人居然還給自己送了吃食和喝的。

要是這個人走了,他以後怎麽辦?

齊慕陽點了點頭,看著淨緣不安的樣子,想了想,還是說道:“有些事,你不能一直躲著,總要想辦法解決。”

解決?

淨緣眼神一黯,怎麽解決,相國寺那普度眾生,弘揚佛法的方丈都是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他又能想什麽辦法解決。

淨緣抬頭望著齊慕陽,眼神猶豫,張了張嘴唇,小聲問道:“如果——”

“如果我說出家人也會殺人,你相信嗎?”

出家也會殺人?

齊慕陽心中一凜,看樣子還真的是有人命,出家人殺人這聽著倒有些匪夷所思,不過他卻並不覺得奇怪,這世上道貌岸然的人多了去,真真假假,是是非非誰有人能分得清。

也許看著一派正氣,憐憫世人的大聖人不過是手上沾滿鮮血,無惡不作的魔鬼就像是他,看著不過是文弱書生,又有誰知道他也曾殺過人,手上沾染了過鮮血?

“相信!”齊慕陽點頭,正聲回道。

淨緣聽見齊慕陽這句話,微微一愣,想到相國寺發生的那些事,想到死在主持方丈手裏的淨和,眼眶一紅,心裏酸澀難受,落下淚來,哽咽著說道:“淨和死了,淨和被人殺死了。”

“是方丈殺了淨和!”

淨和?

方丈殺了淨和?

齊慕陽看著淨緣哭著說個不停,心裏一團疑惑,難道是菩提寺的方丈殺了人?

“是菩提寺的空玄方丈殺了人?”

淨緣搖了搖頭,臉上淚水直流,小手緊緊拽著自己的衣襟,顫抖著聲音,說道:“不是,是——是無心方丈和無塵大師殺了淨和。”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