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77節

  不過,主持方丈倒是說得沒錯,現在最要緊的就是盡快找到淨緣。

  無心看著守門僧人又匆匆離去,至於那已經死去的淨和也被帶走,自然不能再留在這裏,目光閃爍,現在他自然明白之前在後殿那院子外麵的人不止淨和一人,淨緣一定也聽見了他和無塵的話。

  若是找不到淨緣,那些話傳到外麵,尤其是傳到即將登基的四皇子耳朵裏,那可就不妙了。

  無心眼神一冷,朝著院外快步走了過去。

  現在根本就容不得耽擱,淨緣剛才跑到他院子裏麵絕對是有事要告訴他,隻是不知道是因為什麽緣故,又沒有進門。

  因為淨和的屍體被發現,整個相國寺的人也都已經知道那個不會說話的小啞巴被人殺死了,寺廟裏麵的僧人自然是氣憤不已,不說這是皇家國寺,佛家重地,發生這樣的人命案子,實在是有辱佛門。

  更別說被害的還是寺廟裏麵的小沙彌。

  大半夜,相國寺的僧人一個個都不停地在寺廟裏麵四處搜尋,想要找到淨緣。

  隻是夜深露重,寒風冷冽,相國寺的僧人打著燈籠,或舉著火把找了許久都沒有看見淨緣,也不知道淨緣究竟藏在相國寺的那個角落。

  又或是淨緣已經和淨和一般,被人給殺了!

  無心看著山下那若隱若現的火光,眉目之間自有一股鬱氣,心中煩悶,看見有僧人走了過來,問道:“怎麽樣,這下山的路上可是找了?”

  “今夜守山的是羅漢堂的了問,他一直都在山道上巡查,並沒有見人下山,也沒有看見淨緣。”

  聽見僧人的話,無心更是煩躁,捏緊手中的佛珠,默念了幾遍靜心咒,讓自己靜下心來,如果在這相國寺沒有找到淨緣,那麽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淨緣已經逃下山了。

  想到這一點,無心轉身回了大殿。

  一路腳步匆匆,趕往無塵的後殿,想要把這件事告訴無塵。如果說淨緣真的已經從相國寺逃走,那麽很可能就是在京城裏麵,那麽現在就隻有讓無塵手下那些人盡快找到淨緣。

  後殿禪房,偏僻安靜,稍有人來。

  在這後殿,一直都是不會說話的淨和打掃,即便如此無塵也很少讓淨和進後殿。

  禪房裏麵點著一盞青燈,燈影重重,屋子裏麵依舊燃著佛香。

  無塵聽了無心的話,麵色平靜,淡淡地說道:“我知道,會派人去找的。如今建元帝已經死了,可建元帝那老匹夫絕對沒那麽簡單,這麽多年就算是我一直老老實實地呆在相國寺,他也一直都有派人監視著,四皇子也不知道從建元帝口中究竟知道了什麽,還是小心些為好。”

  無心點頭應是。

  ……

  相國寺山下,山道上依稀可見僧人舉著火把不停地搜尋著,還喊著淨緣的名字。

  月色朦朧,冰冷刺骨的寒風呼呼而過,已入深秋,到了半夜,寒意更甚。

  “這淨緣究竟跑哪去了?怎麽都沒見著人影?”

  “難道真的是他害了淨和,才心裏害怕,一直躲起來?”

  “怎麽可能,這淨緣怎麽可能會殺淨和。快別說了,趕快去找吧!這大晚上的,不趕緊找到淨緣,還不知道會出什麽事。”

  說這話的僧人張望著四周,未見人影,隻能聽見山間那寒風呼嘯,裹著葉子,漱漱作響,遠遠看去,一片漆黑,直叫人心裏發慌。

  佛家重地,出了人命,實在是有些滲人。

  淨緣一動不動地躲在草叢裏麵,等著那僧人走遠了,才蹲著身子,在灌木叢裏朝山下趕去,根本就顧不得身上的傷,滿身泥濘,臉上更是帶著兩條樹枝掛下的血痕,渾身發冷。

  淨緣回頭望了一眼剛才僧人離去的方向,那邊是相國寺的方位,他心裏也很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回寺廟,現在寺廟裏麵的師兄都很在找他,擔心他的安危。

  隻是一想到他在主持方丈房門外聽到的那個聲音,他心裏就發抖。

  那個聲音他很熟悉,一開始在後殿無塵大師的院子裏他就已經聽過那個聲音,隻是那個時候他太害怕,根本就沒有往那個人身上去想。

  每次早上做晨功的時候,他都會聽見那個聲音。

  不會有錯!

  淨緣身子打了一個寒顫,不敢再想下去,他心裏很確定那個聲音就是主持方丈的,之前在後殿他是沒有想到,可在禪房外麵,再次聽見那個聲音,他就已經明白。

  要不然,他也不會害怕得轉身就跑。

  淨和死了,是方丈親手殺了淨和!

  若是他現在出來,回到寺廟,根本就不會有人相信他說的話,方丈怎麽可能會殺淨和。就算是他也想不明白,為什麽方丈會和無塵大師想著要殺六皇子,要殺四皇子。

  不會有人相信他。

  寺廟裏麵師兄們都不會相信他的話。

  方丈一定會像殺了淨和一樣,再殺了他。

  淨緣搖了搖頭,強忍著身上的痛楚,朝山下一點一點爬去,這條路小路他以前和淨和一起走過,就是從這裏麵走下山,很少有人知道。

  可是,現在淨和死了……

  想到這一點,淨緣心裏就很難受,眼中盡是淚水,小聲抽泣著。

  他現在心裏真的很害怕,他也不知道就算是逃下山,他又該去哪裏,離開相國寺之後,他根本就沒有容身之地。

  要是淨和在就好了,淨和雖然不會說話,但最聰明,每次都能想到好法子。之前在後殿,淨和也是為了救他,才會故意倒在那門前,被無塵大師看見。

  “對不起,對不起。”

  淨緣擦了擦眼淚,不敢哭出聲,隻是心裏卻很難受,很難受,整個胸口像是快要炸開了一般。

  都是他的錯,都是他害死淨和的。

  在那之前,淨和就和他說過不能過去打擾無塵大師,不然會出大亂子的,一直攔著他,隻是他偏偏不聽,非要去找無塵大師問禪語。

  淨和以前就告訴過他,無塵大師有秘密不能讓人知道……

  

  第108章 |104

  

  齊府定下和蘇家的親事,雖說是成親的日子是在來年春上,但畢竟是要好好張羅一番,可是現在聖上駕崩,乃是國孝期間,自然不能太過張揚。

  這來年春上還有一段時間,林老太太倒也沒有急著把這件事宣揚出去。成家立業,現在齊慕陽已經定下親事,另一件事自然是出仕立業,振興齊家。

  雖說建元帝駕崩,可到底新帝即將登基,這接下來隻怕就是大赦天下,開恩舉。

  不需林老太太交代,齊慕陽也要回仁和書院繼續熟讀經書,他現在也不過是一介秀才,說起來根本就配不上蘇家將軍府的四小姐。

  因為國孝,齊慕陽又是秀才身份,自然是要注意言行,一身素淨的衣裳,顯得有些單薄。

  齊慕婉穿著淺綠色的長裙,看見齊慕陽正準備出門,不禁加快了步子,站在齊慕陽跟前,問道:“你已經和蘇家四小姐定親了?”

  站在齊慕陽身邊的巧兒一愣,問道:“大小姐,怎麽了?”

  齊慕婉望著齊慕陽,看著齊慕陽那張臉,她心裏很不解,為什麽沈瑜會喜歡上這個外室子,可是她已經知道沈瑜之所以會答應揚州的那門親事,根本就是因為知道齊慕陽喜歡的是蘇家四小姐。

  “你知不知道沈瑜她,她對你——”

  齊慕婉想到沈瑜心裏的委屈和無奈,就很憋悶,可是她也知道沈瑜和齊慕陽之間的身份,齊慕陽是沈瑜的表叔,兩個人之間可還差著輩分,根本就不可能,一時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

  齊慕陽聽見齊慕婉提到沈瑜,立即明白過來,望了一眼院子裏的丫鬟,對著她們揮了揮手,示意她們先離開。

  現在他已經和蘇茉定親,二沈瑜也正和揚州那一家商量婚事,這些傳聞沒有必要再往外傳。

  巧兒也會意,讓齊慕婉和齊慕陽單獨說會話,帶著其她丫鬟都先避開。

  “是沈瑜讓你過來的?”

  齊慕陽有些疑惑,其實之前在陶然居,沈瑜就應該已經明白,現在齊慕婉又怎麽過來說這些話。

  “不是,是我自己過來的。還有——這繩環,沈瑜她讓我還給你。”齊慕婉將手裏的那灰黑色的繩環,扔到齊慕陽身上,頗為氣憤的樣子,並質問道:“你知不知道她之所以答應嫁去揚州,就是不想在留在京城。”

  灰黑色的繩環落在地上。

  齊慕陽看了一眼地上的繩環,這是當初他送給沈瑜的見麵禮,躬身撿了起來,說道:“也許嫁到揚州是一件好事。”

  離開京城,也就不用再麵對那些傷心事。沈家衰敗,終究不再是當初的沈閣老府邸。

  “好事?”

  “你知不知道,沈瑜她可能以後都不會再回京城。”

  齊慕陽聽著齊慕婉哽咽的話語,心裏明白齊慕婉隻不過是替沈瑜難受,上前拍了拍齊慕婉的肩膀,安慰道:“等時間過去,一切都會好的。”

  齊慕婉聽著齊慕陽的話,心裏不知是何滋味,她也明白和齊慕陽說這些話根本就無濟於事,沈瑜也不過是拜托她把這個繩環還給齊慕陽。

  那些話其實都是她替沈瑜覺得不平。

  齊慕婉推開齊慕陽的手,不願再多說,轉身離開,她已經將繩環還給齊慕陽,一切也都已經了結。

  齊慕陽看著齊慕婉紅著眼睛,轉身離去,目光閃爍,就算他和沈瑜之間沒有輩分的差距,他也不會和沈瑜在一起。

  至於,現在他這手裏的繩環?

  齊慕陽重新戴回了手上,當初他把這個繩環送給沈瑜也不過是一個意外,現在重新回到他手裏也算是一個結束。

  巧兒一看齊慕婉離開,這才走了過來,問道:“少爺,大小姐她怎麽說?”

  “沒事,她不過是替沈瑜難受。”

  巧兒瞧著齊慕陽的神情,似乎一點也沒有往心裏去,心裏不禁也替沈瑜歎了一口氣,現在齊慕陽和蘇家四小姐已經定親,那些事都已經過去,有些事也不必再說。

  “巧兒,那你覺得如何?”

  齊慕陽饒有興趣地望著巧兒,不禁問了一句。

  巧兒看著齊慕婉離去的背影,搖頭說道:“表小姐她以後終會想明白的,這些事也終究都會過去的。”

  是啊,都會過去的!

  齊慕陽麵帶笑意,問道:“讓石溪準備的祭品可準備妥當?”

  聽齊慕陽提起這件事,巧兒也不再想沈瑜那件事,正聲回道:“祭品已經準備妥當,而且是這祭品太太似乎也已經知道,並沒有阻攔,讓管家撥了一些銀子。”

  沈氏?

  齊慕陽微微一驚,沈氏居然會給銀子,這祭品可是要準備給他生母莫氏,沈氏怎麽突然會不在意莫氏的忌日。

  之前三年,齊慕陽拜祭莫氏,可都不好找府裏拿銀子,就是擔心沈氏不準,現在卻沒想到沈氏居然批了這筆銀子。

  驚訝過後,不管是因為什麽原因,齊慕陽心裏終歸是記下沈氏這份情。

  畢竟當初是他誤會了沈氏,生母莫氏的死根本就和沈氏無關,莫氏上吊自縊可以說是生無所戀,決定離開,又或者說是他的那句話害了莫氏。

  齊慕陽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徑直出了府門,上了馬車,直接一路去了京城外的菩提寺。

  今日是莫氏的忌日。

  也是他進齊府的第四年。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