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76節

  當今聖上建元帝駕崩了!

  

  第106章 |104

  

  相國寺。

  時值秋節,後殿院子裏麵零碎鋪了一層落葉,陣陣寒風呼哧而過,參天大樹上的葉子簌簌作響,轉眼便飄落下來,落在那白色的僧袍上。

  無塵大師一身白色僧袍,寬大的袖子微微擺動,手中捏著一圈黑色的佛珠,嗤嗤作響,神情猙獰,強壓下心頭的怒火,目光森然,咬牙狠聲道:“廢物,廢物,統統都是廢物!”

  寧和府上的賞菊宴,他建元帝居然沒死!

  到現在才駕崩,活得可還真夠久的。

  無塵大師一拂袖,轉身望著身後的紅袍僧人,冷聲問道:“四皇子怎麽會好好的,怎麽會是他登基?”

  當今聖上建元帝駕崩,而聖上留下遺詔繼承皇位的居然是不受寵的四皇子周慎。

  這件事不得不說讓朝中一眾大臣驚訝不已,更有不服者,心裏甚至在暗自揣測,建元帝突然駕崩這說不定就是四皇子下的毒手。

  若不然聖上又怎麽會讓四皇子周慎繼承皇位。

  站在無塵大師身後身穿紅色袈裟的僧人十分恭敬,低垂著頭,不敢說一句話。

  “周慎!”

  無塵大師想到現在坐在皇位上的是那四皇子周慎,心中就有一股憤懣之氣,早知道當初就應該先除了周慎那毛頭小子。

  若是別人可能還不清楚,建元帝心裏究竟是怎麽想的,可他無塵卻一直都很清楚建元帝心裏最看重的就是不受寵愛的先皇後之子周慎。

  就算是當年,前太子死了,周慎被關進宗人府,最後也依舊是安然無恙。

  “朝中大臣怎麽說?還有六皇子,三皇子他們怎麽會甘心,看著周慎坐上那皇位?”

  紅袍僧人身子微微一躬,抬頭瞧了一眼無塵,低聲回道:“朝中大臣自然議論紛紛,可是先帝遺詔,清楚地寫著讓四皇子登基,似乎方家,還有四皇子的母舅家如今都站在四皇子這邊。至於六皇子和三皇子他們也是有心無力。”

  “畢竟遺詔之下,四皇子登基名正言順,要是他們真的不服,那可就是有不臣之心。”

  不臣之心?

  他們怎麽會甘心對四皇子俯首磕頭!

  無塵一聲嗤笑,望著相國寺這幾年如一日的秋景,心頭不禁煩悶更甚,他被困在這裏這麽多年,原以為建元帝死了,他就能走出去,現在看來他隻怕還要被關在這裏一段時日。

  “三皇子那邊,徐子健該說什麽,他心裏清楚。三皇子不是那能忍得住的人,至於六皇子那邊,方家可還倒戈得真快。盯緊六皇子,先讓三皇子打頭陣,必要時除掉六皇子。”

  之前建元帝便傳出過遇刺身亡的傳聞,那時候可還是三皇子主持大局,統領皇宮的禁衛軍。

  現在建元帝真的死了,繼承皇位的不是他這三皇子,而是排在他後麵不受寵的四皇子,這又怎麽會叫三皇子服氣。

  其實根本就不需要徐子健暗中推一把,隻怕三皇子現在就已經忍不住了。

  “砰”地一聲,院門外忽然傳來聲響,聽著倒像是有人慌張逃跑,摔倒了一半。

  無塵麵色一沉,回頭望去,一眼便看見後殿掃地的小沙彌摔倒在地,神色慌張,睜大了眼睛,驚恐地望著無塵大師,張了張嘴,卻什麽也說不出來,身子不停地發抖。

  紅袍僧人望了無塵一眼,瞬間變明白無塵的意思,朝著小沙彌走去。

  小沙彌看著那黑袍僧人朝自己走了過來,臉色大變,跪在地死上,不停地朝著無塵磕頭,額頭整個都腫了起來,漸漸開始流血,祈求無塵大師能放過他。

  就算在這後殿掃地的小沙彌天生啞巴,說不出話來,也終歸是聽見了不該聽的話,活不下去。

  無塵麵色不變,手中佛珠不停,雙手合十,念了一聲佛號。

  看著倒像是為小沙彌超度亡魂一般,那後院門口隻能看著地上小沙彌曾經掙紮過的痕跡,還有那一串斷裂開來的佛珠,散落四方。

  紅袍僧人稍一用力,便直接一把掐死了不會說話的小沙彌,背再背上,小沙彌躺在黑袍僧人的背上,整個人像是睡著了一般。

  “處理幹淨!”

  紅袍僧人點了點頭,望了一眼四周,確定無人,這才背著那小沙彌離開。

  無塵大師也回了自己的禪房。

  不過,他們卻是不知道那小沙彌是自己主動跑出來,摔倒在院門口的。院牆外麵那灌木叢,茂密的葉子裏麵還藏著一人,膝蓋上處浸著鮮血,眼中滿是驚駭,淚水直流……灌木叢那灰衣小沙彌透過那茂密的葉子,隻能看見掙紮過的痕跡,地上散落的佛珠,依舊那般清晰。

  周圍靜極了,一直都沒有聲音。

  很久,很久。

  入夜,冰冷的院子裏麵似乎還殘留著淨和最後的掙紮的氣息。

  灰衣小沙彌才顫抖著身子爬了出來,不敢多停一刻,驚惶地朝著前殿跑出,他要把這件事告訴師父,告訴方丈……淨和死了!

  被人殺死了!

  都是無塵大師做的,他還想要殺六皇子,殺四皇子……灰衣小沙彌跌跌撞撞地朝著相國寺主持大師的禪房跑去,一路上他都覺得鬼影重重,這偌大的寺廟裏麵似乎有很多惡鬼藏在這裏麵,心裏都覺得恐怖極了,他沒有想到那般慈善的無塵大師居然會殺了淨和,淨和根本就不會說話。

  無塵大師實在是太可怕了!

  灰衣小沙彌跑到相國寺主持大師的禪房,滿臉汗水,剛準備敲一下主持大師的房門,便聽見裏麵一個熟悉的聲音。

  是和無塵大師在一起的那僧人的聲音!

  他怎麽會在主持大師的房間裏麵?

  怎麽會!

  剛如廁回來的守門僧人看見站在主持大師房門前的灰衣小沙彌,眉頭一皺,急聲嗬斥了一句,“淨緣,你站在那做什麽?”

  “快出來,主持方丈說了不要打擾他修行。”

  淨緣身子一顫,忽然聽見禪房裏麵說話聲停了,不敢多想,直接拔腿便跑。

  “哎,淨緣你怎麽,這般——”

  淨緣根本就沒聽守門僧人的話,直接衝了過去,他心裏忽然有一個念頭,剛才在禪房裏麵聽見的那個聲音他很熟悉。

  非常熟悉!

  就是那個和無塵大師說話,親手殺了淨和的人的聲音。

  僧人看見淨緣一句話不說,便跑了,像是怕受責罰一般,心中氣急,剛準備去追一下淨緣,便聽見身後的房門“嘎吱”一聲,打開了。

  漆黑的夜色下,門裏麵走出一僧人,依舊是那那件紅色的袈裟望了守門僧人一眼,目光冷厲。

  “剛才是誰在外麵?”

  守門僧人看見房門打開,裏麵人走了出來,心中一緊,微微躬身,恭敬地回道:“回方丈,剛才淨緣不知道什麽時候跑到方丈房門前。”

  “淨緣他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麽了,我才一說話,他轉身就跑了,看著像是很害怕,受了驚嚇的樣子。”

  紅袍僧人眸子暗沉,略一沉默,才開口說道:“這麽晚了,怎麽還在外麵瞎跑,別出了什麽事。”

  “快派人去找,仔細去找,找到之後帶到我這裏來。”

  守門僧人心裏自然奇怪,好端端地怎麽要去找淨緣,這麽晚了,這淨緣自然是回屋睡覺,更快何況在這相國寺裏麵又會出什麽事。

  這方丈未免也太小題大做!

  雖然心裏這般腹誹,可僧人卻不敢有絲毫怠慢,恭敬地回了一句是,便出了院門,去找其他僧人一同出去找淨緣。

  漆黑的夜色下,那一輪圓月倒是明亮,月光如水般傾瀉,照在那紅色的袈裟上,如血一般鮮豔。

  紅袍僧人手中握著那一串佛珠,靜靜地站在房門前,一雙眼睛望著那幽黑深處,泛著幽幽的光芒,寒意逼人。

  原以為會很簡單,可過了許久,這相國寺的主持方丈,也就是站在房門前的紅袍僧人才看見有人朝這邊趕了過來。

  一開始前去交代僧人去找淨緣的那守門的僧人提著燈籠急匆匆地趕了過來,身後還跟著幾位僧人,手裏還抱著一小沙彌。

  守門僧人氣喘籲籲,額頭上盡是汗水,看見方丈還站在門口有些疑惑,但也沒有多想,斷斷續續地說道:“方丈,找,找到——”

  還不等守門僧人說完話,主持大師就看見僧人懷裏抱著的那小沙彌,嘴角不禁浮現出一絲笑意。

  忽地——

  院子裏刮起了一陣寒風,冷冽刺骨,月光似乎變得更清冷了。

  

  第107章 |104

  

  漆黑的夜色下,根本就看不清躺在後麵那僧人懷裏的小沙彌。

  相國寺的主持方丈無心大師目光落在那遠處的小沙彌身上,心裏不禁鬆了一口氣,轉而又望著提著燈籠趕過來的守門僧人,問道:“怎麽這麽久才找到?”

  守門僧人話還沒說完,臉色有些凝重,額頭上汗水直流,急搖了搖頭,回道:“不是,不是,根本就不是。方丈,沒有找到淨緣,淨緣他不知道跑哪去了,到處找了都沒看見人影。”

  方丈無心聽見守門僧人的話,眉頭一皺,看著越來越近的那小沙彌,剛準備說什麽,就聽見守門僧人緊張地說道:“沒有找到淨緣,我們找到了淨和。”

  “淨和他被人殺死了,就藏在後殿那荒廢之處。”

  無心麵色一僵。

  跟在守門僧人身後的僧人這時候也急忙抱著已經死去的淨和,趕到方丈跟前,眼眶泛紅,氣憤地說道:“淨和根本就不會說話,性子單純,這好好地怎麽會有人殺他。”

  無心身上那紅色袈裟微微抖動,袖袍之下的佛珠,狠狠捏緊,麵色透著一絲震驚,問道:“這怎麽回事?淨和怎麽會死,莫不是出了什麽意外?”

  “不是,不是!”

  守門僧人急忙搖頭,扯開淨和那脖頸處的僧袍,說道:“方丈,你看這淨和脖頸處的掐痕,分明就是被人給活生生地掐死的。”

  “沒想到在相國寺裏麵居然會出此等惡性,實在是令人發指,懇請方丈一定要徹底查明此事,還淨和一個公道。”

  無心臉上的皺紋擠在一起,看了一眼月光下淨和那慘白的一張臉,閉上雙眼,念了幾句佛,正聲說道:“自然是要查明此事的。”

  “淨緣可有下落?”

  守門僧人微微一愣,不明白為何無心方丈這時候會提淨緣,轉念一想淨緣和淨和向來要好,淨和出了這樣的事,淨緣之前又是那般神情,像是受了什麽驚嚇,不禁說道:“淨緣很可能知道究竟是誰殺了淨和。”

  另兩位僧人也點了點頭,頗為認同守門僧人的話,若不然又怎麽會找不到淨緣。

  “方丈,說不定淨緣已經落到那歹人手中,一定要盡快找到殺淨和的凶手。”

  無心眉頭緊皺,看了一眼說這話的僧人,擺了擺手,說道:“現在還不是下結論的時候,最重要的是盡快找到淨緣。”

  “這淨和的死隻有淨緣知道,說不定和淨緣也有關係,要不然他也不會躲起來。”

  “這——怎麽會?”

  聽見方丈的話,守門僧人等人心中一驚,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難以相信,畢竟淨緣和淨和關係一向很好,怎麽可能會是淨緣殺的淨和。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