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8節

  齊慕陽覺得喉嚨有些幹澀,肚子也有些餓,身子一動,想要起身,卻是覺得頭痛得厲害,再一看屏風後麵忽然閃過一個人影。

  “慕陽少爺,可是醒了?”

  問這話的是一圓臉丫鬟,看著十分老實,穿著白綾長裙,約十五六歲,一邊撩起白絲紗帳,一邊伸著頭問話。

  齊慕陽其實並沒有讓丫鬟服侍的習慣,就算是在槐樹胡同那,他也是自己照顧自己。可如今腦袋受了傷,暈乎乎的,也就讓圓臉丫鬟給他倒了一杯茶來。

  圓臉丫鬟先是點了燈,屋子裏便亮了起來,過後才給齊慕陽倒了一杯茶。

  “慕陽少爺,沒有熱茶,要不我——”

  “不用!”齊慕陽擺了擺手,不願折騰,就著圓臉丫鬟倒的茶猛喝了幾口,才問道:“你叫什麽名字?”

  “奴婢巧兒。”

  齊慕陽略有些詫異,看著是老實善良的模樣,名字卻為巧兒,不過轉念一想,能在熙和堂侍候,並且林嬤嬤還交代她照看自己,怎麽也不會是那粗笨之人。

  “屋子裏可有什麽能墊一下肚子的?”雖說有些尷尬,可齊慕陽還是張嘴問了這個問題。

  巧兒眉頭一皺,眼神一閃,望著齊慕陽,不禁說道:“慕陽少爺可是餓了,我這就去叫人做些吃的過來。”

  “別,別麻煩了!”齊慕陽一聽巧兒這話,連忙搖頭道:“若是有點心墊一下就好,不用大半夜折騰別人。”

  “這怎麽能說折騰,本就是奴婢們應該做的。”話說著,巧兒就轉身準備出去交代一下丫鬟,派人去廚房說一聲。

  “別,巧兒別——”

  齊慕陽一看巧兒真的打算在這個時候叫人給他做吃的,心裏不禁有些著急,不禁起身,想要攔住巧兒,直覺腦袋一晃,險些站不穩摔倒。

  “這時候別因為我吵醒老太——祖母!”齊慕陽光著腳站在地上,拉住巧兒,急忙說了一句。

  巧兒一看齊慕陽居然光著腳下床,心裏一驚,連忙扶著齊慕陽往床上坐,並說道:“快回床上,地上寒氣重,慕陽少爺這要是受了涼,老太太肯定會更加擔心。”

  “你別讓人去給我做,鬧得祖母她睡不安寧。”

  如今齊慕陽便是在林老太太的熙和堂這邊,靠東邊的暖閣,這也是林老太太因為齊慕陽頭上的傷,放心不下,想要親自照料。

  巧兒看齊慕陽是真的不願她去喚人做吃的,便不再堅持,給齊慕陽蓋好被子,又拿了一件外衣披上,才去屏風外麵拿了一些酥油餅,還有阿膠固元糕點過來。

  齊慕陽吃著這些點心,隻覺得美味極了,又問巧兒,“你要不要也吃一些?”

  巧兒搖了搖頭,又給齊慕陽倒了一杯茶,並說道:“慕陽少爺還是少吃些,別積食了,看這時辰再過不久,也就天亮了。”

  齊慕陽點了點頭,看著巧兒為他忙乎這些,不禁有些不好意思,歉聲道:“倒是我折騰你了,擾得你都睡不安穩。”

  “慕陽少爺可千萬別這麽說,要是給別人聽去,那奴婢罪名可就大了。”

  巧兒神色慌張,恨不得跪下,隻希望齊慕陽別說這樣的話。

  看著巧兒緊張不安的神情,齊慕陽手一頓,這時他才意識他這是在古代,在武陽侯府,他是主子,而巧兒不過是侍候人的奴婢。

  這麽一想,齊慕陽忽然覺得沒有胃口了,放下手中的點心,望著窗外的月光,怔怔出神。

  或許他應該感到慶幸他並沒有成為任人買賣的下人。

  齊慕陽沉默了許久,才回過頭望著巧兒,不禁問道:“巧兒,你在侯府裏有多久了?”

  “奴婢入府有三年了。”

  齊慕陽眉頭一挑,扯了扯身上的外衣,又說道:“那你和我說說武陽侯府的事。”

  巧兒一聽齊慕陽這話,有些疑惑,但沒有多問,在她想來齊慕陽也許隻是好奇侯府的事,不禁說道:“奴婢聽府裏老人說,武陽侯府從開國太祖那時候就在了,以前還是國公府邸,很是顯赫。”

  “現在是武陽侯府,侯爺還在世的時候,也備受皇上器重,尤其侯爺還是沈閣老的女婿。”

  齊慕陽聽著巧兒的話,眼神一閃,並沒有說話,隻是心裏卻是點了點頭。難怪他這父親並沒有把他和楊氏接進府,也難怪沈氏在老太太麵前底氣如此足,沈氏原來是沈閣老的女兒,看樣子就算是武陽侯在皇上麵前應該也比不上沈閣老。

  因為他也曾聽說過,京城最顯赫的世家,其中便有內閣尚書沈閣老沈家。

  巧兒並不知齊慕陽心中感歎,隻是繼續說道:“如今府裏主事的便是太太,老太太隻安心在熙和堂侍弄花草。府裏隻有五位小姐,大小姐是太太所出,另還有三位姨娘。蓮姨娘生有二小姐和四小姐,林姨娘生有三小姐,五小姐的生母是薑姨娘。”

  齊慕陽已經見過他那五位同父異母的妹妹,印象尤為深刻便是那大小姐齊慕婉和缺了門牙的五小姐齊慕晴。

  至於另三位二小姐齊慕槿,三小姐齊慕蓉,還有四小姐齊慕春倒沒有太多接觸,並不了解。

  “那西府呢?”

  其實齊慕陽心裏更在意的還是西府,雖說沈氏還有齊慕婉對他有惡意,但是昨晚那件事想來也隻有西府的人才會對他下手。

  畢竟就算他真的死了,對沈氏也沒有什麽好處,相反很可能還會讓侯府的爵位落到西府頭上去。

  巧兒一聽齊慕陽問起西府,臉色微微一變,看著齊慕陽頭上的傷,說話的聲音也帶了一絲氣憤,“西府那便是老太爺的庶出兄弟,也就是二房。”

  待巧兒說完,齊慕陽才真正明白這西府為何會這般厲害,老太太又為何會如此厭惡西府。西府的邢老太太是林太太太的弟媳婦,偏偏邢老太太的出身要比林老太太要高,而且邢老太太生了三個兒子。

  西府大老爺齊景德比齊景輝大十多歲,膝下有齊慕淩和齊慕承這一嫡一庶兩個兒子,還有兩個庶出的女兒,而且這齊慕淩已經成家立室,生了一個五歲的兒子。二老爺齊景澤生有兩個嫡子齊慕晟和齊慕信,至於三老爺雖然沒有嫡子,卻有三個庶子,一位嫡女。

  這兩府一相比較,不得不說武陽侯府弱了不止一籌。

  武陽侯府除了他這個剛進門的外室子,剩下就隻有五個孫女,可西府那邊卻是四代同堂,子孫滿堂,人丁旺盛。

  聽巧兒說著武陽侯府和西府的事,齊慕陽倍感壓力,腦袋也不禁更加痛了起來,半枕著靠枕,心裏卻是在感歎西府那麽多人,聽著都叫人頭暈。

  昨晚上靈堂走水,他被人打傷這些事說不定就是西府的人做的,畢竟現在得利的也隻有西府。鬧出了那樣的事,聽沈氏那番話,看來他想要記入齊家族譜隻怕沒那麽容易。

  就算他真的記入齊家族譜,隻怕以後的日子也沒那麽輕鬆,這暗地裏還不知道有多少招數等著他。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齊慕陽心裏就發抖,那一幕真的太可怕了,他險些就活不過來,被火活活燒死。

  燒死?

  那些人也真的狠辣無情,就連他一個十歲的孩子都能下這樣的毒手。齊慕陽摸著自己頭上的紗布,心裏不禁感歎。

  “慕陽少爺,可是累了?”

  巧兒一看齊慕陽臉色不大好,連忙上前關心,心裏也暗自懊惱,明明知道慕陽少爺身子還沒好,頭上又有傷,還和慕陽少爺說這些話。

  “時辰還早,慕陽少爺要不再睡一會?”

  “你先出去!”

  齊慕陽並不答話,隻是讓巧兒先出去。

  巧兒心裏疑惑,也放心不下齊慕陽,想著等齊慕陽睡下,再出去,可現在齊慕陽卻是打算起身,也不知究竟是怎麽了。

  齊慕陽扶著腦袋,朝著床榻內側走去,對著巧兒擺了擺手,示意她出去。

  “慕陽少爺,你——”

  巧兒還準備問什麽,便看見另一邊放置的馬桶,瞬間便明白過來,想著原來是害羞了,眼中浮現出一絲笑意,強忍著笑意說道:“那奴婢就先出去,慕陽少爺有什麽事隻管喊一聲。”

  齊慕陽麵色一囧,他自然看見了巧兒臉上的笑意,有些窘然,這有什麽可笑的。齊慕陽努力板著一張臉,皺著眉,嚴肅地解開自己的褲子……

  他可不是十歲的小男孩,再說——

  十歲也不小了。

  

  第12章

  

  如今,武陽侯靈堂走水這件事在京城可謂是一大奇事。

  靈堂守靈,本應該是誦經超度亡魂,現在武陽侯死不瞑目,才會鬧出靈堂走水這件詭異恐怖的事。

  至於這傳言裏麵自然少不了齊慕陽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外室子,都說靈堂走水便是因他而起,一個野種冒充武陽侯的兒子,才會讓武陽侯不得安寧,怨氣衝天。

  不得不說,這百姓對於鬼魂,因果輪回之說那是打心裏敬畏,現在上至世家勳貴,下到市井黎民也都在議論這件事,就連皇宮裏麵也得了消息。

  因為這個緣故,齊家宗族對武陽侯府自然是十分不滿,宗族那邊特意派人過來處理這件事,礙著林老太太和沈氏的身份倒沒有說太難聽的話,不過這齊慕陽想要記入齊家族譜,入宗祠,那就是——

  絕無可能!

  如今宗房族長的兒子齊景宇便是當著林老太太的麵,直接說了這話。

  “這件事如今傳得沸沸揚揚,都說武陽侯府為了繼承爵位,才找一個人冒充,武陽侯府如今成了笑話。嬸娘,又何必一錯再錯,讓堂弟泉下也不得安寧。”

  林老太太聽著齊景宇的話,鐵青著臉,身子微微發抖,伸手指著齊景宇厲聲說道:“我知道你們打什麽主意,別以為輝兒不在了,你們就能欺我們武陽侯府無人,門口那武陽侯府牌匾可還在那掛著!”

  齊景宇年逾四十,滿臉和氣,現在聽林老太太說這樣的話,臉色不禁有些難堪,望了一眼坐在堂內的其他幾位齊家族人,還有西府那邊的大老爺齊景德,扯了扯嘴角,訕笑道:“嬸娘,這是說的什麽話。”

  “從族裏挑一個過繼到堂弟名下,這可是兩全其美的好事,況且父親也說了這過繼的人由嬸娘你做主。”

  “是啊,嬸娘這過繼的人選可是你親自拿主意,族裏那幾個後生可都十分出眾。”跟著齊景宇一同來的一名中年男子也不禁附和道。

  林老太太聽著齊景宇等人的話,眼中泛著冷意,目光掃了一直沒說話的齊景德一眼,冷聲道:“我說了慕陽便是輝兒的骨血,這武陽侯府以後的繼承人便是慕陽!”

  “嬸娘,你這又是何苦!”

  齊景宇一看林老太太還是說這些話,心裏不禁有些動怒,麵上卻是強壓著怒氣,繼續勸道:“這混淆齊家血脈的事,族裏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答應的,那個野——”

  看見林老太太冷厲的目光,齊景宇一頓,有些尷尬,最後沒有說出那兩個字,轉而說道:“嬸娘還是不要一意孤行,這說不定還會鬧出更大的亂子。”

  雖說齊慕陽現在因為受了傷,沒有在靈堂跪著守靈,但是照林老太太這麽堅持,等到出殯那一日,肯定是由齊慕陽送葬出殯,執孝子棒,行孝子事。

  “不是的,慕陽少爺真的是侯爺的兒子,這件事我可以作證,千真萬確!”

  因為外麵傳齊慕陽不是武陽侯的兒子,族裏也不認同齊慕陽,林老太太才會讓齊全呆在正堂,想著倒時候證明齊慕陽的身份。

  隻是現在林老太太卻覺得根本就沒有必要,因為族裏的人已經打定主意過繼一人繼承武陽侯府。無論齊慕陽究竟是不是齊景輝的兒子,這件事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族裏的決定。

  “閉嘴,這裏哪裏輪到你一個人下人說話!”聽見齊全的話,自然有人站出來嗬斥,冷聲嘲諷。

  林老太太嘴角一扯,她就知道事情是這麽回事,族裏已經決定好了,不過這件事可沒那麽容易。

  就算宗族不給她麵子,隻怕也要給她那個媳婦麵子,若是沈氏不答應過繼,相信就算是族長也不敢相逼。

  畢竟沈氏的身份可不一樣。

  林老太太想到沈氏對齊慕陽的態度,心下一沉,無論是齊慕陽入族譜,還是另外過繼,對沈氏來說都沒有什麽差別,或許沈氏心裏反而會同意過繼。

  齊全得了訓斥,並沒有不安,麵色依舊,望了林老太太一眼,倒是閉嘴沒有再說話。

  “你們當真是要逼我,逼武陽侯府,若真的如此,我要進宮去麵見聖上,求聖上裁定此事!”雖說林老太太心裏沒底,但是麵上卻毫不退讓,冷著一張臉,直視正堂裏麵坐著眾人,一字一句地說道。

  齊景宇聽林老太太這話,眉頭一皺,眼神也不禁冷了下來。

  “嬸娘,我們這怎麽是逼你,分明是嬸娘你被人蠱惑,做出這樣的荒唐事。要不然那靈堂好好的怎麽會突然走水?”

  “荒唐事?”

  林老太太忽地從正堂正前方的楠木雕花大椅上站起身,冷笑幾聲,伸手指著齊景德,氣憤地說道:“你們還敢提靈堂走水,分明就是你們狼子野心,暗中下手,害得靈堂走水,輝兒泉下也不得安寧,你們可還真敢說!”

  “嬸娘,這話可不敢亂講!”齊景宇連忙反駁道。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