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69節

  大夫走過去查看齊慕陽的傷勢,眉頭一皺,急忙從隨身攜帶的醫藥箱裏麵拿出止血散,倒在齊慕陽左手的傷口上,並問道:“不是說了要好生休養,這傷口很深,若是不好好調養,以後隻怕還會留下暗疾。”

  暗疾?

  甜兒聽見齊慕陽的話,撇了撇嘴,心裏鄙視,隻怕那齊慕陽早就身上有暗疾,要不然剛才臉色怎麽會變幻得那麽快。

  這齊慕陽左手的傷勢複發是蘇箏造成的,若是真的留下什麽暗疾,蘇茉心裏有些愧疚,連忙拜托大夫,一定要治好齊慕陽。

  “沒事,沒事!”齊慕陽咬牙強撐著說沒事,希望蘇茉不要擔心。

  大夫給齊慕陽又處理一番左手的傷口,包紮好之後,又交代丫鬟一定要好好照看齊慕陽身上的傷,再不能複發,若不然以後真的會留下問題。

  嬤嬤自然要送大夫離開,可這大夫還沒出遠門,蘇箏便回來了,身後還跟了好些人。

  蘇箏看見齊慕陽還躺在屋子裏麵,心裏很是氣憤,拉著身旁中年女子的衣袖,憤憤道:“母親,你看就是他,居然待在後院,這——這分明就是要害姐姐。”

  中年女子一身暗紅長裙,衣裙上繡著吉祥花紋,色彩淡雅,氣質溫婉,麵容白皙,年紀雖然約四十,可看著依舊十分年輕,容貌出色。

  女子正是蘇箏和蘇茉的母親蘇夫人。

  蘇夫人拍了拍的蘇箏的手,示意蘇箏不要說話,走進院子,又直接進了屋門,看見蘇茉站在床榻旁,眼神中閃過一絲歎息,沉聲問道:“這是怎麽回事?”

  蘇茉一驚,沒想到蘇箏竟然把母親帶過來,連忙上前行禮問好,又解釋了一番齊慕陽的事。

  “母親,就算父親知道此事,可怎麽能讓他呆在後院。”

  蘇箏依舊不滿此事,對此憤憤不平。

  齊慕陽也已經知道麵前女人正是蘇茉的母親,急忙準備起身給蘇夫人行禮,要是他真的——

  娶了蘇茉,那眼前可是他嶽母。

  齊慕陽腦子裏又閃過那個念頭。

  蘇夫人看見齊慕陽左手上的傷勢,屋子裏那一盆清水都被染紅了,也聽丫鬟說了蘇箏害得齊慕陽傷勢複發,說道:“都是箏兒小題大做,害得你傷口又複發。”

  說著,蘇夫人又一拍蘇箏的手,笑著說道:“不過還是孩子,就說什麽避嫌,更別說慕陽還是你父親的弟子,也算是你們師弟。”

  蘇箏沒想到母親居然會為齊慕陽說話,心裏很是不滿,微微側頭瞧了齊慕陽一眼,看見那染紅的衣衫,有些擔心,嘴上卻是憤憤道:“什麽師弟,父親才沒承認有這個弟子。”

  不過還是孩子?

  齊慕陽聽見蘇夫人的話,心卻是陡然一沉,他就知道他現在的年紀還很小,不過十三,在蘇夫人眼中也不過是孩子。

  蘇夫人說齊慕陽是孩子,其實倒有些牽強,畢竟齊慕陽已經十三,而且身子硬朗,本就是翩翩少年郎。她這麽說,自然是為了化解之前蘇箏的那番話,為了蘇茉的名聲著想,不想傳出去一些閑話。

  蘇茉看見母親沒有生氣,心裏也鬆了一口氣。

  蘇夫人早就得了丫鬟的回話,知道這院子裏究竟出了什麽事,轉過頭望著蘇箏,當著齊慕陽的麵也不好提那件事,隻是交代道:“以後性子再也別這般毛毛躁躁,要像你姐姐一樣才好。”

  齊慕陽看見蘇夫人沒有生氣,怪罪他,和蘇茉相視一笑,心裏也都鬆了一口氣。

  蘇箏看著齊慕陽和蘇茉二人,又聽見蘇夫人的話,覺得氣悶,回了一句,“我才不要和姐姐一樣,她——。”

  最後一句話,蘇箏並沒有說出口,想來她也知道她不能說那些話。

  可蘇箏沒說出口,蘇夫人還有蘇茉等人也都知道蘇箏話裏麵的意思,分明就是再提蘇茉克死未婚夫,毀了名聲這件事。

  蘇夫人眉頭一皺,瞪了蘇箏一眼,說道:“你先回房。”

  蘇箏覺得委屈,看了一眼齊慕陽,小聲嘀咕道:“本來就是,我要是和姐姐一樣,那才壞了。”

  齊慕陽沒想到蘇箏當著蘇茉的麵,都會說這樣的話,心裏很不舒服,望了一眼蘇茉,看見蘇茉神情不變,似乎並不在意,想到蘇茉克夫的傳聞,親事困難。

  如果他現在當著蘇夫人的麵,說他娶蘇茉,會怎麽樣?

  隻怕會——

  被趕出去!

  齊慕陽搖了搖頭,他已經明白自己心裏的想法,也就明白他對蘇茉是真的動了心,既然如此他已經確定他心裏的想法,那麽也就應該想辦法去娶蘇茉,光明正大地想辦法迎娶蘇茉,而不是看著蘇茉受這些委屈。

  “還不帶五小姐回房!”

  蘇夫人對著丫鬟吩咐了一句,對蘇箏的話,也有些不滿,直接交代丫鬟帶蘇箏回房。

  蘇箏知道蘇夫人是真的生氣了,也不敢再多分辯,不過再離開的時候卻是狠狠瞪了齊慕陽一眼。

  這些都是因為齊慕陽!

  蘇夫人轉過頭也準備讓蘇茉離開,若是可以她也打算讓齊慕陽去外院,她雖然說齊慕陽是孩子,但也是為了蘇茉的名聲著想,可這一轉頭看見齊慕陽望著蘇茉,那眼神似乎有些不對勁?

  的確是有些不對勁!

  怎麽好像是——

  蘇夫人心中一驚,難道說齊慕陽是對茉兒動心了?

  驚訝過後,蘇夫人心裏也冒出了一個念頭。

  如此一想,蘇夫人一臉笑容地望著齊慕陽和蘇茉,越看,心裏那個念頭就越覺得再好不過,望著齊慕陽的目光,滿是滿意,不禁點了點頭。

  齊慕陽心裏疑惑,渾身覺得不對勁,他怎麽覺得蘇夫人看他的眼神有些滲人?

  齊慕陽還不知道他這剛燃起的心思已經被蘇夫人給看穿,而且蘇夫人已經在打他的注意。

  

  第94章 87

  

  蘇夫人看出了齊慕陽對蘇茉動了心思,心裏盤算著促成此事,可就算如此蘇夫人也不會讓齊慕陽待在後院。

  最後便讓齊慕陽搬到外院,蘇烈的院子裏去養傷。

  石溪看著齊慕陽左手包紮的傷勢,十分擔憂,說道:“雖然蘇家沒有說少爺你受傷,可老太太心裏實在是放心不下,大長公主府鬧出那樣的事,現在整個京城都不安寧。”

  齊慕陽聽著石溪的話,又望了一旁的蘇烈,點頭說道:“放心,今日便回去。”

  “怎麽這麽著急,你身上的傷可都還沒養好。”

  蘇烈坐在一旁,原本並未開口說話,可聽見齊慕陽決定今日回府,自然要挽留一番。

  “不用了,這臉上的傷並無大礙,大夫也說了隻要養一段時間就好,又用了膏藥,想來應該不會留疤,至於這左手傷回府休養也是一樣。”

  石溪連連點頭,心裏很是高興,少爺決定回去,他這也能交差,老太太也不用再一直逼著他。

  蘇烈一看齊慕陽是真的打算回府,也不好強留,想到齊慕陽身上的傷,還有最近京城裏麵的那些事,不禁搖了搖頭,歎道:“最近京城裏的確是不大安寧。”

  “沒想到寧和大長公主府上居然會鬧出那樣的事,禦林軍的侍衛居然還被調換。好在聖上如今平安無事,全力追查寧和大長公主府那些謀反的叛逆分子。”

  “相信案子很快就會水落石出。”

  齊慕陽搖了搖頭,對於寧和大長公主府上發生的事不大認同,現在雖說在調查這件事,可到現在也隻抓住了那幾個黑衣鐵甲的士兵,根本就沒有一點進展。

  而且——

  聖上平安無事?

  齊慕陽心裏很是懷疑,宮中沒有傳出聖上遇刺,性命垂危一事,想來是為了穩定朝綱,尤其是在這時候不能動搖人心。可聖上遇刺這件事是他親眼所見,聖上身中劇毒,又怎麽會平安無事。

  聖上遇刺這件事,齊慕陽隻和蘇上說了,並沒有告訴蘇烈。

  因此,蘇烈才會認為聖上平安無事。

  “不用擔心,再怎麽樣事情也不會鬧大的。”

  蘇烈看見齊慕陽皺著的眉頭,凝重的表情,上前拍了拍齊慕陽的肩膀,笑著安慰了一句,並說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聽說京城其他世家有子弟死在了大長公主府。”

  石溪聽見蘇烈的話,很是不滿,什麽叫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聽著好像是在咒少爺死。

  齊慕陽點了點頭,畢竟那些人放火燒大長公主府,他那個法子本就是險中求生,隻求那一線生機,而且就算是在那場大火裏麵活了下來,後麵那場廝殺也凶險萬分。

  就算齊慕陽會武功也受了傷,更別說那些不動武功的文弱書生。

  “對了,沈家那個沈麒可還活著?”

  齊慕陽還記得他救了方少意,幫著方少意逃走,那個時候並沒有注意沈麒,也不知沈麒是生是死。

  雖說賞菊宴一事或多或少也有沈麒的緣故,沈麒也是為了對付他,可畢竟沈麒也救過他的命。

  “沈麒?”

  蘇烈搖了搖頭,他倒是沒有注意過這件事,也沒有人聽人提起。

  石溪聽見齊慕陽的話,卻是立即說道:“那沈家二爺還活著,他現在又被關進了天牢,刑部的人還在調查,就是因為寧和大長公主府賞菊宴一事。”

  “又被關進了天牢?”

  齊慕陽心裏一驚,想到之前寧和大長公主的神情,隻怕刺殺聖上,放火燒府的事寧和根本就不知情,就更別說沈麒了。

  石溪點了點頭,說道:“是啊,聽說大長公主府好多下人都被關進了天牢,由刑部審理。”

  沈麒現在既然已經被關進天牢,那這也就和他無關,畢竟沈麒一開始就是想著對付他,為那個所謂的父親沈星源,還有母親報仇。

  沈麒能夠在那場大火和廝殺中活下來,那是他的本事。

  齊慕陽也沒有多問沈麒的事,其他人便和他沒有多大關係,忽地想起一件事,轉過頭對石溪,說道:“對了,再過幾日便是科舉考試,現在鬧出這麽大的事,你去打聽一下,科舉考試是否如期舉行。”

  石溪自然點頭應是。

  蘇烈聽齊慕陽這話,不禁覺得有些詫異,沒想到現在京城出了這樣的事,齊慕陽居然還想著科舉考試。

  齊慕陽其實心裏很清楚,正是因為出了這樣的事,朝廷才會為了穩定人心,才會更加重視這次科舉考試,科舉考試才會如期舉行。

  ……

  齊慕陽離開蘇府,回了齊府養傷,看似來去匆匆,並未留下什麽。可蘇府裏麵卻是因為齊慕陽的這一出現,激起了不小的漣漪。

  蘇夫人坐在床頭旁,望著蘇茉,一臉笑容,溫柔地問道:“茉兒,算起來你也救了齊慕陽兩次性命,你這救命恩人和他可還真是有緣。”

  “有緣?”

  坐在一旁的蘇箏聽見這話,立馬反駁道:“什麽有緣,我看是孽緣!”

  “姐姐救了他,他就纏上我們蘇家,居然還讓父親教他武功,還真是不客氣。”

  蘇夫人瞪了蘇箏一眼,嗬斥道:“你別說話,我和你姐姐有話說,你先出去。”

  “不要!”

  蘇夫人也沒有再理睬蘇箏,而是望著蘇茉,問道:“茉兒,你覺得慕陽怎麽樣?”

  “母親,怎麽突然提起他來了?”蘇茉心裏有些奇怪。

  蘇夫人眼神中透出一絲尷尬,微微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沒事,隻是隨便說說,我看著你和那齊家少爺倒是有些相配。”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