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64節

  寧和睜大了眼睛,驚恐地望著這一幕,腦子裏一片空白,完全不知所措,不明白究竟是發生了什麽,為什麽她府內的流光會刺殺聖上?

  “聖上!”

  “來人,快來人護駕!”

  建元帝身旁的貼身侍衛武藝自然不凡,反應很快,要不是剛才那侍衛推了建元帝一把,隻怕流光手中的那把劍已經刺中建元帝心口。

  流光看見那把劍刺中建元帝,望著建元帝胸口的那染血的衣裳,嘴角一勾,似乎已經達成了某種目的,對於衝著他來的殺意並未閃躲,而是直接上前受了侍衛那一劍。

  一劍封喉,血光一閃,流光慘死在建元帝跟前,嘴角卻帶笑,十分詭異。

  鮮血四濺,寧和摸了摸自己臉上那滾燙的鮮血,險些暈了過去,可是看見被流光刺殺的建元帝,她知道事情絕對沒那麽簡單,這可是刺殺聖上,就算是她大長公主也絕對難逃一死。

  這究竟是誰主使?

  流光究竟是誰的人?是誰想要陷害她?

  寧和顧不上自己臉上的血,看著被流光刺了一劍的建元帝,急聲問道:“皇弟,皇弟,你怎麽樣?”

  “太醫,快傳太醫!”

  “聖上,快來人,快來人啊!”

  站在建元帝身旁的內侍神色著急,驚恐地喊著太醫,看著建元帝胸前的血,眼中喊著淚水,尖聲叫嚷著,希望太醫快些趕過來。

  原本就在院子裏的護衛沒想到在這居然會鬧出這樣的事,現在一個個都將建元帝團團圍住,禦林軍的侍衛也將這望月台團團圍住,這才是真正的捅破了天。

  齊慕陽震驚地望著眼前這一幕,臉色大變,望著躺在地上已經死去的流光,不過操琴之人卻是敢刺殺當今聖上,那首曲子建元帝絕對知道有什麽不對勁。

  雖然齊慕陽麵上震驚,可是他心裏卻十分平靜,他不禁想到當初了建元帝遇刺的傳聞。

  難道這才是真正的遇刺!

  方少意等人驚恐不安,他們沒有想到這來大長公主府上赴宴居然會碰上這樣的事,聖上遇刺,這可不是之前的傳言,而是他們親眼所見。

  大長公主府的人居然會刺傷當今聖上,實在是太可怕了!

  “慕陽,這下隻怕難以脫身了。”方少意低頭瞥了一眼躺在地上,脖頸處滿是血跡,一雙眼睛瞪大,嘴角卻帶著詭異笑容的流光屍體,心裏早已是驚濤駭浪,和齊慕陽說話的聲音也有一絲顫抖。

  齊慕陽沉默不語。

  他雖然對眼前這一幕出乎意料,可他心裏卻是覺得慶幸,寧和大長公主想要找到當初對付沈家,傳那些話的人,可現在看來聖上同樣也想找到那個人,而且聖上也知道那首曲子的特別之處。

  “也不知聖上如何了,要是聖上有個萬一……”

  齊慕陽聽著方少意的話,目光不禁落在中了流光那一劍的建元帝,劍雖然刺在建元帝右肩上,不過一寸,可看剛才流光嘴角詭計得逞的笑容,再仔細看建元帝胸前的血跡,那長劍上隻怕抹了劇毒。

  劇毒?

  齊慕陽心中一寒,建元帝隻怕真的活不了。

  那流光一定是早就想到刺殺聖上,並且並不在乎自己的生死,豁出性命也要刺殺建元帝,並且不惜在劍上抹上劇毒。

  就是不知道究竟是誰要刺殺建元帝!

  肯定不是寧和大長公主,她不會那麽蠢在這裏刺殺建元帝,並且還是當著眾人的麵讓自己府上的下人出手。不過這肯定和作那首曲子的老鄉有關,寧和大長公主肯定知道那個人是誰,要不然也不會有那首曲子。

  建元帝遇刺,隨行的太醫自然立即趕了過來,放下醫箱,著急忙慌地察看建元帝右肩的傷口,麵色一變,顫著聲音說道:“劍上有毒,這毒——這毒隻怕解不了。”

  “解不了?”

  一直守在建元帝身旁的貼身內侍尖著嗓子,厲聲說道:“何太醫,你要是救不了聖上,那你隻怕也就活不了。”

  何太醫身子一顫,慌張地打開放在一旁的箱子,取出一瓶藥直接倒在建元帝右肩的傷口上,又另拿了幾枚藥丸給建元帝服下。

  就在這時候,望月台外傳來一陣打鬥聲,廝殺聲此起彼伏,院子門口急匆匆地趕來一名侍衛,衝著內侍,急聲說道:“大人,不好了,外麵有一群黑衣人包圍了大長公主府,禦林軍的人快要抵擋不住。”

  寧和大長公主聽見這話,再一看被刺傷生死不明的聖上,心裏大驚,這個時候她已經明白,府上這一次的賞菊宴隻怕早就被有心人利用,她現在必須得保住聖上的安危,要不然到最後可就是她成了刺殺聖上的罪人。

  “他們是什麽?”

  寧和剛準備說什麽,內侍厲聲罵道:“大長公主,你這時候還是不要再多說,要不然別怪奴才手下無情!”

  “曹內侍,你這是什麽話?”寧和聽見曹內侍的話,麵色一沉,她早就猜到這件事她沒那麽容易逃過,可有些話她還是要說,畢竟她是真的毫不知情,流光究竟是何人所派她壓根就不知道。

  “皇弟遇刺,這件事我絕不知情。”

  曹內侍冷冷地瞥了寧和一眼,那眼神透著輕蔑,如同在看死人一般。

  “何太醫,你務必保住聖上安危,要是聖上有個萬一,那你何府滿門便給聖上殉葬。”

  寧和看著曹內侍那輕蔑的目光,羞惱萬分,可是她知道曹內侍的狠毒,仗著聖上的信任,根本就沒有把她放在眼裏,即便她是當今聖上的親姐。

  何太醫聽見曹內侍這話,自然點頭應是,戰戰兢兢地救治建元帝,他很清楚現在他的命完全捏在曹內侍手裏,要是他保不住聖上的命,曹內侍絕對會讓他生不如死。

  這不過轉眼之間,望月台的菊花宴卻是變了,秋風冷冽,菊花飛舞,血濺庭院,好一場我花開後百花殺,滿城盡帶黃金甲。

  曹內侍掃了一眼望月台在場的眾位才俊,現在他們一個個都呆若木雞,不成氣候,也不知這裏麵會不會還隱藏著刺殺聖上的罪人,他不能相信這些才俊,可是這時候也不能分心去顧及這些名門之後。

  “諸位想必都很清楚現在有亂臣賊子謀反,你們若是心懷不軌,想要趁機以下犯上,就不妨掂量你們有幾條命!”

  方少意聽見曹內侍這話,麵色一僵,很是緊張,側耳仔細聽了聽望月台外的打鬥聲,轉過頭望著齊慕陽,急聲說道:“慕陽,隻怕那些人進來後,我們也活不了。”

  齊慕陽點了點頭。

  曹內侍並不打算和望月台的青年才俊多談,他也不相信大長公主,現在弄不清楚大長公主府究竟有沒有別的人想要對建元帝下手,他是不可能輕易將建元帝交到他們手裏。

  就在方少意和齊慕陽低聲私語時,曹內侍已經吩咐禦林軍的侍衛撤退,保護建元帝,朝著大長公主府的後門退去。

  寧和大長公主這個時候自然要一同陪著過去,就算曹內侍對她冷眼相待,可眼下這情景她要是敢離開,曹內侍絕對不會對她手下留情。

  寧和大長公主看了一眼依舊昏迷不醒的建元帝,看著他右肩上的傷口,那鮮紅的血漸漸變黑,因為有何太醫的藥粉已經止住了血,不過看建元帝那泛白的臉色也能猜到建元帝凶多吉少。

  要是他真的死了?

  不知為何,寧和腦子裏忽然竄出這樣一個想法,讓她心猛然一跳。這起刺殺她毫不知情,可現在擺明建元帝是在她府上遇刺,是她的下人刺傷建元帝,而且這賞菊宴還是她邀請建元帝前來赴宴,這一切她根本就難以解釋。

  等到秋後算賬,以她那皇弟的性子絕對不會對她心軟。她可是非常清楚,她這位皇弟一向是寧可錯殺,也不可放過。

  曹內侍看了一眼昏迷的建元帝,因為這一路顛簸右肩上的血又開始流了出來,再繼續這樣下去隻怕建元帝的傷勢會加重。

  何太醫也是如此說。

  曹內侍心下一橫,隻能先將建元帝送到望月台後麵的屋子,命令禦林軍的侍衛擋住那一夥黑衣人的進攻,務必攔下他們。

  寧和聽見曹內侍的話,猛然一驚,回過神來,不敢再多想下去。

  ……

  望月台外的打鬥聲越來越近,院子裏的眾位才子聽見這些聲音,心裏不免有些膽寒,雖說剛才曹內侍並沒有對他們下手,可現在把他們扔在這裏不管不顧,到最後要是那夥人真的闖了進來,隻怕他們也活不了。

  “慕陽,你看現在該如何是好?”方少意麵色鐵青,聽見那些廝殺聲,額頭上都出了汗,望著齊慕陽急聲問道。

  齊慕陽看了一眼望月台的禦林軍侍衛,一個個身穿鐵甲,手執兵器,煞氣驚人,低聲說道:“這個時候隻能幫著禦林軍的侍衛對付那夥歹人。”

  “可我們現在根本就自身難保,怎麽幫?我看我們還是想辦法逃走。”

  “逃不了,外麵那些人絕對不會讓我們逃走。”

  齊慕陽知道就算外麵那夥人再厲害,禦林軍的侍衛也絕對不會這麽簡單就被攻破,一時半會這大長公主府,還有這望月台不會被攻進來,可畢竟建元帝出宮帶的侍衛並不多,而那夥人又是特意謀劃,自然不能非等閑之輩,時間一長可就危險了。

  現在最要緊的還是自保。

  

  第86章 87

  

  寧和大長公主府上的賞菊宴沒想到最後居然會變成一出刺殺當今聖上的戲,不管寧和大長公主是不是毫不知情,府上流光刺殺已成定局。

  寧和心裏很清楚,她現在雖然說要幫著救聖上,可是她心裏卻忍不住冒出另一個想法。

  之前在相國寺,無塵便說過恨聖上,恨皇弟,那麽現在聖上如果真的死了,她扶持一位皇子登基,她是不是能依舊享受這榮華富貴,做她的大長公主?

  “何太醫,聖上如今怎麽樣了?”曹內侍看了一眼依舊昏迷不醒的建元帝,眉頭緊鎖,心裏十分擔心,眼下最重要的還是聖上的安危。

  隻要聖上能平安無事,那麽一切就能迎刃而解,就算有人想要犯上作亂,他也有把握壓住,可要是聖上真的有什麽意外,那事情可就棘手了。

  跟著曹內侍一同離開望月台,打算從後門離開的何太醫比誰都要清楚聖上的安危有多重要,事關他的性命,他又怎麽可能不盡心。

  可是刺客不惜以自己的命也要刺殺聖上,並且利劍上抹有劇毒,那□□其實本就無藥可解!

  其實——

  他現在不過借金針保住了聖上最後一口氣,那些藥丸根本就無濟於事。

  何太醫袖中雙手微微發抖,弓著身子,低頭不敢看曹內侍那冷厲的眼神,心裏很是害怕,他根本就救不了聖上。

  “砰”地一聲重響,何太醫硬生生地跪在地上,身子不停打顫,聲音中帶了一絲絕望,斷斷續續地說道:“曹——大人,聖上中毒,臣——無用,這毒臣解不了。聖上現在——隻是臣用金針保住了最後一口氣,這銀針要是□□——”

  “聖上可就——”

  聞言,寧和大長公主眼神一閃,腦子已經開始盤算她究竟能幫誰坐上皇位,而且那個人也能聽她的話。

  “混賬!”

  曹內侍聽見何太醫的話,怒火中燒,狠狠踹了何太醫一腳,厲聲罵道:“你要是治不好聖上,那你就給聖上殉葬!”

  何太醫被曹內侍一踹,胸口吃痛,倒在地上,可顧不上身上的痛楚,戰戰兢兢地跪在地上,哭著哀求道:“曹大人恕罪,臣無用,還望曹大人繞臣一命!”

  “你罪該萬死!”

  曹內侍猛地拔出站在一旁侍衛的長劍,滿臉怒容,揮劍指著何太醫,準備一劍斬下去,直接殺了何太醫,可寧和大長公主卻是攔住曹內侍,並急聲勸道:“現在若是殺了他,那還有誰能救皇弟?”

  曹內侍聽見寧和的聲音,目光淩厲如刀,猛然轉過身,對著寧和狠狠一耳光扇下去,並說道:“不殺他,那就殺你,聖上會遇刺,可是你府上人所為!”

  這一耳光打下去,曹內侍並沒有留任何情麵,看那憤恨的眼神,是恨不得殺寧和而後快。

  “姓曹的,你居然敢打我,你可知道——”寧和左臉火辣辣的疼,捂著痛,尖聲說道。

  “把她給我拿下,封住她的嘴!”曹內侍冷冷地看了寧和一眼,那目光如同在看一個死人,毫無憐惜,手一揮,對著侍衛吩咐道。

  “你瘋了,居然敢——”

  還不等寧和一句話說完,一旁的侍衛就已經堵上寧和的嘴,寧和狼狽地倒在地上,衣裳淩亂,再不複當初大長公主的威儀。

  幾名侍衛急匆匆地從後門趕來,神色驚慌,大聲喊道:“不好了,大人,外麵那夥賊子直接放火燒大長公主府,整個大長公主府現在到處都是大火,就連後門那也被堵上了。”

  大火?

  曹內侍渾身一震,抬頭一看後院那已經漫天大火,濃煙滾滾,這一瞬間他就明白過來,原來那夥人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殺進來,他們不過是想著放火燒了這座大長公主府。

  大火漫天,火紅一片,再加上這風勢,院子裏的大火變得更凶猛了。再這樣下去,隻怕真的整個大長公主府都會化作灰燼。

  “快回望月台!”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