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63節

  因為沈麒的突然出現,院子裏一時間安靜了下來,唯有花香還在浮湧,靜靜地在院子飄散。

  “看一下諸位左手畫的畫究竟如何。”

  寧和大長公主手微微一抬,站在一旁侍候的下人也便收了畫拿到寧和跟前,讓寧和大長公主仔細品賞。

  方少意看見這一幕,很是不解,問道:“他站在大長公主身旁,這是怎麽回事?”

  齊慕陽搖了搖頭,他也不明白究竟是怎麽回事,現在隻能靜觀其變。

  “左手繪畫?”

  寧和大長公主看著在場眾人說畫的圖,不禁搖頭笑了笑,忽地站起身來,將其中一幅畫反複瞧了瞧,又遞給沈麒,冷聲道:“你看一下這幅圖,如何?”

  沈麒低垂著頭,沉默著接過寧和大長公主遞過來的那幅畫,看著上麵那一支菊花獨自綻放,眼神一黯,點了點頭,低聲說道:“倒是有幾分意思,看著也有些眼熟,就是不知這幅畫是何人所畫。”

  “何人?”

  寧和大長公主一聲輕笑,目光落在了齊慕陽身上,一步一步朝著齊慕陽走了過來,出聲問道:“崔太傅的關門弟子,沈閣老的外甥,武陽侯之子,這幅畫可是你所畫?”

  齊慕陽看了一眼寧和大長公主手中拿著的那幅畫,看著上麵的那支菊花,心砰砰直跳,點了點頭。

  他不認為沈麒能看出什麽來,絕對不可能!

  方少意望著齊慕陽,神情凝重,他現在已經知曉沈麒此次前來肯定是因為齊慕陽,難道還是因為沈家那件事?

  之前,他可是和齊慕陽說過武陽侯齊景輝的死沒那麽簡單,說不定就是沈閣老所為。

  難道說沈家鬧出那些事是因為齊慕陽的緣故?

  可是那怎麽可能,他父親可是親口和他說過,那一幅圖並不簡單,這世上沒幾個人會知道,也沒幾個人能看懂,永遠不要試著去碰觸那一幅圖。

  他齊慕陽不過一外室子,不過十三歲,武陽侯已死,他怎麽會知道那幅圖,又怎麽可能借那一幅圖對付沈家?

  寧和大長公主看見齊慕陽點頭承認了,不禁笑了,深深地望了齊慕陽一眼,點頭說道:“畫的倒是不錯,看來你左手作畫也有幾分天賦。”

  院子裏其他人看見寧和大長公主專門拿著齊慕陽的那幅畫,麵色各異,心裏都很是不解,單單是沈家人過來便有些古怪,怎麽現在又會提及這前武陽侯之子,不過一外室子,就算是沈閣老的外甥,可沈閣老都已經死了,根本就什麽也不算。

  難道是和沈家謀反一事有關?

  齊慕陽不知為何整個人已經平靜下來,沉靜地望著寧和大長公主,等著後麵的話,他不知道沈麒究竟做了什麽,也不確定寧和大長公主是不是知道了什麽,可是他清楚現在他越是要冷靜。

  寧和大長公主和齊慕陽說了這句話,似乎並沒有別的意思,就像是隨口一問。

  接著寧和大長公主又看了其他人左手作畫如何,當然真正在看那些畫的其實另有其人。

  沈麒站在一旁看著齊慕陽疑惑的神情,想到齊慕陽所為,心裏不禁冷笑,還真是會演戲。

  那個人絕不可能是別人,一定是齊慕陽!

  沈麒心裏很確定,哪怕他手裏並沒有他所謂的證據,可是隻要他一口咬定是齊慕陽在對付沈家,齊慕陽就絕對沒那麽容易洗脫嫌疑。

  可他真的要齊慕陽的命嗎?

  沈麒望著齊慕陽,看著那張臉,忽然想到以往的種種,轉而又想到了母親的死。

  死了。

  父親死了,沈星源死了,母親也死了!

  應該說沈星源才是他的父親,沈麒扯了扯嘴角,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可笑。

  明明心裏一直是恨著沈星源,可沒想到到最後恨了那麽久的殺父仇人原來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

  可笑,的確是可笑。

  方少意看著齊慕陽平靜的麵色,眼中帶著一絲疑惑,不禁問道:“你現在難道還不知道,他們是衝著你來的。”

  齊慕陽點了點頭,他自然知道,這應該是沈麒的注意。若不是沈麒,寧和大長公主又怎麽會特意找他過來,這賞菊宴隻不過是一個幌子。

  可齊慕陽想不明白的是,為何沈麒會找上寧和大長公主?

  要知道當初沈麒和他說是要把他手上的證據交給三皇子,現在怎麽又變成寧和大長公主。而且寧和大長公主畢竟不過是公主的身份,聖上的姐姐,可女子本就不該過問朝政,哪怕是公主也絕對不能擾亂朝綱。

  那麽現在寧和大長公主究竟是得了誰的吩咐?

  難道是——

  聖上?

  齊慕陽並不知道寧和大長公主要找那個當初畫那幅圖,傳那些話對付沈家的人並不是因為聖上,也不是和沈家關係有多親近,想要替沈家翻案,不過是為了相國寺的無塵大師。

  這件事齊慕陽不知道,崔太傅也不知情,就連聖上也不會猜到。

  齊慕陽抬了抬自己的左手,眼神凝重,剛才他刻意在作畫之時右手提起左手的袖子,便是暗自給自己的左手動了手腳,十分吃力地作完那幅畫,就算是火眼金睛也絕對不可能看出他和當初那副枯柴圖有什麽關係。

  不說兩幅圖本就不同,而且剛才他作畫時的動作便不一樣。

  不過,齊慕陽心裏也很清楚,現在他在這望月台,當著眾人的麵用左手作畫,那麽以後他左手作畫時也必將要一如今日這般,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

  寧和大長公主並不擅長書畫,她也不過是將手裏的這幾幅畫交給旁人去仔細察看,麵上雖帶著笑,可她心裏也不輕鬆,她在無塵麵前可是做了承諾,也和聖上說了這番話,今日必將要把那個人對付沈家之人找出來。

  寧和轉過頭望了一眼望月台內宅裏麵的小道,麵色凝重,她知道聖上便在裏麵看著這一幕幕,一直都在等著。

  “如何?”寧和略一轉過頭對站在身後的內侍,低聲問道:“可看出了什麽來?”

  內侍眉頭緊皺,十分苦惱,眼神中帶著一絲焦急,想必他自己也清楚事關重大,不容一絲馬虎,他並不是得了寧和大長公主的吩咐,而是聽了聖上的命令,查看這些詩畫。

  左手,右手的畫都有了,可根本就找不出來那枯柴圖所含的韻味。

  內侍皺著眉頭,不安地問了一句,“大長公主,會不會那個人並沒有過來出席這次賞菊宴?”

  “不可能!”

  沈麒急忙否認,急聲說道:“當初那些謠言傳出來的時候,嚇人麽說沈府後門那一段時日出現了不常見的乞丐,看著十分年輕,想來也會是少年。”

  “那個人必定會通書畫,要不然他也不能當場作畫,陷害沈家。”

  內侍聽見沈麒的話,眉頭一皺,急聲否認道:“那要是有人指使又該如何?”

  “那個人肯定是齊慕陽,肯定是齊家少爺!”

  “肯定?”

  內侍輕蔑地瞥了沈麒一眼,麵露嘲諷,冷聲道:“你所說的肯定不過是猜測,大長公主信了你的話,可聖上卻不會相信你的片麵之言。”

  寧和麵露不虞,不願聽內侍和沈麒在這爭執,追問道:“他齊慕陽當真不是畫那幅畫的人?”

  其實寧和心裏也並沒有把齊慕陽放在心上,她不過是因為無塵所言才會調查齊慕陽。雖說她不明白無塵為何如此看重齊慕陽這一少年,可她還是照無塵所說仔細調查了齊慕陽。

  隻是結果卻不盡人意,並沒有找出什麽不對勁之處。

  齊慕陽和沈星源有仇,也不過是因為內宅之事,不過是外室和正室之間的恩怨,要說和沈家有仇,應該說是和齊家太太沈初韻有仇。

  她可是打聽清楚,沈初韻逼死了齊慕陽的生母!

  要不是沈麒突然找上大長公主府,說他知道是誰對付沈家,對付沈星源,她也不會辦這次的賞菊宴,就連那首曲子她也從未想過拿出來,畢竟那可是無塵為她一人所作。

  如果不是無塵讓他用那首曲子,她又怎麽可能會拿出來。

  望月台裏的眾位才子,一個個現在都心有不安,他們此刻倒是弄不明白寧和大長公主究竟在打什麽主意,要說找人,也不知是何人,還有聖上為何一直都未露麵。

  這賞菊宴,菊花開得正豔,可他們卻沒有那份心情去賞菊。

  一時間,院子裏氣氛有些詭異。也就在這個時候,望月台後麵的宅子小道處卻是走來幾人,並不是明黃龍袍,可一股氣勢直接震懾住眾人。

  來人正是當今聖上建元帝。

  ……

  一瞬間院子裏低聲議論全都消失,望月台整個都靜了下來,原本或還站著,坐著的才俊一個個都趕緊跪了下去,不敢有任何僭越之處。

  方少意驚訝地望著聖上,眼神凝重,轉頭瞥了一眼齊慕陽,低聲感歎道:“聖上當真過來了,看來這件事沒那麽簡單。”

  齊慕陽心裏也很緊張,可神色如常,唯有一絲驚訝和他人一樣,都是見到九五之尊的當今聖上略顯惶恐不安,並沒有不妥,和常人無異。

  建元帝不過是尋常衣裳,麵色和煦,臉上還帶著一絲笑意,嘴角微微上揚,看著倒像是十分平易近人,可在座眾位絕對沒有任何人會認為當今聖上平易近人。

  天家無情,伴君如伴虎。

  建元帝手中拿著一把白玉折扇,光澤透亮,婉轉流動,手微微一抬示意眾位學子起來,不用再跪在地上,笑著說道:“皇姐府上有這賞菊宴,朕也過來討一杯酒水喝。”

  “這滿院芳菲的確是美景,菊花雖美,皇姐可別怪弟弟擾了你們的興致。”

  寧和聽見建元帝這句話,不禁笑了,心裏卻有些疑惑,按理說現在建元帝還不應該出來,怎麽這會子就過來了。雖然心裏暗自詫異,可麵上不顯,笑著走到建元帝身旁,奉上一杯酒,朱唇輕啟,含笑說道:“聖上這又是說的什麽話?”

  這寧和遞給建元帝一杯酒,可建元帝並沒有接,一時間倒顯得寧和十分尷尬。

  寧和扯了扯嘴角,忽然意識到有些不對勁,為何聖上會如此不給她麵子,怎麽說這杯酒也應該接過去喝一口,怎麽都不願接這杯酒?

  究竟是出了什麽事?

  聖上笑了笑,望著寧和問道:“剛才在屋子裏聽見一首曲子,倒是不錯,不知道是何人所作,倒有些新穎。”

  寧和麵色一僵,麵色不大自然,問道:“聖上怎麽會對這首曲子感興趣?”

  “是誰?”

  聖上目光冷厲,並沒有對寧和笑容打算略過那首曲子,追問道:“究竟是誰所作?”

  

  第85章

  

  寧和大長公主看著建元帝那冷厲的目光,心裏不禁打了個寒顫,想到以往她那個侄子,還有皇嫂的結局,身子一冷,不安地回道:“不過是隨口所作。”

  建元帝直視寧和大長公主,追問道:“究竟是誰?”

  寧和大長公主回頭望了一眼撫琴的流光,一時間倒有些弄不明白為何建元帝會如此重視那首曲子,那可是無塵為她而作,看眼下這情形,她是絕對不能說出無塵,說道:“流光,你過來!”

  流光躬身應是,恭恭敬敬地放下手中的長琴,低頭走到建元帝跟前。

  看著聖上追問那首曲子,在場的人也都明白那首曲子絕對非比尋常,不然聖上不會如此不給寧和大長公主麵子。

  望月台的氣氛一時間冷滯下來,一旁的人心裏也都有些不安,不知道究竟出了什麽事。

  寧和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流光,抬頭望著建元帝,剛準備說什麽,卻是看見流光長袖中猛然竄出一把長劍,寒芒一閃,直接衝著建元帝而去。

  建元帝麵色一變,看著那把劍突然衝到眼前,就在短短一瞬間根本就來不及避開,不過站在建元帝身旁的侍衛卻是反應迅速,猛地想要將建元帝推開,拔劍相抗。

  可惜,流光手中的劍更快,而且也是流光先拔劍刺殺建元帝。

  短短一瞬,電光火石之間,建元帝右肩被長劍刺中,長劍不過剛入一寸,便被侍衛攔住。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