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60節

第82章 83

沈氏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麵容憔悴的侄媳,心裏也不大好受,經過這一番牢獄之災,這沈府是真的垮了,轉頭拉著沈瑜的手,放慢腳步,低聲說道:“瑜兒,你放心你母親一定會沒事的。”

沈瑜點了點頭,她心裏自然也是希望母親能平安無事。

出了院子,正看見鈴蘭急忙趕了過來,笑著說道:“太太,大太太她醒了過來,說是要見你。”

沈氏一聽大嫂連氏醒過來,皺著的眉頭也不禁鬆開,拉著沈瑜的手朝連氏的院子走去,並說道:“快去見一下你祖母。”

“對了,鈴蘭沈麒母親的喪事,你讓人好好打理,別出什麽岔子。”

鈴蘭明白沈氏的意思,連忙點了點頭,望了一旁的喬媽媽,不禁說道:“太太,看樣子我們還要在府裏多住幾日。”

沈氏並未回答,不過這話自然是對的。

現在沈府出了這些事,好不容易沈家人被放出來,這時候她自然要幫著打理沈家事務。

沈府院子景色依舊,不過短短幾日並未改變什麽,隻是在沈氏等人看來這院中景色卻是十分荒涼破敗,再不複當年的繁華。亭台樓閣,雕梁畫棟依舊如此,但經過官兵的搜查,院子屋子上麵貼的封條可還有些並未撕去。

看著眼前這一切,沈氏心裏有幾分沉重,歎了一口氣,低聲對齊慕婉叮囑道:“呆會見了你舅母,可不準說那些傷心話惹她難受。”

“母親放心,婉兒心裏明白。”

沈氏不再多說,繞過長廊,又轉過假山亭子,一路腳步匆匆,沒多會便到了連氏的院子。現在這院子不再是當初丫鬟湊擁,團團圍著,一個人影也見不著,直接進了屋子,便聞到一股藥味。

藥味很重,沈氏眉頭緊皺,看樣子大嫂的病很重。

如今這府裏死的死,病的病,以後還不知道該如何!

連氏躺在床榻上,不過幾日頭發已經全白,皆是銀發,麵色灰白,如同奄奄一息的老嫗一般,枯皮稿麵,看著讓人心驚,也讓人心酸。

床榻旁服侍的丫鬟連翹一看沈氏過來,便讓出位置,好讓沈氏和連氏說會話。

“大嫂——!”沈氏眼中酸澀,強忍著眼淚,聲音哽咽,輕喚了一聲。

連氏聽見沈氏的聲音,眼皮微微抬起,眼神茫然,定定地看了沈氏有好一會,似乎才認出眼前人是小姑子沈初韻,嘴唇微張,手一抬,對著屋子裏站著的其他人擺了擺手,斷斷續續地說道:“你們——先出去,我和初韻說會話。”

齊慕婉等人一聽連氏這話,自然不好多留,先離開讓連氏她們單獨說會話。

“初韻,你大哥他死了!”還不等齊慕婉等人離開,連氏便說了這麽一句話。

沈氏聽見連氏這句話,想到被三皇子處死的大哥,心中痛苦不已,如同刀割一般,眼中淚水不停地往下流,哽咽著勸道:“大嫂快別說了,節哀順變,保重自己身體為重。”

“你哭什麽?快別哭,別為那個賤人傷心。”

連氏看見沈氏臉上的淚水,扯了扯樹皮般的嘴角,眼中透出一股恨意,徹骨的恨意,急聲道:“那個賤人也死了,她也死了!”

“她是想要殉情,賤人!”

賤人也死了?

殉情!

沈氏一怔,看著連氏神情,很是驚訝,疑惑不解,弄不明白連氏究竟是怎麽了,說的話又是什麽意思,不禁問道:“大嫂,你這是怎麽了?賤人是誰?”

“就是芳菲院那個賤人!”

芳菲院?

沈氏一驚,她這才明白連氏說的那賤人是沈麒的母親。

可是這大嫂和侄媳之間又有什麽恩怨,為何在侄媳死了之後還要說這些話,畢竟死者為大。

“初韻,我也是將死之人。”

連氏望著沈氏,眼神渾濁,似乎看不大清楚初韻的長相,有氣無力地說道:“有些事我不想帶到棺材裏去。”

“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沈氏心裏正疑惑不解,聽見連氏這句話,更加奇怪,這像是要交代遺言,但沈氏總感覺有一絲不對勁,不過看見連氏那灰敗的神色,想到小時候便是連氏照顧她,很是難受,落下淚來,低聲說道:“大嫂你說,隻要我能做到一定會替你辦到。”

“沈府敗了,你不用想著替沈府報仇,我隻要你好好照顧沈恪兄妹,還有就是——不要讓芳菲院那個賤人葬入沈家祖墳。”

這話是什麽意思?

沈氏疑惑,為什麽不準侄媳葬入祖墳,這大嫂和她究竟有什麽仇恨?就算侄媳死了,那份仇恨也化解不了?

“大嫂,你這是為何?為何不讓侄媳入祖墳?”

“因為她——不配!”連氏掙紮著,麵色猙獰,狠聲吐出這一句話。

看著連氏凶狠的目光,沈氏很是疑惑,還想問什麽,卻是聽見連氏躺在床上,急聲咳嗽,喘不過氣來,不敢多想,趕緊拍了拍連氏的背,又起身幫著倒了一杯茶,讓連氏喝下,並說道:“大嫂,你不必動怒,好好歇會。”

“你要記住不準讓芳菲院那個賤人——進沈家祖墳,我不想在地下還看見那個賤人。”

連氏躺在床上,咳嗽個不停,可還是緊緊抓住沈氏的手,狠狠抓著,咬牙森然說著。那神色像是沈氏不答應,絕不放棄。

沈氏看見連氏如此執著,再不敢不答應,急忙點頭說道:“好好,好我答應你!”

連氏閉上眼,躺在床榻上,半遮著眼睛,淚水悄然劃過,哽咽著說道:“我不願見她,都怪你,你們都在——折磨我。你活著的時候——不準我動她,現在你死了,你再也護不住她了。”

沈氏聽著連氏的話,不大明白,猶豫了片刻,不禁問道:“大嫂,你為何這般恨侄媳?”

“你——等你,二哥回來了,你問他便知,便知……”

二哥?

二哥他知道是怎麽一回事?沈氏很是奇怪,究竟是什麽恩怨,隻有她一個人不明白,不過這時候也不好多問,最好還是先讓連氏多休息,看這情形,連氏隻怕真的是不大好了。

“大嫂,你先好好休息,不要再說話傷神。”

連氏看了沈氏一眼,看著沈氏如此關心她,想到那件事,心裏不免有些難受,低聲說了一句,“初韻,對不起。”

對不起?

這一句話,沈氏倒是聽得十分清楚。這怎麽越來越奇怪,好好的怎麽又和她說對不起,大嫂哪裏用得著和她說對不起,她可不記得大嫂又對不住她的地方。

看著沈氏疑惑的神情,連氏卻是沒有再說話,有些事她不願帶到棺材裏去,可有些事她還是要一直瞞下去,是要帶到棺材裏去。

或許這就是報應,沈家的報應!

當初沈星源害死了武陽侯,現在沈星源死了,那個賤人也死了,這就是報應,而她的報應也快來了。

“報應啊,都是報應!”連氏半闔著眼睛,低聲念了幾句。

沈氏弄不大明白,看著連氏憔悴的麵容,伸手撫了撫連氏的白發,低聲問道:“大嫂,究竟是什麽事?”

連氏心神恍惚,搖了搖頭,望了沈氏一眼,斷斷續續地說道:“不能,不能告訴你。初韻,是大嫂對不起你,對不起你。”

究竟是什麽事?

沈氏忽然覺得這沈府似乎有很多事瞞著她。大嫂和侄媳之間的恩怨,還有大嫂為何要和她說對不起。沈氏還想問什麽,連氏卻是已經閉上眼,睡了過去。

沈氏歎了一口氣,望了一眼門口,或許隻有等到二哥回來,才知道究竟是什麽事。

第83章 76|77

陶然居外的院子竹林依舊,偶有寒風吹過,竹葉沙沙作響,枯黃的葉片隨之飄落,堆積在那竹下。另一旁的石桌上擺放著一壺酒,玉壺光澤透亮並著幾個白瓷酒杯,另有幾本書冊刷刷被風翻過。

這滿院景色雖美,可齊慕陽卻心不在焉。

他並不知道沈麒和他說的話是真是假,沈麒所謂的證據或許不過是在故意嚇唬他,可這都不過是他的猜測,要是沈麒真的握有什麽證據,到時候可就麻煩。

齊慕陽搖了搖頭,他並不認為沈麒會知道什麽,那件事唯有他一人明白,這世上絕不可能有第三人知曉。

如今,沈星源已死,聖上雖說赦免了沈家,可已經被聖上厭棄,就連沈睿華的官職也沒保住,以後沈家也就這麽敗了,以後的子弟就算想要出仕也沒那麽容易。

“舅舅,這杯酒——就當外甥給你送行了!”齊慕陽倒了一杯酒,灑在地上,低聲說了這麽一句。

當初在沈星源書房的時候,齊慕陽就知道他和沈星源之間絕對沒有妥協可言,在對付沈星源之前,他便想過會有這一日,他並不後悔。

也沒有後悔可言!

“另外,這一杯酒便是給你們送行了!”齊慕陽又倒了一杯酒,便是給那些被沈星源牽連,像沈麒母親那樣的無辜人。

一飲而盡。

他早就知道自己手上已經沾染了鮮血,從沒有覺得自己是清白的。

竹林之下,好一片陰涼,卻又透著一絲寒意。

齊慕陽無動於衷,依舊坦然,他不信佛,卻是明白因果循環,從他當初殺人開始,他就已經明白。

翠兒穿著一身淺綠色的長裙,外麵是緋色的褶子,手裏拿著一份燙金的帖子,朝著竹林這邊走了過來,說道:“少爺,寧和大長公主府上送來一份帖子,說是讓你過幾日去參加大長公主府上的賞菊宴。”

“寧和大長公主?”

齊慕陽接過翠兒遞過來的帖子,眉頭微皺,略看了一下,抬頭問道:“這賞菊宴是怎麽回事?”

雖然齊慕陽心裏疑惑寧和大長公主突然請他去府上參加賞菊宴,但並沒有問翠兒,這公主府上突然送來這份請帖,本就讓人驚訝,翠兒又怎麽可能會明白。

果不其然,翠兒搖了搖頭,隻說道:“奴婢不大清楚,不過聽上門送請帖的人說不單單請了少爺你。”

聽見翠兒這句話,齊慕陽心裏略微鬆了一口氣。不論寧和大長公主究竟是怎麽打算的,好歹也不是衝著他來。

即便這寧和大長公主性子乖張,不能以常理度之,上次剛見麵便把頭上的金釵送給他,現在寧和大長公主派人送來請柬,他終歸是要去一趟大長公主府上。

林老太太知道這件事也有些疑惑,尤其是想到大長公主在京城裏麵的那些傳言,有些不堪入耳,著實有些擔心,好在後來派人去打聽這賞菊宴,也得知不單單是邀請了齊慕陽,仁和書院眾多出色學子,還有京城的俊彥也都受邀參加大長公主府的賞菊宴。

這京城裏麵人心惶惶,前不久鬧出了好些事,現在也隻有寧和大長公主敢在這時候召開賞菊宴。

不知為何,聖上得知此事,並未責怪,而且說是也要出席此次大長公主府上的賞菊宴,會一會京城裏麵的青年才俊。

此話一出,原本還在猶豫該不該赴那賞菊宴的人立馬就做了決定,想著在那賞菊宴上一展才華。說不定便會入了聖上的眼,而後平步青雲,步入朝堂,一展抱負。

齊慕陽聽說聖上也會去這次的賞菊宴,並沒有覺得欣喜,而是更加疑惑,京城鬧出了這些事,三皇子處死朝中大臣,聖上遇刺成密,朝堂之上本就不穩,怎麽會在這時候開什麽賞菊宴。

可就算再疑惑,齊慕陽也要去參加此次的賞菊宴,但心裏卻要多警惕,這賞菊宴上說不定會出什麽事。

因為沈氏還在沈家幫著料理沈麒母親的喪事,並且還要幫著照顧連氏,這一段時日便沒有回府,並且還從齊府調了好些丫鬟過去服侍連氏等人。

林老太太心裏自然不滿,當初沒有把沈氏給休掉,可現在這沈家已經到了,這齊府以後也不能再讓沈氏當家做主,唯有替齊慕陽找一門好親事,早些成親,這樣便把齊府交給孫媳婦打理。

不過,現在林老太太自然不會提孫媳婦這茬,畢竟賞菊宴就在眼前,那可是有機會能一睹聖顏,平步青雲的機會。

為了寧和大長公主府上的賞菊宴,林老太太特意讓人給齊慕陽新做了幾件衣裳。

齊慕陽看著林老太太,還有府上其他人一個個都十分激動,心裏明白,這都是因為武陽侯不再,一心盼著他能振興侯府。

可是齊慕陽心裏很清楚,這賞菊宴絕對沒有那麽簡單。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公公有喜了嬌妃難寵:世子爺請放過佛係玄師的日常上門女婿[穿劇]炮灰才是真大佬[快穿]兒子是男配庶女富貴錄不裝逼我可能會死[快穿](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