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57節

  看著齊慕婉的背影,聽著那刺耳的話語,齊慕陽並沒有生氣,怔怔地望著丫鬟把齊慕婉帶出去,心裏覺得不是滋味,這些事終歸是禍及到了其他人,現在齊慕婉罵他也不過是走投無路,還有沈府其他人。

  像沈麒、還有沈瑜……

  他們同樣是無辜的。

  齊慕陽歎了一口氣,齊慕婉罵他,打他都是為了她母親沈氏,那麽他呢?

  齊慕陽看了一眼地上被撕碎,踩爛的佛經,搖了搖頭,躬身將佛經撿起,細細擦擦上麵的灰塵,他也是為了他的母親莫氏,為了他自己。

  “齊慕陽,你可不能心軟!”齊慕陽拿著佛經,坐回書案後的大椅上,喃喃說了一句。

  佛經?

  齊慕陽看著手裏的這本佛經,想到被沈氏給逼死的莫氏,冒出來的那一絲同情瞬間便被掐滅,他曾經殺過人,手上沾上鮮血,他還有什麽同情心可言。

  為了活著,他不惜殺人,現在這一切本就是他做的,又哪裏來的憐憫,同情!

  當真是可笑!

  齊慕陽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將齊慕婉撕開的那幾頁佛經給夾好,翻看這唯一一本莫氏留下的佛經,翻看起來。

  他並不信佛,看著這本佛經,他忽然有些好奇,為什麽莫氏會一直在槐樹胡同那座宅子誦經念佛,為何年紀輕輕就一心向佛,想著遁入空門?

  佛經上的話,齊慕陽看不懂,輕聲念了幾句,似乎和當初莫氏念得很像,卻又是不同的韻味。不過在書房裏麵響起的並不是這些佛家言語,而是隔壁熙和堂的那些哭鬧聲。

  經書悄然無聲地翻過,一頁又一頁。

  忽然,齊慕陽的手一頓,眼神一凝,睜大了眼睛,望著佛經上的那一頁字,驚訝不已……書房裏麵很安靜,不知何時熙和堂似乎也安靜下來,沒有了一開始的吵鬧,再也沒有傳到陶然居這邊。

  靜悄悄的書房,沒有一點聲音。

  翠兒走了進來,看見齊慕陽正坐在書案前看書,有些猶豫,低聲喚了一聲,“少爺!”

  齊慕陽一驚,回過神來,疑惑地望著翠兒,眼神裏滿是茫然和不解。

  翠兒躬身說道:“少爺,老太太讓你過去一趟。”

  齊慕陽看了一眼翠兒,當初在槐樹胡同便照顧他的丫鬟,又望了一眼手裏的經書,嘴唇一動,喉嚨像是被人堵住一般,張了張嘴,問道:“翠兒,當初——母親死的時候究竟是怎麽回事?”

  翠兒一愣,旋即卻是明白過來,知道齊慕陽問的是槐樹胡同莫氏上吊自縊一事,心裏不安,也不知為何這時候會提起這件事,不過也沒有多想,回憶片刻,才說道:“夫人——夫人她回了房,過了好一會都沒出來,我才推開門進去看,便看見夫人她已經自縊。”

  “這樣啊?”

  齊慕陽心裏不知為何覺得有些難受,眼中酸澀,胸口像是被壓了一塊大石,讓他喘不過氣來,嘴唇微動,喃喃道:“原來,原來是他害死她的!”

  “母親,現在他死了,你若是想要離開,你隨時可以離開!”

  離開?

  隨時可以離開?

  原來,莫氏是聽了他的話,才會離開,真正地離開……

  

  第78章 76|77

  

  陶然居書房裏麵,靜悄悄的,剛剛大小姐齊慕婉鬧過一場之後,屋子裏麵又恢複平靜,一切如常,唯有門口的竹簾還在微微晃動,不發一點聲音。

  翠兒站在書案前,微躬著身子,心裏很是疑惑,微微抬頭偷瞧了一眼齊慕陽,眼神卻是一閃,有些驚訝,她看著齊慕陽眼眶泛紅,神色悲傷,看著像是很難受?

  難道是因為想起了死去的夫人?

  “少爺,夫人她已經死了有三年,你不要再傷心了。”

  翠兒也不知該說些什麽來勸勸慰齊慕陽,話語有些緊張,猶豫了片刻,才開口說道:“現在老太太還在熙和堂等著,讓你過去。”

  齊慕陽很不好受,是因為莫氏的死,也是因為他自己,他從未想過那一天正是因為他說了那一句話,莫氏才會離開。

  雖說莫氏是自己選擇離開,已經看透了一切,生無可戀,可如果那個時候他不曾說那句話,而是直接帶莫氏回府,又或是那一天陪著莫氏,莫氏是不是就不會上吊自縊?

  越是如此想,齊慕陽心裏就越覺得難受,他能夠猜到莫氏那樣冷淡的女子做齊景輝的外室肯定沒那麽簡單,可他沒有想到莫氏居然會經曆那些事。

  莫氏一直對他不冷不熱,那麽在莫氏心裏究竟是怎麽想的?

  是不是正如莫氏在經書裏麵留下的那一句話一樣,她曾經想過掐死他?

  莫氏一定很厭惡他這個兒子!齊慕陽不禁搖了搖頭,回想起在槐樹胡同那座宅子裏的時候,莫氏一直誦經念佛,不願走出去,也不願提起她的過去。

  齊慕陽合上那本佛經,歎了一口氣,莫氏的死並不能怪他,這一點他心裏還是清楚的,害死莫氏的並不是他的那一句話,而是那可悲的過往,可悲的現實。

  莫氏的心早就死了,並不能怪誰。

  可是即便齊慕陽心裏很清楚,他還是忍不住難受,忍不住後悔,要是他能直接帶莫氏離開那座宅子,去外麵看看,或許莫氏會明白這世上還有別的事等著她,會有別的風景等著她去欣賞,她並不需要一直被困在自己心裏的那個院子裏。

  “走吧!”

  齊慕陽將佛經放好,起身對翠兒說了一句,心情卻有些沉重,他能猜到老太太現在讓他過去肯定是因為沈氏的事。

  莫氏的死和沈氏無關,並不是沈氏害死的,反過來還是因為他,因為他的那一句話。

  “可笑,真是可笑!”

  齊慕陽搖了搖頭,心裏百般滋味,有種說不出來的難受,如同被人勒住了脖子,讓他喘不過氣來,他還真是可笑!

  現在仔細想想,齊慕陽也明白過來,沈氏為什麽會當著他的麵說那些話,承認是她逼死莫氏,終歸還是因為氣不平。

  他恨沈氏,何嚐也不是因為氣不平。

  現在莫氏和沈氏之間的恩怨已經清楚,那麽他和沈氏之間的仇恨呢?不提當初沈氏打他的那一耳光,隻說沈氏派人去菩提寺殺他是否也是一場誤會?

  齊慕陽出了書房,便直接去隔壁的熙和堂,不曾想這路上便遇見了他那位表舅母方氏和表姐李錦繡。

  方氏並不知道齊慕陽已經弄清楚了莫氏和李家之間的事,她是從下人那聽說了熙和堂的事,這才趕來打聽一下究竟是怎麽回事。

  “慕陽,聽說老太太要休掉太太,這件事是不是真的?”方氏看著心情倒是不錯,嘴角微翹,一見齊慕陽,張嘴便問了一句。

  齊慕陽停住腳步,直直地盯著麵前這位表舅母,又望了一眼跟在方氏身後的表姐李錦繡,眼神一凝,沉聲問道:“表舅母,當初我生母為什麽會給父親做外室?”

  “啊——?”

  方氏一愣,怔怔地望著齊慕陽,一時間倒沒有反應過來,齊慕陽怎麽突然提起這件事,問這個問題?

  驚訝過後,便是緊張不安,方氏眼神閃爍,看著齊慕陽那淩厲,明顯是質問的目光,心裏不禁有些發虛,避開齊慕陽的眼神,問道:“怎麽了?慕陽,你怎麽突然問這話?”

  齊慕陽看著方氏閃躲的眼神,覺得他真的很可笑,居然會以為方氏她們真的是母親莫氏的親戚,還讓他們住在府裏。

  當初要不是方氏突然來京城找他,後麵在府裏鬧出那些事,隻怕他也不會和沈氏翻臉,也不會有後麵菩提寺的案子。

  實在是可笑!

  齊慕陽不想和方氏多說,直接走了過去,並未理睬方氏和李錦繡,隻是在經過她們二人時,冷聲說了一句,“表舅母,你們今日便搬出去吧!”

  聽見齊慕陽的話,李錦繡瞪大了眼睛,震驚失色,急聲問道:“慕陽,你剛才說什麽?”

  “慕陽,你怎麽了?是不是聽了什麽謠言?”方氏也急聲問道。

  隻是可惜齊慕陽並沒有停下來和她們多說,也不想再和這些可笑的親戚多說。莫氏明明定了親事,最後卻是被逼得離開揚州,心裏一直念著的那個“楊”字原來是莫氏的未婚夫。

  齊慕陽心裏很後悔,他應該早些看那本佛經,就算是他不信佛,也不懂佛經上的內容,可也應看翻看一下的。

  要是他能早些看見莫氏留下的那些話,也就不會有後麵那些誤會了!

  李錦繡看著齊慕陽的背影,不禁慌了神,轉過頭望著方氏,不安地問道:“怎麽辦?母親,表弟他要我們搬出去?”

  “搬出去?”

  方氏也有些錯愕,她已經猜到齊慕陽肯定是知道了莫氏以前在揚州的事,不過現在沈家出了事,老太太要把沈氏給趕出去,就是為了撇清關係,他們是應該要搬出去,省得到時候被牽連,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搬出去,就搬出去,當誰稀罕!”方氏不屑地望著齊慕陽的背影,冷聲說了一句。現在的齊府可不是武陽侯府,就連那最大的靠山沈家都倒了,她們現在還待在齊府做什麽。

  李錦繡一聽方氏這話,不免有些驚訝,問道:“母親,我們當真要搬出去?”

  方氏點了點頭,冷聲說道:“這是自然,這齊府說不定也大難臨頭了!”

  ……

  熙和堂這邊已經沒了一開始爭執聲,因為沈氏並沒有哭著求著要留在齊府,隻是宜蘭院的丫鬟下人在求情。

  沈氏依舊是那高傲的性子,即便現在沈家倒了,她還是沈閣老嫡親的妹妹,沈家姑奶奶。

  一進熙和堂,齊慕陽便看見站在一旁不停哭泣落淚的齊慕婉,再一看冷眼旁觀的沈氏,似乎依舊那般高高在上,氣勢不凡,並沒有因為眼前這件事就低下她那高傲的頭。

  林老太太知道齊慕陽心裏是痛恨沈氏,不說齊慕陽生母莫氏被沈氏逼死,隻說當初菩提寺那起沒有結果的命案,齊慕陽和沈氏的關係就絕對不會太好。

  “慕陽,你母——”

  林老太太看見齊慕陽走了進來,嘴唇一動,剛準備說什麽,卻是發現她再說沈氏是齊慕陽的母親似乎有些不對,可齊慕陽畢竟還記在沈氏名下,瞥了一眼沈氏,搖頭說道:“想必你也知道沈家的事,這畢竟是殺頭的大罪——”

  齊慕婉還不等林老太太說完話,就抹著眼淚,痛罵道:“你們不救我舅舅,還要把我母親趕出去,你們都會遭報應的!”

  林老太太一聽齊慕婉這話,臉色不禁有些難看,對著服侍齊慕婉的丫鬟和嬤嬤厲聲嗬斥道:“還不帶大小姐下去,一開始就不應該讓大小姐過來。”

  “我不走,我不走,我要和母親待在一起!”齊慕婉掙開丫鬟的手,一把抓住沈氏的胳膊,死活不鬆開,臉上帶著淚水,看著十分可憐。

  齊慕陽知道林老太太為什麽會決定休掉沈氏,畢竟沈家的罪名是謀逆,株連九族並不是隨便說說,真的追究起來誰也逃不過。

  可是——

  就算將沈氏趕出齊府,他也還記在沈氏名下,是沈星源的外甥。

  齊慕陽望著沈氏,看著沈氏那平靜的神色,想到莫氏的死,又想到菩提寺那起命案,一時間覺得有些茫然,他和沈氏之間的仇該怎麽了結?

  究竟是有仇,還是無怨?

  “祖母,眼下沈家出事,母——親她,她本就——”

  齊慕陽望著林老太太,喉嚨一動,張了張嘴,不知為何,居然說了一句,“母親她本就擔心沈家,還望祖母不要和——不要和母親置氣,多包涵——”

  說著,齊慕陽不禁覺得自己很可笑,明明沈氏曾經派人殺他,他居然還會替沈氏說話,真是可笑!

  可笑,可笑……

  齊慕陽甚至忍不住想給自己一耳光,想打醒自己,難道真的是忘了痛楚,忘了那滾熱的鮮血?

  要知道他現在可還一直做著惡夢,時常半夜驚醒,想起那個被他劈成兩半的臉!

  齊慕陽,你還是真是可笑!

  

  第79章 76|77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