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56節

  走進來一身材窈窕的黑衣人,身上披著黑色披風,帽簷很長,遮住了整張臉,隻見帽簷處散著幾縷長發。看見無塵大師坐在蒲團前念經,黑衣人嘴角微微往上一翹,笑著問道:“大師,怎麽這會子還在誦經念佛?”

  聲音清亮,帶了一絲嫵媚,這一聽便知是女子的聲音。

  無塵大師背對著黑衣人,並未轉頭,不過聽見女子的聲音,便知道來人究竟是誰,手中銅磬一滯,沉聲問道:“你這時候過來做什麽,被人看見可會惹出一些事。”

  女子關上門,解下身上的披風,露出一身簡單華麗的男裝,一看便知是男扮女裝,長發並未束起,並笑著問道:“怎麽,我這過來見一下,你倒是不樂意了?”

  取下披風,長發飄然,姿色不凡,正是寧和大長公主。

  無塵大師聽見寧和的話,微微睜開眼,望著麵前香案上的那一尊佛像,眉頭微皺,沉聲問道:“你過來究竟所為何事?”

  “何事?”

  寧和幾步走到無塵跟前,蹲下身子,身上那一套錦衣華裳鋪在地上,眉眼一彎,癡癡地望著無塵,眼神迷離,伸手輕輕撫摸無塵的右臉,朱唇輕啟,輕聲問道:“在你眼裏難道就沒有我?”

  無塵握著手中銅磬,轉過頭望著寧和,直直地盯著寧和的眼睛,沉默不語,不過下一刻抬手便握住寧和的手,沉聲問道:“宮裏如何了?他究竟死了沒有?”

  “你終歸是記掛著那些,一點都沒有把我放在心上。”寧和滿是幽怨地說了一句。

  無塵聞言一笑,放下手中的銅磬,摸了摸手腕處的佛珠,袖袍一揮,起身望著寧和,淡淡地說道:“你難道不知現在外麵有多嚴重?”

  “你怕什麽?”

  寧和一聽無塵這話,眼神一瞥,頗不在意地說道:“現在外麵亂成一團,又有誰會在意我來相國寺。”

  “你不用擔心,一切有我。”

  寧和挽著無塵的胳膊,靠在無塵肩上,臉上帶著笑容,眼眸中帶著歡喜,臉頰泛紅,如同醉熏了的桃花一般,美麗動人。

  無塵看著寧和又是這般神情,心裏有些不耐,眉頭緊皺,望了一眼關著的房門,再一看寧和那迷人的模樣,手中佛珠“啪”地一聲摔落在地,伸手摟著寧和的細腰。

  無塵頭微微一傾,靠近寧和的左耳,嘴角一勾,細聲問道:“從當初我決定出家之時便再也不知道害怕為何物,不過你當真不怕?”

  寧和聞著無塵身上的佛香,再一聽無塵說這話,心跳得十分快,麵色羞紅,微微低下頭,靠在無塵身上,伸手摸了摸無塵的臉,聞著他身上的那股男子氣息,癡癡地望著無塵那張臉,整個人像是要融化一般。

  屋子裏麵的佛香漸漸被那股濃情蓋過去了,四處都散著旖.旎的氣息。無塵並沒有多說,直接雙手橫抱起寧和,朝著屋子裏麵走去,繞過門簾,又往內室走進去。

  內殿中間的佛像依舊威嚴聖然,不過在那內殿裏麵卻是上演著一幕撩人春.色……寧和躺在無塵身旁,拿過床榻旁的那件白色僧袍,嘴角帶笑,輕聲說道:“你穿這件衣裳倒是十分好看。”

  無塵聽見寧和這句話,麵色一僵,看了一眼寧和手裏的白色僧袍,眼中泛著冷意,冷聲回道:“可我不這麽覺得!”

  “我不是這個意思。”

  寧和一看無塵誤會,心裏緊張,伸手撫摸著無塵的臉龐,又慢慢地摸了摸無塵那光滑的額角,嘴角一彎,好生說道:“你放心,你很快就能還俗,再也不用待在這個地方。”

  “宮裏一直沒有消息,他不可能那麽簡單就被刺殺身亡,事情還沒簡單。”

  “周洛他處死了沈星源,將沈家下獄,周箴不會眼看著他繼位,要是他真的沒有大礙,隻怕馬上就會站出來了。”

  無塵點了點頭,他自然是明白這一點的,想到宮裏那位老謀深算的狐狸,他自然不敢掉以輕心,轉念一想,又問道:“我讓你調查齊慕陽的事如何了?”

  “齊慕陽?”

  寧和聽無塵提起這個名字,眼神裏閃過一絲疑惑,仔細一想,疑惑地問道:“他不是你父親的徒弟,不過十三歲小孩,怎麽會想著要調查他?”

  “現在這些事都是因沈家那些傳言而起,那一幅圖,還有那些話很可能是他齊慕陽傳出來的。”

  “怎麽可能?”

  寧和倒是還記得崔太傅收的那個弟子,長得倒是不錯,隻不過那齊慕陽怎麽可能會做那件事,這倒是讓她很是懷疑,不大相信無塵的話。

  無塵自然知道寧和為什麽會不相信他說的話,其實他自己心裏也不大確定,不過十三歲就敢殺人,本就不是常人,要是真的如他所想,倒是能夠解釋的通。

  “讓源天下自榮華!”

  無塵喃喃念了幾句外麵關於的沈家的傳言,真是可笑,嘴角一勾,冷笑著說道:“就算不是他齊慕陽,肯定也有人想要對付沈星源,一定要找出那個人!”

  寧和雖然不大明白無塵為什麽非要調查齊慕陽,但也沒有多勸,這不過是小事,隻是笑著問了一句,“他可是你父親的弟子。”

  “父親?”

  無塵聽寧和的話,拿過那件僧袍穿上,坐直了身子,望著內室裏麵那冉冉升起的檀香,嘲諷道:“當初他保不住我,現在又拿什麽保住所謂的弟子?”

  寧和一看無塵的臉色,心裏有些後悔,不應該在無塵麵前提起崔太傅,她知道無塵雖然一直和崔太傅有見麵,可是無塵對他那個父親十分不滿,也瞧不起崔太傅。

  “你放心,事情很快就會結束了。我會派人去查究竟是誰傳那些話的。不過聖上他都沒有查出來,隻怕沒那麽簡單。”

  “沒那麽簡單,也絕對不能放過那個人,要知道他——”

  他可是潛藏的危險!

  一定要把那個人找出來,一定!

  無塵回頭望了一眼寧和,反問道:“你難道就不想知道究竟是誰刺殺的他?這件事一定要查清楚,不然以後會很棘手。”

  寧和眼神一閃,搖了搖頭,隻是說道:“事情已經發生,誰也沒有料到。”

  “是啊,誰也沒有料到。”

  無塵笑了笑,他的確是沒有料到有人居然會拿那一幅圖,傳那些流言在中傷沈星源,對付沈家,一切就像是事先安排好一般,一個巧合接著一個巧合,銜接無縫,引出後麵那些事。

  要是沒有人借那一幅圖對付沈星源,建元帝也就不會不放在心上。十二年前的事可不單單隻有他一個記著,其他那些老狐狸心裏同樣很清楚,就是那幾幅圖鬧得滿城風雨,死了那麽多人。

  說是巧合,但也像命中注定一般!這世上本就沒有什麽注定,沒有巧合,一切不過是順其自然,隻是簡單地順其自然。

  “就像是推到了多米諾骨牌!”無塵喃喃說了一句。

  “多米諾什麽——?”

  寧和聽見無塵的話,聽不大明白,疑惑地望著無塵,好奇地問道:“什麽多米諾,無塵你說的什麽,什麽意思?”

  無塵一怔,看見寧和滿臉疑惑,搖了搖頭,淡淡地說道:“沒什麽。”

  寧和自然明白無塵不大想說,心裏雖好奇,可也沒有多問,隻是笑著說道:“說起來,還應該感謝那個人,還多虧了他傳出那些話。”

  無塵嘴角一勾,臉上帶著笑容,不過那笑容有些冷。他的確是要感謝那個人,要不是因為那個人他也不會有這個機會,隻是即便如此——

  他也不會放過那個人!

  

  第77章 76|77

  

  齊府,熙和堂的院子裏花草依舊,景色倒是不錯,不過丫鬟們現在這時候都沒有心情去欣賞那美景,熙和堂如今是一團亂。

  林老太太因為沈家出事,擔心禍及齊府,才會決定休了沈氏,斷了和沈家的關係。畢竟外麵都說沈家謀朝篡位,刺殺聖上,如此大逆不道的罪名那可是株連九族,要是真的說起來他們這齊府和沈家還是姻親,少不得會被牽連。

  宜蘭院的丫鬟下人自然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沈氏被林老太太休棄,不說現在沈家出事,隻說這沈氏要是真的被休掉,以後可就真的完了。

  她們心裏都很清楚,這都是因為沈家倒了!

  要是沈家沒出事,沈星源沒死,依舊是當朝閣老,林老太太又怎麽會敢把沈氏給休掉,趕出沈家。

  院子裏一團亂,丫鬟們都跪在地上不斷哭求,痛哭流淚,希望林老太太能打消這個念頭,隻是林老太太這麽做並不是因為厭棄沈氏,而是擔心齊府被牽連。

  “初韻,沈家如今滿門都獲罪下獄,說是謀逆這樣的大罪,要是——”

  林老太太望著站在熙和堂門口,一言不發的沈氏,臉色也不大好看,尤其是宜蘭院的那些丫鬟現在都拚死拚活地求她放過沈氏,看著倒像是她做了惡人。

  不過,看樣子為了齊府,她的確是要做這個惡人!

  林老太太心下一橫,冷著一張臉,不願再看沈氏,繼續說道:“要是聖上真的追究起來,齊府隻怕也逃不過,你還是離開吧!”

  “離開?”

  沈氏聽見林老太太的話,眼簾低垂,微微抬起頭直視林老太太,嘴角一勾,眼神嘲諷,輕笑著問道:“老太太讓我離開?當初你們齊府是怎麽說的,現在沈家出了事,你們就讓我離開?”

  站在一旁的林嬤嬤知道這件事齊家的確是不地道,可是沈家闖了這麽大的禍,齊家自保都來不及,又怎麽敢繼續留下沈氏,和沈家有牽扯。

  林嬤嬤看著沈氏憔悴的神色,她知道自從沈家出事,沈氏就一直在想辦法救沈家,可是哪裏有那麽容易,想到沈氏嫁進齊府這麽多年,現在卻是這幅局麵,心裏也很是難受,歎了一口氣,轉過頭望著林老太太欲言又止,猶豫了許久,不禁說道:“老太太,要不——”

  林老太太心裏清楚林嬤嬤想說什麽,現在院子裏的那些丫鬟說的話她聽得非常清楚,要是真的有辦法她又怎麽會把沈氏給休掉,可那是謀反!

  謀反啊!

  “不必再多說,他們沈家是自尋死路,沒有道理讓我們齊府也給他陪葬!”林老太太眼中泛著冷意,低聲嗬斥一句,止住林嬤嬤的話。

  林嬤嬤一看林老太太是打定主意讓沈氏離開,搖了搖頭,終歸是不好再多說什麽。

  ……

  熙和堂喧鬧不已,就算是陶然居也能隱約聽見那哭喊聲,不過一向安靜的陶然居裏麵也是一團亂。

  齊慕婉一看祖母並不聽她的話,執意要把母親給趕出齊府,心裏自然是十分著急,她絕對不想母親被休棄,還是聽了丫鬟的話跑過來求齊慕陽,希望齊慕陽能幫忙說些話,勸一下祖母。

  可是齊慕陽並不答應!

  書房裏麵,齊慕陽一看齊慕婉居然搶過他手裏的佛經,還一把撕開,臉色一變,聽見齊慕婉的斥罵,冷聲說道:“那你們可還記得我生母究竟是怎麽死的!”

  說著,齊慕陽幾步走到被齊慕婉扔掉的佛經旁,剛準備撿起來,卻是被齊慕婉一手推開,如同瘋了一般,不停地撕扯著他的身子,踩著那一本佛經。

  “都是你們害得,都是你們害得!”

  “要不是你們,舅舅他不會死,舅母她們不會被關進牢房!”

  “都怪你們!”

  齊慕婉滿臉淚水,像是發泄一般不停捶打齊慕陽。

  齊慕陽皺著眉頭,一把抓住齊慕婉的手,直直地瞪著齊慕婉,目光淩厲,冷聲說道:“是你們自找的!”

  要不是你們害死莫氏,想要殺死他,他又怎麽會反過來對付沈家,對付沈星源,這都是他們逼的!

  齊慕陽冷哼一聲,甩開齊慕婉,嘲諷著說道:“你現在求我,還不如去求祖母,看她答不答應讓你母親留下。”

  齊慕婉看著齊慕陽那淩厲的眼神,渾身一僵,再一聽齊慕陽的話,急聲說道:“她也是你母親,你也記在母親名下!”

  母親?齊慕陽覺得有些可笑,也覺得他這位同父異母的妹妹還真是單純,明明是弑母的仇人,他又怎麽會幫沈氏,殺沈氏還來不及。

  齊慕陽一看巧兒她們急忙趕了進來,手一擺,不願再和齊慕婉多說,也不願再看齊慕婉在這發瘋,冷聲說道:“帶大小姐出去吧!”

  “大小姐,你還是先出去吧!”

  “大小姐,這件事少爺也無能為力。”

  巧兒早就趕了過來,看見齊慕婉對齊慕陽發火,她們本就擔心,現在聽齊慕陽這話,連忙上前拉扯著齊慕婉往外走去,並勸齊慕婉離開,不要再哭了。

  “滾開!”

  齊慕婉一看陶然居這些下賤的丫鬟也過來拉扯她,臉色大變,尖著嗓子,厲聲罵道:“滾,你們都給我滾開!”

  都是因為沈家失勢,要不然母親怎麽會受那些屈辱,她又怎麽會受這些丫鬟的氣。

  “齊慕陽你記著,你這個賤人生的野種,我不會放過你的!”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