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54節

“三元及第,前程似錦!”

無塵大師背靠著牆壁,望著密室鐵門外,那幾縷光分明落在他臉上,俊朗的麵容添了幾分滄桑與惆悵,眼神中透出一絲嘲諷,喃喃道:“不過是被逼出家,你可不要步我的後塵。”

如果他有選擇,他又怎麽可能會願意遁入空門,一直做這念經人。

齊慕陽聽著無塵大師的話很是不解,更加好奇,想到之前周慎曾說無塵大師也曾熬過刑罰,不禁問道:“被逼出家?難道是天家逼大師你出家為僧?”

無塵大師起身朝著鐵門走去,背影闌珊,沉聲道:“十二年前,京城也曾出過這樣的事。”

十二年前?

“當初前太子和先皇後先後病逝,牽連甚廣,前太子和先皇後之死並沒有那麽簡單,傳言說前太子是被毒殺,而先皇後是自盡,天家秘事並沒有傳出去,不過和前太子一母同胞的嫡出四皇子也不知為何也被關在宗人府,才引人生疑。”

“有傳聞說聖上曾經下令處死四皇子。”

處死四皇子?

齊慕陽聽著無塵大師的話,震驚不已,他沒有想到這十二年前居然還出過這樣的事,前太子被毒殺,先皇後自盡,處死四皇子,這怎麽可能!

“大師,這——”齊慕陽捏著手中的佛珠,不大相信這些傳聞,問道:“這畢竟是傳聞。”

無塵大師低頭一笑,他也曾認為這不過是傳聞,可他的父親是太子太傅,前太子之死究竟是怎麽回事,他父親心裏很清楚,至於先皇後和四皇子即便是天家秘事,可依舊沒有瞞住。

畢竟先皇後母家並不是一般世家,太子病逝,他們又怎麽可能會善罷甘休,一直追查前太子死因,可還未等他們查出什麽,先皇後便自盡了!

“十二年前,京城死了無數人,朱雀大街血流成河,那血腥味半月不能散去。”

無塵大師轉過頭望著齊慕陽,眼帶笑意,問道:“齊慕陽,你猜是因為什麽?”

朱雀大街血流成河?

齊慕陽一看無塵大師突然轉過頭問他,麵色一僵,轉念一想之前無塵大師說的那些話,又要多少殺戮,心神一凜,緊張地回道:“難道是——是因為那幾幅圖?”

齊慕陽心裏很是驚訝,避開無塵大師的目光,微低下頭,他沒有想到十二年前便因為《推背圖》鬧出過這樣的事。不過要說《推背圖》,看當今聖上如此看重,必然是少不了一番血雨腥風。

前太子和先皇後病逝,四皇子被關在宗人府,京城血流成河,可這和無塵大師出家有何關係?

難道說——

齊慕陽眼神一凝,抬頭望著無塵大師,問道:“難道大師當初你出家為僧,也是因為那幾幅圖?”

無塵大師眉頭一挑,輕聲笑道:“齊慕陽你果然很聰明,難怪他會收你做弟子。不過,我落發出家這件事並不是因為那幾幅圖而起,而是另有其人。”

另有其人?

不消多想,齊慕陽腦子裏便閃過一個人影,問道:“是寧和大長公主?”

無塵大師聽見齊慕陽這話,倒有些驚訝,笑著說道:“看來你見過她了。”

齊慕陽點了點頭。

“大師,那幾幅圖究竟是何物?”齊慕陽一臉不解,明知故問地問道:“為何——為何聖上會如此重視那幾幅圖,甚至不惜——”

“你真的不知道那幾幅圖是何物?”

無塵大師一直盯著齊慕陽的眼睛,問道:“你當真沒有解開那幾幅圖?”

齊慕陽心神一凜,搖頭說道:“我看不明白,那幾幅圖真的很重要?”

“自然是重要,事關天下,你應該怪他,他不應該把你牽扯進來。”

事關天下?齊慕陽聽見無塵大師這話,猛然一驚,難道說無塵大師也解開了那幾幅圖,可是《推背圖》在這大周朝根本就解不開,他無塵大師為什麽看著像是對《推背圖》十分了解。

聖上讓無塵大師解《推背圖》,難道也是知道無塵大師其實明白那幾幅圖?

可是如果無塵大師真的知道那幾幅圖的真正含義,那就應該知道之前那些傳言關於沈家的傳言都是假的,對那幅圖的解釋,那些話也不過是他編造。

齊慕陽低下頭,不再問無塵大師那幾幅圖的事,他心裏卻很是疑惑,現在他倒是看不明白無塵大師,也不知道無塵大師究竟是不是真的知道那幾幅圖。

對於無塵大師和周慎說相同的這句話,齊慕陽卻是覺得有些好笑。

他並不怪崔太傅,畢竟眼下這些事都是他做的,沒有《推背圖》,他也不知道該拿什麽來對付沈星源。

就在齊慕陽和無塵大師提起崔太傅的時候,鐵門卻是開了,一身白色常服的崔太傅走了進來,神色匆忙,麵色憔悴,看著像是整夜都沒睡,頭上又添了幾縷白發,麵容更顯蒼老。

“太傅,難道你——也是被四皇子關進來了?”齊慕陽看見崔太傅走進來,有些驚訝,一看崔太傅憔悴神色,不禁問道。

崔太傅望了一眼狼狽不堪的齊慕陽,微微搖頭,轉過頭望著無塵大師,沉聲說道:“我是帶你們出去的。”

“出去?”

齊慕陽聽見崔太傅的話,渾身一震,不敢多想,急聲問道:“四皇子他決定放我們出去,讓我們離開了?”

崔太傅點了點頭。

無塵大師神色不變,雙手合十,望著崔太傅,不禁問道:“外麵現在如何了?”

崔太傅擺了擺手,似乎不願多說,看了一眼齊慕陽和無塵大師被關的這間密室,裏麵的氣味很不好聞,而且齊慕陽看著狼狽的樣子,有些不堪入目,搖頭歎了一口氣,低聲說道:“還是出去再說吧。”

齊慕陽自然不願再這裏多呆,他可不知道現在不走,最後又會如何,這一次他可是清楚地認識到天家威嚴。

就算是在相國寺這樣的佛家重地,也不過是披著一層人皮的枯骨。

無塵大師一看崔太傅欲言又止,外麵似乎真的出了大事,不禁點了點頭,有些話還是出去再說。

齊慕陽跟在無塵大師身後往外走去,忍不住問了一句,“太傅,沈家如何了?之前四皇子把沈家下人給抓來拷問了。”

其實齊慕陽更想問的是沈星源如何了!

崔太傅聽見齊慕陽的話,腳步一頓,停下腳步,轉過頭望著齊慕陽,眼神晦暗不明,沉默了許久,才低聲說了一句,“你舅舅——沈星源已經死了!”

第74章 73|72|73

沈星源已經,死了?

齊慕陽聽見崔太傅說出這句話,整個人瞬間就定住了,怔怔地望著崔太傅,眼神透出一絲茫然,喃喃問道:“沈星源他死了?”

就這麽突然死了?齊慕陽一時間想不明白,他一開始便是想著對付沈星源,想著除掉沈星源,可現在沈星源就這麽死了,怎麽會如此簡單,如此突然!

難道真的是聖上殺了沈星源?

崔太傅看見齊慕陽震驚的神情,並沒有奇怪,當初他剛聽到這個消息時,也很是驚訝,他也沒有想到權勢顯赫的沈星源沈閣老居然就這麽突然死了。他沈星源可是當朝閣老,可是帝師,怎麽會這麽簡單地死了?

站在一旁的無塵大師麵色如常,聽見沈星源死去的這個消息似乎一點也不驚訝,十分平靜,隻是念了一聲佛,似乎在超度亡魂。

亡魂,卻並不是冤魂。

“你現在卻是不用再擔心他沈星源會對付你,有什麽仇怨也可以了結了。”崔太傅自然知道齊慕陽和沈星源有仇,現在既然沈星源已經死了,那些事也就結束了。

“他真的死了?誰殺的他?”齊慕陽依舊有些難以置信,望著崔太傅,不禁問道。

崔太傅看了一眼密室外麵守著的侍衛,麵色一肅,皺著眉頭,一邊朝外麵走去,一邊低聲說道:“聖上遇刺,三皇子周洛徹查此事,在沈府沈星源書房裏麵找到幾封密信,正是和訓練死士刺殺聖上有關。”

刺殺聖上,密信?

這怎麽可能?齊慕陽滿是不解,望著催啊提付,疑惑地問道:“沈星源怎麽可能會會把那密信留下?”

“是啊,他沈星源怎麽會那般蠢留下密信。”

書房裏麵藏著密信,那不過是自尋死路,尤其是現在外麵一直在傳他沈家想要謀朝篡位,取周家代之。沈星源又怎麽可能會那麽不謹慎,就算是想要刺殺聖上,也絕對不會留下這些把柄。

崔太傅也知道這件事根本就沒那麽簡單,可現在事情就是這樣,從沈府裏麵搜出有關刺殺聖上的密信,即便那幾封密信很可能是栽贓陷害,但並沒有人在意,最重要的是證據,擺在麵前的證據。

罪名謀反,這樣的滔天大罪,本就是寧可殺錯,也不可放過。

齊慕陽聽著崔太傅的話,想到之前周慎說的話,沈府庫房曾走水,說不定就是那個時候有人趁亂潛入沈府,將那幾封密信放在沈星源書房。

不過,即便查到那幾封密信,也不應該這麽快處決沈星源。

好歹沈星源也是帝師,聖上也得好好審查,要不然鬧出冤案,那聖上可就不好看。

“為什麽聖上會如此著急,難道不打算好好審理此案?”謀朝篡位,這樣的大案,無論如何也不應該這麽簡單結案,齊慕陽很是不解。

崔太傅搖了搖頭,望了無塵大師一眼,沉聲說道:“殺死沈星源的人並不是聖上,而是三皇子。”

“聖上遇刺,到現在都沒有一點消息,是生是死也還不知,如今是三皇子做主,宮裏也隻有三皇子知道聖上究竟如何。”

齊慕陽心中一驚,不是聖上下令,那就是三皇子自作主張。三皇子如此著急想要除掉沈星源,難道說真正刺殺聖上的是三皇子,三皇子借著外麵那些傳言,故意陷害沈星源。如此一來,聖上駕崩,那麽繼承皇位很可能就是他三皇子。

畢竟如今太子之位懸而未決,而三皇子為長,且身份貴重,惠妃說出,母家又是手握兵權的董家。

聖上膝下總共才四位皇子,四皇子不受聖上器重,唯有三皇子,六皇子有相爭之力,八皇子年幼,根本就不是前麵幾位兄長的對手。

不過,還是有些不對勁!

齊慕陽心中所想,崔太傅又怎麽會不知道,歎了一口氣,沉聲說道:“宮裏如今封鎖消息,聖上如何根本就不知曉,隻是三皇子如今已經將沈府滿門都下獄,沈星源是在宮裏被處死,事情究竟如何卻不得知。”

話正說著,崔太傅和齊慕陽等人也已經出了內殿。

院外風景依舊,涼風撲麵。

齊慕陽抬頭望了一眼頭頂的烈陽,嘴角一勾,他現在倒是還活著,看來運氣倒是真的不錯。對沈星源的死,齊慕陽其實心裏並沒有多大的感觸,隻是一開始突然聽見這件事有些驚訝,他一開始便是想著對付沈星源,又怎麽會單純地想著留沈星源一條命。

他和沈星源早就不死不休,當初可還是他命大,要不然他早就死在沈星源手裏。

相信任誰也不會想到威名顯赫的沈閣老居然會這麽簡單地死去,而且還是背著謀逆的罪名。

沈府現在滿門獲罪下獄,齊慕陽卻是有些擔心,這件事最終還是會牽連齊府,畢竟謀逆這樣的大罪,可是株連九族,要知道他可還是沈星源的外甥。

不過——

“太傅,六皇子他難道就看著三皇子——?”齊慕陽欲言又止,他可是還記得當初沈恪大婚,六皇子可還到場祝賀。

想來沈星源應該是站在六皇子這邊,打算把六皇子扶上那太子之位。現在三皇子處死沈星源,對沈家下手,六皇子會無動於衷,眼睜睜地看著三皇子除掉沈家,登上那皇位?

崔太傅一聽齊慕陽這話,並沒有驚訝,麵色凝重,點頭說道:“三皇子其實以前向沈星源請教過,不過沈星源更器重六皇子,現在出了這樣的事,六皇子倒是沒有替沈星源說話。”

六皇子按兵不動?

齊慕陽有些弄不明白,難道六皇子真的心甘情願看著三皇子坐上那皇位,而他俯首稱臣?

崔太傅望了一眼一直沒說話的無塵大師,又望了一眼齊慕陽,嘴唇一動,目光掃了一下四周,猶豫了片刻,不禁壓低了聲音,說道:“若是有機會,你可以還俗。”

要是聖上真的遇刺身亡,那說不定無塵也不用一輩子呆在這相國寺,誦經念佛。無塵他說不定可以還俗,可以成家立室,他崔家也不用絕後。

畢竟當初無塵他出家為僧,說是因為寧和,但真正還是因為聖上。

還俗?

聽見崔太傅的話,無塵大師不禁笑了,他現在倒是覺得他這個父親是真的太天真了,不說現在時局尚未明了,隻說聖上遇刺這件事是真是假都還不清楚,何來還俗一說。

無塵大師忍不住反問了一句,覺得可笑,“崔太傅,可曾進宮見過聖上,知不知道聖上現在如何了?”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惡毒女配的跟班成為中國錦鯉之後反派的病弱白月光和反派離婚之後[穿書]快穿之我是大boss抗日之少年戰將民國路人甲重啟飛揚年代快穿之虐渣攻略主公一你的謀士又掛了點道為止拯救炮灰男配[穿書]穿成破產富二代了寵妃養貓日常(穿書)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知青女配已上線我撩老康那些年(清穿)戰五渣的我成為了魔王佛係女配教渣做人她風華絕代(快穿)心肝肉(穿書)(快穿)讓她來當女主角權貴之妻首輔嬌妻帶球跑校霸的佛係初戀[穿書](快穿)蜜愛之百草圖男配有毒![穿書]炮灰太甜了怎麽辦[快穿]阿蓉的鑒寶人生法醫狂妃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