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52節

“再說,也沒時間再去揚州,再過幾日便是沈星源的壽辰,我還要過去道賀。”

莫氏沉默不語,安靜地聽著齊景輝說話,說著那些事。

甚至聽齊景輝提起沈氏,提起他和沈氏之間的事。

……

沈氏站在齊景輝跟前,笑著替齊景輝理了理衣襟,低聲道:“早些回來,路上小心些。”

“放心,不過是和漸青去騎馬。”

齊景輝搖了搖頭,並沒有多在意,換了衣裳,便出了院子。

他並沒有回頭看,也就不知道沈氏一直望著他的背影,看著他離開。

早些回來?

齊景輝笑了笑,他自然是會回來的,就算是他喜歡去槐樹胡同,也終究是要回去的。

可是——

齊景輝騎著馬,望著遠處的風景,夕陽西下,火燒一般的紅霞在天邊慢慢鋪散開來。

他想到了沈氏,又想到了莫氏。

當初母親讓他娶沈初韻,他究竟是怎麽想的?

喜歡,還是不願?

齊景輝已經記不清,也弄不明白,他不喜沈家,不喜那個道貌岸然的沈星源,也不喜母親總是提醒他要和沈家多來往,多仰仗沈星源,更加不喜沈氏總是在他麵前提起沈家。

武陽侯的爵位是多虧了沈家,這件事他非常清楚。

那麽他應該感激沈氏!

可他心裏究竟是怎麽看沈氏?齊景輝忽然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景輝,你放心,大哥他會幫我們的,你才是武陽侯府的嫡子,這爵位就是你的。”

“景輝,你看院子裏的蘭花又開了,真好看,對嗎?”

“景輝,聽下人說今日你和大哥起了爭執,究竟是怎麽回事?”

“景輝,要不我們去和大哥說一下,拜托大哥,他肯定會幫我們的,這件事不用擔心。”

“景輝,你知道嗎?婉兒她,婉兒她能走路了。”

“景輝,你看這是我是親手為你做的衣裳,你快穿上試試。要是不合適,我再改。”

“景輝,你不要生氣了。”

“景輝,蓮姨娘——她有了。”

……

沈氏說那句話的時候,神情似乎有些恍惚。齊景輝想到沈氏告訴他蓮姨娘有了,眼睛微微泛紅,話語中有些酸澀。

想必那個時候,沈初韻她心裏終究是很難受的。

那要是沈氏知道槐樹胡同,知道悅兒和慕陽的存在,又會如何?

齊景輝想了想,他知道沈氏肯定又會背著他偷偷哭泣,然後和連氏說這件事,最後他又會被沈星源嗬斥一番。

沈氏心裏終究是難受的……

齊景輝想到這裏,忽然覺得有些煩悶,那他到底應不應該告訴沈氏槐樹胡同的事?

也許,不應該告訴她吧!

“你在想什麽,一直發呆?”白漸青騎著馬過來,笑著問了一句。

“沒事!”

齊景輝搖了搖頭,猛地一揮馬鞭,甩掉那些煩心事,朝著遠處快馬疾馳……

蘭花?

蘭花的花香?齊景輝聞著那熟悉的味道,微微睜開眼,隱約看見眼前那紅色的蘭花。

漫山遍野的野蘭花,還真是好看。

齊景輝嘴角帶笑,要是他摘回去給沈初韻,她一定會非常喜歡。

她沈初韻最愛蘭花……

作者有話要說:還是決定寫一下齊景輝的番外……

第71章 54|55

黑暗,腐朽的刑房帶著血腥味,那氣味十分惡心,陰冷刺骨的刑具泛著懾人的光芒,如劍一般明晃晃地直插人心,死亡的氣息一點一點侵蝕著四周,將整座刑房吞噬。

周慎望著失魂落魄,忐忑不安的齊慕陽,心裏不禁有些疑惑,三年之前就敢殺人,難道真的會如此膽小,而且他還跟著蘇將軍學武。

但再如何看,他齊慕陽也不過十三歲,那幾幅圖實在是讓人難以相信是他所為。

周慎轉過頭順著齊慕陽的目光,望著躺在地上拚命掙紮,哀嚎的沈家下人,鮮血淋淋,滿身傷痕,眉頭微微一皺,抬手說了一聲,“住手!”

看來齊慕陽是真的很怕受刑!

“看來你真的很害怕?”

齊慕陽低垂著頭,長發披散,黑色陰影之下,嘴角忍不住微微一勾,沉默不語,並沒有回答周慎這個問題,身子還在微微顫抖。

得了周慎吩咐的侍衛,神色不變,絲毫不在意躺在他腳邊那奄奄一息的犯人,手中長鞭上的血緩緩往下流,一點匯聚,悄無聲息地滴落,一點一滴。

鮮紅刺眼的顏色,伴隨著地上沈家下人痛苦的抽搐和呻.吟聲。

“知道嗎?”

周慎身子往前一傾,微微躬身,低聲說道:“無塵大師他出家以前受過這樣的刑罰,你覺得他熬過去了嗎?”

齊慕陽聽著周慎的話,眼神一閃,搖了搖頭,聲音有些顫抖,低聲道:“我——我不知道。”

“那你覺得你能熬過去嗎?”

齊慕陽其實並不確定周慎究竟會不會對他用刑,當初他決定做那件事的時候,早就猜到事情會很嚴重。現在聽見周慎這一句話,齊慕陽心裏一顫,眼睛一瞥,望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渾身鮮血的沈家下人,低聲道:“四皇子,你究竟想知道什麽?”

想知道什麽?

周慎嘴角一扯,抬頭環顧刑房裏麵的一切,覺得可笑,他也想知道他現在在這究竟想要做什麽。不過一些流言,那幾幅圖他從未放在心上,可偏偏父皇他——

“你應該怪崔太傅,他不應該把你卷進來。”

齊慕陽抬頭望了周慎一眼,聲音有些嘶啞,沉聲問道:“四皇子,我究竟要怎麽做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我真的一無所知。”

周慎看了一眼狼狽不堪的齊慕陽,看著那單薄的身子,想到幾年前的事,想起他也曾被關在宗人府,經曆這一切,那個時候他也曾說過他是被冤枉的,什麽都不知道,可最後他還不是經曆了那一番折磨。

即便他是當今聖上的兒子,身份貴重的皇子,也不過是被關在宗人府的犯人。

齊慕陽額前長發遮掩,眼神閃爍,看見周慎望著他出神,心裏有些詫異,也不知道周慎究竟想起了什麽事。

刑房門口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急。

“殿下,宮裏——宮裏,傳來消息,說是——”剛進門的侍衛神色慌張,猛地一下跪在地上,說話都有些結巴,看著像是經曆了很可怕的事。

周慎看見自己貼身侍衛這不安的樣子,心裏很是不滿,眉頭一皺,冷聲問道:“怎麽,宮裏出了什麽事?”

“聖上,聖上他——遇刺了!”

聖上遇刺?

齊慕陽心中一驚,臉色微變,瞪大了眼睛震驚地望著說這話的侍衛,好端端的建元帝他怎麽會遇刺?

怎麽會在這個時候遇刺?

齊慕陽心裏很是混亂,思緒不斷,想不明白為什麽建元帝會遇刺。如果這件事是真的那麽究竟是誰下手刺殺建元帝?

“你說什麽!”

周慎聽見侍衛的話,臉色大變,身子不禁打了一個寒顫,怒目瞪著跪在地上的侍衛,厲聲問道:“你剛才說什麽?父皇他怎麽了?”

侍衛也很是慌張,不過周慎問話,他還是急忙回道:“宮裏隻傳來聖上遇刺的消息,聖上如何,屬下也不知曉。殿下還是趕快回宮。”

“父皇他遇刺了?”

周慎腦子裏有些混亂,甚至有些懷疑,不大相信這件事,皇宮重地,重重護衛,父皇他怎麽可能會遇刺?

這前不久才傳出沈家要謀朝篡位的消息,現在聖上又遇刺了,難道說真的是沈家狗急跳牆,做出這大逆不道之事?

“把他和無塵大師關在一起,沒有我的吩咐,先不要動手。”周慎望了一眼齊慕陽,麵色凝重,沉聲說道。

說完這句話,周慎就急匆匆地走出刑房,沒幾步便不見人影。

這一看便知是急著回宮。

齊慕陽看著周慎匆匆離去的背影,心裏驚疑不定。

現在出了這樣的事,他自然就被侍衛帶回當初那間關押他和無塵大師的密室,不用經曆那些刑罰,本該是逃過一劫,但齊慕陽心裏卻惴惴不安,事情現在似乎變得比他想象還要複雜。

這個時候建元帝居然會遇刺!

這怎麽可能?

那一副圖是他所畫,那些傳言也是他傳出去的,他心裏很清楚事情究竟是怎麽回事,可現在建元帝遇刺,那肯定是有人想要除掉建元帝,謀奪周家的天下。

無塵大師看見齊慕陽被帶回,又看齊慕陽並不像是受了什麽折磨,心裏也鬆了一口氣,不過看見齊慕陽緊張的樣子,魂不守舍一般,不禁問道:“怎麽了,你可還好?”

齊慕陽望了一眼守在密室外麵的侍衛,坐在無塵大師身邊,低聲說道:“四皇子他回宮了,因為聖上遇刺了。”

“遇刺!”

無塵大師聽見齊慕陽的話,手中的念珠一頓,轉過頭直直地望著齊慕陽,目光震驚,正聲問道:“你說聖上他遇刺了?”

齊慕陽點了點頭。

無塵大師瞥了一眼站在密室外麵的侍衛,麵上不顯,依舊一片平靜,心裏卻掀起驚濤駭浪,他同樣也沒有想到建元帝居然會遇刺,這可不是當初那些傳言所能相提並論,這下真的捅破天了。

“阿彌陀佛!”

無塵大師雙手合十,念了一聲佛,手中念珠轉動,忽而笑道:“這下有熱鬧看了。”

有熱鬧看了?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和反派離婚之後[穿書]快穿之我是大boss抗日之少年戰將民國路人甲重啟飛揚年代快穿之虐渣攻略主公一你的謀士又掛了點道為止拯救炮灰男配[穿書]穿成破產富二代了寵妃養貓日常(穿書)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知青女配已上線我撩老康那些年(清穿)戰五渣的我成為了魔王佛係女配教渣做人她風華絕代(快穿)心肝肉(穿書)(快穿)讓她來當女主角權貴之妻首輔嬌妻帶球跑校霸的佛係初戀[穿書](快穿)蜜愛之百草圖男配有毒![穿書]炮灰太甜了怎麽辦[快穿]阿蓉的鑒寶人生法醫狂妃帝師係統穿成總裁的秘密情人反派洗白有點難[穿書]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