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53節

  齊慕陽一看無塵大師一點也不驚訝,居然還能笑出來,說這樣的話,心裏很是訝異,想到剛才在刑房裏麵看見的那一幕,不禁問道:“大師就一點也不擔心?剛才——”

  “你現在不是沒事?”

  話剛說完,無塵大師想到齊慕陽也不過十三,現在就經曆這些,剛才在刑房裏麵隻怕也嚇壞了,終歸還是孩子,不禁搖了搖頭,取下手中的佛珠,遞給齊慕陽,神色平靜,笑著說道:“若是害怕,便拿著吧。”

  齊慕陽望著無塵大師手上那串黑色的佛珠,略微一怔,並沒有推辭,伸手接過,並問道:“大師,為什麽不擔心?”

  “擔心?”

  無塵大師意味深長地望了齊慕陽一眼,反問道:“慕陽你曾險些被人殺死,也殺過人,那個時候可曾害怕?”

  “大師,為什麽四皇子會把我們關在這?他什麽時候會放了我們?大師,剛才四皇子要對我用刑,四皇子還說寧可殺錯,也不可放過。”齊慕陽不願和無塵大師拐外抹角,想要知道事情究竟會如何,急聲說道。

  無塵大師起身朝著密室門口走去,站在鐵門出,望了一眼外麵的侍衛,沉聲說道:“現在你不用擔心了。”

  “聖上遇刺沒那麽簡單,不過有件事可以肯定。”無塵大師話語一頓,轉過頭望著齊慕陽,目光深邃,身上那一身白袍隱於陰影中,看著讓人心慌,繼續說道:“這件事和我們無關。”

  齊慕陽聽著無塵大師的話,心裏也不禁點了點頭,背靠著冰涼的牆壁,低頭望著手中的佛珠,他也知道現在聖上遇刺,要是真的有人謀朝篡位,那麽他和無塵大師也就可以洗脫嫌疑,不用被關在這裏。

  畢竟這時候,他們可沒辦法行刺聖上。

  那麽究竟是誰行刺建元帝?

  齊慕陽想到京城裏麵的那些傳言,這件事不應該是沈星源做的,畢竟那些傳言是他放出去的。

  如此一來——

  糟了!

  齊慕陽心神一凜,猛然想到一件事,如果這件事不是沈星源做的,那麽必然就有人也趁這個機會對聖上下手,想要栽贓給沈星源,並且順利繼位。

  要是那個人不能順利刺殺除掉建元帝,順利繼位,那沈星源最後就會翻身,證明是清白的。齊慕陽心裏有些不安,他現在倒是希望真的是沈星源有不臣之心,謀朝篡位,動手行刺聖上。

  不過,真的會是沈星源刺殺聖上?

  

  第72章 73

  

  建元帝在宮中遇刺,生死不知,這件事並沒有傳出去。對此,京城百姓一無所知,一切如常,可是百姓們都感覺到京城裏麵的氣氛變得很緊張,街上巡邏的侍衛一個個煞氣十足,看著讓人心慌。

  更可怕的是京城內外如今都戒嚴了,也不知究竟出了什麽事。

  百姓們不知情,可朝堂上的官員卻是得到消息,隱約知曉宮裏麵出了事,再仔細打聽,一個個都嚇得不輕,他們怎麽都沒有想到居然會是聖上遇刺這樣的大事。

  之前便有沈星源謀朝篡位,有不臣之心的傳聞,現在正是風口浪尖之時,聖上又遇刺,生死不知,這下大周朝的天隻怕是要變了。

  沈府上下如今是戰戰兢兢,雖說宮裏並沒有傳話搜查沈府,可這沈府周圍巡邏的侍衛卻是越來越多,而那大門口則是十分冷清,再也沒有人敢在這時候登門拜訪。

  沈睿華如今也不敢隨意出門,雖說外麵那些侍衛並不是圍住沈府,可也暗中盯著沈家上下。

  “父親,現在怎麽辦?聖上遇刺,這件事——肯定會懷疑到我們沈家頭上。”

  沈星源臉色同樣很不好看,他也知道現在事情真的鬧大,若是之前隻憑那些傳言根本就不用擔心,可聖上遇刺卻是變得棘手,更可怕的是還不知現在聖上究竟如何。

  宮裏如今封鎖消息,可這件事又怎麽能瞞得住。

  不過,就算是事情很嚴重,沈星源也很清楚,最重要的就是冷靜,絕對不能在這個時候亂了手腳。

  沈星源望了一眼沈睿華,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不說話的沈恪,麵色一沉,冷聲問道:“懷疑到沈家又如何,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幕後之人,究竟是誰在算計沈家。”

  沈恪心裏不安,又看見沈星源冷厲的目光,更是慌張,低下頭,顫著聲音說道:“庫房失火,現在還沒有查出結果,似乎是下人不小心——”

  “不小心?”

  沈睿華聽見沈恪的話,很是生氣,厲聲嗬斥道:“為什麽會偏偏在這個時候鬧出這件事,愚蠢!”

  沈恪對沈星源和沈睿華一向很是敬畏,現在一看父親斥罵他,忐忑不安,羞愧地低下頭,不敢再分辯。

  其實沈恪心裏也覺得這件事沒有那麽簡單,可是他仔細盤查拷問了掌管庫房的一幹下人,卻什麽都沒有查出來,庫房那場火似乎真的是意外。

  沈星源微微抬手,示意沈睿華不必再訓斥沈恪,走到門口,望著外麵靜悄悄的院子,麵色凝重,這平靜之下殺機暗藏,聖上遇刺最後肯定會牽連到沈家,庫房失火又是怎麽一回事。

  “京城裏麵已經戒嚴,聖上若是真的有意外,那就要做最壞的打算。”

  沈星源雙手負在背後,背對著沈睿華父子,一字一句,沉聲說道:“告訴你二叔,讓他不要回京,也不要替沈家分辯。至於府裏,眼下還是按兵不動,等宮裏的消息。”

  “可父親,這一直等下去隻怕就晚了。京城戒嚴,根本就逃不掉。”

  沈星源轉身望著沈睿華,伸手指著府門的方向,目光淩厲,冷聲質問道:“逃,為什麽要逃?現在外麵那些人正盯著,要是真的逃,那就是死路一條。”

  沈睿華有些尷尬,他也知道自己剛才說錯話了,現在要是真的逃走,那可真的是畏罪潛逃。

  “那,那祖父現在究竟該怎辦才好?”沈恪最想知道就是如何才能解決現在的難題,走出困局,這一直等下去也不知最後究竟會如何。

  這書房重地隻有沈星源三人在這,商議要事,下人們自然不好過來,不過院子門口也有人守著。管家李虎看見沈星源站在門口,心裏鬆了一口氣,微微躬著身子,急步走了過來。

  沈星源並未回答沈恪的話,看見李虎走了過來,心裏一緊,他知道沒有要事,李虎這個時候不會過來打擾他們,不禁問道:“怎麽了?”

  “宮裏太後傳召,讓老爺你趕緊進宮,外麵正等著。”

  太後傳召?

  沈睿華一驚,想到現在沈家的事,脫口說道:“父親,太後這突然傳召,這聖上隻怕——凶多吉少。”

  沈睿華這話要是傳出去,被有心人聽見,隻怕還會生出事端,畢竟聖上遇刺這件事宮裏一直瞞著。不過,沈星源並沒有訓斥沈睿華,他心裏也是這麽想的,太後突然傳召肯定和聖上遇刺這件事有關。

  凶多吉少?沈星源嘴角一扯,袖中的手微微發抖,他倒是覺得這進宮,說不定是他凶多吉少。

  就算沈星源再不安,他也要進宮一趟,交代沈睿華一些事之後,便出了沈府,跟著宮裏過來傳話的內侍進宮去了。

  京城裏麵的確是戒嚴,沒過多久便能見到應天府衙門的侍衛一個個神色嚴峻,四處盤查,十分嚴厲。街上過往的百姓也很少,往常熱鬧的店鋪十分冷清,甚至有鋪子已經關了門。

  沈星源收回目光,閉上眼睛,靜心坐在馬車上的長椅上,仔細想著眼下種種,事情變得越來越複雜,一切都是因為外麵那些傳言,現在聖上遇刺肯定也和那些傳言有關,這是在借刀殺人,還是栽贓陷害?

  背後那人居然敢對聖上下手,那身份絕對非比尋常。

  沈星源依舊在苦苦思索究竟是誰在背後策劃這一切,任他怎麽想,也想不到這件事會是因齊慕陽而起,因他而起。麵前這些事,他從未想過齊慕陽,這和周慎,還有無塵大師一樣,他們都不會相信這件事會是齊慕陽暗中算計。

  “沈閣老,宮門口到了!”馬車停了下來,外麵傳來一個聲音。

  沈星源搖了搖頭,不再多想,不管究竟是誰想要刺殺聖上,除掉他,終歸是水來土掩,兵來將擋。

  下了馬車,沈星源一眼便看見宮門口守著的禦林軍,鐵甲冷兵,殺氣畢露,轉身一看,略有些詫異,倒沒想到淮南王也來了,想來聖上真的是凶多吉少,眼神一閃,正聲說道:“淮南王這也是進宮?”

  淮南王周奕乃建元帝同父異母的弟弟,當初先帝在位時,淮南王也曾議過儲位,不過淮南王卻是主動站在建元帝這邊,和沈星源一同輔佐建元帝。因為這些緣故,聖上一向倚重淮南王和沈星源。

  現在讓淮南王和沈星源一同進宮,事情絕對沒有那麽簡單。

  淮南王也沒有想到會在宮門口遇見沈星源,想到聖上遇刺一事,再一想最近關於沈家的那些傳言,還有那一句“讓源天下自榮華”,心裏很是警惕,麵上卻不顯,平靜地點了點頭,說道:“太後宣召,這才急忙趕了過來。看來沈閣老你也是太後宣召。”

  沈星源點了點頭。

  在宮門口,沈星源自然不好和淮南王多說,畢竟太後還在裏麵等著,聖上也不知究竟如何。

  皇宮重地,放眼望去便是一片紅牆,四四方方,漆紅大柱巍然聳立,簷角淩空於飛,奪目刺眼的黃色的瓦在夕陽下泛著光。另有青磚石鋪地,平整無縫,一路延長,過了朝陽宮,便是太後居住的壽寧宮。

  一路上,淮南王和沈星源也未曾說話,彼此心裏都很明白如今聖上生死不知,他們是敵是友也還不知。

  還未過朝陽宮,沈星源便停住腳步,望了東南方的宮殿一眼,那裏是聖上居住的內殿,也不知聖上究竟如何。

  宮裏裏麵氣氛也很緊張,過往的宮女太監一個個都斂聲屏氣,很是壓抑。宮裏宮外隻有聖上遇刺的傳聞,聖上現在如何也還不知。

  淮南王看著沈星源平靜的麵色,心裏很想知道沈星源心裏究竟在想些什麽,是真的毫無幹係,還是沉得住氣?

  “淮南王可曾聽說了聖上遇刺的傳聞?”沈星源轉過頭望著淮南王,直接問道。

  淮南王搖了搖頭,沉聲回道:“沈閣老,慎言!”

  宮裏沒有消息,一直封鎖,想要瞞著,聖上也沒有召見他,他怎麽好議論這件事,隻等待會見了太後,當麵問一下太後聖上究竟如何,方才知曉。

  沈星源心中一動,聖上也沒有召見淮南王,這又是為何?

  長廊之外,一內侍急匆匆趕了過來,對著淮南王躬身行了一禮,正聲說道:“淮南王,聖上知道你進宮,特意派奴才在這等著。”

  聽見曹內侍的話,淮南王一怔,旋即明白過來,意味深長地望了沈星源一眼,轉過頭對領著他和沈星源去壽寧宮的內侍,說了幾句,便跟著曹內侍去了朝陽宮。

  沈星源看見曹內侍帶著淮南王去了朝陽宮,心裏震驚,他知道曹內侍是建元帝的貼身內侍,這時候讓淮南王去朝陽宮所為何事,看曹內侍神色,似乎並沒有什麽不妥之處。

  難道聖上安然無恙?

  為什麽聖上隻單單召見淮南王,並未傳召他?

  沈星源心裏正不安,忽然覺得很不對勁,轉頭望著領路的內侍,說道:“這似乎並不是去壽寧宮的路。”

  

  第73章 72|73

  

  相國寺內過往的僧人依舊一副悲天憫人的神情,僧袍之下,不沾紅塵,大有度化世人,以身殉佛之態,口中念著“阿彌陀佛”,手中佛珠轉動。

  寺內鍾聲依舊不急不緩地響著,每一撞鍾,一聲重響,響徹天際。

  在這佛家重地,一派祥和威嚴之處,卻不知還藏著血腥,藏著黑暗。內殿後的密室幽暗陰冷,沒有一點聲音,陰影裏散發著腐朽的氣味,侵蝕著佛香。

  齊慕陽握著無塵大師給他的佛珠,緊緊捏著,並沒有誦經,他並不信佛,卻信前世,也信今生。

  坐在齊慕陽身旁的無塵大師,神色安詳,依舊平靜無瀾,白衣無塵,超然脫俗,似乎這世上並沒有什麽事能擾亂他的心。

  無塵大師嘴唇微動,還在念經。

  齊慕陽微微轉過頭,聽著外麵的鍾聲,望著無塵大師,心裏有些無奈,他和無塵大師被關在這已經有一整天,現在外麵天又亮了。

  “大師,四皇子他什麽時候才會放我們走?”

  無塵大師聽見齊慕陽這句話,神色淡然,閉著眼睛,身上白色僧袍無風輕微抖動,低聲回道:“放心,很快他們就會放我們走的。”

  齊慕陽看著無塵大師平靜淡然的神情,心裏有些疑惑,他不明白無塵大師是真的不擔心周慎對他們下手,還是已經勘破紅塵,看透生死,不在乎他最後結果如何。

  “大師,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何事?”

  齊慕陽轉身正對著無塵大師坐下,直接問道:“大師,你曾是三元及第的狀元郎,最後為什麽會選擇出家為僧?”

  “三元及第的狀元郎?”

  無塵大師聽見齊慕陽的話,不禁一聲輕笑,反問道:“這狀元郎和出家又有何關係?難道狀元郎就不能落發出家?”

  齊慕陽聞言一怔,追問道:“那大師你是為何要出家為僧,難道你真的勘破紅塵,一心遁入空門?”

  無塵大師睜開眼,眼眸明亮深沉,看著齊慕陽年輕的麵孔,不禁搖了搖頭,說道:“落發出家,並不一定是勘破紅塵,也許不過是被逼無奈。”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