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6節

  “這要是傳出去,都該說我們武陽侯府的女兒沒教養!”

  沈氏心知林老太太是故意拿這件事衝她發火,也不好辯解,匆匆追了出去。

  林老太太看著沈氏直接離去的背影,心裏怒火更甚,狠狠一拍矮榻,氣憤道:“你看她,你看看,她眼裏這還有我這個做母親的嗎?”

  林嬤嬤拉著齊慕陽起身,又望了一眼齊慕晴,仔細看了看兩人都沒事,心裏鬆了一口氣,將齊慕晴交給她的奶嬤嬤,吩咐道:“照看好小姐,都仔細著!”

  奶嬤嬤自然連連應是,忐忑不安。

  齊慕陽看著齊慕陽一副什麽都不知曉,剛睡醒茫然的樣子,嘴角處還留著口水,不禁笑了。

  齊慕晴一看齊慕陽衝著她笑,也不禁咧嘴笑了,一張嘴缺了幾顆門牙,十分顯眼。

  武陽侯府另三位小姐雖說年幼,但也知道一二,她們也沒想到今日會看見這一幕,想著回去之後一定要告訴姨娘,看著齊慕陽的目光也變得有些緊張。

  她們自然明白剛才老太太對齊慕婉發火,就是因為這突然冒出來的外室子。

  “好了,你們都帶小姐先回去吧!“林嬤嬤對著屋子裏留下的小姐丫鬟都擺了擺手,吩咐道。

  這話一出,其他嬤嬤自然一個個帶著小姐離開。

  “老太太,別生氣了!”林嬤嬤拉著齊慕陽走到林老太太跟前,開解說道:“大小姐隻是聽了那些丫鬟的話,才分不清好壞,一時說了這樣的話。”

  “老太太,你心裏應該清楚大小姐的性子!”

  林老太太搖了搖頭,其實她並不是為齊慕婉生氣,是因為沈氏。眼下一看便知是沈氏心裏對齊慕陽不滿,要不然“野種”這樣的話,怎麽會傳到齊慕婉的耳朵裏。

  “你帶慕陽去靈堂,叫人好好照顧著,千萬別出什麽岔子!”

  林嬤嬤點了點頭。

  齊慕陽知道他身為武陽侯唯一的兒子,自然是要在靈堂守靈,對於這件事倒是沒有反感,畢竟他也和齊景輝父子一場,這時候總要全了這禮,送齊景輝最後一程。

  隻是齊慕陽心裏卻在想,他這剛進府和沈氏等人見麵,便鬧成這樣,以後還不知會如何。

  不過,齊慕陽很顯然還不知道這一晚還沒有結束,靈堂那邊同樣也不平靜,還有更大的波瀾等著,也是因為“野種”二字。

  

  第9章

  

  武陽侯膝下無子,這靈堂守靈之事自然是要交給西府的子侄代行。但如今齊慕陽來了,而武陽侯府顯然已經把齊慕陽當做齊景輝的兒子,這靈堂孝子守靈自然是要齊慕陽來做。

  靈堂裏麵一片素白,僧人道士吟誦經綸的聲音不絕,遠遠便能聽見。

  齊慕陽跟著齊全走了進來,看了一眼還跪在靈柩棺材旁邊的少年,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麽,默默跪在靈柩前,手裏拿過孝子棒,微低著頭,沉默不語。

  殊不知齊慕陽沉默,跪在孝子位上,靈堂裏麵其他人卻是在小聲議論。看眼下這情形齊慕陽是已經進了武陽侯府,若不然這大晚上也不會跪在靈堂守靈。

  靈堂裏麵一共跪著六人,皆身穿孝服,其中兩人年長,看著略二三十光景,剩下四人則和齊慕陽差不多大,最大也不過十三歲左右。

  “喂,你究竟是哪裏冒出來的野種,憑什麽在這裏?”

  跪在齊慕陽右邊的一少年微昂著頭,不滿地瞪著齊慕陽,忽然就說了一句。

  又聽到“野種”這兩個字,齊慕陽深感無奈。

  齊慕陽微微側頭看了一眼說這話的少年,看著似乎比他還要小,看著他的目光*裸地透著鄙視,其他跪在靈堂裏麵的人看他的目光同樣如此。

  齊慕陽回頭不再理這些人,也不答話,望了膝下跪著的蒲團一眼,微微將身子靠後,坐在自己腿上,好讓自己膝蓋少受些罪。

  畢竟這一跪隻怕就是半夜,後麵他如果一直留在武陽侯府,那麽等著他跪的時候自然不會少,齊慕陽自然要照顧好自己這一雙膝蓋。

  剛問齊慕陽的少年一看齊慕陽沒回話,也沒理他,像是根本就不在意他的話,臉色有些難看,尤其是一旁的少年看著他的目光都帶了一絲戲謔,顯然是在嘲笑他。

  這讓少年惱羞成怒,挺直了身子,厲聲問道:“野種說的就是你,怎麽不說話?難不成是有自知之明?”

  靈堂裏麵的下人聽了少年這話,有一些很是為難,想要站出來為齊慕陽說一些話,但又不知該說些什麽,況且說這話的又是西府的小主子。

  “慕晟,住嘴!”

  這跪著的一行人裏麵最為年長的男子眼角一瞥,看齊慕陽根本無動於衷,心裏犯疑,麵上卻是板著一張臉,對齊慕晟小聲嗬斥道。

  齊慕晟聽見男子這話,嘴角一撇,不以為意,但是看著齊慕陽壓壓根就沒理他們,似乎沒把他們放在眼裏,心裏很是惱怒,望著訓斥他的男子,問道:“大哥,你也不管管這件事,這外麵冒出來的野種怎麽隨便就能進這靈堂?”

  被齊慕晟稱作大哥的正是西府邢老太太的長孫,齊景德的大兒子齊慕淩。

  這其他跪在靈堂裏麵的都是齊家慕字一輩,說起來這都是齊慕陽的堂兄堂弟。但是很顯然,他們根本就沒有把齊慕陽看做齊家人,尤其是看做他們二叔齊景輝的兒子。

  齊慕晟當麵對齊慕陽說這些難聽的話,自然是因為他也知道若是有齊慕陽這個野種,武陽侯府的爵位就輪不到他們西府,自然也就不會落到他們父親頭上。

  如果這樣,那麽他們依舊隻是西府,隻是庶出的二房。

  “大哥,四弟說的是!若是外麵什麽野種也都能做二叔的兒子,這齊家的血脈被混淆可怎麽說?”說這話並不是齊慕晟,而是另一名披麻戴孝的少年,神色桀驁,一副正義,理直氣壯的神情。

  齊慕淩嘴角一勾,看了一眼靈柩,又望了一眼齊慕陽,剛準備說什麽,卻是聽見齊慕陽清冷的聲音。

  “還望各位不要在這爭執,驚擾了父親亡魂。”

  齊慕陽這突然一開口,儼然一副齊景輝兒子的態度,雖沒有對齊慕淩等人嗬斥,但話裏明晃晃的指責卻讓齊慕淩等人麵色一僵,很是難看。

  齊慕晟聞言,羞惱不已,臉色發燙,狠狠地瞪著齊慕陽,厲聲說道:“你這個野種跪在這裏,才是讓二叔不得安寧!”

  隨著齊慕晟這一句話於靈堂炸響,一陣冷風吹過,靈堂外麵掛著的白燈籠忽地一下熄滅,然後隻聽“砰”地一聲重響,摔在地上。

  “啊——!”

  靈堂裏麵的眾人嚇了一跳,回頭望著門口的那摔破的燈籠,瞪大了眼睛,一個個神色緊張,驚懼不安。

  燈籠破碎,瞬間燒起來,一團火燒得很大,直冒黑煙。

  如此詭異的畫麵嚇得靈堂裏麵的人一個個都呆住了,一動不動,驚恐地望著這一幕。

  “這該不會是二叔他——?”

  年紀最小的少年嚇得身子直哆嗦,臉色微微泛白,嘴唇一動,險些哭出來,死死拉著身旁齊慕淩的衣袖,顫抖著聲音,問道:“是不是二叔他來了?”

  “砰”地一聲,又一白燈籠摔在地上。

  “啊——!二叔他——!”

  齊慕晟看見這一幕也嚇得不輕,身子微微發抖,強作鎮定,隻是背後都出汗了,站起身對著齊慕陽厲聲嗬斥道:“就是,就是因為你,我說的沒錯,你就是野種,害得二叔泉下不得安寧!”

  外麵漆黑夜色,一陣寒風呼呼地衝了進來。寒意襲人,讓人心裏直發慌,身子直打冷顫。

  齊慕陽眉頭緊皺,望著門口的燈籠,心裏犯疑,聽見齊慕晟這話,也不分辯,心裏卻很是疑惑,也不知道究竟是風大,還是——

  靈堂裏麵其他下人也都十分緊張,一個個身子發抖,心裏卻是在想齊慕晟說的話,難不成真的是因為齊慕陽是野種,才讓侯爺泉下不得安寧,鬧出這樣的事?

  掛在簷下的燈籠摔了下來,燒了起來,這肯定是有不好的預示。

  齊慕陽心裏明白,這古代最是重視這些,若是——

  還不等齊慕陽念頭轉過,隻見靈堂裏麵放著蠟燭的案幾上忽地一下倒了,“砰砰“幾聲巨響,便看見僧人道士紛紛往外跑,驚恐莫名,緊張地嚷嚷著什麽。

  “著火了,著火了!”

  “走水了,走水了!”

  案幾倒塌,上麵的蠟燭直接掉落,落在那白布上,不過瞬間屋子裏便燃起大火,再過一會,白布、燈籠、棺材,還有蒲團等物都燒了起來,火勢凶猛,靈堂通亮,火光熠熠,濃煙滾滾。

  “啊——!著火了,快跑!”

  “二叔他——他死不瞑目,肯定是因為這個野種!”

  “快跑!”

  ……

  齊慕陽也沒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不敢多想,這靈堂起了這麽大的火,隻怕棺材都會燒起來。齊慕陽匆忙起身,準備往外跑,卻是不知道怎麽回事,匆忙之間,僧人道士,還有下人皆匆忙逃離,人影憧憧,好不慌亂。

  “啊,好疼——!”齊慕陽一聲痛苦的呻吟,隻覺腦袋一疼,暈暈沉沉,身後似乎有人打了他的腦袋,好疼,真的好疼,掙紮著轉頭,整個身子卻像是被絆住,直接摔倒在地。

  好疼,好疼!

  齊慕陽倒在地上,掙紮著一摸後腦,卻是發現手上滿是血,這——

  齊慕陽身子發抖,看著下人們,還有那些僧人都跑了出去,掙紮著喊了幾聲救命。

  隻是靈堂突然起火,眾人都慌了,或是因為大火,或是因為害怕齊景輝死不瞑目。一個個都十分慌張,匆忙逃離,嘴裏嚷嚷著,聲音嘈雜,根本就沒有人注意齊慕陽。

  齊慕陽隻覺眼皮很重,腦袋的痛楚漸漸麻木,背後的衣裳似乎都被血給浸濕透了。

  火越來越大,齊慕陽也覺得越來越熱,越來越燙,掙紮著往前爬,一咬牙,努力想爬起來,想逃出去。

  隻是還未走一步,便猛地摔倒在地。

  “啊——!救命!救命——!”

  齊慕陽扯著嗓子,努力喊著,隻是腦袋暈沉,眼睛都快睜不開,根本就隻發出一點聲音,濃煙嗆人,忽然齊慕陽隻覺背後一陣灼熱的痛楚,意識清楚了不少。

  他就要死了嗎?

  不行,他不能就這麽死去!

  因為背後灼熱的痛楚,齊慕陽猛地掙紮,想要起身朝外麵衝去,濃煙滾滾,十分嗆人。

  ……

  靈堂突然起火,如此可怕的事著實嚇得眾人不知所措,一個個站在靈堂外麵心有餘悸,仿佛死裏逃生一般。下人們逃了出來,這個時候才趕緊喚人提水滅火。

  “怎麽辦,怎麽辦,慕陽少爺還沒出來!”

  “快快,慕陽少爺還在裏麵!”

  ……

  “走水了,走水了!”

  靈堂走水這件事很快便傳遍整個武陽侯府,熙和堂那邊得知消息,林老太太嚇得都暈了過去。

  宜蘭院沈氏得了消息,匆忙趕來,聽說齊慕陽沒逃出來,臉色一變,心裏一跳。她不喜齊慕陽,可沒想過讓齊慕陽死。

  如果齊慕陽就這麽死了,那——

  

  第10章

  

  慶豐大街,繁華依舊,商販行人絡繹不絕,街道兩邊的商鋪也都大開店門,迎來送往,十分熱鬧。

  “你們一個個都是廢物!”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