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50節

  她並不確定母親那個時候說的究竟是什麽,她卻是記得母親最後說的那些話,也還記得她和楊哥哥剛出去玩耍沒多久,便聽見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告訴她她爹死了。

  “莫悅,你爹死了。”

  “你爹淹死了,你還不回去!”

  她聽見這句話整個人都嚇懵了,“嘩啦”一聲,她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隻知道哭。她知道死了是怎麽回事,死了就是再也見不著,就像她祖父,祖母一樣。

  楊哥哥站在她身旁,看著她一直哭,也嚇到了,可還是拉著她的手一直往家裏跑去。

  等到後來,她便隻看見父親那慘白的一張臉,渾身濕透,院子裏到處都是水跡,母親跪在父親身邊,不停地哭著,她也一直哭著。

  父親是淹死的!

  後來母親身子也慢慢垮了,再也不見往日的笑臉,佝僂著身子,屋子裏充斥著藥味,再過不久母親也走了。

  她還記得母親臨死時,拿著她的手放心不下,一直緊緊抓著她的手,抓得她有些疼,母親的目光一直落在楊伯母臉上,一直盯著楊伯母。

  楊伯母紅著眼睛,點頭說讓母親放心,會好好對她。

  那個時候,母親才閉上眼睛,隻是手還一直抓著她。

  等她搬到舅舅家之後,她曾想過要是楊伯母沒有說那些話,母親會不會一直睜著眼睛,死不瞑目?

  舅舅是縣令,比起原來的地方,舅舅家要好太多。可是她並不願住在舅舅家,在那段日子裏她再也不能出去和楊哥哥一塊玩耍,也不能再那般自由自在地歡笑。

  “悅兒,別和你表姐生氣,她還沒你懂事。”

  “悅兒,食不言寢不語,規矩可別忘了。”

  “悅兒,你這要是拜祭你父親,大可去廟裏,這偷偷摸摸地在府裏拜祭,實在是晦氣!”

  “莫悅,離你表哥遠些!”

  ……

  她還清楚地記得在舅舅家,下人在背後對她的指點,非議,說她命硬,克父克母,八字不吉。舅母他們也不願她總在他們麵前晃悠,交代她好好學規矩,不要衝撞了貴客。

  她老老實實地守著那一間小小的屋子,數著日子一點一點過去,盼著她再大些,再大些,隻要長大之後,她便能走出那間小屋,離開那深宅內院,嫁給楊哥哥。

  日子漫長,窗欞換了六次,西牆角裂開三次,她就一直呆在那間房間裏麵,寫字抄經,經書抄了三百八十七本,每一本最後都在父母靈牌前消失不見,湮滅成灰。

  在很久之後,在來京城的路上,她曾想過無數次,要是那一日沒有出屋子,沒有遇見武陽侯齊景輝,是不是她就不會被逼著跟齊景輝來了京城,是不是她就能如願嫁進楊家?

  佛曰,緣起緣滅。

  那麽她和齊景輝終究是緣起,還是緣滅?

  “巧慧,表姐她這大喜的日子,我也沒有什麽貴重的東西送給她,這是我親自在廟裏求得平安符,你替我交給她。”

  小丫鬟巧慧詫異地問道:“表小姐,你不過去親自向大小姐道喜嗎?”

  她搖了搖頭,低聲說道:“不用了,這大喜的日子,舅母她不會希望我過去的。”

  看著巧慧離開,看著院子裏四處張羅布置的紅燈籠,紅綢布,那般鮮豔,那般耀眼,鮮紅一片,她心裏也很歡喜,再過不久,她也有這大喜的日子。

  她能穿上嫁衣,嫁給楊哥哥。

  她也會有這美好的時刻,帶著這樣的期望,她一路帶著笑容,朝著自己的院子走了過去,遠處傳來那歡喜的嗩呐聲音,歡天喜地,再不過久,這樣的日子也能屬於她。

  舅母和她說了,楊伯母已經上門商量婚期。

  畢竟是從小便定下的親事,楊家沒有打算悔婚,舅母她自然不會刁難。或許在舅母眼裏,把她早些打發出去倒好。

  可是,最後她卻遇見了齊景輝。

  她還記得齊景輝那一日錦衣玉服,最讓人厭惡得便是那一直調笑的丹鳳眼,眼帶笑意,似乎故意在戲弄她。

  齊景輝攔住她的路,調笑著問道:“你也是李家小姐?為何我一直都沒有見過你?倒沒想到李縣令家還藏著這麽一位女兒,看著還真不像是他的女兒。”

  她知道府裏最近來了一位貴客,身份十分貴重,從京城來的,想來便也是眼前這位男子,不過她卻沒料到男子居然如此不知禮,一直纏著她。

  真的是一直纏著她!

  “為什麽要走啊?”

  “你叫什麽名字?”

  “你為什麽一直不說話?你生氣的樣子也很好看。”

  ……

  想起那個人,莫悅心裏忽然覺得一陣茫然,窗外依舊明媚,屋子裏佛香徐徐飄散,那個人死了,早就死了。

  她曾經無數次想過要他死,這樣她就不用被逼著做妾,不用被逼著悔婚,不用別逼著離開揚州,來京城。

  “舅舅,我和楊家有婚約的,那是父親生前定下的。”

  她跪在地上,一直苦苦哀求舅舅,希望舅舅能改變主意,急急地說道:“你不能把我許給別人,父親絕不會讓我做妾的。”

  “悅兒,他可是武陽侯,堂堂侯府難道不比楊家要好?”

  舅舅端坐在太師椅上,對於她的苦苦哀求,無動於衷,反而覺得她很不明智,冷言勸道:“武陽侯的妾,那也要比嫁進楊家好!”

  “這件事已經定下,你不要再鬧了。”

  舅舅滿臉怒容,氣憤地拂袖離開,對著下人厲聲吩咐道:“看好表小姐。”

  她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

  父親說過莫家的女兒絕不能為人妾,母親也告訴過她寧為窮人妻,莫為富人妾。

  她不願做妾,她不願悔婚。她一直便是等著離開那間屋子,等著嫁進楊家。

  “巧慧,你幫我,你替我給楊家送封信,告訴他們我不願悔婚,求求你了!”

  “表小姐,這絕對不可以。老爺要是知道了,他會打死我的。”巧慧不願幫她,急忙推脫,掙開她的手,不安地說道:“老爺他已經親自去楊家退親了,表小姐你就——”

  “你說什麽!”

  她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猛地一把抓住巧慧的手,滿臉淚水,急聲說道:“巧慧,你告訴楊家,告訴他,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我不同意!”

  巧慧並沒有替她送那封信,可是楊哥哥卻跑過來找她,不過她最後也沒有見到楊哥哥,隻是聽說楊哥哥被毒打了一頓,連門也沒進。

  她還記得那個時候,她一直哭,一直求舅舅,一直求舅母,可惜都沒有結果。

  最後她鬧著絕食,寧死也不願毀了和楊家的那門親事。她曾以為她隻要堅決不同意給齊景輝做妾,舅舅最後也不會逼她,可是等她上吊之後,她也沒有達成心願。

  下人一直盯著她,生怕她出事,她剛上吊沒一會,便被人救了下來。

  “你想死?鬧著要絕食,上吊,你這是再給誰看?”

  舅舅對她上吊自縊十分生氣,那神情她到現在都還記得,那般猙獰,那般可怖,死死盯著她,厲聲說道:“楊家,不過是破落戶,你要是在這麽鬧下去,楊家那小子我讓他生不如死!”

  “你要是上吊自縊,我讓楊家給你陪葬,你到地下去做楊家的兒媳吧!”

  她隻記得舅舅那最後一句話,舅舅並不在意她是死是活,也不在意楊家如何,要是她死了,楊家也就沒了。

  其實她想不清究竟是她怕死,還是她不願楊家因為她出事,最後她放棄了自盡,跟著齊景輝來了京城。

  或許,她終究是怕死!

  可她還記著父親說的話,莫家的女兒絕不為人妾。她不願跟齊景輝回齊府,寧願隱姓埋名,做那見不得光的外室。

  她還記得慕陽曾問過她的名字,她的家人。

  她並沒有告訴慕陽,就算是她的兒子也不知道她究竟是誰,這或許就是她期望的。

  她恨齊景輝,恨不得齊景輝死去。

  可是齊景輝一直活得好好的,帶著她來了京城,一路上依舊說笑,那一雙丹鳳眼眼帶笑意,問著她的故事,說著齊家府裏的事。

  一路上她都並沒有開口說話,隻是呆呆地聽著齊景輝說,看著齊景輝一直說過不停,臉上也一直帶著笑容,哄她開心。

  她一直數著日子,盼著離開舅舅家,可是到最後離開了一個地方,不過是進了另一個地方,另一座宅子,另一間院子,另一間屋子。

  她還想著揚州,想著楊家,想著離開揚州的時候都沒和楊哥哥見最後一麵,想著她離開之後,楊家會如何,楊哥哥又會如何?

  她甚至還天真地想過楊哥哥會不會來京城找她?那個時候,她穿著紅色的嫁衣,離開槐樹胡同這間宅子,聽著嗩呐喇叭歡喜的聲音,歡喜地離開這裏。

  這樣的想法,總是偶然間冒出來,讓她不知所措。

  即便她對齊景輝一直不言不語,齊景輝也對她很好,總是來這座宅子看她,還給她帶了一些精致的首飾。

  齊景輝也曾問過她要不要去外麵看一下,要不要回齊府,她並沒有答應,隻是一直待在這座宅子,繼續悄無聲息下去。

  ……

  莫悅取下手中的佛珠,走到隔間後麵的櫃子旁,打開抽屜,看著抽屜裏麵那些金色晃眼的首飾,心裏忽然覺得有些酸澀,不禁落下淚來。

  “真傻!真傻!”

  莫悅取出一支金釵,薄如蟬翼,展翅欲飛,試著插在自己頭上,長發披散開來,走到銅鏡麵前,仔細看了看自己的長相,心裏忽然在想是不是就是因為這副相貌,齊景輝才會喜歡上她,一直纏著她不放?

  “悅兒,你戴著這金釵真好看!”齊景輝親手給她戴上這金釵,笑著說了一句。

  那個時候,她取下金釵,望著齊景輝的眼睛,她忽然很想知道齊景輝心裏究竟在想什麽?

  究竟在想什麽!

  母親曾說過她長大了會更好看,真的會更好看嗎?

  莫悅心裏有些疑惑,她已經記不得她小時候究竟是什麽樣,也不願再想起在揚州的日子。

  要是在父親沒有淹死,母親沒有離世,她沒有遇見齊景輝,事情是不是就會不一樣了?

  ……

  翠兒輕叩了一下門,低聲說道:“夫人,外麵看著快要下雨了,她們讓夫人你快些。”

  聽見翠兒的聲音,莫悅回過神來,取下頭上的金釵,放回抽屜,淡淡地回了一句,“知道了!”

  莫悅想到外麵來的齊府那些人,要接她回府,不禁覺得好笑,當初她剛來京城的時候便不願進齊府,現在又怎麽可能回府。

  慕陽他已經記在那個女人名下,一切都結束了。

  她知道慕陽一直想著離開這裏,不願被關在這間宅子裏麵,她也不願慕陽和她一樣。

  慕陽心裏一直都很清楚,慕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麽。

  莫悅忽然想起當初慕陽剛出生的時候,她曾經想過掐死慕陽,齊慕陽他根本就不應該來到這個世上,可是最後她還是沒有下手。

  她一如既往地膽小,不敢死去,也不敢殺死她的兒子。

  最後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齊慕陽一點一點長大,慢慢長大,看著齊慕陽和她一起待在這座宅子裏,看著齊慕陽越來越像她的臉,還有那一雙丹鳳眼。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