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49節

  齊慕陽背靠著冰冷的牆壁,整個人掩入陰影之下,坐在角落處,不發一言。當初既然敢做出這件事,便也曾想過最後會查到他。

  不過,這又如何?

  暗室裏麵的這一股血腥味,他並不陌生,這股味道他一直都記著,記得非常清楚。

  聽著門口越來越近的聲音,齊慕陽轉頭望了一眼依舊在低聲念經的無塵大師,想必現在沈星源比他更加可憐!

  

  第68章 54|55

  

  齊慕陽並不知道周慎究竟查到了什麽,不過他和無塵大師都被關在這裏,他並不認為這件事真正牽扯到了他。

  不過,齊慕陽也知道《推背圖》這樣的**,隻要一旦碰觸,沾惹,那麽到最後龍椅上的那位就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寧可錯殺,也絕不能讓江山被他人覬覦,染指。

  錯殺!

  想到這裏,齊慕陽心裏一緊,暗室的門卻是打開了,刺眼的光落在他身上。

  齊慕陽半眯著眼,望著站在門口的周慎,又瞥了一眼依舊在念經,不為所動的無塵大師,心裏也有些沒底,張了張嘴,問道:“四皇子,你打算把我們一直關在這裏?”

  周慎聽見齊慕陽的話,不禁覺得有些好笑,並沒有回答齊慕陽的話,而是望著無塵大師,雙手合十,躬身行了一禮,正聲說道:“對不住大師了!”

  無塵大師一臉平靜,神色安詳,一襲白衣,盤腿坐在地上,那些肮髒之物分明就在無塵大師身上,卻又似很遙遠,而他無塵依舊無塵無垢,超然世外。

  “這次又會有多少殺戮?”

  又會?

  齊慕陽心裏一驚,長發散開,微微側頭望著無塵大師,心裏有些疑惑,聽無塵大師這話,難道說以前也曾鬧出過這樣的事?

  那又是什麽時候的事?

  不過,齊慕陽倒是明白無塵大師為何會說有多少殺戮。他也知道天家對《推背圖》這樣的書有多忌憚。當初他便是不願牽扯他人,那一幅圖,那些傳言都是他一個人所為。

  要是真的不讓旁人懷疑,他就不應該刻意去沈家做那件事。

  周慎聽見無塵大師這話,眼神一黯,沉聲道:“大師雖說已經落發出發,但終究是在這紅塵俗世中。”

  “那殿下打算如何?”

  “這件事並不是我能做主,而是父皇!”周慎搖了搖頭,轉而望著齊慕陽,手微微一動,隻見門外站在的侍衛走了進來,幾步便將齊慕陽押著帶了出去。

  “阿彌陀佛!”無塵大師望了一眼齊慕陽,念了一句佛。

  齊慕陽心裏著實不安,也不知道周慎究竟打算對他怎麽樣,被侍衛一路帶著繞過長廊,又下了幾條台階,便看見偌大的一間——刑房!

  一股濃烈腐朽的氣味迎麵撲來,三麵皆是牆壁,唯有門口這一路台階。放眼望去,隻見那刑房裏擺放著各式刑具,上麵依稀可見血跡,血腥味很淡,可一直在刑房裏麵徘徊,如同孤魂野鬼一般,陰森可怖。

  齊慕陽怎麽也沒想到堂堂皇家相國寺,號稱佛法度人,可這裏麵居然還藏著這些殺人利器,著實讓人震驚。

  佛家重地,出家人不殺生,這若不是出家人,難道說就可以沾染鮮血?

  “四皇子,你打算——”齊慕陽不寒而栗,雖然他不確定周慎是不是要折磨他,但是現在把他帶到這個地方,就絕對沒那麽容易了解。

  周慎看見齊慕陽不安的樣子,搖頭笑了笑,再一看刑房另一邊的角落處猛然被扔出來一人。隻見那人手腳都被綁著,十分狼狽,身上帶著斑斑血跡。

  “慕陽,你可知那一幅圖意味著什麽?”

  “四皇子,我真的什麽都不知道。”齊慕陽聲音微微顫抖,半跪在地上,長發披散,看了一眼躺在地上那個人,心裏大驚,那個人他有印象,正是沈府的下人。

  原來周慎已經把沈家的下人給抓來了。

  “你要怪就應該怪崔太傅,他不應該讓你看那幅圖。”周慎走到齊慕陽身邊,蹲下身子,望著齊慕陽,眼神淩厲如刀,像是要將齊慕陽碎屍萬段一般,殺意驚人,一字一句地問道:“你現在說還來得及,那幾幅圖你當著沒有告訴他人?”

  “沒有,沒有!我什麽都不知道!”齊慕陽一口否認。

  對於這個答案,周慎不置可否,臉上帶著笑容,望著躺在地上那個沈府下人,輕聲道:“聽說慕陽你和沈星源有仇,想來也是因為當年菩提寺那起命案。”

  雖然說菩提寺那起命案,並沒有真正結案,但現在聽了崔太傅所言,不需多想,便知當初在在菩提寺追殺齊慕陽肯定是沈家的人。

  如此一來,齊慕陽和沈星源有仇,倒也能解釋過去。

  “慕陽,你十歲便動手殺人,現在就先讓齊慕陽你看一場好戲。”

  說著,站在沈府下人身旁的侍衛手中血紅長鞭猛地一甩,隻聽“啪”地一聲,狠狠摔在那下人身上,鮮紅的血瞬間便往外流。那下人手腳被綁著,嘴巴也被蒙住,神色猙獰痛苦,瞪大了眼睛,驚恐地望著那手執長鞭的侍衛,他卻隻能痛苦地在地上蠕動,想要逃離。

  隻是——

  “啪”,又是響亮一聲,聽著讓人心顫。

  齊慕陽聽著那滲人的聲音,看著那血淋淋的場麵,還有那一直都被毒打的下人,神色驚恐不安,可心裏卻沉靜如水,不見一絲波瀾。

  他早就想過會有這麽一天,甚至他曾想過現在躺在地上被毒打的人是他。

  “知道為什麽要拷打他?”

  齊慕陽沒有說話,隻是一直望著那被毒打,想要逃離的沈府下人,睜大了眼睛,桌子和第一盯著,不發一言,如同失了魂一般。

  其實他早就猜到這件事肯定會牽連到旁人,尤其是沈府其他人,也曾想過會禍及無辜。

  現在他既然已經做了,就不可能再回頭,不可能後悔。

  齊慕陽抬頭望著周慎,身子微微顫抖,斷斷續續地問道:“四皇子——也打算,拷打我?”

  “你覺得呢?”周慎看見齊慕陽惶恐不安的樣子,不禁反問了一句。

  “不要,我什麽都不知道。”

  齊慕陽如同驚醒一般,整個人猛地甩開押著自己的侍衛,如同瘋了一般,拚命地掙紮,急聲說道:“四皇子,你問我,隻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會如實告訴你,絕不敢相瞞。”

  周慎望著麵前的少年,心裏不禁覺得有些好笑,哪怕齊慕陽殺過人,現在他也不過十三歲。

  其實周慎也覺得自己現在這般折磨齊慕陽,根本就是無用之功,事情牽連甚廣,要是再查不出個所以,隻怕到時候父皇不滿,真的會血流成河。

  “聽說你還拜蘇上蘇將軍為師,學習武術?”周慎並沒有回答的齊慕陽的話,而是提起另外一件事。

  齊慕陽渾身一僵,他的確是跟著蘇上學武,難道是學武這件事才讓周慎起了疑心?

  “四皇子,當初在菩提寺便有人想殺我,要不是我命大,現在我就已經死了!”

  “我是和沈星源有仇,因為我懷疑想要殺我的人就是他。因為我和嫡母沈氏之間有仇,她逼死了我生母,沈星源這才會想著要除掉我,讓沈氏另外過繼一人。”

  周慎聽著齊慕陽急急地解釋,像是要為自己分辯,心裏不禁點了點頭,這些事他都知道,早在將齊慕陽喊過來,他就已經派人去調查過齊慕陽的事。

  齊慕陽一看周慎還是沒有說話,沉默不語,心裏很是著急,聽著那可怖的鞭子聲音,不停發抖,臉色有些蒼白,直接抬手,對天起誓,急聲說道:“四皇子,你要是再不信,我可以對天發誓!”

  周慎看見齊慕陽居然還當著他的麵起誓,不禁笑出了聲,伸手一拍齊慕陽的肩膀,看著齊慕陽那惶恐的神色,嘴角一勾,低聲道:“齊慕陽,你可知道我並不信誓言。”

  並不信誓言?

  齊慕陽一驚,周慎居然不信這樣的誓言,要知道這可是在古代,發了毒誓,對天地可是十分敬畏。不過,齊慕陽轉念一想,就算是在這佛家重地,周慎也敢讓相國寺沾染鮮血,在他眼裏的確是沒把佛家放在眼裏。

  難道真的要受這一番折磨?

  齊慕陽心裏很是不安,雖然想過有這麽一天,但若是可以,他絕對不願經曆這些痛苦。

  周慎一臉笑容地望著齊慕陽,目光平靜,絲毫沒有為那正手毒打的人有所動容,淡淡地問了一句,“知道什麽叫做寧可錯殺,也不可放過嗎?”

  “沈府現在走水了!”

  齊慕陽看著周慎臉上的笑容,再一再那依舊被活活毒打的沈府下人,血腥味一點一點散開,而遠處卻傳來了相國寺的鍾聲,黃鍾大呂,震耳欲聾。

  在那鍾聲之下,卻是濃濃的血腥味!

  真的是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如此說來,周慎是當真想要錯殺他?

  齊慕陽真正意識到他的確是捅破天了,可是他已經無法回頭,而他現在也還活著。齊慕陽忽然想起了無塵大師對他念得那句佛——

  “阿彌陀佛!”

  

  第69章 54|55

  

  孤清冷寂的宅子,如同死物一般,悄無聲息,安靜地盤守在槐樹胡同那最後的角落。

  死寂,便是沒有一點聲音!

  她甚至感覺不到她的呼吸,她的心跳,腦海中浮現的畫麵,斷斷續續,或是在揚州,又或是在來京城的路上。

  來了京城之後,她自從進了這個宅子,似乎很久,很久都沒有再踏出那個門,一直待在這裏,困在這裏。

  京城,天子腳下,究竟是什麽樣?

  莫悅放下手中的筆,摸了摸手腕處的佛珠,透涼圓潤,望了一眼窗外的風景,院子裏的花草依舊靜靜地開著,那一角綠色,忽然讓她想起了很久以前。

  在她還很小的時候,那個時候院子裏也種著花草,母親坐在屋簷下,手裏拿著針線低頭縫補,偶爾抬頭瞧一眼她,笑著對她眨了眨眼,眉眼彎彎,明媚皓齒,如同暈開的水墨畫般醉人。

  那笑容,她已經記不清,隻知道母親是方圓十裏最美的女人。

  外人總是說父親有福氣,娶了母親那樣的美人。

  父親是秀才,在縣衙跟著舅舅做事,每次總是回來的很晚。記憶中父親的樣子,她已經記不大清楚,隻記得那滿臉胡茬,與那最後慘白的一張臉。

  “母親,你看——好看嗎?”

  她摘了院子裏的一片葉子,翠綠色的,月牙兒形,拿到母親眼前笑著晃了晃,又試著插在頭上,拉著母親的衣袖,不停地追問道:“好看嗎?母親,你說悅兒好看嗎?”

  “好看,好看!”

  母親手裏還拿著針線,被她這麽一推,趕緊將手裏的針收好,笑著替她插好那片綠葉,並問道:“為什麽不選花?”

  “葉子也很好看啊!”

  “是是是,葉子也很好看,我們悅兒也好看。”母親抱著她,笑著摸了摸她的臉,說道:“等悅兒長大就更好看了。”

  “對,悅兒長大了會和母親一樣好看!”

  “悅兒,你快來,快出來……”

  矮矮的院牆外麵忽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聲音很響亮,還帶了一絲稚氣。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她立即從母親懷裏起來,轉過頭猶豫著望了母親一眼,緊張不安,小聲地問了一句,“母親,我和楊哥哥去玩了?”

  母親笑著點了點頭,並說了一句。

  她看見母親點頭,還沒聽清母親說的那句話是什麽,便邁開步子,急急地跑了出去。

  那句話好像是在笑話她——“你現在就成了楊家的兒媳婦,一直跟在他身後!”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快穿係統:男主別心急! 炮灰奮鬥史[清] 寵妾之後 當女博士重生到民國守舊家庭 八零美味人生 盛唐寵後 古代農家生活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