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47節

謀朝篡位,如此要命的事,就算是權勢滔天的沈閣老,他們也絕對不敢沾惹。

“父親,這究竟是怎麽回事?現在外麵都在傳我們——”沈睿華神色緊張,他也是知道最近京城裏麵的一些傳言,想到那些傳言若是傳到聖上耳朵裏,那沈家可就危險了。

“那幅圖究竟是怎麽回事?”

沈星源眉頭微皺,看見兒子緊張不安的神情,很是不滿,冷哼一聲,說道:“你若是有閑工夫,還不去查究竟是誰把這些話傳出來的。”

這些傳言一出來,沈星源就吩咐沈睿華去查,可是到現在都沒有個結果。尤其是這一幅圖還是從沈家這邊傳出來的,更是讓人心驚。

沈睿華一看沈星源對他不滿,不安地低下頭,眼神閃爍,正聲說道:“兒子已經派人去查究竟是誰說了那些話,那幅圖又是怎麽回事,可是一點線索也沒有。”

“這不知道究竟是誰想要對付我們沈家!”

最關鍵的還是聖上對此事的看法,沈睿華微微抬頭,望著沈星源,低聲問了一句,“父親,聖上他可是相信了那些傳言?”

沈星源對沈睿華沒有好臉色,不過他也知道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對付沈家,肯定不會那般容易就留下線索,可是居然有人敢對沈家下手?

沈星源半眯著眼,眼神晦暗不明,嘴角微微一勾,冷聲道:“還真是不知死活!”

沈睿華一聽沈星源這話,心裏一喜,他知道父親沈星源性子剛烈,這些年雖說修身養性,但也不是好惹的,現在鬧出這麽大的事,這後麵肯定會有好戲。

敢得罪沈家,的確是不知死活!

“聖上那,你不必擔心,謠言終歸是謠言!”

沈星源半闔著眼,身子微微往後靠著那太師椅背,麵色平靜,似乎一點也不為外麵那些傳言煩惱,淡淡地說道:“你讓人去查一下方家。”

“對了,還有崔延!”

沈星源可還記得前不久,崔延便拿著幾幅古怪的圖畫找過他。那個時候他還疑惑,崔延居然會過來找他,而且還是那般奇怪的圖畫,現在想來說不定這件事是崔延一早就計劃好的。

不過,崔延為什麽要這麽做,畢竟弄出謀朝篡位這樣大的事,一個不小心,最後他崔延也逃不過。

沈睿華聽沈星源這麽說,點了點頭,查方家和崔太傅並不是什麽難事,隻是他心裏卻還是有些放心不下,要知道這可是事關大周朝天下江山的大事,聖上怎麽可能會無動於衷?

“父親,聖上那真的不用去解釋?”

沈星源搖了搖頭,沉聲道:“若是聖上不追問,那就當做什麽事都沒有發生一般。”

沈星源想的不錯,一切如舊,在聖上沒有調查過問那些謠言的時候,他隻需安分守己,一如既往。隻是沈星源卻不知道當初聖上早就知道那幾幅圖,而且還看得特別重,要不然也不會吩咐無塵大師早日解開。

……

相國寺內很是安靜,內殿外麵一排侍衛站在紅磚院牆下守著,手執利劍,氣勢不凡。

這在相國寺內能夠帶著兵器進入,普天之下也沒幾個人。

內殿裏麵,無塵大師手執佛珠,一身白色袈裟飄然出塵,雙手合十,嘴唇微動,手中佛珠轉動,靜心默念著佛經。

殿內正上方楠木矮榻,一深色長衫的男子坐在上方,身旁擱置一張小幾,上麵放著一套白瓷茶具,另有幾張宣紙鎮石壓在上麵,隱約可見那宣紙上寫了好些個字。

男子身材魁梧,氣勢不凡,目光深邃,右手輕叩了幾下小幾,聲音不急不緩,清脆響亮,每一聲都落在殿內的崔太傅和四皇子周慎心頭,隱隱發顫。

“當初你可是拿那幾幅圖去問過他,現在又是怎麽回事?”

崔太傅恭敬地站在殿下,側頭望了一眼平靜如常的無塵大師,正聲回道:“沈星源他博覽群書,那幾幅圖難以解開,無奈之下,這才想著讓他——”

周慎站在一旁,忍不住說了一句,“父皇,現在京城裏麵的那些傳言愈演愈烈,眼下還是要想辦法解決此事。”

端坐在矮榻上的男子正是當今聖上——建元帝!

建元帝轉過頭望著一直沒說話的無塵大師,問道:“那些傳言可是真的?”

周慎和崔太傅聽見建元帝問這話,心裏都不禁一緊。雖然他們嘴上說外麵那些不過是傳言,但他們心裏很清楚,若是真的按那幾句批注所言,圖中所畫說不定是真的。

崔太傅心裏不安,望著無塵大師,目光忐忑,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誰傳出這些話,而且還似模似樣,把當朝閣老沈星源都給牽扯進來。

無塵大師麵色平靜,念了一句佛,搖頭說道:“貧僧不知。”

“朕看你是的確不知!”建元帝冷哼一聲,猛然拿起小幾上那一隻茶杯,朝無塵大師一扔。

“嘩啦”一聲,摔在無塵大師腳邊,破碎開來。

“父皇息怒!”

周慎一看建元帝動怒,連忙上前勸道:“父皇,無塵大師一開始便說過他解不開。現在既然沈家傳出了這樣的話,那麽肯定就有人知道如何解開那幾幅圖。”

無塵大師望著建元帝,目光平靜,問道:“貧僧愚鈍,倒是想問聖上,聖上可是相信外麵那些傳言?”

建元帝眉頭一皺,冷冷地瞪著無塵大師,他到現在都不確定無塵大師究竟是真的不知那幾幅圖暗藏的意思,還是故作不知。

不過,他卻是非常清楚,那幾幅圖所言肯定是確有其事,要不然前朝又怎麽會滅亡,大周朝的列祖列宗又怎麽會如此看重那幾幅圖,一直都想要解開那幾幅圖。

“聖上若是相信那些傳言,就不應該在這問無塵,而是去沈府問沈星源。”

建元帝冷哼一聲,望了一眼崔太傅,嘲諷道:“你們不要當朕心裏不清楚,你們和沈星源有仇。”

“那如此說來,聖上便是不相信那些謠言,想來又何必擔心沈家會取而代之?”

沈家取而代之?

建元帝和周慎聽見這句話,麵色都有些難看。尤其是建元帝一雙眸子泛著冷意,身上透著一股殺意,對於任何覬覦周家天下的人,他都絕不會輕易放過。

周慎知道這件事事關重大,正聲說道:“父皇,現在還是要查清楚,那些傳言究竟是從哪裏傳出來。沈家若真的知道那一幅圖,那當初太傅前去問沈閣老,想來沈閣老是故意不答。”

“查!”

“自然是要查的!”建元帝猛地站起身,心裏又一股火憋著,冷聲喝道:“可是到現在根本什麽也沒查出來。倘若真的是沈家傳出這些話,那當真就留他不得。”

聽見建元帝這話,崔太傅心中一凜,低著頭不敢多說,他心裏很清楚從外麵那些話傳出來開始,就沒那麽容易了結。

不管那些話是真是假,是不是有人故意陷害沈家,陷害沈星源,那幅圖卻是確有其事,而且那些話也未嚐不是真的。

崔太傅微微側過頭,望了一眼無塵大師,心裏很好奇,無塵他究竟是知道,還是不知道?

第66章 54|55

建元帝重視那幾幅圖,現在沈府傳出這樣的話,他自然不會當做什麽也沒發生。

繩子勒住枯柴,長出新芽!尤其是最後那一句“讓源天下自榮華”更是讓他著惱。大周朝的天下哪裏容得他人染指,此等妄想就算是想也不能!

建元帝雖說器重沈星源,但現在傳出這樣的話,他又怎麽可能會當做什麽也沒有發生,而且他私下派人去沈家查,卻是一無所獲。

出了內殿,建元帝一身常服站在院外,於常人無異,隻是身上隱隱透出一股氣勢,眼眸深邃,如同寒冰枯井,望著相國寺的參天大樹,眉頭微皺,沉聲說道:“就算沈家是銅牆鐵壁,你也要給朕查出來,這話究竟是從哪傳出來的。”

站在建元帝身後的四皇子周慎心裏清楚,他這位父皇是真的動怒了。

不過細想,就連皇家派出的密探也那沈府沒有辦法,整個沈府被沈星源把持的死死,滴水不漏。眼下又傳出這樣的話,怎麽不讓建元帝心存忌憚。

周慎拱手行禮,恭敬地說道:“父皇放心,兒臣定當竭盡所能,查清此事!”

其實周慎心裏並不是太看重那幾幅圖,他並不認為這世上真的有預言之事。雖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周慎卻是不相信有人能真正預言未來。在他看來,那些圖畫不過是被牽強附會,故意添了那些話上去。

當然周慎心裏雖然不相信預言之事,但眼下京城裏的這些傳言的確事關重大。

不管那些話究竟是沈家傳出來,還是有人故意陷害,想來傳出那些話的人終歸是心懷叵測,定有圖謀。

周慎一路恭敬地陪著建元帝出了相國寺,上了馬車,這才轉頭回了內殿。

看見崔太傅眉頭緊皺,一直坐在一旁冥思苦想,而無塵大師依舊平靜地坐在蒲團上,手中佛珠緩緩轉動,似乎一點也不為此事擔憂。

“太傅,父皇他派人去沈府查過,隻是沒有結果。”周慎走到崔太傅跟前,神色恭敬,不禁問道:“太傅你看,這些話究竟是誰傳出來的?”

崔太傅望了周慎一眼,最後卻是搖了搖頭。

他若是知道答案,剛才就會告訴建元帝。其實他也想不通,除了他們這幾人知道那幾幅圖的厲害之處,還有誰知道,而且還能給出批注,一語道破天機。

“那幾幅圖是前朝遺留之物,尋常人不可能得知,也不可能解開。”

周慎聽見崔太傅這話,眼神一凝,沉聲問道:“依太傅所言,那人當真是解開了?”

坐在蒲團上,一直沒開口說話的無塵大師卻是放下手中佛珠,起身走到內殿矮榻上的小幾旁,將那幾張宣紙仔細瞧了瞧,笑著說道:“有沒有解開並不重要,關鍵是聖上他已經相信那幾句批注。”

周慎點了點頭,又問道:“那無塵大師你看,這究竟是不是沈星源解開的?”

崔太傅細想了想,搖頭說道:“應該不是他。當初我問他時,他並不知情。”

“剛才你在聖上麵前可沒有說這話。”

無塵大師一聽崔太傅為沈星源說話,眼神中帶著一股嘲諷,略一停頓,又說道:“那幾幅圖除了沈星源見過,你還問過一個人。”

“你是說——齊慕陽!”

周慎眉頭一皺,他倒是還記得崔太傅也曾試著讓齊慕陽去解開那幾幅圖,可惜無果,他齊慕陽不過是十三歲,怎麽可能會做出這樣的事。

周慎並不認為這件事和齊慕陽有關,崔太傅同樣如此。

崔太傅接過無塵大師遞給他的那一幅圖,看著上麵的寥寥幾筆,沉聲道:“慕陽他和沈星源有仇,可這件事不會是他。”

“讓他過來一趟,不就明白了。”

……

齊慕陽心裏很清楚,《推背圖》的事一旦鬧出來,就絕對沒那麽容易結束。不過,他卻並不在意外麵的那些傳言,甚至他到現在就沒有聽說過這件事。

齊家,沒了武陽侯,不再是當初的侯府,又怎麽會知道朝堂上的事。

就連沈氏也不知道京城裏麵的那些傳言,沈星源和莫氏也不會把這樣的事告訴沈氏。

自從沈氏從齊慕陽口中得知齊景輝的死可能不是意外,她如今便一直調查這件事。沈星源和連氏至今都沒給她個答案,或者說沈星源給的答案並沒有讓沈氏滿意,她還是對三年前的事耿耿於懷,一心想著找出事情真相,替齊景輝報仇。

齊慕陽雖然沒有親耳聽見那些傳言,但是他心裏很清楚,話一旦放出去,就絕對不可能悄無聲息。就算是沒有動靜,那也隻有一個解釋,當今聖上已經得知此事,將那些話壓下來了。

如此倒是齊慕陽一心所求,他並不認為這些話就能除掉沈星源,他要的便是聖上對沈星源的忌憚!

巧兒得了吩咐,撩開門簾,放慢腳步,看見齊慕陽正在伏案書寫,略一猶豫,說道:“大爺,西府那邊德大老爺讓你過去一趟。”

齊慕陽手中毫筆不停,墨汁在紙上暈散開來,筆力硬朗,鐵鉤銀劃,端是看著便覺一股氣勢躍然於紙上,那幾個大字甚至隱隱透出了一股殺意。

“知道了,我這就過去。”

齊慕陽放下手中的筆,揉了揉右手,凝神仔細看了看書案上的那幾個字,“嘩啦”一聲,直接撕碎,揉成一團,仍在巧兒跟前,冷聲道:“燒掉!”

巧兒點頭應是,她自會照辦。可是她不明白為何齊慕陽總是要將自己寫的字燒掉,那些字明明看著很好。

出了陶然居,齊慕陽便直接去了西府。

雖說齊慕陽不知道齊景德突然喚他過去所為何事,不過他也並不好奇,一切自會揭曉,或許還會和那一副圖有關。

齊景德派人讓齊慕陽過來一趟,正是因為京城裏麵突然傳出來的那一幅圖。

事情重大,牽連甚廣,齊景德不得不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雖說他西府和沈府並沒有來往,可這沈星源的妹妹還在隔壁府邸住著,株連九族的大事,他不敢掉以輕心。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