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46節

  這院試畢竟是三年一次,兩次沒過,便是六年時間。

  蘇烈這一次要是再不過那可就要再等三年,這秀才的功名都沒有,齊慕陽真的不知道他那位師傅究竟會怎麽折磨他,心裏不禁有些同情,難怪蘇烈會如此緊張。

  不過,讓他說一些來勸慰蘇烈,齊慕陽也不知該說什麽才好,沉默了許久,才說了一句,“不管怎麽說,你現在都進了仁和書院。”

  仁和書院的學生沒那麽糟糕,能過書院的考核自然不會太差,至於真正的科舉考試沒過,那就要看到時候究竟如何表現。

  蘇箏看著陶然居裏麵的那些藏書,又好奇地翻看著齊慕陽書案上擺放著一些書,忽然拿起一本書,隨意翻看了一下,驚訝地說道:“齊慕陽,你居然還信佛?”

  蘇箏手裏拿著的正是一本佛經。

  齊慕陽一看蘇箏拿著那本佛經,眉頭微微一皺,上前直接從蘇箏手裏拿過佛經,放在書架上,正聲說道:“並不信佛。”

  “你怎麽這般小氣,我不過是看看,不過是一本佛經,值得你這般緊張?”蘇箏看齊慕陽居然直接將那本佛經拿過,放回書架,生怕她弄壞佛經的架勢,很是不滿,不禁質問道。

  “蘇箏,不許胡言!”蘇烈知道蘇箏和齊慕陽一向不對頭,尤其是蘇箏雖說已經不再刁難齊慕陽,但始終對齊慕陽透著一股敵意。

  “這是我母親的。”齊慕陽看見蘇箏生氣的樣子,不禁解釋了一句。

  蘇箏望著齊慕陽的那雙眼睛,心裏不禁有些奇怪,怎麽露出這副神情,看著倒像是她做錯了多大的事一般,心裏腹誹,嘴上卻是說道:“沈伯母也信佛?”

  沈氏信佛?

  齊慕陽一怔,旋即啞然失笑,望著書架上那本佛經,想著當初在槐樹胡同那莫氏一直誦經念佛,佛香四溢,眼神一黯,低聲道:“這是我生母留下的。”

  生母?這一下蘇箏和蘇烈都明白過。

  他們都知道齊慕陽是外室子,這生母自然是指那個做了武陽侯外室的女子,而且那個女子已經死了。

  蘇箏恍然,難怪齊慕陽會是這般神情,心裏不禁有些訕訕,也覺得自己有些不大妥當,突然翻看亡母遺留之物,難怪齊慕陽會生氣,有些尷尬,想著轉移話題,不禁問了一句,“那你看過這本佛經沒有?”

  齊慕陽搖頭失笑,他又不信佛,他看佛經做什麽!

  

  第64章 54|55

  

  當初莫氏上吊自縊,齊慕陽處理莫氏的喪事,打理槐樹胡同那所宅子遺留下的物件。莫氏其實並沒有幾件貴重物品,或許在莫氏眼中,唯一看重的也就隻有那幾本親手謄寫佛經。

  齊慕陽知道莫氏信佛,留下那佛經,許是為了給自己留下一個念想,證明這個世界他的生母莫氏真真來過,而不是悄無聲息地消失,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一切恩愛會,無常難得久。生世多畏懼、命危於晨露,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

  莫氏當初的聲音,似乎依舊在他耳邊時常想起,反複提醒著他,莫氏的仇還沒有報。也許正是因為知道他還沒有辦法替莫氏報仇,才沒有看那本佛經。

  齊慕陽看了一眼書架上的佛經,搖頭苦笑,轉而坐在書案後麵的交椅上,翻看起《大學》。

  ……

  院試考兩場,考試內容便是與科舉考試中的內容大致相同。

  第一場錄取人數,為當取秀才名額之一倍,用圓圈揭曉,寫坐號,不寫姓名,稱之草案。第二場覆試後,拆彌封,寫姓名,通過院試的童生都被稱為生員,也就是秀才,這才真正算是有了功名。

  學政監考,由當今聖上欽派翰林充任,每省一人,三年一任,學政考文童兼考武童,故加提督銜,身份等同欽差,輿巡撫平行,三品以上官充任。

  好在齊慕陽並不需要離開京城,而是直接在京城裏麵便有院試。

  不過這在京城裏麵院試考試,自然是有利也有弊,這院試監考評卷的官員若是沈星源的門生,到時候得了沈星源的吩咐,想要讓他落榜,簡直易如反掌。

  這才是齊慕陽最為擔心的一件事。

  不過很顯然,沈星源倒是不會刻意去吩咐那監考的官員讓齊慕陽落榜,畢竟這齊慕陽是崔太傅名下,又是在京城裏麵,若是真的弄出什麽貓膩,倒是讓沈星源為難。

  說起來,齊慕陽也是他沈星源的外甥,要是真的刻意去刁難齊慕陽,倒是讓其他人心裏犯疑。

  想要對付這進了官場的齊慕陽倒是比身無功名的他要更容易得多。

  即便齊慕陽有崔太傅為師,但沈星源依舊沒有把他放在眼裏,可是到最後的結果或許偏偏出人意料。

  院試兩場,這一整天考下來,饒是齊慕陽身子骨不錯,也實在是熬不住,一直被關在那狹窄的小屋子裏麵,外麵是時常經過巡查的侍衛,京城裏麵又有誰敢真的舞弊。

  “少爺,我看蘇家少爺臉色似乎不大好。”石溪看見齊慕陽出了考場,便急忙地拿過齊慕陽手裏的物件,瞥了另一旁蘇家下人圍著的蘇烈,不禁小聲說了一句。

  齊慕陽臉上帶著汗水,神色憔悴,抬頭瞧了一眼蘇烈,搖頭歎道:“不過是太緊張罷了。”

  石溪也沒有多說,他這過來接齊慕陽,便是想著讓齊慕陽早些回府,府裏老太太都已經等著,就是清楚這兩天院試考試,齊慕陽受了大罪,想著好生補補。

  這院試科舉考試,要是身子骨不行,到時候考完隻怕都躺著出來。

  院試結束,齊慕陽回了府,林老太太瞧著齊慕陽的臉色,也沒好多問,隻能心裏暗自著急,等著最後的結果。

  齊慕陽其實心裏也沒多大把握,畢竟這科舉考試可不是前世的那些考試,沒有所謂的標準答案,要是不入考官的眼,一切都是枉然。

  好在最後齊慕陽還是上了榜,過了院試,不過這名次倒是靠後。

  齊慕陽犯疑,一時間也拿不準沈星源心裏究竟是怎麽想的,這讓他過了院試,名次卻又如此靠後,難道是故意在告訴他,一切都在沈星源掌握中?

  他實在是捉摸不透。

  就連這蘇烈的名次都要排在齊慕陽前麵。

  林老太太雖然對於齊慕陽的名次靠後,心裏有些失落,好歹也是這崔太傅的關門弟子,名次如此靠後倒是讓齊慕陽和崔太傅有些難堪。

  這也是齊慕陽心裏所想。

  不過無論如何,齊慕陽也算是過了院試這一坎,隻要後麵的鄉試和會試一如既往地榜上有名,那麽也就足矣。

  院試過後,齊慕陽便去了仁和書院見崔太傅。

  崔太傅得知齊慕陽的名次,自然是不大滿意,心裏存了一口悶氣,問道:“你知不知道你為何名次會如此靠後?”

  齊慕陽微低著頭,沒有說話,不過他心裏卻是想著是他那個舅舅做的。

  “我之前便說過你書生意氣,不要做狂生。”

  崔太傅眉頭微皺,沉聲說道:“即便你心中有丘壑,也不要隨意妄言。你若真的想說,想做,等你真正步入官場之後再去說。”

  齊慕陽心裏一動,有些詫異,但仔細一想,又覺得崔太傅所言很是正確,院試出的題目中的策論,他的確是有幾分妄言,想必那考官也不會喜歡那大言不慚的話。

  崔太傅望著齊慕陽,正聲說道:“世間有才之人多矣,你要記著,有些話等你能說時再說。”

  齊慕陽點了點頭,想到當初在沈星源書房,他曾說過的那番話,眼神一閃,抬頭望著崔太傅,問道:“太傅,若是在還沒到那個時候,說了不該說的話,當如何?”

  “什麽話?”

  “沈星源想要除掉我的右手,我直接對他動了手。”

  崔太傅眼睛陡然睜大,怔怔地望著齊慕陽,看著齊慕陽平靜的目光,心裏不禁駭然,急聲追問道:“這是怎麽回事,你為何會和沈星源直接鬧翻?”

  雖說崔太傅知道齊慕陽和沈星源之間心有芥蒂,當初齊慕陽也說過要找沈星源的把柄,可沈星源沒想到齊慕陽居然已經和沈星源翻臉。

  齊慕陽點了點頭,麵色平靜。

  崔太傅也沒有追問齊慕陽為何會沈星源翻臉,有些事隻要自己心裏清楚即可,想到齊慕陽剛才問的那個問題,崔太傅沉吟片刻,不禁說道:“那就讓他忌憚。”

  忌憚?

  他對白漸青說那些話,又對沈氏說那些話,是不是已經讓沈星源開始忌憚?

  齊慕陽並不認為沈星源會忌憚他,在沈星源眼裏,齊景輝的死都已經過去三年,沈星源壓根就不必擔心這件事會鬧出什麽,那能讓他忌憚的事又是什麽?

  齊慕陽忽然想起《推背圖》,不禁問道:“太傅,當初你去問沈星源那幾幅圖,可曾解開?”

  “未曾!”

  崔太傅聽齊慕陽說起那幾幅圖,臉色有些難看,想到因為那幾幅圖,聖上責罰無塵,他心裏就很著急。可是那幾幅圖事關重大,也不好公之於眾,就算他去問沈星源最後也沒有過結果。

  “那無塵大師可還好?”

  崔太傅搖了搖頭,未曾多說,隻是他心裏也很擔心聖上還是為那幾幅圖難為無塵。

  齊慕陽看著崔太傅微蹙的眉頭,望了一眼那幽深寂靜的後山樹林,放眼望去,一片黑影,層層疊疊,都看不清在那黑影之後藏著什麽。

  ……

  《推背圖》?

  齊慕陽眉頭微皺,他看了一眼書案上自己畫的這幾幅圖,還有那幾句詩,心裏不禁有些緊張,可是想到現在似乎也隻有《推背圖》有可能對付沈星源,不禁在那幾幅圖下麵做了批注。

  “少爺,五小姐過來了。”巧兒推開門,笑著說了一句。

  齊慕陽麵色一緊,抬頭望了一眼巧兒,扯了扯嘴角,沉聲說道:“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巧兒看出齊慕陽臉色不大好,自然明白剛才自己有些冒失,突然走了進來,連忙點頭應是,不敢多想,心裏卻有些疑惑,微微抬頭看了一眼書案上的宣紙,也不知道少爺最近在忙些什麽,一直關著門,不讓人進來。

  齊慕陽拿起書案上的字畫,揉了揉自己的右手,想要讓人看不出筆跡,似乎並沒有那麽容易。

  這件事事關重大,齊慕陽心裏不禁有些忌憚。猶豫了許久,還是將手裏的字畫給撕碎。

  不用字畫,那就必須得另想辦法。

  要是想從這件事裏麵全身而退,必須要謀劃周全。不過,他一個落魄世家少爺,隻怕也沒有人會把這件事扯到他頭上,除非他自己站出來。

  沒過多久,京城裏麵出了一件大事。

  京城裏麵依舊一片平靜,百姓們根本不知究竟出了何事,可是京城裏麵的一些官員卻是打聽得知了這件足以殺頭的大事,一個個心裏都十分不安。對這件事,他們一個個都十分忌憚。

  尤其是沈府,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第65章 54|55

  

  建元帝一心關注的那幾幅圖,交代相國寺的無塵大師早些破解,不曾想京城裏麵已經傳出了那幾幅圖。而且不同於那蹊蹺的圖畫,京城裏麵傳出的還有批注。

  那幾句批注分明指的就是當朝閣老——沈星源!

  圖中所畫,卻是一根繩子直接捆住柴火,寥寥幾筆,最關鍵是的那一捆柴中間居然還長出新芽。另有讖曰:石榴漫放花,繩樹得根芽。哭舟逢春隻一瞬,讓源天下自榮華。

  若是沒有最後那幾句批注,僅憑這一幅圖,還有那一句讖曰,隻怕根本就沒有想到這幅圖劍指沈家。

  繩子捆住柴,緊緊勒住,像是要勒死人一般,氣勢凶惡。這一根繩子自然是通“沈”,至於那幾根如同枯舟,獨隻不成林,一根根枯柴,最後卻是長出了新芽,這裏麵必然是有水。

  沈星源,沈星源,源中有水,乃為源頭,這又怎麽可能沒有水。

  至於最後那一句,讓源天下自榮華,更是再不用提直接一口道出這天下終歸是要讓給沈星源!

  這一幅圖,這幾句話一出來,很快就在朝堂裏麵傳開。

  就算是再愚鈍之人,也知道這一幅圖說的是沈星源將會謀朝篡位,取代周家,奪得天下。

  如今沈府雖說依舊穩穩地站在這京城裏麵,可是大門口卻顯得有些冷清。這個要命的時候,朝堂上麵的官員一個個都忐忑不安,暗中等著事情最後的結果。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