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44節

  “你以後——要離寧和大長公主遠些,千萬別得罪了她。”沈氏望著齊慕陽,神色不大自然,說這些話似乎有些猶豫。

  齊慕陽點頭應是。

  他現在倒是明白為何一開始沈氏會叮囑他不要四處亂晃,免得衝撞貴人。隻怕那個貴人指的就是寧和大長公主,想必沈氏也知道寧和大長公主的名聲不大好,那些傳言她也有耳聞。

  不過沈氏居然會提醒他,對他說這話,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齊慕陽微微側頭,瞥了沈氏一眼,心裏很好奇沈氏究竟是在想些什麽,明明當初對他下殺手,現在卻又提醒他,看著倒是並不想看著他出事。

  難道是因為齊家的名聲?齊慕陽心裏想不明白。

  齊慕陽想不明白,沈氏同樣也有些弄不清楚,她為什麽要和齊慕陽說這話,而且還跟著齊慕陽一同回府,難道真的是放心不下齊慕陽?

  沈氏心裏疑惑,看見齊慕陽微低著頭,身子挺拔,兩年多時間齊慕陽已經和以前有很大不一樣,長得似乎更像齊景輝了。

  一路無言,繞過長廊,再過一道院門,沈氏便要回自己的宜蘭院。

  齊慕陽停住腳步,望著沈氏,神色猶豫,低聲道:“母親,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和你說。”

  “何事?”沈氏微微詫異,略微一怔,脫口問道。

  齊慕陽望了一眼站在沈氏身後的鈴蘭,並沒有說話,沈氏立馬會意,更加好奇,這為什麽還要避著丫鬟,究竟是什麽事。

  “你先回去。”沈氏對鈴蘭交代了一句。

  鈴蘭自然恭敬應是,不過走的時候卻深深盯了齊慕陽幾眼,那眼神像是在警告齊慕陽。

  齊慕陽一看鈴蘭走遠,又望了一眼四周,故作緊張地說道:“母親,今日我不經意間從白大人嘴裏聽說了一件事。”

  白大人?

  沈氏略微一愣,仔細一想才明白齊慕陽說的是白漸青白禦史,眉頭微皺,她也看出這件事似乎有些嚴重,不過究竟是什麽事,問道:“白大人說了什麽?”

  “白大人他說——當初父親墜馬似乎並不是意外。”

  “什麽!”

  沈氏一驚,聽見齊慕陽的話,瞬間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盯著齊慕陽,震驚地問道:“你說什麽?”

  齊慕陽神色有些緊張,眼神閃爍,眼珠子微微轉動,似乎有些擔心這些話被人聽出,壓低了聲音,不安地說道:“白大人他說——他說父親的死並不是意外。”

  “不是意外?”

  沈氏眼神有些茫然,怔怔地望著齊慕陽,看見齊慕陽低著頭,緊張不安的樣子,心神不禁有些恍惚,齊景輝的死不是意外,這怎麽可能?

  當初明明說是馬匹突然發狂,然後墜了馬,怎麽現在又說不是意外?

  “你——你說的是真的?”沈氏嘴唇微動,隻覺得自己聲音都有些飄忽不定,腦子裏一片空白,喃喃問道。

  “我不知道,白大人他——他是一不小心說漏嘴,我也不知道這件事究竟是不是真的。”

  齊慕陽搖了搖頭,不安地說道:“不過齊伯當初說過白大人他並沒有來拜祭父親。我隻是覺得有些奇怪,白大人他明明是父親的好友,為何不送父親最後一程。”

  一路長廊,寂靜無聲,唯有冷風悄悄地經過,帶著一絲冷意,緩緩襲來。

  沈氏聽見齊慕陽這話,也不禁想到了白漸青的確沒有過來拜祭齊景輝,忽然覺得齊慕陽說的很可能是真的,難道說齊景輝的死真的不是意外?

  當初隻有白家的夫人過來拜祭,說是白漸青受驚一直躺在床上需要靜養,可是這靜養怎麽也不至於要那麽久的時間。

  沈氏之前沒有在意白漸青並沒有過來拜祭這件事,還特意和白夫人問了白漸青的病情如何。

  現在仔細想來,的確是有些不對勁!

  齊景輝的死究竟是意外?還是有人故意陷害?沈氏一時間驚疑不定,腦子裏思緒不斷。

  現在齊景輝的孝期都已經過了,突然聽見這件事,沈氏心裏的確是有幾分懷疑,尤其是這還是齊慕陽說的,並沒有真憑實據,不過是隨口一說。

  看齊慕陽這緊張不安的樣子,沈氏倒也不認為齊慕陽是故意騙她,畢竟這件事齊慕陽並沒有必要騙她。

  “好了,這件事我知道了,你自己好生些,再過不久便是院試,別誤了學業。這件事我會派人去調查。”

  齊慕陽點了點頭,一副聽從沈氏安排的神色,又問道:“母親,那要不要告訴祖母?”

  “先不要!”

  沈氏一抬手,示意不必告訴林老太太,畢竟這件事還隻是齊慕陽片麵之言,誰也不知道真假。

  “母親,我想這件事如果是真的,真的是有人害了父親。那父親和白大人一同去郊外騎馬這件事,一定是事先得知了消息,才會對馬匹下手,若不然好端端的馬怎麽會突然發狂?”

  “你的意思是——”

  沈氏眼神一閃,神情有些凝重,她自然明白齊慕陽這話裏麵的意思,如果齊景輝的死真的不是意外。

  那麽,要不就是白漸青下的手,要不就是有人打聽到了消息,並且還知道齊景輝究竟會要騎馬,這樣才好下手。

  沈氏心裏一團亂,擺了擺手,不願再多說,一步一步,心神恍惚地朝著宜蘭院走去。

  齊慕陽倒也沒有多說,想著剛才沈氏聽見這件事震驚的神色,看著沈氏漸漸離去的背影,嘴角微微一勾,不複剛才的緊張與不安,也不知道沈星源知道沈氏開始調查齊景輝的死會是什麽反應?

  他心裏很清楚,如果說沈氏要調查這件事,隻能是告訴沈府,讓連氏和沈星源幫忙,那到時候隻怕就變得有趣了。

  齊慕陽念頭一轉,忽然又想到如果沈氏知道是沈星源害死齊景輝,那事情又會如何?

  他忽然很期待看見那個答案,當然前提是他要等到那一天!

  ……

  沈氏從齊慕陽嘴裏聽說了這件事,自然是十分震驚,驚疑不定,一時間也不知道齊慕陽說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太太,你這是怎麽了?”

  鈴蘭看見沈氏自從回了宜蘭院,便一直心不在焉,眉頭緊皺,臉色也不好,也不知道剛才齊慕陽究竟和沈氏說了什麽話,害得太太成了這樣子。

  沈氏望了一眼鈴蘭,想到剛才齊慕陽說的最後幾句話,眼神一凝,擺了擺手,並不打算把這件事告訴鈴蘭,隻是說道:“你讓齊全過來一趟,我有話問她。”

  “太太,你的臉色看著似乎——不大好,剛才慕陽少爺他究竟和你說了什麽?”鈴蘭擔心沈氏,不禁問了一句。

  “我說的話你沒聽見?”

  沈氏看見鈴蘭站著沒動,心裏一時氣急,臉色一邊,直接衝著鈴蘭發火,厲聲嗬斥道:“讓你去叫齊全過來一趟,你還站在這幹什麽!”

  屋子裏站著的其他丫鬟都被沈氏這話給嚇到了,她們一個個也都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麽事,為什麽太太會對鈴蘭發火。

  要知道這鈴蘭是太太的身邊的大丫鬟,左右手,一直很得太太器重,怎麽這會太太這般不給鈴蘭臉麵。

  鈴蘭沒想到沈氏會突然衝她發火,嚇了一跳,不過不敢多想,趕緊朝著門口走去,忙不迭地去叫齊全過來,再不敢耽擱一刻。

  沈氏衝著鈴蘭發了這一通火,心情不禁平複了些許,麵色放緩,讓丫鬟給她倒了一杯茶,潤了潤嗓子,目光卻一直望著門外。

  他的死真的不是意外?

  沈氏心裏思緒不斷,這乍一聽到這個消息,不得不說沈氏是慌了心神,有些無措,若不然剛才也不會衝鈴蘭發火。

  沒過多久,鈴蘭便讓齊全急忙趕來。沈氏也就出了宜蘭院,另去了外院見齊全。這畢竟主仆有別,而且沈氏現在還是守寡,更加要注意規矩禮節,免得讓人抓住把柄,傳出不好的名聲。

  當初齊慕陽便讓齊全調查過白漸青,現在沈氏突然見齊全,問當初齊景輝墜馬一事,這齊全自然知道該說些什麽。

  沒有證據,不過是齊慕陽的片麵之言和齊全的猜測,但是沈氏心裏也已經認定齊景輝的死並不是意外。

  現在他都死了有三年,現在真的還能查出什麽來嗎?沈氏心裏很是懷疑。而且究竟是誰,又為什麽要害死他?

  要知道他可是武陽侯,當朝閣老的妹夫!

  在聽了齊全的話之後,這一刻沈氏的心才是真的亂了!

  

  第62章 54|55

  

  連氏坐在臨窗大炕上,手裏正捧著一杯熱茶,細細品嚐,不曾想聽見沈氏的話,心神一震,睜大了眼睛,驚訝地問道:“初韻,你剛才說什麽?”

  “齊景輝的死不是意外?”

  沈氏一身白色長裙,身材窈窕,看著有些瘦弱,臉色不大好,眉頭緊皺,眉目之間似乎有一股憂愁揮散不去,麵色蒼白,眼眸一閉,點了點頭,沉重地說道:“他的死可能不是意外。”

  沈氏弄清楚這件事,雖說沒有證據,但她心裏卻已經相信齊慕陽和齊全的話。這才急急地來了沈府,把這件事告訴連氏,想要自己的兄長幫忙調查。

  相信隻要大哥出手調查,事情一定會水落石出。

  “不是意外?”

  “這怎麽回事?”連氏眉頭一皺,她現在並不是關心齊景輝的死究竟是不是意外,而是想知道這件事究竟是誰告訴沈氏的,問道:“你怎麽知道不是意外?”

  沈氏解釋道:“一直跟著景輝的下人之前便覺得奇怪,那馬為何會無端發狂,不過沒有證據,而前不久白漸青他親口說景輝的死並不是意外。”

  “白漸青?”

  連氏麵色凝重,看沈氏這般肯定的目光,事情難道真的如沈氏所說,武陽侯的死真的不是意外?

  這件事還和白漸青白禦史有牽連?

  連氏放下手中的茶杯,麵色一沉,望著沈氏,正聲問道:“你可知道,你現在究竟在說什麽?”

  “你難道是在懷疑白漸青他對齊景輝下手?”

  連氏覺得沈氏這話有些偏激,隻怕是因為乍一聽到齊景輝的死不是意外,心裏有些鑽牛角尖,那白漸青可是禦史,又和齊景輝關係一向很好,為什麽會對齊景輝下手?

  沈氏看著連氏凝重的神情,心裏也知道這件事若是真的要去查,根本就沒那麽簡單,可是如果事情真的如她所想,齊景輝真的是被人害死的。

  她怎麽可能不替他報仇,要知道他可是她的夫君!

  沈氏眼神一沉,聲音有些哽咽,喃喃說道:“我過來便是想讓大哥調查一下這件事,如果真的是有人害了他,我無論如何都要替他報仇,不能看著他不明不白地死去。”

  連氏聽著沈氏說這番話,心裏歎了一口氣,她心裏知道沈氏對齊景輝一片癡心,要不然也不會不願改嫁,現在知道這件事,沈氏肯定要調查清楚。

  “你放心,等你大哥回來,就和他商量。”

  連氏拉著沈氏的手,輕拍了拍,勸慰道:“齊景輝畢竟是他的妹夫,如果真的有人敢對齊景輝下手,他絕對不會心慈手軟的。”

  沈氏點了點頭。

  正是因為清楚,現在隻有大哥才能幫她,她才會過來把這件事告訴大嫂,想著讓他們幫忙。

  ……

  沈星源早朝回來,便聽說了沈氏來了府上,而且沈氏和連氏讓他過去一趟,說有要事商量,他也沒有多想,便直接去了內院。

  “你說齊景輝的死不是意外?”

  沈星源坐在一旁的楠木雕花太師椅上,微低著頭,似乎正看著手裏的那杯熱茶,讓人看不清眼神,聲音清冽,不急不緩。

  “初韻,她也是懷疑,這不過來找你商量,想著讓你幫忙查一下究竟是怎麽回事。”連氏站在沈星源身旁,看了一眼沈氏,解釋道。

  “懷疑?”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