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41節

  

  沈星源在朝中是內閣尚書,這沈家辦喜事,京城一眾官員也都會前來恭賀一番,不過好在沈家並不高調,沈恪的婚事並沒有四處張揚,若不仔細打聽,隻怕還不知道這件事。

  沈恪迎娶戶部侍郎江家的嫡女,不得不說這江家女是高攀了沈家。江家對這門親事自然是十分看重,一路陪嫁的嫁妝浩浩蕩蕩,氣勢不凡。

  齊慕陽作為沈恪的長輩,按理說是應該要陪著去江家迎親,不過沈恪不提,齊慕陽自然不會多此一舉,跟著沈氏來沈家祝賀便是全了禮。

  因為沈恪成親,沈府裏裏外外都張羅開,掛著紅綢喜布,紅彤彤一片,廊簷下的紅燈籠十分顯眼,熱鬧非凡。

  “慕陽,你倒是一個人在這躲清靜。”方少意一臉笑容地走了過來,看見齊慕陽坐在這外院涼亭處十分悠閑,不禁笑著打趣了一句。

  齊慕陽眉毛一挑,詫異地望了方少意一眼,他倒沒想到方家居然也會過來道喜。

  這方家和沈家在朝中可一直都不對頭。

  方少意看出了齊慕陽的疑惑,坐在齊慕陽身旁,笑著說道:“父親派我過來,畢竟這沈家辦喜事,怎麽也要過來巴結一下。”

  這話自然是玩笑,諷刺外麵那些上趕著上門祝賀的官員。

  “大門那邊可忙著出題比試,你難道不過去看看?”

  因為是大喜的日子,沈恪作為新郎官自然要出去敬酒,這有人自然也出了題目刁難,其實就是變著法為沈恪造勢。畢竟沒有人會這麽沒眼色,在沈家這個時候搶風頭。

  “那你怎麽又跑出來了?”

  沈恪眼神中透出一絲嘲諷,不屑道:“不過是阿諛奉承。”

  “不過我說慕陽你這沈閣老的外甥,要是說出去,隻怕那些人也會圍過來,奉承你。”

  “那就過去吧!”

  齊慕陽一笑,起身朝著外院走了過去,他也不能一直呆在這,還未出涼亭,便看見沈麒走了過來,臉上依舊是那副玩世不恭的笑容,絲毫不見得當初在酒樓時候的瘋狂。

  “慕陽,這位是——?”

  沈麒望了站在齊慕陽身旁的方少意一眼,頭微微一昂,笑著說道:“沈家二爺沈麒。”

  方少意眼睛一亮,打量沈麒幾眼,他也聽說過這位沈家二爺的名聲。沈家雖說家世顯赫,但治家有方,沈家子弟在外也都頗受讚譽,唯有這沈家二爺倒是一個奇葩,惡名不斷,而且還好男風。

  就算是這樣,沈家也沒有人去管教這位沈麒,也不知惹出多少事。

  齊慕陽看著沈麒臉上的笑容,眼神一凝,沈麒倒是藏得夠深,在這沈家隻怕也隻有沈麒敢直呼沈星源的大名。不過有件事,齊慕陽一直都想不通,如果沈星源敢除掉沈麒的父親,那為什麽又要留著沈麒?

  就看沈麒這般不把沈星源放在眼裏,想來沈星源也應該知道沈麒為何會對他這幅態度。

  難道是因為沈麒母親的緣故,沈星源才沒有對沈麒下手?

  “倒是對沈二爺久仰。”方少意笑著說了一句。

  沈麒有些詫異,倒沒想到方少意會說出這番話,再一想方少意的身份,看見方少意和齊慕陽走得這麽近,心裏不禁明白了些許,拍了拍齊慕陽的肩膀,說道:“表叔,別怪表侄我沒提醒你,沈星源他可不喜歡方家人,你最好還是不要他們來往。要不然——”

  齊慕陽瞟了方少意一眼,看見方少意驚訝的目光,心裏好笑,還沒說話,便看見沈家的管家李虎急忙忙地趕了過來,匆忙行禮之後,便說道:“齊少爺,老爺在書房等著,說要見你。”

  沈麒眉頭一皺,旋即笑道:“表叔,你看這沈星源現在就來找你的麻煩了。”

  方少意同樣驚訝沈麒直呼沈星源的名字,再一聽沈星源要見齊慕陽,驚訝之色一閃而過,暗暗打量沈麒,他似乎找到了一個比齊慕陽更有趣的人。

  當初沈氏便和他說過,沈星源有話和他說,他倒沒有驚訝,點了點頭,便跟著李虎去了沈星源的書房。

  不同於上次在迎客堂的不安和緊張,齊慕陽他倒顯得十分坦然,臉上甚至帶著笑容,即便他知道他馬上是要去見他的殺父仇人,想要殺他的沈閣老。

  方少意和沈麒看著齊慕陽走了,倒是沒有離開,而是方少意和沈麒說起話來。

  沈麒雖然有些擔心齊慕陽,不過他不認為沈星源會在這大喜的日子下手對付齊慕陽。至於麵前這方家少爺,他明白方家和沈家的關係,不過這正是他在意方少意的原因李虎帶著齊慕陽去沈星源的書房,繞過長廊,一路直走,相比起外院的喧鬧,這一路上倒是安靜下來。

  若是在這裏殺人,就算是喊救命,隻怕這個時候也根本就不會被人知曉。

  齊慕陽一路看著沈府院落景致,並未欣賞,而是在想哪裏究竟適合藏人,要是突然冒出來一個人像菩提寺那般想要殺他,會如何做?

  李虎看見齊慕陽暗自察看沈府的布置,心裏一驚,不過兩年多未見,眼前這少年卻像是變了另一個人,截然不同,再不見當初的緊張和不安,目光淩厲,似乎在謀算著什麽。

  “到了!”

  李虎收回心思,推開麵前的一間僻靜房間的門,低聲說道:“老爺就裏麵等著你。”

  書房並不算大,往裏麵是書案,還有書架,上麵擺放著各式書籍,還有古瓶花瓷,書香味十足,雪白的牆上掛著各色書畫,又有詩詞題名懸掛於另一旁的書架旁,下方便是古銅角鼎焚香,另一邊的窗格上擱置著幾盆花草,更顯幽靜,別致。

  齊慕陽一進門,便看見沈星源坐在書案前,手裏拿著一副畫正在仔細品賞,聽見開門的聲音,並未抬頭,而是直接問了一句,“知道我什麽叫你過來嗎?”

  “慕陽不知。”齊慕陽目光平靜,恭敬地行了一禮,這才回道。

  “你馬上就要參加科舉考試,可有把握?”

  齊慕陽心裏疑惑,但還是平靜地回道:“慕陽自當盡力而為。”

  “盡力而為?”

  沈星源忽地一聲輕笑,又問道:“童試,鄉試,會試,殿試,你覺得你能過那一關?”

  齊慕陽第一次參加科舉考試,自然是從童試開始。因為齊家本就在京城,倒是不必回鄉去考,隻不過這若是真的想秋闈春閨一路考下來,那可就是真的很難。

  “慕陽不才,倒是盼著殿試。”

  沈星源放下手中的書畫,抬頭望著齊慕陽,眼角帶笑,起身朝著齊慕陽走了過來,說道:“你拜了崔太傅為師,又跟著蘇上學武,倒是不錯。”

  齊慕陽不知道沈星源心裏究竟在想什麽,並沒答話,等著沈星源後麵的話。

  “當初我送你的那兩個字可還記得?”

  “敬之,慕陽時刻不敢忘。”

  沈星源一笑,逼近齊慕陽,直視齊慕陽,又微微低頭望著齊慕陽的右手,淡淡地說道:“不敢忘?說的倒不錯,不過怎麽辦,舅舅我倒是放心不下,放心不下你這個殺過人的右手。”

  “要是讓人毀掉如何?”

  齊慕陽心裏一緊,看著沈星源那幽深的眼睛,嘴角一勾,低聲道:“舅舅,別說笑了。”

  “你覺得我是在說笑?”

  齊慕陽點頭。

  沈星源笑了笑,眼神晦暗不明,忽地抬手一拍齊慕陽的肩膀,說道:“這可怎麽辦?我打算毀掉你的右手。”

  齊慕陽抬手抓住沈星源的右手,臉色不變,嘴角帶笑,並說道:“舅舅,你要是這樣,慕陽隻怕會忘了那兩個字。”

  沈星源臉色一變,右手顫抖,直直地盯著齊慕陽,麵色有些猙獰,痛苦。

  齊慕陽嘴角帶著似有似無的笑意,若無其事地鬆開沈星源的手,隻聽沈星源悶哼一聲,長須一口氣,“呼!”

  “看來你是真的變了。”

  沈星源冷冷盯著齊慕陽,袖中的右手都在微微顫抖,他倒沒想到齊慕陽居然敢對他動手,還真是出人意料。

  “舅舅你若是想毀掉慕陽的右手,不妨先顧著自己的右手。”

  齊慕陽目光淡然,毫不退讓,與沈星源凜然相對。

  沈星源哈哈大笑,仿佛聽到了什麽可笑的事情一樣,轉身回了自己椅子上,冷聲說道:“我若是想要毀掉你,又如何?”

  “那舅舅便是讓慕陽無路可走。”

  齊慕陽朝著書案走去,看著書案上放著的文房四寶,手一伸直接拿過一支狼毫毛筆,“哢嚓”一聲脆響,便看見那支毛筆被齊慕陽捏成兩截。

  “無奈之舉,還望舅舅不要生氣。”

  齊慕陽麵帶笑容,恭敬地行了一禮,雙手將手中的斷筆放在那副字畫上。

  一切如舊,屋子裏唯有這舅甥二人淡然相對,十分安靜。

  

  第58章 54|55

  

  如果可以,齊慕陽並不願和沈星源撕破臉皮,隻是很可惜沈星源容不下他。當朝閣老,齊慕陽不認為自己是沈星源的對手,可若是沈星源逼得他無路可走,那麽他也就隻有同歸於盡。

  “舅舅若是沒事,慕陽就先出去了。”

  說著,齊慕陽躬身行禮,轉身朝著門口走去。

  “你該不會以為拜了崔太傅為師,就後顧無憂了?”沈星源看著齊慕陽從容離去的背影,眼神一凝,臉色有些難看,忽地開口問了一句。

  齊慕陽腳步微微一頓,並未回頭,有些事已經無須多言,他現在隻需要提防,提防著沈星源對他下手。

  門“嘎吱”一聲響,齊慕陽走了出去。

  沈星源低頭拿起書畫上的那支斷筆,嘴角微微上揚,低聲道:“看來你是真的沒把那兩個字放在心裏。”

  出了沈星源的書房,看了一眼在外麵守著的李虎,齊慕陽長噓一口氣,麵對沈星源這位權勢滔天的舅舅,他真的很有壓力。

  沈星源容不下他的右手,不肯放過他,那麽他該如何應對?

  李虎看齊慕陽出來,連忙上前領著,也沒多問,直接帶齊慕陽去外院,一路無言,靜悄悄的走著。

  當初他曾問過崔太傅,沈星源有什麽把柄,崔太傅搖頭,拋開沈麒告訴他的那件事,難道真的就沒有辦法對付沈星源。

  齊慕陽一路上都在想這個問題,如何才能扳倒沈星源,尤其是他現在身無功名,不過是一介書生。

  “你怎麽會在這?”沈氏看見李虎帶著齊慕陽走過來,眉頭一皺,不禁問道。

  “剛才舅舅讓我去書房見他。”

  沈氏點頭,又問道:“你舅舅找你有什麽事嗎?”

  齊慕陽瞥了一眼沈氏,看見沈氏身旁並沒有跟著丫鬟,心裏明白沈氏隻怕也是要去見沈星源,覺得沈氏的話還真是有些可笑,明明知道沈星源的打算,居然還如此淡然地問他。

  “舅舅他不過是叮囑我不能誤了學業,交代我幾句,畢竟科舉考試臨近。”

  沈氏眉頭一挑,她可不認為齊慕陽說的是真話,她那個哥哥怎麽可能會說這些話,還真是睜著眼睛說瞎話,淡淡地應了一聲,直接朝著沈星源的書房走去。

  “對了,你——”

  沈氏忽然想起一件事,喊住齊慕陽,眉頭微皺,直直地打量齊慕陽的那張臉,看著像是有些糾結,一時間都沒有說話。

  齊慕陽覺得奇怪,尤其是沈氏的眼神有些奇怪,剛準備問沈氏究竟是怎麽回事,便聽見沈氏開口說了一句,“不要——不要四處亂晃,別衝撞了貴人。”

  衝撞了貴人?

  齊慕陽心裏更加疑惑,他這好端端地怎麽會衝撞貴人,再說他現在外麵的身份終歸是沈星源的外甥,前來道喜的人無緣無故又為何會刁難他。

  沈氏看著齊慕陽那張臉,也不過是突然閃過這樣一個念頭,猶豫之下,才交代了一句。看見齊慕陽疑惑的神情,沈氏臉色變淡,覺得自己想多了,不再多說,轉身離去。

  齊慕陽不大明白沈氏這句話究竟是什麽意思,尤其是還一直盯著他的臉看,眼神著實令人疑惑,一轉頭對李虎,問道:“李管家,前來道賀的人還有什麽身份貴重之人嗎?”

  李虎也不明白為何沈氏單獨要和齊慕陽交代這一句,在沈府好端端的怎麽會衝撞了貴人,搖頭說道:“前來道賀的賓客身份都十分貴重,齊少爺還是先走吧。”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