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40節

  不能告訴?如此直接的一句話。

  沈恪麵色一僵,很是尷尬,心裏氣惱,想要對齊慕陽發火,還沒說話,一旁的沈瑜便看出了沈恪生氣了,連忙拉住沈恪,笑著說道:“我猜表叔一定是偷跑出來,不想給舅母發現。”

  齊慕陽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我先走了!”

  沈瑜點了點頭,說道:“表叔,你一個人也要小心。”

  雖說是在京城,但是就連菩提寺都發生過那樣的事,誰又知道皇城裏麵會不會發生那可怕的事。

  沈恪看著齊慕陽這般目中無人的樣子,怒火中燒,想要說什麽訓斥齊慕陽,但偏偏齊慕陽的輩分要比他高。

  “你什麽時候和那個外室子關係這麽好,居然還想著給他回禮?”看見齊慕陽揚長而去,沈恪便衝著沈瑜發火,冷聲質問道。

  沈瑜收回自己的目光,望著沈恪,疑惑不解,問道:“大哥,表叔他早就記在姑奶奶名下,你又為何說他是外室子。”

  “記在姑奶奶名下?

  沈恪冷哼一聲,不屑道:“就算記在姑奶奶名下,也改變不了他外室子的出身,永遠都成為不了嫡子!”

  “還有——剛才你是怎麽回事?為何會對他這麽關心?”

  沈恪麵色嚴肅,直視沈瑜,眼神一閃,臉色一變,厲聲質問道:“你該不會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不該動的心思?

  沈瑜被沈恪嚴肅的神情嚇了一跳,心砰砰直跳,不知為何她感覺到很緊張,很不安,嘴唇一動,平靜地問道:“大哥,你說什麽?什麽不該動的心思?”

  沈恪直直地望著沈瑜有好一會,看見沈瑜一臉坦然,疑惑的眼神,不禁收回目光,望著已經走遠的齊慕陽背影,覺得是自己想多了,沈瑜和齊慕陽可是隔著輩分,但還是冷聲說道:“以後少和他來往。”

  “他根本就不配進我們沈家的門!”

  沈瑜沒有回話,隻是不知不覺間她背後都不禁出了汗。

  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剛才看著沈恪那嚴厲的眼神,她隻覺得心都快跳出來了,難道說她真的動了不該動的心思?

  沈瑜望著齊慕陽的背影,眼神閃爍不定,心裏一團亂,她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心裏究竟在想些什麽,十分混亂,思緒不斷。

  不過,不管是想些什麽,她都知道她現在心裏想的一切都是因為一個人——

  她的小表叔齊慕陽。

  

  第56章

  

  孝期三年一過,作為齊景輝的子女便出了孝期,除服,再不用守那些繁瑣的禮節。

  陶然居這邊也撤了那些素淨的物件,一時間煥然一新。

  齊慕陽對於給齊景輝守孝並沒有什麽感受,至於他的那個生母有些事在心裏記住便好,是否依舊茹素,謹守孝期禮節,他倒並不是太在意。

  “表叔,你這之前便說過要告訴我那道題如何解?”

  沈恪交代沈瑜不要和齊慕陽來往,但是有些事被捅破了那層紙,反而讓沈瑜更加清楚地認識到了自己心裏的想法。

  即便內心紛亂無緒,她隻知道她心裏終歸還是想著見小表叔齊慕陽。

  齊慕陽看著沈瑜臉上的笑容,又望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齊慕婉,他倒不知道沈瑜居然如此會如此執著,對那道題難道真的十分好奇。

  齊慕婉知道府裏之前發生的事,也知道齊慕陽為什麽兩年多不願回齊府,菩提寺的那起殺人命案不僅僅是讓齊慕陽變了,府裏很多人都改變了。

  “沈瑜她一直記著這件事,當初我就答應幫她問你,隻是後麵一直沒有機會。”

  沈瑜望著齊慕陽,目光中藏了一絲緊張,她想起當初沈恪對她說的那些話,她就覺得不安,她怎麽可能會對小表叔動心思。

  但越是否認,她心裏就越不安,越緊張。

  “以三三數之,餘數乘以七十;五五數之,餘數乘以二十一;七七數之,餘數乘十五。三者相加,如不大於一百零五,即為答數,否則須減去一百零五或其倍數。”

  聽見齊慕陽的話,沈瑜和齊慕婉都不禁低頭仔細想了想,過了片刻,沈瑜才興奮地點了點頭。

  “就是這樣,表叔你可真厲害!”

  齊慕婉也低頭念道:“以三三數之,餘數乘以七十;五五數之,餘數乘以二十一;七七數之,餘數乘十五……”

  齊慕陽看見齊慕婉這麽認真去記,雖說他和沈氏有仇,但畢竟齊慕婉還隻是孩子,並不知情,也不用給齊慕婉冷臉,不禁搖頭說道:“倒不用去死記硬背,這裏有一首詩記著倒是十分容易。”

  一首詩?

  齊慕婉疑惑地望著齊慕陽,心裏不解。

  “三人同行七十稀,五樹梅花廿一枝,七子團圓正半月,餘百零五便得知。”

  “呀!”沈瑜聽見齊慕陽居然念了這麽一首詩,仔細品味,眼睛陡然睜大,驚訝地捂住嘴,喃喃說道:“表叔,你居然還用一首詩來解釋。”

  齊慕婉自然不是蠢人,不過片刻,便也反應過來,這一首詩便能解那些“物不知其數”的難題,不過他齊慕陽怎麽會如此厲害。原以為他被崔太傅收在門下,不過是舅舅暗中幫忙,現在看來她這位大哥似乎也不差。

  “你怎麽想出來的?”齊慕婉神色有些別扭,看著齊慕陽的神色有些不自然,頭一偏,悶聲問道。

  “閑暇無事,便琢磨了一番。”

  既然已經給沈瑜這位沈家表侄女做出了解釋,齊慕陽也不想多說,便準備離開,不曾想沈瑜又說道:“表叔,你還記得上次你進仁和書院的時候,我托你給我大哥送的那個盒子嗎?”

  齊慕陽眉頭一皺,點了點頭,倒是記得。

  “我還擔心表叔答不出來,找了之前仁和書院出的那些題目,想著讓表叔你看一下,不過表叔你沒看,就答出來了真好。”

  齊慕陽心裏更加疑惑,不明白沈瑜為什麽會這麽做,為什麽會這麽幫他?

  沈瑜臉頰微微發熱,隻覺得心跳得很快,尤其是齊慕陽望著她的時候,略顯緊張地說道:“表叔你還拜在崔太傅名下,真是厲害。”

  “這都是多虧了舅舅,若是沒有舅舅幫忙,隻怕我連仁和書院的門都進不了。”齊慕陽眼神一閃,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

  ……

  這邊沈瑜和齊慕婉來了陶然居,住在齊府的李錦繡也過來,並且還給齊慕陽帶了一些點心,是方氏親手做的。

  “表弟,這位是——?”

  因為沈氏不喜方氏,齊慕婉也沒有和李錦繡母女來往,至於沈瑜更是第一次見麵。

  “這是沈家大小姐。”

  李錦繡一聽齊慕陽這句話便明白過來,看著沈瑜的目光也帶了一絲欣喜,沈家大小姐,這身份可不一樣,連忙拿出帶過來的點心,笑著說道:“沈大小姐,你也不妨嚐一嚐這芙蓉糕,是我母親親手做的。”

  “喚我沈瑜即可。”

  因為齊慕陽的緣故,沈瑜倒沒有對李錦繡不理不睬,笑著應了一聲。

  齊慕婉雖然性子收斂了許多,但是對於李錦繡這樣上門打秋風,一直寄住在府上的窮親戚自然是不放在眼裏,更別說這方氏母子說起來連親戚都算不上。

  “既然他已經告訴你了,我們就回去。”

  沈瑜眼睛一瞥,看見齊慕婉催著離開,不想再待在陶然居,自然是有些為難,若是可以她自然想著多和齊慕陽說會話,畢竟她這來齊府,便是為了見一下表叔。

  “走吧!”

  齊慕婉拉過沈瑜的手,直接拽著沈瑜往門外走去,一旁侍候的丫鬟巧兒和翠兒自然相送。

  “表叔,那我先走了!”沈瑜急急地說了一句告辭的話。

  李錦繡一看齊慕婉一點也不給她麵子,直接轉身離去,她還傻傻地端著一盤點心,真是丟臉,心裏很是氣悶,但是她卻知道齊慕婉的身份,自然不好發火,隻能憋著。

  “怎麽了?”

  齊慕陽看出李錦繡臉色有些難看,不禁問了一句。

  李錦繡回過神來,一臉笑容地望著齊慕陽,搖頭說道:“沒事,不過是過來替母親送這些點心,希望表弟你喜歡。”

  “替我多謝表舅母了!”

  “不用客氣,母親倒是讓我問一問表弟,就是你表哥他一直都沒有好的先生教導,想著能不能拜托表弟你讓崔太傅指點你表哥一二,隻需要指點一二。”

  說這話,李錦繡自己都覺得有些尷尬,這樣的話提過一次,又怎麽好再提。

  因為寄住在齊府,李誠也曾想過進仁和書院,隻是事情沒那麽容易。就算方氏當麵和齊慕陽說過這件事,希望幫著在崔太傅麵前引薦一下李誠,也被齊慕陽婉言拒絕了。現在快到科舉考試,方氏心裏自然記著這件事,若是能有崔太傅幫忙指點,一定會高中。

  齊慕陽眉頭微皺,低聲說道:“這件事隻怕慕陽有些為難,實在是辦不到。”

  李錦繡猜到齊慕陽會這麽說,便又說道:“母親並沒有想著讓表弟為難,若是困難,也就罷了。”

  還好方氏這位表舅母知道分寸!齊慕陽坐在椅子上,嚐著方氏親手做的點心,不得不說方氏的手藝倒是不錯,特意送過來的。

  “表弟,我這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一聲。”

  李錦繡眼睛一眨,頗為神秘地樣子,似乎在對齊慕陽開口問她,但偏偏齊慕陽吃著點心,壓根就沒理李錦繡,讓她有些尷尬,隻能繼續說道:“母親她昨日和老太太說話,聽老太太提起表弟你的親事了。”

  親事?

  齊慕陽一頓,心裏驚訝,不過麵上不顯,倒是狐疑地望著李錦繡,雖說他並不是太了解這位表姐,不過這樣的事,作為一閨中女子怎麽好隨便提及。

  要知道蘇家四小姐可是當初連她的名字都不肯透露。

  李錦繡看見齊慕陽那疑惑的眼神,覺得臉頰發燙,她也是聽母親說了這件事,才仔細想了想,不得不說她這位表弟的確長得好看,相貌十分出眾,看著讓人心動。

  “表姐,這樣的事你還是不要說,免得傳出去不好。”

  李錦繡聽見齊慕陽這句話,臉色一僵,很是難看,羞紅了臉,她這不過是想著和齊慕陽提一下這件事,沒想到倒被齊慕陽給教訓了一句,坐立不安,急聲分辯道:“不過是告訴表弟你一聲,表弟你怎麽就說這樣的話。”

  不過,她也知道自己這話有些不合規矩,她不應該提這些話,尤其是當著齊慕陽這表弟的麵,男女有別。

  因為這一句話,李錦繡也不好在陶然居久留,不過就算在離開的時候,還不忘問了一句,“表弟,這過幾日便是沈府大喜的日子,我和大哥也能過去看看嗎?”

  “自然不行!”

  齊慕陽一口回絕,他也不知道李錦繡怎麽問出這麽不著調的話,他們的身份肯定進不了沈家的門。

  雖說早就猜到答案,但是被一口回絕,李錦繡臉色有些難看,羞惱地走了。

  齊慕陽看了一眼桌上的點心,忽然覺得味道不對,搖了搖頭,心裏還是記著剛才李錦繡說的那件事,轉而望著巧兒,問道:“祖母她現在真的在操心我的親事?”

  巧兒莞爾一笑,點了點頭。

  齊慕陽窘然,他才十三歲,怎麽就想著要成親了!

  作者有話要說:咳咳,那個如果早婚早育,希望親們不要反對,多多支持~~

  

  第57章 54|55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小康奮鬥史 千妖百魅 穿越之千年輪回 鳳臨天下:王妃13歲 豪門有病嬌:重生金牌醫女 我有特殊的養成技巧 外長的網紅人生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