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39節

  這件事他也聽崔太傅說過。當初崔太傅便說過沈星源不可能會除掉齊景輝,在崔太傅眼裏,沈星源雖然為人不怎麽樣,但是為官倒是不錯。

  如果說,是因為沈星源的私事而被齊景輝抓住了把柄,才會被殺人滅口,倒也說得通。

  難道這件私事指的就是沈星源害死自己的侄兒?

  “你懷疑是沈星源害死你父親?”

  沈麒猛地轉過頭望著齊慕陽,一雙眼眸幽暗深邃,一字一句地說道:“並不是懷疑,而是我親眼看見的!”

  看著沈麒那深如古井的眼睛,齊慕陽心裏一沉,他倒沒想到那個一直玩世不恭的沈麒居然還藏著這樣的秘密,如此深的心思。

  “可是沈星源他為什麽要對你父親下手?”

  沈麒嘴角一勾,泛著冷意,低聲道:“我想這也是你父親知道的秘密,若不然沈星源不會對他下手。”

  “什麽秘密?”

  沈麒沒有回答,走到齊慕陽身旁,圍著齊慕陽上下打量,邊走邊說道:“表叔,你母親是外室,那麽她便是自甘下賤。”

  齊慕陽聽著沈麒的話,心裏有些不舒服,即便莫氏是做了齊景輝的外室,但是現在沈麒當著他的麵說莫氏說這話絕對是有意辱罵。

  “可若是有一個女人,和她丈夫的叔叔通奸,這又會被稱作什麽?”

  齊慕陽渾身一震,猛地轉過頭望著站在他身後的沈麒,驚訝不已,看著沈麒那副平靜無瀾的神情,冷淡的目光,他此刻心裏掀起了驚濤駭浪,沈麒這話已經很明顯了。

  “你是說——你母親和沈星源通奸?”說著,齊慕陽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聽見齊慕陽說這句話,沈麒冷冷一笑,轉身又坐回自己的椅子上,猛地拿起桌上的花雕酒,直接對著酒壺一飲而盡,酒水順著沈麒的嘴角不停往下流,整個人看著有些瘋狂。

  “對,你說的沒錯。”

  “你父親就是因為知道這件事,才會被沈星源給滅口。”

  沈麒的聲音有些尖銳,眼神狠戾,對著齊慕陽厲聲厲聲說道:“所以你就應該要給你父親報仇,殺了沈星源!”

  說完,“砰”地一聲脆響,沈麒將手中的酒壺摔在地上,破碎開來。

  齊慕陽看著激動的沈麒,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如果說真的是因為知道這件事,那沈星源倒有理由除掉齊景輝。

  不過,這如果算沈星源的把柄,難怪當初沈麒說不能告訴他。

  房間外麵的小二自然聽見了這摔碎東西的聲音,不安地敲了敲門,想著過來看一看是不是出了什麽事。

  齊慕陽起身給小二開門,看著小二緊張不安的神色,不禁說道:“無事,不過是不小心摔碎了酒壺,你——再去拿一壺酒上來。”

  齊慕陽回頭看了一眼沈麒,想著還是再給沈麒拿一壺酒。如果說喝酒真的能麻醉自己,那就讓沈麒醉一下。

  母親通奸?

  這樣的事實在是有些可怕!齊慕陽難以想象,尤其是這通奸之人還是長輩。

  小二眼睛一瞥,自然看見了喝醉了酒,臉色不大好的沈麒,也不好多說,點頭應是,便下去又給齊慕陽送上來一壺酒。

  “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可憐?”

  沈麒頭發披散,十分狼狽,抬頭望了齊慕陽一眼,喃喃說道:“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很可憐。”

  齊慕陽對於那件事並沒有發表仁和看法,他也並不覺得沈麒可憐,這世上可憐人多了去,要真的說起來死去的莫氏才是真正的可憐人,因為他們已經死了。

  “那你現在是想要對付他嗎?”

  “對付?”沈麒嘲諷地笑了笑,斷斷續續地說道:“你不是險些死在他手裏,我哪敢對付他。再說——”

  “我答應過一個人,不能向他報仇。”

  聽著沈麒的話,齊慕陽眉頭一挑,他現在是知道沈麒為什麽會把這樣的事告訴他,問道:“你是想要我來對付沈星源?你這樣豈不是太高看我了?”

  “如果是之前,我自然不會告訴你這件事,但是你現在不是已經是崔太傅的得意弟子,而且還跟著蘇家蘇將軍學武,再說你和沈星源有仇,若是你能替我除掉沈星源,那自然是最好。”

  “你這個注意倒是打得不錯。”

  齊慕陽搖頭笑了笑,夾起桌上的一樣菜,嚐了一下,味道不錯,並說道:“當初你知道我派人調查白家,那個時候你是不是也在調查我父親的死因?”

  “不過是湊巧知道罷了。”

  沈麒又喝了好幾口酒,問道:“那你現在打算怎麽報仇了嗎?”

  齊慕陽搖了搖頭,看了一眼窗外的漆黑的夜色,沉聲說道:“就連禦史大人都站在他那邊,你說該如何扳倒他?你能拿出什麽證據?”

  “證據?”

  沈麒嗤笑,覺得齊慕陽實在是太可笑,他能把這件事告訴齊慕陽就已經是把自己身上的傷疤血淋淋地揭開給齊慕陽看,他又怎麽拿出沈星源和他母親通奸的證據,告訴世人。

  “你今日想要告訴我的如果是這件事,你放心,我會守口如瓶。”

  齊慕陽自然明白沈麒這一聲嗤笑是什麽意思,起身準備離開,拿起沈麒手中的那一杯酒,往地上一倒,又給自己倒了一杯,一飲而盡,說道:“今日既然是你父親的忌日,這杯酒就算是我敬伯父了!”

  說完,齊慕陽就朝著門口走去。

  事情現在已經明了,齊景輝的死,他被人追殺,都是因為他那個舅舅,雖說他早就猜到了。

  沈麒看著齊慕陽離去,倒是沒有阻止,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那杯酒,不禁說道:“齊慕陽,你要記住,你今日知道了這件事,若是被他知曉——”

  “你會和你父親一樣短命!”

  

  第55章 54|55

  

  京城夜市很是繁華,雖說不是佳節,但街市上來往的行人依舊很多,等到了宵禁的時刻,相信這偌大的京城便會真正安靜下來。

  出了酒樓,齊慕陽便直接回府。

  剛才從沈麒嘴裏聽來的那件事,不得不說讓齊慕陽很是震驚,他曾想過齊景輝是知道了沈星源在朝中什麽差錯,抓住把柄,他怎麽也沒想到居然會是因為通奸。

  齊景輝他怎麽會知道這件事?

  是親眼撞見,還是——

  齊慕陽搖了搖頭,一身寬大的黑色錦衣在夜風中被吹開,他並不認為沈麒說的這些事是騙他的,畢竟誰也不會隨便提及“通奸”這個詞。

  沈星源他居然會和侄媳通奸,還真是人不可貌相!

  齊慕陽嘴角一勾,心裏冷笑,想著當初沈星源可還當著他的麵對他說那些仁義忠孝的話,要是這件事真的傳出去,也不知道聖上,朝中官員會如何看這位沈閣老。

  齊慕陽並沒有走大街,而是故意走僻靜的巷子,就是不想被人瞧見他去煙花巷。

  “表叔?”

  就在齊慕陽低著頭,匆匆回府的時候不曾想又被人瞧出了他的身份,一口喊住了他。

  聽見女子的聲音,喊他表叔,齊慕陽心裏有些詫異,之前的沈麒便喊他表叔,現在遇見的這個人又是誰,為什麽會這麽容易就認出他來?

  這一轉過頭,便看見身後站著兩位沈家的人——沈恪和沈瑜。

  沈瑜穿著一身淺紅長裙,身材窈窕,白皙的臉龐,精致美麗的麵容,那一雙靈動的眼眸在看見齊慕陽那一刻便亮了,透著一絲驚喜和訝異。

  “表叔,真的是你?”

  齊慕陽望了一眼站在沈瑜身旁的沈恪,嘴角微抿,的確還真是有些巧,他這出來居然會遇見沈家這兩位,看來這京城還真是小。

  沈恪也有些詫異,剛才看見沈瑜上前喊住這少年,他還有些擔心,不曾想原來真的是齊慕陽,不過他這臉上的胡子究竟是怎麽回事?

  “表叔,沒想到會在這遇見你,還真是——”沈瑜臉上帶著欣喜的笑容,幾步走到齊慕陽跟前,微微微微仰著頭,眼睫毛忽閃忽閃,歡悅靈動。雖說沈瑜比齊慕陽大一歲,但現在齊慕陽已經比沈瑜要高了不少。

  “表叔,你為什麽會——是這副打扮?”沈瑜心裏有些疑惑。

  齊慕陽摸了一下自己臉上的胡子,他倒不知道居然這麽簡單就被認出來了,實在是太容易了。

  不過,齊慕陽卻不知道剛才唯有沈瑜一眼認出了他,至於沈恪並沒有想到眼前這滿臉胡子的少年會是齊慕陽。就連沈麒認出齊慕陽,也不過是相熟,記在心裏罷了。

  “沒什麽。”

  齊慕陽搖了搖頭,不願多說,轉而問道:“你們呢,這時候出來做什麽?”

  “再過不久,大哥他便要成親,我是特意出來給大嫂選禮物的。”沈瑜眉眼彎彎,看著心情著實不錯,嘴角微翹,脆聲道:“還是大哥幫忙說情,我才能出來。”

  “沒想到——沒想到居然會遇見表叔你!”

  齊慕陽看著沈瑜臉上單純的笑容,不禁想到了沈家那些事,嘴角一扯,轉過頭望著沈恪,說道:“我聽母親也說了你的喜事,到時候除服之後,我和母親會一同前去祝賀。在這也先恭喜表侄你一聲。”

  沈恪心裏對齊慕陽這位表叔可謂是百般滋味,就是這樣一位他並沒有放在眼裏的外室子,成了他的表叔,進了仁和書院,最後居然還拜在崔太傅門下,成了關門弟子。

  他心裏自然是很不服氣,想他可是沈閣老的孫子,崔太傅就算是要收弟子也應該是他,憑什麽會是這個卑賤的外室子!

  其實不單單是沈恪心裏這麽想,其他仁和書院的學子同樣是這樣的想法,他們能夠進仁和書院自然是天之驕子,骨子裏自有一股驕傲,崔太傅在他們心裏地位頗高,可齊慕陽的出現卻讓他們感到羞辱。

  “謝過表叔了。”即便心裏看不起齊慕陽,但沈恪還是回了一句,不過語氣有些冷淡。

  齊慕陽眼簾低垂,看見沈恪冷淡的神情,嘴角不禁露出一絲笑容,說道:“那我就不打擾你們,先走了。”

  沈瑜一聽齊慕陽這話,心裏有一絲不舍,急急地說道:“表叔,這麽急著回府嗎?不妨一起看一下,這永安大街可是十分熱鬧。”

  “上次表叔你送我見麵禮,我也應該挑一件禮物送給表叔你。”

  聽見沈瑜的話,沈恪眉頭一皺,臉色不大好看,淡淡地說道:“表叔有事,你又何必攔住表叔。”

  齊慕陽看見了沈瑜右手手腕處戴著上次他送給他的那個繩環,不禁覺得有些詫異,他倒沒想到沈瑜居然還真的很喜歡那個繩環,居然還一直戴著。

  “不用了,你們二人小心些!”

  沈瑜看齊慕陽出言拒絕,心裏不免有些失落,眼神一黯,想要找些理由讓齊慕陽留下,卻根本就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神色猶豫,看見齊慕陽轉身離開,不禁問道:“表叔,有件事我還想問你。”

  沈恪眉頭一挑,疑惑地望著沈瑜,他怎麽覺得沈瑜有些奇怪,似乎很想讓齊慕陽留下?

  “何事?”齊慕陽停住腳步,問道。

  “那個之前——”沈瑜看著齊慕陽直視的目光,心裏一慌,忽然閃過一個念頭,急忙問道:“我一直都很想知道表叔當初你是怎麽答出仁和書院出的那道題目,之前我還想讓表姑問一下表叔你,不過後麵一直沒有答案。”

  齊慕婉?

  自從當初菩提寺殺人一案之後,他連齊府都很少回去,更別說和齊慕婉見麵。不過沈瑜怎麽會對那道題感興趣。

  齊慕陽心裏疑惑,但是看著沈瑜急切的眼神,想了想,又望了站在一旁的沈恪,不禁說道:“這道題有些困難,你若是真的想知道,改日我再告訴你。”

  “改日?”

  沈瑜聽到齊慕陽這話,心裏不禁一喜,再一想剛才自己這般著急問他,隻怕很是失禮,麵色一紅,有些發熱,低聲說道:“那我就改日再去府上問表叔。”

  齊慕陽點了點頭。

  沈恪看了沈瑜一眼,又望了一眼齊慕陽,眼神一凝,沉聲問道:“表叔,你這還沒說你臉上為什麽會沾著這些胡子?”

  齊慕陽淡淡地瞥了沈恪一眼,搖頭說道:“不能告訴你。”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