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36節

  天邊光芒萬丈,薄霧消散,仁和書院的學子也都醒來,匆匆洗漱,用功讀書,在很多人看來下一屆科舉可不遠了。

  蔣一清看見已經從後山回來,換過衣裳的齊慕陽,眉頭一挑,望著齊慕陽那俊朗的麵容,身形修長,氣度不凡,笑著打趣道:“慕陽,你倒是比以前更具風采,這以後還不知會惹多少閨中兒女患上相思。”

  齊慕陽淡淡一笑,並沒有說什麽,他知道蔣一清不過是開玩笑,搖頭進了屋子去拿書籍,然後去後山跟著崔太傅學習。

  “你現在跟著崔太傅學文,又跟著蘇將軍學武,還真是好運。”

  好運?

  齊慕陽覺得好笑,如果他真的好運,又怎麽會經曆那些事。即便崔太傅收他做弟子,但是他殺人一事依舊在書院傳開,同窗背後那些指點的目光,議論的話語,警惕的神情他很清楚地感覺到。

  即便這樣,他也要笑臉相對,當做什麽事都沒有發生。

  “齊表弟,父親交代今日讓你早些過去。”另一邊蘇烈急急地趕了過來,看見齊慕陽還未離開,心下一喜,連忙說道。

  蘇家在京城並不算默默無名的世家,畢竟手中握有兵權,身份並不差,再加上齊慕陽這位崔太傅的關門弟子相助,早在一年前蘇烈也順利考進了仁和書院。

  齊慕陽嘴角一扯,僵硬地點了點頭,即便知道不能後悔,但是他聽見蘇烈這話心裏還是有些不安,隻能硬著頭皮答應。

  蘇烈並沒有看見齊慕陽那一瞬間僵硬的臉色,直接走到齊慕陽身邊,拍了拍齊慕陽的肩膀,笑著說道:“還是表弟你厲害,居然能一直跟著父親學武,就連大哥都熬不下去,不願跟著父親練武。”

  齊慕陽瞥了蘇烈一眼,要不是知道蘇烈的性子耿直,齊慕陽絕對會認為他是在幸災樂禍。

  待齊慕陽去後山屋舍那跟著崔太傅溫習了之前的功課,便趕著去蘇家。

  因為今日他還要回齊府一趟。

  這兩年時光,齊慕陽也曾回過齊府,但次數很少,不過是在林老太太壽辰,還有逢年過節的時候回去一趟,其他日子便在書院度過。在齊府,齊慕陽並沒有和沈氏有什麽來往,似乎彼此心裏都很清楚,當初菩提寺那起命案已經將兩人之間的關係斬斷。

  當然,即便斬斷卻也依舊連著絲,命案並沒有答案,並不能說是沈氏派人去殺齊慕陽。

  齊慕陽依舊記在沈氏名下,見了沈氏依舊要喊一聲母親,若不然便是不孝。

  “齊少爺,老爺在練武場早就等著了。”蘇家的管家蘇伯領著齊慕陽朝蘇家的練武場走去,蒼老的臉上帶著笑意,身材魁梧,一看便知也是行伍出身。

  齊慕陽笑著點了點頭,看著蘇家的長廊院落,並不算精致,十分簡單,看著像是普通大戶人家的院子。

  “四小姐!”蘇伯看見轉角處走過來的女子,不禁上前行禮。

  少女約十五歲,穿著一身白裙,裙擺微微擺動,亭亭玉立,麵容姣好,氣質溫婉如玉,袖中的手連忙微微一扶,眉眼一彎,朱唇輕啟,說道:“蘇伯,你這可是讓我不安。”

  齊慕陽望著少女,眼神一閃,他知道這就是當初在菩提寺救他的蘇家四小姐蘇茉。

  他在蘇家跟著蘇上學武有兩年,和這位救命恩人見麵不過短短數次。對於他的道謝,蘇茉隻是笑著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再到後麵幾次見麵,也不過是點頭而過。

  齊慕陽嘴角微微上揚,上前喊了一聲,“蘇茉表姐。”

  蘇茉望著齊慕陽點了點頭,目光澄澈如水,眼帶笑意,說道:“父親在那可等急了,齊表弟快些過去吧。要是遲了,到時候表弟可就要吃苦頭了。”

  齊慕陽望著蘇茉那一雙明亮的眼睛,,笑著點了點頭。

  “父親可是十分器重齊表弟,說表弟很有天賦。這還要謝謝表弟,自從父親從北疆回來,他還從未像現在笑得這麽開心。”

  蘇茉這話並不是故意如此說,而是真的。蘇上當初在北疆可是領兵打仗,鎮守邊疆,因為受傷,才卸甲回京休養。隻是可惜蘇烈和蘇箏都不願跟著蘇上學武,蘇上呆在府裏本就無趣,心裏憋悶,要不是有齊慕陽讓他折騰,還不知會如何。

  開心?

  齊慕陽心裏窘然,難不成蘇上就是看著他受折磨才開心,至於他的天賦,不過是咬牙沒吭聲一直扛著罷了。

  “說到天賦,蘇烈表哥可說過表姐練武才最具天賦。”

  齊慕陽想起當初在菩提寺蘇茉那一抹倩影,動作輕盈,幹脆果決,心裏念頭一轉,望著蘇茉,不禁問道:“蘇茉表姐,不妨一同去武場練武?”

  蘇茉聞言搖了搖頭,嘴角微抿,額前一縷長發隨風擺動,眼神一黯,旋即又笑著說道:“不必了,齊表弟你快些去吧。”

  說完這句話,蘇茉就走了,並未多留。

  齊慕陽看著蘇茉轉身離去,心裏疑惑,望著站在一旁的蘇伯,不禁問道:“蘇伯,蘇茉表姐似乎不願練武?”

  蘇伯不願多提這件事,隻是說道:“女兒家自然不用把心思花在這上麵,這以後出嫁看的是德容言功,相夫教子便是。”

  出嫁?

  齊慕陽回頭望了一眼蘇茉的背影,長發隨風,白衣倩影,想到之前蘇箏說的那句話,蘇茉定了一門親事,難道說是到了出嫁的時候?

  

  第51章

  

  蘇家練武場,單獨成院,十分寬敞,場內放置著各式兵器,寒光閃閃。

  蘇上一身黑衣勁裝,氣勢駭人,臉上傷痕可怖,眼神淩厲,手上握著一把□□,看見蘇伯領著齊慕陽走了過來,眼神一冷,說道:“你今日可是來遲了。”

  齊慕陽遠遠便看見蘇上站在那,即便已經習慣被蘇上操練,但看著蘇上那冷峻的麵孔,他心裏還是猛跳了一下,躬身行禮。

  “上次教你的可曾忘了,現在就過來試試。”

  說著,蘇上手中□□一抖,指著齊慕陽,一股氣勢猛地朝齊慕陽逼來。

  齊慕陽頭皮發麻,但不敢多說,趕緊去兵器架那邊也拿過一杆□□,對著蘇上行禮,這才手中□□虛晃一招,由上至下飛快地畫圓,突地變招,搶先攻向蘇上。

  他心裏很清楚,要是等著蘇上先出招,那他就一絲機會也沒有。

  蘇上對齊慕陽搶攻,嘴角一勾,後退一步,手中□□擋住,很快短短一瞬,便衝向齊慕陽化守為攻,一步衝上前,耍了一個槍花,直接破掉齊慕陽的防守,攻向麵門。

  看著那明晃晃的寒芒衝著自己正臉而來,齊慕陽心下一滯,他可是非常清楚他這個師父從來就不會手下留情,他現在眼角都還疼著,不待多想,直接雙腿分開,側頭避過,半跪在地上。

  □□從齊慕陽臉龐劃過,他甚至能感覺到那□□劃破空氣帶來的刺痛感。

  蘇上看見齊慕陽居然反應如此快,避過這一招,眉頭一挑,有些訝異,不過手上□□不停,趁著齊慕陽半跪在地上,猛地一揮直接狠狠攻向齊慕陽的右腿。

  疼!

  齊慕陽右腿被狠狠一擊,險些摔倒,但是根本就顧不上疼痛,側身一翻,手中□□飛快晃動,想要抽身離去,隻是蘇上占了先機又怎麽會輕易放過,手中□□接連不斷變招。

  齊慕陽疲於應對,被蘇上打了多次,渾身酸痛,但他依舊死死撐著,右手緊緊握住□□,哪怕右手都快磨出血來,也不敢放手。

  雖說這並不是生死相搏,但蘇上絕不允許齊慕陽棄槍認輸。

  忽地一下,蘇上左腿似乎一滯,險些摔倒,齊慕陽一看立即出招相逼,還不等齊慕陽□□衝到蘇上跟前,蘇上手中的□□便已經掉落在地,跪在地上,滿頭大汗,神色痛苦。

  “蘇伯父!”

  齊慕陽一看,立即收招,顧不上身上的傷勢,跑到蘇上身旁,蹲下身子,急急地問道:“伯父,你怎麽了?”

  蘇上神色痛苦,看見齊慕陽過來,右手忽地一揮,直接一拳將齊慕陽打到在地。

  “我可是你的敵人,永遠——永遠都不可大意!”

  蘇上吐出這幾個字,瞪大了眼睛,望著齊慕陽,臉上的汗水更多了,即便十分痛苦,但也就冷著一張臉教訓道。

  齊慕陽一摸自己的右臉,很疼,心裏欲哭無淚,明明是擔心,居然還會挨著這一拳,真的好疼。

  不過,齊慕陽知道蘇上說的有道理。

  齊慕陽看著蘇上蒼白的臉色,不敢耽擱,趕緊起身扶著蘇上朝一旁的石凳走去,並問道:“伯父,你這是舊傷複發,要趕緊告訴伯母,去叫大夫。”

  蘇上並不讓齊慕陽喊他師父,按蘇上的話就是齊慕陽還算不上他的徒弟,要不是說過的話不好反悔,他才不會教齊慕陽。

  “不用!”

  蘇上聽見齊慕陽這句話,眼神一變,深吸了一口氣,急急地說道:“不——用。”

  這麽長時間的學武,齊慕陽知道蘇上的性子,看著蘇上坐在石凳上盯著自己的左腿,臉色漸漸和緩,心裏也鬆了一口氣。

  “就是因為這條腿,我回來了。”

  齊慕陽能夠感覺到蘇上說這句話,心裏很不好受,眼睛一瞟,看見蘇上頭發裏添了幾根白發,嘴角微抿,笑著說了一句,“伯父,若是想要回去,難道不是很簡單的一件事?”

  蘇上一怔。

  的確,他若是想要回北疆,自然能夠去北疆,隻是他去了北疆也無法再領兵打仗。

  蘇上搖了搖頭,左腿的舊傷好些了,一轉頭看見齊慕陽右臉的青紅一片,笑道:“身上肯定不好受,別忘了擦藥酒。不過看現在你這樣子,想要殺你應該沒那麽容易了。”

  殺人?

  齊慕陽嘴角一扯,沒有說話。

  蘇上看見齊慕陽淡笑不語,心裏明白,看著齊慕陽挺拔的身子,又想到兩年前那個看似瘦弱,目光卻堅毅的少年,不禁笑了,心下一動,不禁問道:“慕陽,你如今也快十三了,可曾定親?”

  定親?

  齊慕陽一愣,驚疑地望著蘇上,不知道蘇上為何會問這個問題。

  蘇上看見齊慕陽驚訝的神色,立即明白過來,不再多問,隻是擺了擺手,示意齊慕陽再去練功,不要待在這躲懶。

  齊慕陽心裏疑惑,但也沒多問,說不定蘇上隻是隨口這麽一問。

  至於定親?

  齊慕陽覺得有些別扭,他現在虛歲也不過十三!

  ……

  待齊慕陽去蘇家練武之後,便回了齊府。

  林老太太這次特意派人去仁和書院傳話,讓齊慕陽回府一趟,無論如何他總要回去一趟。

  齊府兩年並沒有多大變化,或許變得更冷清了。

  這一切自然是因為當初菩提寺的那起殺人命案。

  熙和堂,林老太太看見齊慕陽走了進來,看著那已經長高許多的孫子,臉上帶著歡喜的笑容,急忙起身走過去,再一看齊慕陽右臉上的傷,十分心疼,著急地問道:“這是怎麽了?”

  “難道又是練武受的傷?”

  “沒事,祖母不用擔心!”

  “沒事?”

  林老太太冷哼一聲,拉著齊慕陽手仔細看了看,看著上麵的厚厚的繭子,還有剛磨破皮不久的右手,眼睛一紅,哽咽著說道:“你這又是何苦?”

  話雖然這麽說,但林老太太心裏十分清楚為什麽齊慕陽如此執著於練武,都是因為當初那件事。

  若不是那件事,他又怎麽會願意吃這些苦頭。

  想到菩提寺那件事,林老太太心裏就很是氣悶,雖說事情沒有個答案,但她心裏已經認定就是沈氏派人做的。

  齊慕陽看見林老太太又要心疼落淚,很是無奈,趕緊抽回手,扶著林老太太坐下。

  他可是十分清楚,當初老太太得知他跟著蘇將軍蘇上學武,很是生氣,一半是不喜蘇家,一半是不願齊慕陽受那些罪。

  雖說當初是蘇四小姐救了齊慕陽,但老太太心裏依舊因為西府那邊,對蘇家心存別扭,想著上門道謝便是,不必再往來。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