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31節

綠衣丫鬟停下腳步,並未回頭,並不是因為少女的話,而是因為不遠處有人朝著齊慕陽走了過去,尋常百姓裝扮,像是上山砍柴的樵夫,擔著兩捆木柴。

菩提寺並沒有禁止樵夫上山砍柴,畢竟這偌大的後山除了寺廟僧人上山砍柴,其他百姓也是能夠進山。

至於打獵卻是禁止,畢竟是佛家重地,禁殺生!

“小姐,你快看,快看!”

綠衣丫鬟看見少年似乎很是慌亂,急急地喊救命,而身後那樵夫像是在追殺少年。

不用綠衣丫鬟說,少女也看見了這一幕,少年慌不擇路,雖然距離很遠,但隱約能夠聽見他在喊救命。

“快,快去叫人,告訴廟裏僧人。”少女急急地說了一句。

涼亭裏麵其他丫鬟一個個十分震驚,她們都沒想到菩提寺後山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聽見少女這話,其中一名丫鬟連忙趕往前殿,把這件事告訴寺廟僧人,想著叫人去救那少年。

“小姐,我看我們還是先離開?”另有丫鬟上前拉著少女的手,神色慌張,想著先離開這裏。

齊慕陽渾身發冷,腦子裏一片空白,他沒有想到就是在這菩提寺居然會有人衝過來想要殺他。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什麽人這麽大膽子,居然會這動手殺人,又為什麽要殺他?

難道是沈氏派人來殺他?

齊慕陽拚命地往前跑,往菩提寺跑去,他知道在這後山根本就很少有人過來,更別說這墳地就更加不會有人過來。如果這個人在這殺了他,再逃走,根本就不會被人發現。

這個人一直盯著他,不然為什麽會在這石溪他們剛離開就出來?

“救命——!”

齊慕陽大聲喊著,希望有人能聽見過來救他,隻是回頭一看,就看見那樵夫手中的斧頭猛地朝他一揮,冷芒一閃,直接朝著他衝了過來。

這一瞬間,短短一瞬,齊慕陽覺得頭皮發麻,眼睛陡然睜大,下意識地朝一旁飛快地避開,背後出了一身冷汗,腿都在打顫。這種感覺,齊慕陽感受到過和靈堂一樣,似乎下一刻他就要死去。

斧頭“砰”地一聲,砸在地上。

那一瞬間,齊慕陽感覺自己心跳都要停止!

看著地上的斧頭,齊慕陽忽地一下拿起地上的斧頭,雙手緊握住那斧頭,看著那臉上抹了炭的樵夫,根本就看不清長相,但那一雙眼睛卻是滲人,帶著殺意,衝著他而來。

他並不知道那一刻究竟是怎麽回事,他隻知道手中眼下隻有手中的斧頭能保護他。

“快,快!在那邊!”

……

因為這一幕被人瞧見,很快便有人趕了過來,尤其是一開始便待在涼亭的少女,還有那幾個丫鬟趕了過來。

樵夫一看居然有人朝這邊趕了過來,眼神閃過一絲慌亂,看著站在眼前的少年,不過十歲,原以為會很清楚的解決,不曾想他還沒接近那少年,就被他警覺地發現,讓他逃了。

現在若是還不殺死他,那等那邊的人趕來就沒辦法,他必須要趕快逃走。

齊慕陽也聽見了遠處傳來的聲音,他知道他必須要撐過去,隻要等到人來,他就不用再擔心。

樵夫半眯著眼,看了齊慕陽手中的斧頭一眼,冷冷一笑,看著那瘦胳膊瘦腿,直接一步欺身上前,並沒有把齊慕陽放在眼裏,忽然身子一動。

齊慕陽緊握斧頭,狠狠朝樵夫砍去,隻是他的力氣太弱,細胳膊瞬間被樵夫握住,反手狠狠一捏,隻感覺左手像是要斷掉,鑽心般地疼痛。

“砰”地一聲,斧頭從手中掉落!

“啊——!”

齊慕陽強忍著痛楚,猛地抬腳朝著樵夫踢去,隻是這一踢卻像是撞到鐵板上一樣,樵夫紋絲不動,而他卻疼得發顫。

但是齊慕陽隻能活生生地忍著,看著樵夫冷厲的目光,猛地一抬腿,直接又一推朝著樵夫胯.下踢去。

這一下——

樵夫臉色變了!

第44章 4|14|

在很久很久以後,齊慕陽的孫女纏著問他,他和她祖母第一次見麵是什麽感覺?

齊慕陽笑著搖了搖頭,並未回答這個問題。

他隻是埋在心裏,一個人回憶,因為他和她的第一次見麵,他記得非常清楚,印象深刻,這一輩子就算是死,他也不會忘記。

那般美好,也那般殘酷。

他以為他活不下去了,就這樣被樵夫殺死,即便他拚命地逃,拚命地掙紮,想要活下去,可是他依舊那麽沒用,那麽脆弱。

他用盡全身力氣,狠狠踹了樵夫胯.下一腳,雖然樵夫臉色一變,和他一樣痛苦,但是反手樵夫就將他一把提起,甩了出去。

痛,很痛!

齊慕陽被狠狠摔在地上,身上所有的骨頭像是要碎開一般,疼得他喘不過氣來,蜷縮在地上,痛苦地□□。

但是他知道這樣並不能救他,隻是等死,剛才那一腳明顯激怒了樵夫。

齊慕陽躺在地上,看著樵夫拿起地上的斧頭,朝他走了過來,他拚命地想要起身,想要逃走,可是渾身發疼,他隻能在地上不斷地後退,一點一點地看著那個人逼近。

死亡的氣息,一點一點將他包圍,他感覺自己像是被人勒住了喉嚨,喘不過氣來,睜大了眼睛,想要逃離,但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啊——!”

齊慕陽猛地掙紮起身,想要衝向樵夫,想要殺死他,想要活下去,隻是還不等他站起身來,就被樵夫踹到在地,胸口像是被大石擊打一般,讓他呼吸不過來。

齊慕陽覺得自己就要死了,就像是在靈堂一般,被人殺死,不同的是這一次他看見了是誰要殺自己,他親眼看見那個人的眼神,看著那泛著寒光的斧刃。

就在那一瞬間,齊慕陽已經絕望,可是一個人影卻是忽然出現,身著白裙,就那樣幾步衝到他跟前,和樵夫對打起來。

衣袂飄飄,白影舞動,齊慕陽看著這一幕,在他這一生的記憶裏這是最美麗的一瞬間。

哪怕發搖齒落,他也不曾忘記這一瞬間。

當初還在涼亭的少女,並沒有聽丫鬟的話先離開,而是主動趕了過來,想要救下齊慕陽。

看見齊慕陽被摔倒在地,她自己一個箭步站到齊慕陽跟前,動作快如閃電,英姿煞爽,攔住樵夫,左腳一踢,想要踢掉樵夫手中的斧頭。

樵夫雖然震驚突然冒出來的少女,但是看見不過是一女子,不過十一二歲,冷冷一笑,直接一抬手對少女出手。少女凜然不懼,不複當初在涼亭時的溫婉,反手一拳打向樵夫,左腳趁機狠狠踹掉樵夫手中的斧頭。

“你為什麽要殺他?”

樵夫並沒回答,他已經看出少女會武功,是練家子,麵色一肅,眼神一凝,再不留情,直接對著少女下了狠手。

要是再耽擱,其他人都會趕過來,那麽事情就糟糕了!

少女雖然會一兩招,但顯然不是這中年漢子的對手,和樵夫交手,十分吃力,臉色蒼白,額頭上都出了汗,身子微微顫抖,但還是拚命相抗。就在樵夫心裏著急,想要趕緊殺死齊慕陽,抽身離去的時候,一個分心,被少女抓住一個時機,雙腳一蹬,直接翻身一踹,將中年漢子踹倒在地。

但是少女同樣被掀開,摔倒在地,吃痛地呻.吟一聲,那一聲白裙滿是泥頭,十分狼狽。

齊慕陽一看少女不敵,心裏大急,看見樵夫衝著少女而去,強撐著站起身來,渾身顫抖,搖搖欲墜,幾步攔住樵夫,畢竟少女是為了救他。

少女轉頭一看齊慕陽攔著樵夫,心裏一急,直接抓起地上一把土,幾步衝了過去。

“我要殺的是你!”

樵夫看見齊慕陽居然還敢過來,冷笑一聲,說了他的第一句話。

齊慕陽知道樵夫是要殺自己,也知道他不是樵夫的對手,但是他總要拚命一搏,不能看著這女孩為了救他而死,他總要以命相搏。

樵夫狠狠一腳將齊慕陽踹到在地,齊慕陽直接撲倒在地,口中一股腥甜,讓他險些暈過去。塵土飛揚,直接眼前一片黑暗,時隱時現,忍著痛楚,再凝神一看少女又過來救他。

少女飛身欺到樵夫跟前,手中塵土直接一灑,衝著樵夫眼睛而去,那一瞬間樵夫被迷了眼,少女直接反手狠狠一拳打向樵夫麵門,緊接著又是兩腳踹倒樵夫。

齊慕陽看著樵夫倒在地上,掙紮站起身,伸手拿起掉在一旁的斧頭,怒吼一聲,直接撲倒樵夫身上,雙手握著斧頭,用盡全身力氣,朝著樵夫猛地劈下!

火熱的鮮血刹那間撲到齊慕陽臉上,濃濃的血腥味飄散開來。

齊慕陽滿臉鮮血,睜大了眼睛,死死盯著躺在地上的樵夫,看著他那張被他劈成兩半,鮮血散開的臉,死不瞑目,驚恐萬分的眼睛,心跳像是停止了一般。

整個世界都像是靜止了!

他殺人了!

齊慕陽腦子裏閃過這樣一個念頭,眼睛卻一直盯著樵夫的腦袋,那一斧直接劈下去,還劈在樵夫頭上,鮮血直流,一點一點浸染著身下這片土地。

他殺人了?

殺人了!

齊慕陽又閃過這個念頭,這個可怕的念頭,血腥味充斥在他周圍,不斷地朝他撲來,一點一點侵蝕著他,看著這死不瞑目,死的如此可怕的臉,齊慕陽覺得心裏犯惡,渾身發顫。

齊慕陽身子不停地打顫,渾身鮮血,臉上的血沿著他的臉,沿著眼一直往下流,一點一滴。

好冷,好冷!

他覺得好冷,想要站起身來,卻沒有一點力氣,就那樣呆呆坐在樵夫身上,怔怔地看著樵夫,看著這個被他殺死,死在他手上的人。

那雙死不瞑目的眼睛,一直盯著他,盯著他的眼睛。

少女看見齊慕陽殺死了這個人,心裏鬆了一口氣,但是看見齊慕陽身下那個人慘死的模樣,打了一個寒顫,遲疑地問道:“你——你還好?”

還好?

齊慕陽聽見一個聲音,愣愣地轉過頭,望著少女,看著白裙少女,扯了扯嘴角,聲音似有似無,如同低喃,說道:“我很好!不好的是他,他被我殺死了!”

“被我殺死了,被我殺死了……”

少女看見齊慕陽回頭那一瞬間,那滿臉鮮血,胸前白衣都被染紅了,那恐怖模樣比慘死的人並沒有強多少,嚇了一跳,但強壓下心中的不安,出聲說道:“是他要殺你。”

“是啊,是他要殺我!”

齊慕陽點了點頭,望著少女的那一雙明媚的眸子,清澈如水,心漸漸平靜下來,鬆開一直緊握著的斧頭,摸了摸被血糊住的眼睛,想要再仔細看清楚少女的模樣。

“是他要殺我,我殺了他,不能怪我!”

“不能怪我!”

……

齊慕陽看了一眼手上的鮮血,又摸了一把臉上的鮮血,那麽濃的血腥味,揮之不去,一直纏繞著他,他不停地擦拭,想要擦掉手上的鮮血,隻是怎麽也擦不去。

“不能怪我!”

齊慕陽低著頭,瞳孔渙散,滿眼鮮紅一片,就像是他朝著那個人劈下去一樣,一大片紅色猛地將他淹沒,就那麽一瞬間,他就被淹沒,他來不及逃走。

這一刻,齊慕陽也不會忘記,這是他第一次殺人,也是他記憶最為深刻的一次。

每一次回憶,他都還能想起那個死在他手下的人可怕的模樣,整張臉被他劈成兩半,眼睛瞪大,死死盯著他,一直盯著他,鮮血一直流,不停地流……即便那個時候,他已經殺了不止一個人,他手上沾染的鮮血已經洗不去,也沒有想過洗去。但是他隻要想到那第一次殺人,他依舊會害怕,依舊會不安,依舊會做惡夢,依舊會半夜驚醒。

死了!

他還活著!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係統)當幸運值為max時快穿之虐渣計劃數理王冠虞美人(女配)宦海(科舉)(快穿)讓你懵逼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