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30節

  熙和堂內室,林老太太依舊躺在床榻上,神色憔悴,精神不大好,微微睜著眼,望著林嬤嬤,問道:“慕陽可還好?”

  林嬤嬤知道林老太太雖然罰齊慕陽去祠堂跪著,但心裏著實放心不下,手裏端著一碗剛熬好的藥粥,坐在床榻邊的圓凳上,低聲說道:“老太太放心,我已經吩咐下人幫忙盯著。”

  “還是讓慕陽出來吧,跪了這麽久的時間,身子隻怕受不了。”

  林老太太歎了一口氣,她的確是擔心齊慕陽,尤其是齊慕陽臉上那一巴掌印還不知消了沒有,想到沈氏居然下那麽重的狠手,她心裏很是沉重。

  “宜蘭院那邊怎麽說?”

  林嬤嬤眼神一閃,她也知道這件事有些棘手,齊慕陽如今和沈氏看樣子是真的翻臉,沈氏這口氣要是順不下來,事情就沒個結束。

  “太太倒是沒有說什麽,和往常一樣。不過喬媽媽似乎已經派人把這件事告訴沈家那邊。”

  林老太太一聽林嬤嬤這話,臉色一變,神色焦急,氣憤地問道:“沈家打算怎麽樣?”

  “難不成他們還想為沈氏撐腰不成?”

  林嬤嬤一看林老太太如此生氣,急忙放下手上的藥粥,勸林老太太好好躺著,不要動怒,並說道:“老太太不要急,這件事終究還是要看太太怎麽說。”

  “還是先讓慕陽給太太賠罪,讓太太消氣。”

  林老太太微微頷首,說道:“你讓慕陽不要在祠堂跪著,去宜蘭院賠罪。”

  林嬤嬤剛點頭應下,希望林老太太不要再為這件事操心,好好調養身子要緊,卻是聽見又急急地說了一句,“慢著——!”

  “你告訴沈氏,這件事根本就怪不了慕陽,他都說了讓外麵那些人回揚州,分明是她故意刁難慕陽,她若不說那些話,慕陽又怎麽會和她爭執。還有慕陽並沒有說錯——”

  林嬤嬤連連點頭。

  林老太太想到齊慕陽的性子,又叮囑道:“那你也要好好勸慕陽,沈氏畢竟是她的母親,無論如何,他都不能做出不孝之事。”

  “慕陽少爺他心裏清楚,老太太不用擔心。”

  “不擔心?”

  林老太太搖頭苦笑,躺在床榻上,微微闔上眼,沉默了片刻,才斷斷續續地說道:“上次提的讓慕陽娶沈家的女兒看樣子是不成,必須要為慕陽另找一個嶽家,若不然這以後還不知道會如何。”

  隻是林老太太心裏卻很是為難,現在齊家沒了侯府爵位,要想替齊慕陽找一門好的嶽家隻怕沒那麽容易,更別說和沈家一般的嶽家那就更加困難。

  林嬤嬤看林老太太還在擔心這件事,心裏很是難受,端起放在案幾上的藥粥,勸道:“老太太這些事以後再說,眼下最要緊的就是你的身子。”

  “你讓人去祠堂,帶慕陽過去吧!”

  ……

  齊慕陽揉了揉自己的膝蓋,又望了一眼外麵刺眼的陽光,心裏很是沉重,老太太讓他去宜蘭院給沈氏賠罪,他卻不知道他要賠什麽罪?

  沈氏殺了他母親莫氏,他還要給沈氏賠罪?

  齊慕陽覺得可笑,但他還是跟著丫鬟朝著宜蘭院走去,在祠堂裏麵,他很清楚他當初說的那句話沒準真的會實現。

  沈氏說不定真的會像殺了莫氏一樣,殺了他!

  不過齊慕陽這去宜蘭院卻並沒有見著沈氏,喬媽媽直接打發了齊慕陽,並沒有讓齊慕陽進宜蘭院。

  “慕陽少爺回去吧,太太吩咐了,你以後不要再來宜蘭院。”

  喬媽媽望著齊慕陽,神情冷淡,說了這麽一句話,不過心裏卻是在想這以後隻怕也再來不了宜蘭院。

  沈氏既然承認莫氏是她逼死的,那這弑母之仇怎麽可能輕易化解。

  唯一的解決辦法,那就讓齊慕陽和他生母一樣。

  齊慕陽微微昂著頭,看著喬媽媽高高在上,神色冷淡,目光中帶了一絲蔑視,似乎並沒有把他放在眼裏,心裏一滯,他甚至隱隱感覺到喬媽媽眼神中對他的一絲憐惜。

  那種眼神仿佛是在看一個將死之人?

  將死之人?

  難道說沈氏真的容不下他了?想要殺了他?

  這個想法讓齊慕陽不寒而栗,他很希望是他多想了,恭敬地低下頭,對喬媽媽說道:“都是我的錯,害母親生氣,還望母親原諒——”

  喬媽媽擺了擺手,示意齊慕陽不必多說,打斷道:“我知道了,我會和太太說,慕陽少爺你還是先回去吧。你臉上的傷也不要心存怨懟,太太打你,不過一時氣急了。”

  齊慕陽自然連連表示不會。

  喬媽媽不願和齊慕陽多說,簡單幾句話打發齊慕陽之後,就回了宜蘭院。

  沈氏一直坐在宜蘭院正房,看見喬媽媽走了進來,眼神閃爍,猶豫了片刻,問道:“如何,他——怎麽說?”

  “不過是來賠罪的,太太不必放在心上。”

  喬媽媽搖了搖頭,頗不在意地回了一句,又走到沈氏跟前,細細說道:“這件事大太太她會替太太你做主,太太你不用擔心。”

  “大嫂她打算怎麽做?”

  喬媽媽並沒有回答這個問題,隻是說道:“大太太她自有分寸,相信很快就會有結果。”

  沈氏聽著喬媽媽這話,心裏覺得有些不對勁,想到在熙和堂齊慕陽和她說的那番話,心裏像是壓了一塊石頭,讓她喘不過氣來,低聲喃喃道:“他是真的恨我?”

  “太太,你可別心慈手軟。”

  喬媽媽看出沈氏似乎有些猶豫,連連勸道:“你當著他的麵說了那樣的話,莫氏可是他的生母,這可是弑母之仇!”

  “莫氏的死——”沈氏張了張嘴,最後還是什麽也沒有說。她已經當著齊慕陽的麵親口承認了,又有什麽必要再解釋。

  她心裏清楚喬媽媽說的沒錯,這可是弑母之仇,在齊慕陽心裏他不過是仇人。即便齊慕陽喊她母親,她也不過是仇人。

  “弑母之仇?”

  “弑母?母——”

  沈氏喃喃念了一句,想起當初她那個早產死去的孩子,若是慕陽真的還在就好——

  慕陽,齊慕陽!

  沈氏望著窗外,眼睛泛紅,心裏酸澀難受,一瞬間落下淚來。

  如果說一開始沈氏心裏還在猶豫不安,但是後麵聽說齊慕陽去了菩提寺,當初的猶豫最後都消失不見,一切都交給喬媽媽,讓連氏拿主意。

  

  第43章 4|14|

  

  生母姓莫,不姓楊,這件事齊慕陽也是剛知道,若不是聽石溪提起這件事,說不定他這輩子都不知道生母的真正身份。

  因為墳墓前的墓碑上刻的字不對,齊慕陽自然是想著改過來,若不然還會讓莫氏死後都不得安寧。

  隻不過齊慕陽心裏卻是在想當初莫氏在槐樹胡同曾經不止一次寫下的“楊”字指的又是誰,或許這些事還是要問那位表舅母方氏。莫氏以前的事,或許隻有方氏清楚,莫氏為什麽會做了齊景輝的外室,又為什麽會是那副冷淡的性子。

  菩提寺後山。

  正值午後,陽光並不刺眼,樹木繁盛,叢林之間還飄灑著冥紙,落在墳墓前顯得有些淒涼,孤清。

  石溪看著下人正忙著給莫氏換墓碑,不禁對站在一旁的齊慕陽,問道:“少爺,看樣子還有些時辰,要不少爺你先去寺裏歇會?”

  齊慕陽因為是給莫氏換墓碑,前來拜祭,一身白衣孝服,神色冷寂,搖了搖頭,怔然不語。看著莫氏的墳墓,上麵已經長滿了青草,時間一轉眼就過去,莫氏死了有這麽些日子,即便他知道是沈氏逼死莫氏,可他也沒有辦法給莫氏報仇。

  而且,說不定他還會和莫氏一樣。

  先母楊氏之墓?

  明明知道沈氏是殺母仇人,但他卻並沒有辦法報仇,還有稱沈氏母親,實在是枉為人子。墓碑上那些字,看著就像是在嘲笑他一般。

  這給莫氏換墓碑,自然也準備拜祭之物,齊慕陽跪下給莫氏磕頭,他心裏知道他是恨沈氏的。

  殺人償命,本就該如此。

  但他現在隻能忍著,希望莫氏在天之靈能保佑他平安,想到在宜蘭院見到喬媽媽那憐惜的眼神,他心裏就不安。

  “少爺——”

  石溪一看齊慕陽跪在地上,並沒有起來,眼神中透出一絲擔憂,想到府裏最近發生的事,想要勸齊慕陽早些回府,不要在這裏耽擱。

  這要是太太知道少爺來菩提寺還不知道會怎麽樣。

  “你們先去歇息,我在這坐一會,等會就回去。”齊慕陽一抬手止住石溪的話,他知道石溪想要說什麽,但是他現在並不在意。

  就算沈氏知道又如何,當初在熙和堂事情已經發生,再遭也不過如此。再說他不可能明明知道莫氏墳墓前的墓碑錯了,卻不來改,讓莫氏真的泉下不得安息。

  石溪一看齊慕陽這麽說,也不好再勸,便帶著石匠下人先離去。想著先去寺廟喝口水,畢竟忙活了這麽半天,他們也著實有些累了。

  待石溪一走,便隻剩下齊慕陽一人跪在這。

  菩提寺雖說有信徒香客前來拜佛,但這後山卻鮮有人至,除了遠處時而傳來那撞鍾之聲,顯得有些荒涼。

  齊慕陽看著墓碑上的字,想著如今他在齊府的形勢,他的父親武陽侯死如果不是意外,就連武陽侯都有人敢害他,他這個什麽都不是的齊家少爺又憑什麽能讓人忌憚?

  沈氏當初既然答應讓她記在她名下,說不定——

  齊慕陽搖了搖頭,甩掉腦子裏那些不切實際的想法,他居然還在想沈氏不會對他下手,那一耳光雖已過去,但他依舊感覺疼。

  實在是可笑!

  可是他又該拿什麽和沈氏,沈家相抗?

  ……

  菩提寺後殿不遠處的一間涼亭,參天大樹遮掩,樹木蒼翠,綠蔭鋪地,偶有涼風劃過,帶著山野間的氣息,聞之心靜。

  涼亭裏麵坐著幾名少女,正中央坐著的小姐打扮,另一邊的綠衣丫鬟,個子高挑,目光興奮,伸手指著不遠處的後山墳墓,急急地說道:“小姐,你看那——好像是上次那個少年?”

  坐在正中央石凳上的少女一身白裙,裙上繡著點點梅花,淡紅點綴,身材窈窕,皮膚白皙,眉目精致,聽見綠衣丫鬟這話,不禁抬頭朝著不遠處的齊慕陽望去,眼神一閃,略有些詫異。

  倒沒有想到會再遇見,不過也沒說什麽,淡淡地點了點頭。

  綠衣丫鬟看見齊慕陽依舊一身白衣,跪在墳墓前,像是過來拜祭,疑惑地說道:“他這也不知道是拜祭什麽人,怎麽會葬在菩提寺?”

  除了寺廟的僧人,誰死了會葬這?

  即便是平民百姓也有祖墳,不應該葬在菩提寺後山?而且上次遇見齊慕陽時,她可是看見少年身旁還跟著幾名小廝,一看便知富家公子,怎麽會來這拜祭?

  少女沒有回答,望著菩提寺遠處後山的風景,低聲道:“這裏倒也不錯。”

  綠衣丫鬟十分好奇,看著眼下無事,性子很急,想著過去看看那少年究竟是在拜誰,不禁問道:“小姐,我過去看看——?”

  說是詢問,綠衣丫鬟已經朝著齊慕陽那邊走了過去。

  “別過去!”

  少女一看綠衣丫鬟居然跑了過去,心裏氣悶,說道:“別過去打擾人家。”

  這畢竟是在拜祭,冒冒失失地過去,萬一衝撞了就不好!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