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24節

“崔施主,有禮了!”

寺廟門前一僧人看見崔太傅和齊慕陽二人,不禁走了過來,雙手合十,打了聲招呼,顯然這僧人對崔太傅很熟。

這崔太傅一來相國寺便過來引路。

崔太傅跟著僧人往寺廟裏麵走去,並問了一句,“智遠,無塵可還好?”

“大師一切安好!”智遠微微頷首,領著崔太傅和齊慕陽繞過寺廟正殿,轉而去了後殿,再往裏走了很長一段路,又繞過幾間屋舍。

廟裏的僧人很多,不過大多是在前殿,寺廟後麵卻整個安靜下來,和正殿的香火鼎盛,香客們絡繹不絕截然相反,仿佛與世隔絕,超然世外。

一路寂靜無聲,或有鍾鳴,誦經之聲,聽著也並不嘈雜,反而寧心靜神,韻味深遠。

齊慕陽一邊跟著崔太傅和無塵僧人往裏走,一邊打量著相國寺,不得不說氣派驚人,即便到了後殿也不知道這究竟有多大。

說不定,這後殿才是那些世家王侯的禮佛之地。

佛曰眾生平等,可是哪裏又會真正的平等!齊慕陽心裏這麽一想,卻是已經到了一間偏殿門口。

門外無人,智遠和尚先敲門進去稟告了一聲,過後才領著崔太傅和齊慕陽進了偏殿。

一進門,齊慕陽便聞到一股熟悉的佛香味。當初在槐樹胡同那,母親楊氏的屋子裏也一直都是這個味,淡而不濃,似有似無。

殿內供著佛像,案幾上供奉茶果等物,正前方便是幾個蒲團,再往裏麵走則是紅石大柱,又是一間廂房,門口有竹簾遮掩,簾子微微晃動,隱約可見一名白衣僧人席地而坐,麵前擺著一盤棋,正舉棋思索。

智遠撩起簾子,讓崔太傅和齊慕陽進去,他自己卻是轉身出去,並不想打擾。

“你怎麽這會有功夫來我這?”

僧人身著白色僧袍,風華正茂,但容貌俊秀,手執檀木念珠,氣度不凡,依稀可見其年少風采,絕對是英俊瀟灑的少年郎。卻不知為何盛年之時,居然落發出家為僧。

齊慕陽知道這應該就是崔太傅提到的無塵大師。

崔太傅似乎和無塵的關係不淺,直接坐到無塵對麵,拿起案幾棋盒的一枚黑棋,應聲落子,笑著說道:“我帶你一個學生來給你見見。”

“學生?”

無塵這才轉過頭望了站在一旁的齊慕陽,打量了一下齊慕陽,眼神露出一絲嘲諷,笑道:“我可不是寧和,你應該帶他去見寧和,想必寧和會很喜歡。”

寧和?

齊慕陽聽見無塵說這句話,不知為何,眉頭一皺,他能感覺到若是他見了寧和,隻怕會很不好。

崔太傅搖了搖頭,又下了一枚棋子,說道:“我今日問了他一個問題,解開九連環需幾步。”

“他說隻需一步,或是三百四十一步。”

“哦?”無塵一聽崔太傅這話,眉毛往上一挑,倒是有些詫異,望著崔太傅,問道:“你是想讓他幫忙解一下?”

崔太傅直視無塵,點了點頭。

無塵一看崔太傅神情嚴肅,眼神堅定,並不像是在開玩笑,臉上的笑容一斂,沉聲問道:“你當真不是說笑?”

“試過便知!”

齊慕陽看著崔太傅和無塵大師二人,根本就聽不明白他們二人在說什麽,一看無塵大師起身,走到另一邊的陳舊書架處,又從書架底下的箱子裏拿出一本書冊。

書冊很新,上麵的墨汁看著似乎是謄寫的?

無塵大師麵帶笑容,望著齊慕陽,正聲說道:“既然崔太傅讓你試一下,你便過來看一下,看你能不能解開。”

齊慕陽驚疑不定,恭敬地接過無塵大師遞給他的書冊,薄薄幾頁,似乎並沒有謄寫完,翻開一看,齊慕陽心頭一跳——

這不是——

不是《推背圖》嗎?

第35章 |14|

齊府,漪瀾院。

小丫鬟站在屋外幫著撩起簾子,嬤嬤端著茶點進去,又有丫鬟忙著準備瓜果,這一看便知是來了客人。

沈瑜穿著一身豔紅長裙,腰帶一束,亭亭玉立,衣襟處繡著牡丹花紋,臉上帶著溫婉的笑容,端坐在雕花矮榻上,整個人氣質靜好,如同仕女圖中走出來一般。

“表姑,你知不知道上次小表叔他解出了仁和書院出的題目?”

齊慕婉手裏正拿著一塊茯苓糕,聽見沈瑜這話,轉過頭詫異地望著沈瑜,問道:“怎麽突然說起這件事了?”

“沒有,我就是聽大哥說起這件事,那個題目一直我一直都解不出來,小表叔卻一口答出,實在是厲害。”

“倒是聽母親提起過。”

齊慕婉本就不大在意那便宜大哥的事,吃著茯苓糕,搖了搖頭,隨意地說道:“那題目真的很難嗎?”

“是真的很難,我大哥都解不出來。”

沈瑜連連點頭,眼睛閃著光彩,興致勃勃地說道:“題目是——今有物不知其數,三三數之剩二,五五數之剩三,七七數之剩二,問物幾何?”

齊慕婉一聽沈瑜說出題目,眼睛一轉,放下手中的茯苓糕,又接過小丫鬟遞過來的帕子,擦拭嘴角,低頭念了一句,“三三數之剩二,五五數之剩三,七七數之剩二?”

細想了許久,齊慕婉也沒想出答案,嘴一撇,悶悶道:“倒沒想到他居然還會這道題。”

“是啊,我也沒有想到,我帶擔心表叔他過不了那一關,把之前出的題目,放到——”

沈瑜也點了點頭,頗為讚同,她一開始也不大認為齊慕陽能過那一關,畢竟仁和書院出的題目可是很難,很少有人會解出。

之前便有一道題難住了許多想要拜進仁和書院的人,她雖然不知道書院是不是還會出那道題,但是她還是把好些題目的答案放在了盒子,想著讓小表叔看一下。

不過沒想到,小表叔如此厲害,居然能一口解出那麽難的題,她到現在都還想不出來。

倒是她白費了一番心思,可能表叔連盒子都沒打開看過,畢竟那個時候當著父親的麵,她說是要交給大哥的。

“放到什麽?”齊慕婉聽著沈瑜的話,有些疑惑,追問道。

沈瑜心裏有些尷尬,笑著搖了搖頭,隻說道:“沒什麽。我還一直記著那道題,想著當麵問一下表叔,究竟何解。”

“等他回來了,我替你問一下,誰知道他是怎麽解出來的,說不定還是隨口猜的。”齊慕婉沒注意沈瑜眼神變化,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隨口說了一句。

沈瑜聽見齊慕婉這話,自然是十分歡喜,笑著點了點頭。

說了又有一會閑話,吃了些點心,沈瑜便起身說道:“表姑,這時候也不早了,我看還是先回去了。”

齊慕婉倒沒有多留沈瑜,隻是拉著沈瑜手一邊往外走,一邊說說道:“以後你有時間多過來和我玩。上次的事是我不對,我還擔心以後你都不理我了,那就沒人和我說話了。”

“胡說,你還有好些妹妹,不像我一直都是一個人,沒有姐妹。”

齊慕婉聽著沈瑜的話,麵露不屑,淡淡地說道:“她們哪能和你比。”

沈瑜了解齊慕婉的性子,也沒有說什麽,隻是和齊慕婉一同去了沈氏的宜蘭院。

這要告辭離開,總要和沈氏打聲招呼,才好離開。

……

宜蘭院,屋子裏麵十分安靜。

喬媽媽站在堂下,正和沈氏說著話,“太太,上次老太太說的事,你覺得如何?”

沈氏自然知道喬媽媽指的是哪件事。

聽喬媽媽這麽一說,沈氏眉頭一皺,心裏不大認同,說道:“老太太她也著急了些,這還在孝期,怎麽就談起這事。”

之前老太太想起了齊慕陽的親事,心裏自然一直記掛著,也便和沈氏提過這件事,畢竟現在齊家就齊慕陽一根獨苗,這早些成親,也好早日傳宗接代。

喬媽媽一看沈氏不大樂意,尤其是在出了莫氏上吊這件事後,齊慕陽和宜蘭院的關係便冷了下來,雖然麵上恭敬,但這恭敬裏麵的疏離她們這些做奴才的自然是感覺得到。

“太太,這老太太說的沒錯,早些相看總是沒錯的。再說,大小姐隻比慕陽少爺小一歲,這太太也要盡早替大小姐打算。”

果然,沈氏一聽喬媽媽提起齊慕婉,麵色微微一變,點了點頭,說道:“的確是,這一晃眼婉兒都這般大了。”

“不過,老太太之前說讓他娶沈家的小姐,隻怕是不大可能。這想來也隻有二哥那邊的琳兒和慕陽差不多大,隻是我之前心裏便打算著讓婉兒嫁到沈家,婉兒比恒哥小四歲倒也不差。”

說著,沈氏搖了搖頭,正聲說道:“我們這樣的人家自然不可能鬧出交換親的笑話。”

喬媽媽一聽沈氏這話,也點了點頭,她也知道是這麽回事。大凡達官貴族怎麽會弄出交換親,這隻有那些貧苦人家才會做的事。

“太太的眼光自然是好,想著當初二老爺他們離開京城時,恒少爺十一歲,這一眨眼就三年過去了。那時候大小姐還一直跟在恒少爺後麵,一個勁地喊著恒哥哥,恒哥哥。”

說到後麵,喬媽媽也忍不住笑了。

沈氏也感歎了一句,“是啊,也不知道恒哥兒現在什麽樣了。二哥性子倔,希望恒哥兒不要和二哥一樣才好。”

這沈氏和喬媽媽說這話,卻不知沈瑜和齊慕婉已經到了宜蘭院,正站在門口偷聽著她們說話。

齊慕婉原本是好奇,吩咐丫鬟不要做聲,沒想到這最後居然提到了她,還說起了她小時候的事,麵色發紅,很不好意思,低著頭瞥了一眼沈瑜,看沈瑜像是沒有聽見這些話,神色如常,心裏鬆了一口氣。

沈瑜站在齊慕婉身旁,自然也聽見了沈氏和喬媽媽的話,她卻是沒在意齊慕婉的那些事,她心裏想著的是齊慕陽,那個小表叔居然這麽早就要議親了。

為何會這麽早?

沈瑜眉頭緊皺,覺得不對,明明都還在孝期,怎麽能提這些事!

……

“那太太打算如何回老太太?”

沈氏凝眉沉思,想到齊慕陽的親事,心裏有些不是滋味,眉頭一挑,說道:“想來老太太她自己有打算,至於沈家還是別想了。”

“太太,話可不能這麽說,就算沈家不行,這件事也要太太你拿主意。”

喬媽媽急忙勸道:“這以後慕陽少爺要是真的娶了親,到時候府裏可就是他們做主了,太太你要好好想想。這慕陽少爺的終身大事本就要你來做主,這選定的兒媳婦可不能差了。”

喬媽媽的話雖然說得不算太明白,但這裏麵意思已然明了。

這齊慕陽記在沈氏名下,是沈氏的兒子,這兒媳婦自然要沈氏拿主。若不然以後娶的兒媳婦和沈氏作對,那可就麻煩。

這齊慕陽畢竟不是親生的,再加上莫氏的死,本就隔了心,兒媳婦自然要站在沈氏這邊,聽沈氏的話。

沈氏一聽喬媽媽這話,果然麵色一沉,聽著很有道理,點了點頭,沉聲說道:“你說的是,要是老太太做主,到時候說不定這府裏都沒我的位置。”

“他的親事終歸還是要我做主!”沈氏眼神一閃,喃喃說了這麽一句。

他的親事終歸是拿捏在她手裏,這兒媳婦自然也是由她說了算。

……

鈴蘭走了過來,看見齊慕婉和沈瑜站在門口,沒有進去,不禁問道:“大小姐,你們怎麽站在外麵?”

屋子裏麵的沈氏和喬媽媽聽見這話,十分驚訝,轉過頭望著門口,果然看見齊慕婉和沈瑜走了進來,也不知道沈瑜和齊慕婉有沒有聽見剛才她們說的話,都紛紛止了話。

沈瑜拉著齊慕婉的手,笑著走了進來,說道:“姑奶奶,我是來告辭了,時辰也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拯救過氣偶像穿成惡毒女配的跟班成為中國錦鯉之後反派的病弱白月光和反派離婚之後[穿書]快穿之我是大boss抗日之少年戰將民國路人甲重啟飛揚年代快穿之虐渣攻略主公一你的謀士又掛了點道為止拯救炮灰男配[穿書]穿成破產富二代了寵妃養貓日常(穿書)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知青女配已上線我撩老康那些年(清穿)戰五渣的我成為了魔王佛係女配教渣做人她風華絕代(快穿)心肝肉(穿書)(快穿)讓她來當女主角權貴之妻首輔嬌妻帶球跑校霸的佛係初戀[穿書](快穿)蜜愛之百草圖男配有毒![穿書]炮灰太甜了怎麽辦[快穿]阿蓉的鑒寶人生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