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23節

  齊慕陽聽到方少意這句話,眼神一凝,他不禁回想起當初他剛來這的時候,一心想著離開槐樹胡同的宅子,對著大周朝的一切都十分好奇,四處張望著,可是這段時日過去,他隻覺得整個人他整個人都已經變了。

  再也不是當初剛來的時候,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想到這裏,齊慕陽心裏悵然若失,他也不知道這究竟是好事,還是一件壞事,舍棄許多,然後慢慢學著適應周圍的一切。

  方少意看著齊慕陽目光沉靜,像是在想什麽事,臉上透出一絲不合年齡的落寞。

  “快別發呆了!”

  方少意一拍齊慕陽的肩膀,提醒了一句,便急忙走了出去,“蕭先生來了,你可要小心了!”

  聽見方少意這句話,齊慕陽抬頭一看,果然是蕭仕言走了進來。

  ……

  仁和書院,並非單單隻學四書五經,君子六藝禮、樂、射、禦、數皆有涉獵。仁和書院教導的學子絕非隻會死記硬背的書呆子,出仕為官,若非德才兼備之人,又如何能步入朝堂。

  蕭仕言手執戒尺,麵目嚴肅,板著一張臉,目光落在坐在角落處的齊慕陽身上時,更是嚴厲。

  數,即數學之數,還有術數,術樹便是分為五術的命、卜、相三術,不過仁和書院教授的卻是數學之數。

  齊慕陽知道上次他落了蕭仕言的麵子,蕭仕言對他很不滿,一直都盯著他,齊慕陽不敢有任何分神不妥之處,翻開《九章算術》,專心聽蕭仕言講解。

  前世,齊慕陽也曾了解過《九章算術》這本書,前世的《九章算術》其作者已不可考。一般認為它是經曆代各家的增補修訂,西漢曾經做過增補和整理,其時大體已成定本,最後成書最遲在東漢前期。

  不過,現在齊慕陽手上的這本《九章算術》卻是名為九章之人編寫撰立而成。這也就是曆史朝代不同,但曆史的進程大抵一樣,隻不過有些偏差而已。

  “齊慕陽,你來答一下。”

  在座的學子一聽蕭仕言這話,一個個都把目光放在齊慕陽身上,十分興奮,興致勃勃地看著這一幕,他們對蕭仕言一直問齊慕陽問題可是十分歡喜,總好過問他們。

  “今有人共買物,每人出八錢,盈三錢;人出七錢,不足四錢,問人數、物價各幾何。”

  齊慕陽起身,躬身行了一禮,他已經習慣蕭仕言總想討回上次那一題,一直讓他答題,就等著他回答不出,好批評一番。

  

  剛才蕭仕言所問的問題的是《九章算術》裏麵第七章“盈不足”。

  

  《九章算術》自然分為九章,其一為“方田”,專講平麵幾何圖形麵積的計算方法,也就是田地測量、其二為“粟米”、其三為“衰分”、再然後分別是“少廣”、“商功”、“均輸”、“盈不足”、“方程”、“勾股”。

  不得不說,這仁和書院雖教算術,但大多都和為官治民相關聯,如米價、田地、城、垣、堤、溝、塹、渠的建造,這一切都是從官員實幹出發,不單單是為了科舉,更多是為了以後出仕為官,造福一方百姓。

  齊慕陽低頭沉思了許久,最後搖了搖頭,說道:“先生,這一題慕陽不知。”

  “啊——?”

  這一下就讓在座的學子詫異不已,他們沒有想到齊慕陽居然沒有答出這一題,他們可是非常清楚,齊慕陽算數究竟有多厲害,怎麽會偏偏不會這一題。

  他們可都還等著看齊慕陽又答對題目,先生無言以對。

  現在卻是齊慕陽不知道!他們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驚訝地望著齊慕陽,很是不解。

  蕭仕言聽見齊慕陽這話,整個人瞬間便放鬆,臉上透出一股自信,眉頭舒展開來,麵色一緩,倒是沒有批評齊慕陽,隻是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點頭說道:“沒事,你坐下,我告訴你這一題如何解。”

  果然,他也不是什麽都知道。

  蕭仕言心裏如此想著,麵色得意,嘴上卻是已經開始對學子講解“盈不足”這一題。

  齊慕陽聽著蕭仕言口若懸河地將,心裏卻是覺得好笑,望了一眼書案上的《九章算術》,在想他若是編寫一本《慕陽算術》,雖說他不是理科生,但等比數列、等差數列、積分、微積分也是知道一二,也不知道蕭仕言看見這些會是何表情。

  沒過多久,這一堂課便結束。

  “齊慕陽,剛才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不願說?”坐在齊慕陽前麵的少年蔣一清轉過頭,好奇地問了一句。

  蔣一清是商家子弟,在這一眾世家子裏麵身份很不起眼,更有人嫌棄蔣一清身上的銅臭味。齊慕陽雖說是武陽侯之子,但如今齊家被削了爵位,而齊慕陽又是外室出身,在這仁和書院也就隻有蔣一清和齊慕陽說些話。

  齊慕陽笑了笑,瞥了一眼走出去的蕭仕言,問道:“你覺得呢?”

  “我猜你一定知道答案,隻不過不願意回答罷了。我看你的算術要比先生還要好。”

  蔣一清倒是很喜歡和齊慕陽在一起,畢竟齊慕陽也沒有嫌棄他商戶出身,而且在蔣一清看來齊慕陽為為人還不錯。

  當然最重要的原因還是齊慕陽和蔣一清都是因為出身被孤立。

  “蕭先生要是聽見這話,說不定會找你麻煩。”

  蔣一清嘴一撇,剛準備說什麽,蕭仕言卻是又折返,走了進來,望著齊慕陽,說了一句,“齊慕陽,你出來!”

  蔣一清嚇了一跳,有些慌亂,正擔心蕭仕言是不是聽見了他說的話,聽見後麵那一句話,陡然放下心來,一臉幸災樂禍地望著齊慕陽,低聲笑道:“看來,他還是你來找你麻煩的。”

  齊慕陽一怔,有些錯愕,怎麽單單隻叫他出去。

  “快點,別讓崔太傅久等。”

  崔太傅?

  齊慕陽心裏更加疑惑,也不知道崔太傅為什麽突然要見他,心裏疑惑,但不敢耽擱,趕緊跟著蕭仕言走了出去。

  

  第34章 |14|

  

  當初林老太太便說過,崔延是沈星源的師兄,仁和書院的院長,被人稱作太傅,是因為崔延曾任太子太傅,不過虛職,因為太子早夭,現在已經辭官任仁和書院的院長。

  齊慕陽還疑惑當初第一次見崔延時,他說的那句不明不白的話,沈星源是他舅舅,這又如何?

  仁和書院,東邊蜿蜒山道,一路盤旋向上,石階砌成,兩邊綠樹成蔭,環境清幽,山林深處時而還傳來幾聲清脆的鳥鳴。

  沒走多遠,便看見綠樹掩映之下有幾間屋舍,另一頭還有一間山亭,木石築成,古樸典雅。屋舍前麵又有一口清潭,鳥雀一點而過,激□□點漣漪。

  齊慕陽到沒有想到仁和書院後麵,居然還有這麽一處幽靜雅致的處所,不過仔細一想仁和書院本就建在山腳下,這裏也不算太奇怪。

  涼亭內有一張石桌,並著幾張石凳。

  崔太傅一身麻衣,衣著簡單,白發蒼蒼,手裏拿著一九連環坐在石凳上,九連環精致玲瓏,銀光閃閃,一看便知是精巧貴重之物,用純銀打造而成,且九連環環環相扣,叮嚀作響,聲音清脆。

  “來了?”崔太傅看見蕭仕言帶著齊慕陽過來,放下手中的九連環,轉過頭笑著點了點頭。

  蕭仕言一看他也將齊慕陽帶過來了,便先告辭離開。

  亭子裏麵就隻剩下齊慕陽和崔太傅二人,山間幽靜無聲,齊慕陽對崔太傅行禮問好之後,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麽,他並不知道崔太傅讓過來所為何事。

  崔太傅一指石桌上的九連環,望著齊慕陽,問道:“能解開嗎?”

  齊慕陽雖然疑惑,但還是點了點頭。

  “解開九連環,至少需要幾步?”崔太傅又問道。

  齊慕陽看崔太傅一臉平靜,似乎隻是在閑聊,也不知道為何會問這麽奇怪的問題,略一思索,回道:“一步,或者三百四十一步。”

  一步?

  或者三百四十一?

  崔太傅聽見齊慕陽這句話,眼睛一亮,直視齊慕陽,他曾經問過另一人這個問題,得到的答案卻不一樣,正聲問道:“何為一步,又為何三百四十一步?”

  不過很顯然,這一個回答讓他更為滿意。

  “若是一劍劈下,自然解開,隻需一步。”

  齊慕陽看了一眼那九連環,又說道:“倘若按規矩去解,則最少要三百四十一步。”

  崔太傅起身走到齊慕陽麵前,眉頭一皺,他知道齊慕陽算術不錯,想不到這樣十歲的孩子居然還能說出一步解開,問道:“那一步可是毀了九連環。”

  “太傅問的是解開,慕陽答得也是解開。”

  至於是否毀了九連環,這卻不是齊慕陽所要考慮的問題。

  崔太傅將九連環遞給齊慕陽,目光落在那九連環上,說不出是何心情,問道:“那你是如何得知隻需三百四十一步這個數,還如此篤定?”

  齊慕陽接過九連環,搖了搖頭,笑道:“太傅是明知故問。”

  明知故問?

  崔太傅深深地望了齊慕陽一眼,目光深邃,像是要看透齊慕陽一般,不過很顯然他對齊慕陽很是喜歡,嘴角都微微上揚,眼角的皺紋也都擠在一起。

  “你還是真是自信!”

  若不是自信,又怎麽會說出明知故問,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這副九連環就送你了,不過你要和我去見一個人。”崔太傅又坐回石凳上,笑著說了一句。

  見一個人?齊慕陽覺得有些奇怪,這崔太傅先是把他叫過來,也沒說什麽,隻是問了一個問題,又送他九連環,現在還讓他去見一個人,著實讓人疑惑,不得其解。

  “敢問太傅,是要去見誰?”

  崔太傅沒有回答,而是眉頭一皺,打量了齊慕陽幾眼,似笑非笑地問了一句,“齊慕陽,你似乎一直都很不安?你在害怕什麽?”

  臉上雖然帶著笑容,但崔太傅的目光淩厲,透出一股寒意,直逼人心,一股氣勢直接迎麵撲來,這種感覺就像是當初在沈府迎客堂見到沈星源一樣。

  齊慕陽心神一凜,扯了扯嘴角,沒做聲。

  崔太傅想到齊慕陽的出身,還有之前武陽侯府的那些流言,倒沒有再多說什麽,隻是說道:“你和我去相國寺見一位故人。”

  相國寺?

  涼亭之外,偶有涼風劃過,卷起一兩片葉子,打著旋,落在齊慕陽衣衫上。

  崔太傅如此說了,齊慕陽就算心裏疑惑,也還是的跟著去一趟相國寺。隻是不知道為何會讓他跟著過去。

  ……

  相國寺,京城最有名的一座寺廟,香火鼎盛,來往供奉,求拜的香客信徒不計其數。而且這裏麵更讓相國寺名聲顯著的則是曾有皇室中人在相國寺剃度出家。

  京城裏麵的世家也都提點過自家子弟,切不可在相國寺惹是生非,哪裏並不是尋常人能得罪得起。

  雖說相國寺名氣很大,卻並沒有拒絕尋常百姓前來拜佛。

  佛曰:眾生平等。

  齊慕陽跟著崔太傅去了相國寺,路上崔太傅倒是問了齊慕陽一些問題,自然都是關於數術之道。

  齊慕陽心裏疑惑不安,但麵上不顯,隻當做是去相國寺遊玩一番。待齊慕陽到了相國寺,真正見了這座相國寶寺,心裏也不禁生出一股虔誠求佛之意。

  菩提寺的確是不能和相國寺相提並論。

  齊慕陽心裏閃過這樣一個念頭,趕緊跟上崔太傅的步子,朝著相國寺走去,石階一路向上,寶刹聳立,紅磚綠瓦,院牆綿延不知其盡頭,唯有參天大樹掩映,不見其真麵目。

  佛音飄渺,偶有撞鍾大響,聲傳四方,浩然雄渾。

  雖說尋常百姓也能來相國寺禮佛,但這自然是有規矩,日子是定下來,而且在這大多是世家王侯,百姓們心裏終究是心生畏懼,生怕衝撞,惹上麻煩。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