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22節

  “如何,我讓你打聽的事怎麽樣了?”齊慕陽望著齊全,不禁問道。

  齊慕陽讓齊全去打聽白家白禦史,其實也沒有抱多大的希望。但是白禦史明明和武陽侯一同去郊外騎馬,想來關係應該不差,但是這武陽侯墜馬摔死,他卻並沒有前來拜祭。

  這不得不說是一件令人懷疑的事。

  齊全雖然不完全明白齊慕陽為什麽讓他去打聽白家白大人的事,但隱隱他也猜到了一二,齊慕陽並沒有開口說透,他自然也不會問齊慕陽,彼此心裏清楚即可。

  畢竟這件事事關重大,牽連甚廣。

  “奴才讓人去打聽過了,白大人之所以沒有過來拜祭侯爺,說是因為心裏愧疚,無顏麵對侯爺,這才沒有過來。”

  齊慕陽眉頭一皺,這話明顯就是借口,若真的心裏覺得愧疚,覺得不安,那就應該來送齊景輝最後一程,要知道這死者為大。

  齊全也能想到這就是借口,當初武陽侯墜馬摔死,說是馬突然發狂,到最後那匹馬也被殺死,現在過去那麽長的時間,就算是再想去查馬為什麽突然發狂,也隻怕沒有個答案。

  畢竟那個時候老太太得知馬發狂,害得齊景輝墜馬摔死,心下大痛,直接將馬房的人給發賣出去。

  “少爺,你看現在該怎麽辦?”

  雖然知道白禦史說的是借口,指不定白大人就知道一些實情,但看現在武陽侯一死,白家和齊家也就漸漸斷了來往,總不能直接上門,當麵問白禦史這件事。

  齊慕陽搖了搖頭,皺著眉頭,低頭沉思,想了片刻,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來。

  不過,現在能夠確定的便是齊景輝的時隻怕真的沒有那麽簡單,是個意外。

  “這往後白家若是有什麽事,一定要派人前去送禮,現在還不能斷了來往。”齊慕陽望著齊全,猶豫了片刻,才說了這麽一句話。

  齊全點了點頭,他知道齊慕陽說這話是什麽意思,不過——

  “那少爺,還要不要再派人去打聽白漸青?”

  齊慕陽擺了擺手,示意不要這個時候再去探聽白家的事,若是白禦史真的知道一些實情,早就會告訴齊家,一直沒說,肯定也沒那麽容易打聽出來。

  再則,這件事除了白禦史知情,還有一個人應該也知道,那就是之前和他說那句話的——方少意。

  方家,沒準也知道一二。

  “不用再去打聽,免得驚動白禦史,讓他知曉,心生警惕。”

  齊全聽了齊慕陽這話,自然恭敬應是。雖說站在他麵前的少爺也不過十歲,臉上還帶著一絲稚氣,但他卻不敢小瞧這位少爺。

  年紀尚淺,但心思縝密,看著齊慕陽皺著一張臉,眼神深邃,齊全低下頭,心裏說了一句,侯爺泉下有知,可以安息了!

  齊慕陽並不知道齊全心裏所想,他隻是忽然記起一件事,除了白漸青沒有來拜祭齊慕陽,還有一人也沒有來,就不知道那人為什麽也沒有過來拜祭?

  要知道他和父親齊景輝的關係可不一般。

  齊慕陽和齊全卻不知道,這邊才說不要打草驚蛇,卻不知他們這去打聽白家,就已經驚動了蛇。

  還是一條蠻熟的蛇!

  ……

  “沈麒?”

  齊慕陽聽見下人的話,覺得奇怪,不知道沈麒怎麽突然上門要見他,問道:“他有說是什麽事嗎?”

  石溪搖了搖頭,說道:“沈二爺隻說要見一下少爺,並沒有說有什麽事。”

  難不成還特意上門想著來調戲他?

  齊慕陽心裏更加疑惑,想到沈麒之前那些事,眉頭緊皺,換了一件衣裳,還是決定去見一下沈麒。

  齊府外院正堂。

  沈麒坐在堂下的交椅上,穿著一身錦衣長衫,翹著二郎腿,手裏端了一杯茶,顯得十分悠哉,看著活生生就是一個紈絝不知事的少年。

  “呦,表叔來了?”

  沈麒微微抬頭,看見齊慕陽走了進來,連忙起身行了一禮,嘴角一勾,調笑著說道:“聽說表叔進了仁和書院,表侄我這是特地來道賀。”

  齊慕陽眉頭一皺,直接道:“有什麽事就說。”

  “表叔何必這般不近人情,我這來可是一番好意。”沈麒走到齊慕陽跟前,伸手準備搭在齊慕陽肩上,不過被齊慕陽給避開了。

  沈麒剛抬起右手卻一頓,訕訕地收回了手,不好再開玩笑,稍微收斂一些,說道:“表叔,這能進仁和書院,的確是厲害,表侄我可是十分仰慕——”

  “仰慕表叔!”

  說到“仰慕”這個詞,沈麒稍稍停頓,一臉笑容地望著齊慕陽,眼含深意。

  齊慕陽皺著眉頭,轉身準備離開,不想再聽沈麒說這些話。

  沈麒一看齊慕陽準備離開,望了一眼站在門外的下人,忽然壓低了聲音,說了一句,“聽說表叔派人去打聽白家白大人的事?”

  什麽!

  齊慕陽腳步一頓,身子一震,猛地轉過頭盯著沈麒,眼神滿是震驚。

  “表叔為何這般望著我?”沈麒裝作很無辜的樣子,明知故問。

  齊慕陽深深地望了一眼沈麒,麵色凝重,沉聲問道:“你怎麽會知道?”

  沈麒坐回自己的椅子上,又端起案幾上的那杯茶,抿了一口,一臉輕鬆,笑著問道:“表叔為何這麽緊張?”

  齊慕陽望著沈麒,腦子裏有些混亂,他不知道沈麒是怎麽知道這件事,如果沈麒知道他派人去打聽白禦史的事,那麽是不是也意味著還有其他人這件事?

  難道已經打草驚蛇了?

  齊慕陽看著沈麒一臉輕鬆,麵帶笑容的樣子,心卻是沉靜下來,冷笑道:“看來痘痘你也在調查白漸青。”

  痘痘?

  沈麒一滯,口中的那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茶水四濺,猛地站起身來,羞惱地說道:“誰叫痘痘,我叫沈麒!”

  齊慕陽看見沈麒氣急敗壞的樣子,笑了笑,反問道:“痘痘,你又為什麽會調查白禦史?”

  如果不是沈麒在調查白禦史,他不可能會知道這件事。

  “說了,我叫沈麒,不準喊我痘痘!”沈麒一聽齊慕陽還喊他痘痘,十分惱怒,大聲說道。

  齊慕陽笑了笑,看著沈麒那滿是青春痘的臉,倒沒有再說那兩個字,麵色一肅,正聲說道:“你如果想把這件事告訴白禦史,無妨。”

  沈麒看著齊慕陽一副頗不在意的樣子,冷冷一笑,眼神中透出一絲嘲諷,說道:“表叔,我勸你還是不要在追著這件事不放,武陽侯既然已經死了,那一切就已經結束。”

  “如果你真的想要查明真相,到最後後悔的可能是表叔你。”

  齊慕陽聽見沈麒這話,眼神一凝,心下一驚,麵色如常,走到正堂上麵的大椅坐下,努力讓自己心平靜下來,微微抬頭,直視沈麒,問道:“你知道父親是被誰害死的?”

  “知不知道,並不重要。”

  沈麒和齊慕陽目光相對,十分坦然,略一停頓,才繼續說道:“不過,我知道一件事,表叔你若是在追查這件事,到時候你會和你父親一樣——”

  “短命!”

  正堂裏麵的氣氛隨著沈麒這兩個字瞬間冷滯下來,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音。

  正堂外麵石溪,還有沈麒的下人正站在院子裏說話,壓根看不穿正堂裏麵平靜下麵的波瀾詭譎。

  齊慕陽看著沈麒異常冷靜的目光,聽著最後那兩個字,心神一凜,身子一僵,心裏發寒,和齊景輝一樣短命,一樣死於非命,死於“意外”?

  “所以——我勸表叔,還是不要輕舉妄動。”

  齊慕陽嘴唇一動,他知道沈麒並不是在說笑,就連武陽侯都能死得那般容易,更何況是他,隻是有些事他還是要知道。

  “你知道是誰殺死我父親的?”齊慕陽正聲問道。

  “父親?”

  聽見齊慕陽說出這兩個字,沈麒眼神閃爍,說不清是歎息,還是不屑,淡淡地說道:“我倒不知道表叔原來還是個孝子,和武陽侯父子情深。”

  “若表叔你和武陽侯真的是父子情深,那我就不再多勸,表叔你就一直查下去,到最後也好和武陽侯在地下團聚。”

  齊慕陽並不在意沈麒的嘲諷,他知道沈麒今日能過來和他說這些話,的確是一番好意,問道:“你並沒有回答是誰殺死他的?”

  沈麒臉上又露出那玩世不恭的笑容,眼神一閃,最後調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不能告訴你!”

  聲音清朗依舊,卻又帶了一股調戲,仿佛剛才正堂裏麵那一幕都是錯覺。

  

  第33章 |14|

  

  仁和書院,被天下學子推崇,而且其中學子科舉金榜題名者眾多。這進入仁和書院,說不上一步登天,但也算離朝堂隻有最後一步之遙。

  齊慕陽進了仁和書院,自然要早些入學。

  因為仁和書院不許小廝,學童陪著,齊慕陽隻能是靠自己。好在齊慕陽並不是嬌生慣養的富家子弟,並沒有覺得不妥。

  齊慕陽席地而坐,身下是一張方形蒲團,身前放置一張約三尺來寬的書案,上麵放著筆墨紙硯等物,又有四書五經摞在一旁。

  方少意和齊慕陽並沒有在一同讀書,不過這時候卻是跑了過來,直接坐在齊慕陽身邊,依舊一身紅衣,十分張揚。

  “如何,你這入學有一段時日,可還好?”

  齊慕陽瞥了方少意一眼,放下手中的書冊,如實說道:“除了有一些聒噪的聲音,倒還好。”

  方少意一噎,他自然知道齊慕陽口中這聒噪的聲音指的是誰。

  雖說齊慕陽外室子的身份在這書院裏麵聽見不少閑言閑語,但齊慕陽壓根就不在意那些流言蜚語,壓根就沒當回事。

  “我怎麽覺得你似乎一點也不好奇我對你說的那句話?”

  那句話?

  齊慕陽麵上不顯,心裏卻無奈地笑了笑,雖說沈麒那個人不大著調,但是那天沈麒和他說的話,他卻不敢不放在心上。沈麒那般現實地和他說了那些狠話,若他真的還不知輕重,一意孤行,說不定到最後他真的會和齊景輝,還有楊氏,一家三口團聚。

  “你說了什麽話,我為何要好奇?”

  方少意詫異地轉過頭,望著齊慕陽,他倒不知道齊慕陽還真的沉得住氣,仔細一想齊慕陽年紀雖小,但心思頗深,這是在故作不知。

  “你若是不在意,那就算了。”

  說著,方少意順手拿過齊慕陽書案上的書冊,翻看了一下,看著上麵的注釋筆跡,笑道:“你倒是蠻認真的。”

  如果說沈麒告訴他那件事,是真正提醒他,為了他好,那方少意告訴他這件事,他就看不穿究竟是何目的。

  善惡是非,難辨真假!

  齊慕陽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回道:“齊家不是當初的武陽侯府,自然不能和方家相比。”

  方少意自然聽出齊慕陽這話裏麵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說他是方家少爺,就算不認真讀書,這以後的前程也少不了。方少意覺得好笑,上下反複打量齊慕陽,問道:“你這心裏究竟是怎麽想的,明明不過十歲年紀,怎麽像個老頭子一樣,如此無趣。”

  無趣?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