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3節

  “回府?”

  楊氏一怔,當初他在的時候,她沒有進府,現在他死了,她又怎麽會進府。不過——,楊氏微微抬頭,把目光放在齊慕陽身上,十歲的孩子失去了父親,他這一輩子終究不能和她一樣,隻待在這座宅子裏。

  “慕陽,如果府裏有人接你回去,你就跟著他們回府。”

  齊慕陽看著楊氏神情,似乎有些不對勁,幾步走到楊氏跟前,問道:“那母親你呢?”

  楊氏手一頓,伸手輕輕地摸了摸齊慕陽的臉,這張臉長得像她,但也像那個人,尤其是這一雙丹鳳眼,和他是一模一樣。楊氏拉著齊慕陽坐在自己身邊,望著門外蕭瑟的風景,徐徐道:“你不是一直盼著離開這裏,去外麵玩?”

  “現在你就有這個機會去外麵玩了,也能離開這裏,不用一輩子都待在這個地方。以後你要好好的!”

  齊慕陽聞著楊氏身上的檀香味,看了一眼臉上依舊帶著淚水的齊全,心忽然就靜了下來,眼前不禁浮現出齊景輝這個父親教他習字,哄他開心的畫麵。

  哪怕是換了一個身份,如今死的人終究是他父親……齊慕陽眼圈泛紅,心裏有些難受,也不知是為齊景輝傷心,還是為自己難受,他忽然就覺得自己真的不是前世的自己,而是齊慕陽,齊景輝的兒子,一個見不得光的外室子。

  他的父親死了!

  ……

  這邊齊全直接和楊氏和齊慕陽說了接他們回府的話,他卻不知道因為突然鬧出來的這兩母子,整個武陽侯府都快鬧翻天了。

  不說武陽侯齊景輝正值盛年,備受當今聖上器重,可謂是意氣風發,不曾想卻突然墜馬身亡,這對武陽侯府可謂是天大的打擊,要知道武陽侯府如今可就隻有齊景輝這一根獨苗。

  而就在這時候,卻又傳出齊景輝在外麵養了外室,還有一子,這起消息於武陽侯府則掀起了更大的波瀾。

  

  第4章

  

  武陽侯府在這偌大的京城可謂是聲勢顯赫,當年便是跟著□□皇帝打江山,乃開國功臣,被封為國公,雖說如今隻是武陽侯府,但也依舊不容小覷。

  要知道如今武陽侯府的當家人齊景輝侯爺那可是簡在帝心,備受聖上器重,隻是天有不測風雲,誰曾想武陽侯和禦史白振清一同去城外騎馬,居然馬匹突然發狂,武陽侯墜馬,當場摔死。

  聖上得知消息,立即派了禦醫前去救治,可惜回天乏術。

  這武陽侯一死,偌大的武陽侯府瞬間變亂成一團。因為這齊家自從國公爺那一代便子嗣不豐,這到了齊景輝這一代便隻剩下一根獨苗,偏偏齊景輝沒有留下兒子,膝下唯有五個女兒。

  不說武陽侯府這以後傳宗接代沒了後文,堂堂齊國公居然沒了後人,這傳出去也實在是惹人非議。更何況這齊景輝一死,武陽侯府的爵位沒人繼承,隻能收回。

  這武陽侯府沒了後人,終究是要破敗下去。

  因為這個緣故,武陽侯府的老太太林氏正想著從齊家宗族裏麵找一個孩子過繼到齊景輝名下。若說這血緣親疏遠近,自然是齊景輝庶出的二叔這一房最為妥帖,偏偏老太太和二房不對付,不願讓二房子孫繼承武陽侯爵位,為了這事爭執不休。

  就在這時候,武陽侯的小廝齊全卻是道出了一件事,齊景輝在槐樹胡同那安置了外室,外麵還有十歲兒子,名為齊慕陽。

  這一下算是捅破了天,老太太心裏舒坦,武陽侯這一脈總算是沒有絕後,不過侯府的大太太沈氏卻是掀起了滔天怒火,不同意外麵外室進門,而庶出的二房那邊自然也是不願錯過這個好機會。

  一時間,爭執不下,府內鬧個不停。

  武陽侯府後院,靠東邊的一間院子名為宜蘭院,正是侯府大太太沈氏居住的正院。

  如今院子的蘭花開得正豔,木蘭、鈴蘭、寒蘭花各色皆有,或白、或紅、或粉,看著美極了。不過這一向喜歡蘭花的大太太沈氏卻沒有那份心思賞蘭。現在就算是操辦侯爺喪事的心思,她也沒有,滿心皆是憤怒,憤恨不已。

  “砰——!”

  沈氏身穿白色長裙,頭戴白色簪花,眼睛紅腫,麵色有些蒼白,神色卻是猙獰可怖,摔了一個白瓷茶碗,又忍不住將桌上的茶壺也給摔了下去。

  “太太,你消消氣,別為著這件事氣壞身子,不值當。”這時候敢在沈氏麵前說這話的也隻有沈氏奶娘喬媽媽。

  “不值當?”

  沈氏冷笑不已,氣憤道:“媽媽,難道你不知道他這給我多大的難堪,尋常在府裏也就罷了,我倒沒想到他在外麵還藏了一個,居然還有一個野種,年紀比婉兒還要大一歲!”

  喬媽媽知道突然鬧出來一個外室子,這讓沈氏心裏很難受,這麽多年的體麵,一下子全沒了,這一耳光扇得太狠了。

  隻是就算沈氏心裏再難受,再氣憤,如今侯爺都已經死了,眼下最重要是還是要解決這件事。

  喬媽媽心裏明白,如今鬧出來的這個外室定然是要進齊家了,畢竟這可是侯爺留下的唯一血脈。老太太是無論如何也不會放著親孫子不管,反而去過繼二房的孩子。

  “太太,看開一些,不管怎麽樣,如今這侯府終歸是您做主了,就算那孩子進了門,還是要喊你一聲母親!”

  “母親!”

  沈氏聽喬媽媽提起外麵那個野種,心裏更加惱火,整張臉氣得都白了,猛地站起身,瞪大了眼睛,指著門口,厲聲說道:“我辛辛苦苦操持這侯府,到最後卻便宜那外麵的野種,哪裏有那麽便宜的事!”

  “他也配叫我一聲母親!”

  沈氏的聲音尖銳,站在屋子裏的丫鬟一個個嚇得都低下頭,站著一動不動,大氣都不敢喘,生怕被沈氏遷怒。

  喬媽媽對著站在屋子裏麵侍候的丫鬟揮了揮手,示意她們都先出去。丫鬟們一個個都十分伶俐,立即會意,躡手躡腳地走了出去,一點聲音都沒發出來。

  “太太,你聽我一聲勸,就算你不為侯爺考慮,總要為姑娘考慮一下。”

  喬媽媽上前扶著沈氏的手,細聲細語地勸說道:“姑娘總歸還是要一門兄弟給她撐腰。”

  “婉兒!”沈氏眼睛一紅,不禁落下淚來,拉著喬媽媽的手哭訴著說道:“媽媽,你又不是不知道當初那個孩子若是還在,又何苦擔心這些。”

  沈氏聲音哽咽,神色憔悴,滿臉悲痛。喬媽媽知道沈氏提的那個孩子究竟是誰,她也明白沈氏不同意那個外室子進門,就是因為那個名字,當初老太爺在世的時候,便說過以後有了長子,便取名慕陽。

  沈氏在生大小姐齊慕婉之前,還懷過一個孩子,不曾想早產了,生下來一個男嬰,還沒見上一麵便死了。

  喬媽媽扶著沈氏上了榻坐下,又拿著帕子給沈氏擦拭眼淚,放柔了聲音,勸說道:“媽媽知道你心裏苦,可是這件事終歸是由不得太太你。”

  “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太太心裏一直都忌恨二房那邊,怎麽可能會讓二房的人過繼。再說了老太太白發人送黑發人,若是這是你因為這件事擰著,到時候氣壞了老太太,終歸還是太太你的錯。”

  “可我這心裏——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

  沈氏何嚐又不明白喬媽媽話裏麵的意思,隻是她一想起侯爺在外麵藏了一個外室,心裏就憋得慌,恨不得親手甩他兩個耳光。

  想她沈家嫡女哪裏配不上他齊景輝,當初她可還是低嫁,若不是她嫁入齊家,隻怕這齊家侯爺的爵位也保不住。

  喬媽媽正勸說著沈氏,沈氏身邊的大丫鬟鈴蘭卻是不安地走了進來,回道:“太太,老太太那邊讓您過去一趟,她有話要和你說。”

  “說什麽,有什麽可說的!”

  沈氏冷著一張臉,對著鈴蘭厲聲嗬斥道:“她不就是讓我趕緊把那個野種接進門!”

  鈴蘭看著沈氏發火,不敢吭聲,低著頭,一言不發。

  沈氏也知道這件事終究不是她能左右的,哪怕心裏再不甘心她都要讓那野種進門,“你派人把這件事告訴我嫂子一聲,讓她派人去查一下外麵那賤人的身份。”

  沈氏起身壓下心中怒火,轉過頭對鈴蘭吩咐了一句,又喚小丫鬟給她淨麵,換了衣裳,收拾妥當之後,這才帶著一眾丫鬟朝老太太的熙和堂走去。

  不管怎麽樣,她都是這武陽侯府的主人!

  誰也別想從她手裏搶走!

  

  第5章

  

  武陽侯突然離世,即便府裏上下都措手不及,但也要操辦好武陽侯的喪事。

  武陽侯府內外如今都是一片縞素,主子奴婢也都換上孝服,看著白茫茫一片,好不淒涼。上好的庭院樓閣皆白布纏繞,廊簷下掛著白燈籠,冷風吹過,搖搖晃晃,淒婉悲涼。

  因為武陽侯備受聖上器重,這皇上也派人過來寄儀,聊表哀思。府門如今大開,門外設置靈棚,又有道士、僧人正在誦經超度,冥紙隨風飛舞,或是吹笙竹管,或是木魚敲打。

  來往送行的賓客絡繹不絕,雖說一個個都麵帶哀愁,不敢談笑,但府裏卻顯得十分熱鬧。

  後院正中央的熙和堂,如今正是齊景輝母親,武陽侯府的太夫人林老太太居住之處。

  老太太先是喪夫,如今又白發人送黑發人,看著獨子齊景輝死去,心下悲痛萬分,麵色憔悴,頭上都添了許多白發,看著麵容枯槁,著實讓人擔心。

  “靈芝,你說我是不是真的八字不吉,克夫又克子!”

  林老太太坐在榻上,身上一件素色褶子,外麵披著素白色的襖子,下麵是淡青色的長裙。因為死的是她兒子,老太太不用穿那些白衣孝服,不過身上倒也清減了許多。

  這林老太太問話的人,卻是一直從小侍候她的嬤嬤靈芝,外麵皆稱一聲林嬤嬤。因為在林老太太身邊服侍,在府裏很有幾分體麵,就算是沈氏也不敢得罪林嬤嬤。

  林嬤嬤眼睛裏還泛著淚水,看見林老太太滿臉絕望,心下著急,即為齊景輝離世悲痛,又擔心林老太太的身子,這哀大傷身,不能一直這麽悲痛下去。

  “老太太,快別說這樣的話,侯爺要是知道了,泉下也不得心安。”

  林老太太聽林嬤嬤提起獨子齊景輝,心中一痛,不禁又落下淚來,悲苦地說道:“輝兒死了,這武陽侯府以後可怎麽辦。日後我到了地下,都無臉麵見——齊家的列祖列宗!”

  林嬤嬤上前半靠著林老太太坐下,拉著林嬤嬤的手,細聲勸道:“這外麵不是還有一個哥兒,老太太還有孫子,這哥兒可還指望老太太你了!”

  話正說著,門外一丫鬟急急地跑了進來,神色著急,匆忙行了一禮,便急聲說道:“老太太,管家說外院忙乎的人手不夠,不知該如怎麽辦,還讓老太太拿個主意。”

  “她沈氏在幹什麽!”

  林老太太一聽丫鬟的話,臉色一變,眼中帶著怒意,悶聲道:“這些事不都是沈氏做主,怎麽就不出來料理這些事?”

  林嬤嬤一看林老太太又要動怒,連忙對著丫鬟說道:“你讓管家派人去西府那邊借一些下人過來,先應付著!”

  丫鬟一聽林嬤嬤這話,又望了林老太太一樣,看林老太太不說話,也就知道該怎麽辦,恭敬地退了下去。

  “你看看她,眼下輝兒走了,她不忙著操持喪事,還一邊躲懶!”林老太太氣得狠狠一捶矮榻,想起沈氏所作所為,她心裏就惱怒不已。若說平常倒也罷了,她也能睜一眼閉一眼。

  可如今是輝兒的喪事,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輝兒走得不安。

  林嬤嬤歎了一口氣,她也知道平常侯爺和太太的關係便不怎麽好,兩人隻能說是相敬如賓。可現在侯爺死了,這最後喪事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出差錯,要不然到最後還不是武陽侯府惹人笑話。

  林嬤嬤猜想沈氏沒有出麵料理侯爺的喪事,隻怕還是因為槐樹胡同鬧出的那個外室子。

  “老太太,侯爺這突然離世,外麵又鬧出一個外室子,太太心裏自然不好受,你別生氣。”

  林老太太一聽林嬤嬤這話,心裏卻更加不舒服,指著宜蘭院的方向,厲聲說道:“她倒是給侯府生一個兒子出來看看,若是府裏我有孫子,我又何必把外麵那個接進來。”

  “武陽侯府這邊一個男孩都沒有,西府那邊卻是子孫滿堂,你讓我如何看她!”

  這話聽著,林嬤嬤心裏也歎了一口氣,很是無奈。她是知道當初老太太嫁進齊家,和老太爺受了多少罪,就是因為西府那邊的庶子。明明是庶子,卻仗著太爺疼愛,一心謀奪爵位,還有老太太的那個弟媳婦也不是省油的燈,暗地裏給老太太使了多少絆子。

  要不然老太太又怎麽會死活都不同意讓西府那邊的子孫過繼到侯爺名下。

  好在侯爺在外麵還有一子,若不然這事情隻怕會更麻煩。

  林嬤嬤起身給林老太太倒了一杯熱茶,待林老太太心情平緩些,才說道:“老太太,如今侯爺死了,這府裏如今沒有一個頂立門戶的男兒,這一點相信太太心裏也是清楚的。太太不過是一會想不明白,待太太來了,你好好和她說一下也便成了。”

  “畢竟太太終歸是聽你的!”

  林老太太聽著林嬤嬤的話,不置可否,端著熱茶,看著茶葉在那水中浮浮沉沉,沉默了許久,才說道:“她若是肯好好待那個孩子,我自然不會難為她。”

  如今她和沈氏不過都是可憐人,她又何苦難為沈氏。

  林嬤嬤也在想究竟沈氏會不會好好待那個孩子,不過這話林嬤嬤倒是沒有在林老太太麵前提,隻是笑著哄道:“哥兒終究還有老太太你這個祖母疼。”

  “老太太,眼下最要緊的還是侯府爵位一事,西府那邊隻怕也動了這心思。這到現在宮裏都沒傳出個話來,也不知——”

  林嬤嬤靠近林老太太的身子,壓低了聲音,附耳說了幾句。

  林老太太心裏何嚐又不擔心這件事,齊家如今唯一的體麵也就隻有這侯府的這塊牌匾。畢竟外麵那孩子才十歲,等他到長大成人,振興齊家,還不知要多久。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