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9節

  仁和書院建在京城城外的岱山底下,山道並不算險阻,馬車嘎吱嘎吱地前行。

  齊慕陽坐在車廂裏麵,並沒有注意石溪等人說的話,臉色凝重,心裏卻在想剛才方少意說的話,齊景輝的死不是意外,那他應該要做些什麽?

  齊景輝死了!

  楊氏死了!

  他也險些在靈堂被火活活燒死!

  齊慕陽心裏煩悶,推開車廂的車窗,望著遠處的青山,眉頭緊皺,他不知道該做些什麽才好,如何才能真正掌握自己的命運,不用害怕沈星源,不用擔心自己的性命。

  毫無頭緒!

  齊慕陽衣袖抖動,緊握著拳頭,目光堅定,現在他進了仁和書院,那麽三年之後他一定要參加春科舉,不管怎麽樣,隻要他站在沈星源那個位置,他就不用再擔心這些。

  “停一下!”

  齊慕陽望著前麵不遠處道上有兩位少年,似乎被人圍住了,攔住了路,眼神一凝,心裏疑惑,對石溪說道:“石溪,你過去看看出了什麽事?”

  石溪同樣很是好奇,也不知道前麵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像是在爭吵,沒有多想,朝著那一群人走了過去。

  隻是還不等石溪趕過去,其中那兩位少年就朝著齊慕陽這邊跑了過來,神色著急,緊張不安,縱身一躍,直接跳上齊府的馬車,對車夫急聲說道:“快走!”

  駕車的車夫一愣,顯然有些不知所措,不明白這兩人怎麽直接上了馬車。

  “你給我——”身子瘦小的少年一把搶過車夫手中的韁繩和馬鞭,狠狠一甩,馬兒吃痛,猛地一下狂奔起來。

  “少爺——!少爺——!”石溪一看馬車狂奔,嚇了一跳,很是擔心,急急地追上去。

  齊慕陽也是一驚,緊緊抓住車窗格,看見外麵那夥人似乎是街上的地痞,一個個凶神惡煞,想要攔住馬車。看這架勢似乎是衝著車上的那兩個少年,想要抓住他們。

  馬車橫衝而過,不顧攔路的漢子,車廂不停晃動,速度很快,搖搖晃晃,似乎下一刻便要倒下。

  齊慕陽身子左右搖擺,險些摔倒,死死抓著,手心吃痛,也不敢鬆開,心裏一團亂,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事,車上那兩個少年究竟是誰。

  方少意說他父親齊景輝墜馬不是意外,那麽他現在又是怎麽回事!

  馬車很快便將那些人甩開,一路狂奔,也不知過了多久,才慢慢停下來。

  馬車一停,齊慕陽便急忙下車,再不敢呆在車廂裏,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麽。他根本就不知道突然衝上來駕車狂奔的人究竟是誰,也不知道現在究竟是怎麽回事。

  這一路顛簸,齊慕陽很是狼狽,頭發散亂,身上還有好幾處撞傷,隱隱作痛。

  因為一直抓著窗格,齊慕陽的右手都已經磨出血來,鮮紅一片,不過這時候他根本就顧不上手上的傷。

  “少爺,少爺,你沒事吧?”駕車的車夫一看齊慕陽下來,連忙上前問道。他可是十分擔心齊慕陽,要是齊慕陽出了什麽事,老太太肯定不會放過他們。

  齊慕陽搖了搖頭,示意無妨,旋即轉過頭冷冷地望著眼前這兩位少年。

  

  第28章

  

  “對不住,剛才真是對不住了,實在是形勢所迫。”

  兩名少年裏麵個子稍高的約十三四歲,身穿深藍暗紋勁裝,身材健壯,方臉濃眉,拱手對齊慕陽連連表示歉意。

  齊慕陽一言不發,盯著這兩名少年,眸子暗沉,微微偏頭對車夫,淡然說道:“我們回府!”

  他也不想再多說什麽,今日這事根本就是無妄之災,算他倒黴晦氣。

  高個少年一看齊慕陽一句話也不說,準備離開,有些尷尬,連忙上前說道:“我是蘇家的三少爺蘇烈,這件事是我們不對,連累你了,還望告知府邸,明日我會親自上門奉上一份禮謝罪。”

  蘇家?

  京城蘇家,在這一眾世家裏麵並不算頂尖世家,不過蘇家子弟一直都是武將出身,鎮守邊疆,手握重兵,在朝堂之上並沒有什麽勢力。

  現在太平盛世,重文輕武,這武將的地位自然不高。

  齊慕陽蘇烈聽見這話,搖了搖頭,沒有說話什麽,準備上馬車。

  “喂,你這人怎麽這樣,不都和你道歉,怎麽還冷著一張臉,一句話也不說。”另一邊身穿淺藍色錦衣,麵容姣好,唇紅齒白的少年看見齊慕陽這幅態度,心裏不滿,氣憤地說了一句。

  車夫卻是不肯看自家少爺受氣,罵道:“蘇家有什麽了不起的,明明是你們太過分,強搶馬車不說,居然還惡言以對,實在是丟了蘇老將軍的臉麵!”

  雖說如今大周朝天下安定,四海升平,並沒有太大戰事,但是蘇家蘇老將軍蘇牧卻是聞名天下,戰功赫赫。

  白臉少年一聽車夫這話就不樂意了,臉色一變,上前質問道:“你說什麽,爺爺可是你隨便能說的?再說剛才不都道歉了嗎?”

  “蘇箏,你住嘴!”

  蘇烈一看白臉少年還對齊慕陽冷言冷語,眉頭一皺,麵色一肅,急聲嗬斥道。

  白臉少年蘇箏看蘇烈生氣,也不好再多說,隻不過卻狠狠瞪了齊慕陽一眼,心裏恨上了齊慕陽。

  “弟弟年幼不知事,不要見怪!”蘇烈又對齊慕陽拱手行禮,替蘇箏道歉。

  齊慕陽望了一眼自己的右手,看著手上的鮮血,不想理睬這兩個人,對車夫低聲喝道:“你還站在幹什麽,還不快走!”

  車夫一聽齊慕陽這話,哼了一聲,沒理他們,趕緊駕車準備離開。

  蘇箏一看齊慕陽準備離開,回過神來,想到剛才自己隻顧著擺脫那夥地痞,一直駕車狂奔,這裏離朝陽城門已經很遠。

  “喂!喂!這裏荒郊野外的,離城門還有很遠一段路,你該不會把我們扔在這裏,不管不顧?”

  齊慕陽壓根就沒聽蘇箏的話,進了馬車車廂。

  車夫自然不會管蘇烈兄弟二人,慕陽少爺不和他們追究便是仁至義盡,哪裏還會管他們如何回城,猛地一揮馬鞭,直接掉轉馬車,駕車離開。

  四周荒草淒淒,林木繁茂,偶爾有幾隻山雀劃過天際,留下幾聲鳴叫。

  夕陽西下,看著時辰也快天黑了。

  蘇烈望了一眼四周,眉頭緊皺,雖然覺得很失禮,但還是上前攔住馬車,對著車廂裏麵問道:“能不能麻煩你們,帶我們回城?”

  “如果我不答應,你們打算如何?”齊慕陽坐在車廂裏麵,看著自己受傷的右手,眼神晦暗不明,反問了一句。

  蘇烈一怔。

  蘇箏臉色很是難看,氣憤道:“我說你怎麽如此小氣,不過是——”

  “你們上車吧!”齊慕陽不想再聽他們廢話,也不想再耽擱,淡淡地說了一句。

  蘇烈聽齊慕陽這話,很是高興,連忙道謝,和蘇箏一同上了馬車,進了車廂。

  車廂並不算小,三個人坐在裏麵還算寬敞。

  “今日真是太感謝你了。”蘇烈一看齊慕陽什麽也不說,想了想,開口說道。

  蘇箏倒也沒有再說什麽,想來他也知道齊慕陽能答應帶他們,這是他們應該感謝齊慕陽。再則今日這是本就是他們不對在先,現在齊慕陽還肯幫他們,自然要好生感謝。

  齊慕陽閉著眼睛,聽著馬車嘎吱嘎吱的聲音,一句話也說。

  馬車車廂裏麵的氣氛有些尷尬,一時間沉默下來,唯有馬車嘎嘎前行的聲音。

  蘇烈知道根本就是他們太過分,很是愧疚,一轉頭又看見齊慕陽受傷流血的右手,心裏一驚,說道:“你的——手流血了。”

  蘇箏眼睛一瞥,果然看見齊慕陽的右手滿是鮮血,再一想這右手的傷是因為他們造成的,心裏有些愧疚,眼神閃爍,看見齊慕陽沒有說話,低聲提醒道:“你的手流血了。”

  齊慕陽眉頭緊皺,覺得氣悶,一睜眼,冷眼望著蘇箏,反問道:“你能治嗎?”

  右手的傷就是因為他們,若是不能治,就別再說那些廢話!

  蘇箏被齊慕陽這話一噎,剛準備反駁,說什麽,卻是看見齊慕陽冷厲的目光,心裏一滯,有些呆愣,過後卻是覺得氣憤,明明就是一番好意,怎麽還這幅態度。不過是搶了他的馬車,有必要一直記恨著?

  蘇烈拉了蘇箏一下,搖了搖頭,眼神透出一絲不滿,提醒蘇箏收斂一些,並低聲喝道:“下一次我是再也不會帶你出來。”

  蘇箏訕訕地轉過頭,一氣之下,直接出了車廂,坐在外麵。

  “真是對不住,還害得你受傷,今日之事真的很對不住。”蘇烈麵色尷尬,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才好,隻能一個勁地道歉。

  看著齊慕陽右手的傷勢,又問道:“要不要先去醫館?”

  ……

  話正說著,車廂外麵卻是傳來詫異的聲音。

  “什麽?你們是齊家的人?”

  蘇箏幾步走進車廂,望著齊慕陽的臉,眼神閃爍不定,又看了一眼齊慕陽右手的鮮血,一偏頭,低聲說道:“倒沒想到你是齊家少爺,說起來還真是緣分,我們也算是親戚。”

  “齊家邢老太太是我們姑奶奶。”

  邢老太太?

  蘇家似乎和邢家有姻親關係?

  齊慕陽眉頭微微一皺,原來是西府的親戚,想到之前和西府的那些事,齊慕陽心裏對這兩人更是不滿。

  蘇烈聽蘇箏一說,才明白過來原來齊慕陽是武陽侯的兒子,臉上也不禁露出一絲笑容,點頭說道:“齊公子,的確如此,你倒要稱呼我一聲表哥。”

  表哥?

  齊慕陽瞥了一眼蘇烈,覺得可笑,不過是拐著彎的親戚,他們之間的關係可沒那麽好,他現在右手可還疼得厲害。

  “這是我五弟蘇箏。”蘇烈介紹了一下蘇箏,又說道:“蘇箏,還不多謝你齊表哥,今日要不多虧慕陽表弟,還不知會怎麽樣。”

  喊他表哥?

  才不要!

  蘇箏頭一偏,撇了撇嘴,不大樂意,看見齊慕陽那冷著一張臉,心裏就氣悶,有什麽可高傲的,他可是聽說了武陽侯的兒子不過是外室子,而且還很可能是冒充的野種。

  但是看見蘇烈警告的眼神,蘇箏隻能訕訕地對齊慕陽行了一禮,說道:“齊表哥,今日真是對不住,若表弟有得罪之處,還望表哥見諒。”

  表哥?

  齊慕陽望著蘇箏,聽著他那綿細的聲音,還有白嫩的臉龐,嘴角一勾,嘲諷道:“我可不敢有這麽囂張的——表妹!”

  

  第29章

  

  時至黃昏,朝陽城門依舊人來人往,顯得十分熱鬧。

  城門口自會有士兵盤查,待齊慕陽一行人進了城門,自然便要分道揚鑣。齊慕陽趕著回府,而蘇烈和蘇箏兄妹倆也要回蘇府,並不同路。

  朱雀大街,位於朝陽門,街道寬敞無比,容得下幾輛馬車並排而行,青石鋪路,一路平坦。過往的商販,行人絡繹不絕。

  蘇箏站在朱雀大街上,看著齊慕陽的馬車你考,神色羞惱,想到齊慕陽對她的羞辱,她就惱火,狠狠一跺腳,氣憤道:“三哥,他實在是太過分了!”

  蘇烈看著蘇箏惱怒的神情,心裏不禁歎了一口氣,低聲勸道:“你不要再說,今日這事本就是我們的錯。”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