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7節

  “你父親早逝,以後你有什麽事就來沈府。”沈星源神色依舊,就像長輩在對晚輩教導,和藹慈祥,又讓下人給齊慕陽拿了一份禮。

  這畢竟是齊慕陽第一次見這位舅舅。

  沈星源起身走到齊慕陽身邊,上下打量了一下齊慕陽,眼神一凝,笑著拍了拍齊慕陽的肩膀,說道:“這入仁和書院一事你要好好準備,切莫辜負你母親一番心意。”

  沈星源站在齊慕陽跟前,齊慕陽隻覺得陡然一股壓力迎麵而來,沈星源身上的那股氣勢著實駭人。對於沈星源的話,齊慕陽自然是恭敬地點頭應是。

  “雖說要等你行冠禮才取字,不過舅舅我今日便送你一個字,如何?”

  齊慕陽身子一怔,哪裏敢不答應,這可是沈閣老,不說這舅舅的身份,隻說這帝師取字哪裏就容得他推辭,連忙點頭,說道:“外甥先謝過舅舅!”

  沈星源看著齊慕陽恭敬應是的樣子,不禁笑著點了點頭,說道:“敬之!”

  敬之?

  齊慕陽心裏一驚。

  “可知道出處?”

  齊慕陽喉嚨一動,他明白為什麽沈星源會給他取這個字,想到沈氏,又想到母親楊氏,身子微僵,略一沉默,才低聲回道:“是——是先秦周成王自我勸誡的詩,語出《閔予小子之什·敬之》。”

  “不錯,不錯!”沈星源聽著齊慕陽略顯緊張的聲音,臉上的笑容更深了。

  齊慕陽隻覺背後都出了一身冷汗。

  “敬之”二字除了這個出處,還有一句話,一個出處,那便是——

  敬人者,人恒敬之。

  

  第25章

  

  齊慕陽還未踏進朝堂,不知道沈星源這位帝師尚書在百官麵前究竟是何等氣勢,現在他隻知道這位舅舅給他的感覺很可怕。

  敬之?

  齊慕陽回頭望了一眼遠處的迎客堂,眼神一凝,他知道沈星源為何送他這兩個字。

  《敬之》詩曰:敬之敬之,天維顯思,命不易哉。無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土﹐日監在茲。維予小子,不聰敬止。

  維予小子,不聰敬止?

  想我這個年輕人,敢不聽從敢不恭敬?齊慕陽想到這句話,嘴角上揚,眼中泛著一絲笑意,他沒有想到堂堂內閣尚書居然會和他說這句話來警告他。

  這是不是太高看他了?

  敬人者,人恒敬之!齊慕陽想到這一句話,收斂臉上的笑容,望了一眼站在自己麵前俊朗儒雅,神色冷淡的沈睿華,搖了搖頭,跟著沈睿華的步子往內院走去。

  現在已經見過沈星源,這第一次來沈府,自然還是要去拜見舅母連氏,還有表嫂。

  沈睿華瞥了一眼身旁的齊慕陽,看著齊慕陽還帶著稚氣的臉龐,想到剛才在迎客堂父親和他說的那句話,覺得有些太過,不過是十歲稚兒,何必那般認真。

  “表弟,若是能入仁和書院,在書院有什麽事可以找恪兒。”話語中帶了一絲不以為意,似乎並不認為齊慕陽能進仁和書院。

  齊慕陽自然聽出這一絲敷衍,笑著點頭應是,也不多說。他知道沈恪是沈睿華的嫡長子,沈瑜的兄長,之前沈瑜便說過沈恪在仁和書院進學。

  繞過長廊,七轉八彎,路過假山涼亭,又有幽靜小道,林木繁盛,綠蔭蔥翠。

  走了些許時辰,齊慕陽才跟著沈睿華到了連氏的榮壽堂。

  “小表叔!”沈瑜第一個便看見齊慕陽跟著父親走了進來,立馬笑著喊了一聲。

  連氏一見是沈睿華帶齊慕陽過來,便知道這肯定是沈星源吩咐的,嘴角上揚,笑著點了點頭,對齊慕陽又招了招手,說道:“這好幾天沒見,好像長高了些。”

  齊慕陽走到連氏跟前,對連氏行禮,又轉身向沈氏,還有表嫂江氏行禮問好。

  表嫂江氏身子消瘦,臉色略顯蒼白,看著精神不大好,穿著一件月白長裙,微微點頭,笑著說道:“是啊,這好些日子沒見,看著是長高了些。”

  同樣還是在齊景輝的喪禮上,齊慕陽見過這位身上帶著一股熏香,想要遮掩住身上藥味的表嫂。

  沈瑜上下打量了一下齊慕陽,搖頭笑道:“小表叔看著不像是長高,倒像是更拘束了。”

  拘束?

  的確他聽見沈星源的話是有些不安!齊慕陽不禁望了一眼沈氏,沈星源和他說那些話就是為了沈氏,是在警告他,也是在提醒他,現在他的母親是沈氏,一定要敬之。

  可是楊氏的死——?

  齊慕陽目光一閃,微低下頭,並沒有回話。

  沈睿華目光清冽,正聲說道:“父親讓我帶表弟過來見一下母親,待會便帶表弟去仁和書院。”

  “便是今日?”

  沈氏有些詫異,並沒有想到今日便要讓齊慕陽去仁和書院,有些意外。這要是齊慕陽沒有答出仁和書院出的題目,那豈不是不能入仁和書院?

  沈睿華點了點頭。

  沈氏不再多言,望著齊慕陽,嘴唇一動,欲言又止,最後也不過是隨意地勉勵了一句。

  畢竟榮壽堂這邊都是女眷,沈睿華也沒有在這久留,沒說幾句話,便帶著齊慕陽出了榮壽堂,準備出府前往仁和書院。

  “表叔,小表叔!”沈瑜急匆匆地趕了過來,看見沈睿華和齊慕陽還未出府,十分高興,手裏拿著一個盒子,眉眼帶笑,身上的淺藍衣裙隨風擺動。

  沈睿華看見沈瑜一點女兒家的規矩都沒有,眉頭緊皺,臉色一肅,嗬斥道:“這般沒有規矩!”

  沈瑜倒有些怕沈睿華,訕訕一笑,將手裏的盒子遞給齊慕陽,神色猶豫,望了一眼站在一旁,目光淩厲,神色冷峻的父親,有些緊張地說道:“表叔,這個——這個還要麻煩你交給我大哥。”

  齊慕陽有些疑惑,不明白為何沈瑜會讓他帶東西給沈恪,一看沈睿華並沒有反對,倒也不好拒絕,接下沈瑜遞過來的盒子。

  盒子楠木製作,十分精巧,雕刻的紋絡很是細致,也不知道裏麵究竟放了什麽。

  “小表叔,你一定能解出仁和書院出的題目!”

  齊慕陽聽見沈瑜這句話,也不禁露出一絲笑容,望著沈瑜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借表侄女吉言。”

  沈瑜不敢麵對父親的那張冷臉,將東西交給齊慕陽之後,便匆匆離去,隻是走的時候卻還指了指齊慕陽手中的盒子,讓齊慕陽有些疑惑。

  ……

  仁和書院,備受天下學子推崇的書院。就連當朝尚書沈閣老也曾在仁和書院求學,若說朝中同窗之誼最廣的當屬仁和書院。

  齊慕陽對仁和書院並沒有太多的了解,不過很顯然他也知道若是能入仁和書院那是最好不過,不過仁和書院每三年招收學子,如同春閨一樣,也是要經過考試,合格方能進仁和書院。

  至於齊慕陽這樣半路入學的自然很是困難,若不是沈閣老的身份,隻怕齊慕陽根本就沒有這個機會。

  機會,終究隻是機會,能不能把握住還要看齊慕陽自己的本事。

  雖說沈星源吩咐沈睿華帶齊慕陽去仁和書院,但是沈睿華又怎麽會真正把齊慕陽放在心上,待齊慕陽到了仁和書院,也不過是順手交給沈恪,讓沈恪帶齊慕陽去見書院的先生。

  沈恪年逾十六,身著藍衣長衫,麵容俊朗,整個人正是風度翩翩的少年郎。

  對於齊慕陽這位表叔,沈恪自然是不大放在心上,雖說是沈氏的兒子,但也不過是記名,更重要的是齊慕陽的生母是外室子,之前一度有野種的傳言。

  這樣,沈恪又怎麽會把齊慕陽放在心上。

  “到時候見了蕭先生,可一定要十分恭敬,切莫出什麽差錯。”就連一句表叔,沈恪都不願意稱呼,含混而過。

  齊慕陽也並不在意,仔細看了一下仁和書院,屋舍十分簡單,一點也看不出這裏有何不凡之處。

  “沈恪,這就是你那個——表叔?”一位紅衣少年走到齊慕陽麵前,笑著問了一句。

  紅衣少年身後還跟著好幾位少年,一看便知是仁和書院的學生,攔住了齊慕陽的路,上下打量了齊慕陽,目光中透出一絲鄙夷。

  沈恪臉色一沉,有些凝重,冷聲道:“方少意,這和你沒有關係。”

  方少意?

  方家?

  齊慕陽聽見沈恪這句話,眼神一閃,望了紅衣少年一眼,他可是知道京城裏麵聲名最顯的世家便有方家,而且這方家還和沈家的關係似乎並不好,就是因為方家太爺方尚書和沈星源是對黨,一直在爭鋒相對。

  方少意似乎並不在意沈恪的冷言冷語,目光一直落在齊慕陽身上,忽而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你父親是個短命鬼,希望你和他不一樣。”

  這要是換了其他人聽見別人說自己父親是短命鬼,一定會十分氣憤,不過齊慕陽倒是沒有太生氣,隻是眉頭一皺,並沒有理睬方少意,而是望著沈恪,想著趕緊去見那個蕭先生蕭仕言。

  “走吧,不用理睬!”

  沈恪瞪了方少意一眼,繞過麵前這一行人,朝著蕭先生的屋子走去。

  齊慕陽自然跟上去。

  “這想要進仁和書院可沒那麽容易,我們也過去看看,看那個外室子能不能過蕭仕言那一關。”那幾位少年中有一位少年,笑著說了一句,似乎很想過去看熱鬧。

  或者說看齊慕陽丟臉!

  其他人也都會心一笑,他們都很清楚蕭仕言的性子如何,相對而言,就算是三年一次的考核也比蕭仕言那一關簡單。

  方少意看著齊慕陽和沈恪二人笑了笑,一揮手,也幾步跟上去。

  沈恪望了一眼站在身旁的齊慕陽,眉頭緊皺,臉色很是難看,他忽然覺得自己帶齊慕陽過來見蕭仕言根本就是個錯誤的決定,隻怕到時候還會害得他丟臉。

  他也不認為齊慕陽能過蕭仕言那一關。

  蕭仕言性子耿直,剛正不阿,最是厭惡世家,尤其是靠權勢像齊慕陽這樣走後門想要進仁和書院的人,到時候肯定會多加刁難。

  沈恪一看屋子裏麵蕭仕言正在和人說話,這時候自然不敢進去貿然打攪,隻讓齊慕陽先老實呆著。

  沒過多久,蕭仕言似乎也看到屋外站著的沈恪和齊慕陽,而且方少意等人也跟著過來,聚得人多了,外麵漸漸變得熱鬧起來,都在小聲議論著齊慕陽這一位——外室子!

  蕭仕言示意那少年先等一會,起身走了出來。

  “沈恪,那個人是誰?”

  齊慕陽注意到屋子裏麵正和蕭仕言說話的少年,眉毛一挑,心裏有些疑惑,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差了。

  沈恪麵色一冷,看見齊慕陽還在為其他人分心,冷哼一聲,沒有回答。

  齊慕陽一看沈恪似乎並不在意屋子裏麵的那少年,心裏覺得奇怪,那少年雖說衣衫儉樸,但看著卻讓人覺得別扭,尤其是腰間衣衫微微掩住的那一枚色澤暗淡,其貌不揚的古玉。

  似乎是——龍形的!

  

  第26章

  

  齊慕陽望著屋子裏麵的少年,卻不知走出來的蕭仕言正皺著眉頭,目光冷厲,上下打量著他。

  一見齊慕陽沒有瞧他,蕭仕言心裏更加不滿,他一開始就不答應讓齊慕陽進仁和書院,隻是礙於院長崔太傅的緣故,這才點頭答應,同意考一下齊慕陽。

  “還不快見過蕭先生!”沈恪一看齊慕陽還不行禮問好,臉色很是難看,低聲嗬斥道。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