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6節

齊府庭院樓閣依舊,不過再也沒有當初武陽侯府的氣勢,如同沉沉落下的夕陽,再也不見當初恣意盎然,如一位老人垂垂老矣,慢慢閉上眼睛,蟄伏起來。

冷清孤寂在這偌大的齊府蕩漾開來,哪怕是開滿蘭花的宜蘭院,也沉靜下來。

不過相對於宜蘭院的冷清,熙和堂隔壁的陶然居倒顯得有些熱鬧。

齊慕陽如今已經搬出了熙和堂,不過因為年紀的關係,林老太太並不同意齊慕陽搬到外院,直接讓齊慕陽住到熙和堂隔壁的陶然居。

陶然居很是僻靜,以前是齊老太爺養病之所,裏麵也藏了好些書籍,可謂是齊府的藏書閣。因為這個原因,齊慕陽才會搬到這裏居住,畢竟他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學業。

院子種了不少竹子,挺拔蒼翠,好一片綠色。再往東邊便是幾棵梧桐古樹,樹下是石桌石凳,幽深靜謐,頗有隱居雅士的風味。

想要來陶然居服侍的丫鬟自然很多,畢竟齊慕陽可是齊府這以後的當家人,怎麽不能在這時候多多親近。

不單單是丫鬟下人,就連齊慕陽的那幾位妹妹也都經常來陶然居送些吃食,還有親手縫製的針線衣物,不說討好,也算是打好關係。

當然,這裏麵並沒有大小姐齊慕婉。

因為這些緣故,陶然居倒比沈氏的宜蘭院更加熱鬧,齊慕陽甚至覺得他那幾位妹妹似乎在爭相恐後地對他好,一心想著把其他人給比下去,顯得唯有他們二人關係最為親密。

齊慕婉雖說沒有來陶然居,不過沈氏倒是一如往常會過問齊慕陽的起居,齊慕陽也依舊會恭敬相待,一切如舊,並沒有什麽不妥之處。

不過,沈氏心裏明白有些事還是不一樣了。

沈氏穿著一身淺色長裙,不施粉黛,神色有些憔悴,坐在宜蘭院的石凳上,望著院子裏還開著的蘭花,隻覺心裏空落落的,她知道再過不久這花就真的要歇了,明年或許還會再開,但她歲月卻已不再。

“你派人和他說一聲,明日可別誤了時辰。”

站在沈氏身後的鈴蘭心領神會,點頭應了一聲,又問道:“太太,你為何不帶他去?”

沈氏嘴角一扯,想到她的那個兒子,心裏悵然,她弄不明白齊慕陽那個孩子,不過她記得大嫂和她說的一番話。

“他太冷靜,完全不像一個十歲的孩子,你可以對他好,但你要提防他!”

提防?

當初沈氏第一次聽到連氏說這個詞的時候,她並不相信,沒有放在心上,不過當她看著齊慕陽依舊對她十分恭敬,從來沒有在她麵前,也沒有再丫鬟下人麵前提過莫氏那個女人。

自然也再沒有去過槐樹胡同那。

這讓她覺得有些可怕,府裏的那些流言她並不是不知道,就連熙和堂都認為是她逼死莫氏,可齊慕陽卻偏偏無動於衷,似乎並沒有把這件事和她牽扯在一起。

不過,這又如何?

沈氏嘴角上揚,眼神閃爍,這樣就很好。那個女人已經去世,現在齊府的女主人還是她沈氏,他齊慕陽還要恭敬地喊她母親,她所擔心的都不會發生。

她終究是他的母親,如此足矣。

這本就是她一開始打算的,不過還沒有做,莫氏就已經成全了她。

而且更重要的是齊慕陽是個聰明的孩子!

“你說的不錯,明日還是我帶他去沈府,他這第一次去舅舅家,還是我帶他去。”

沈氏略一沉默,旋即笑著點了點頭,又說道:“你和大小姐去說一聲,讓她也準備一下,明日去她舅舅家。”

鈴蘭點頭應是,剛轉身準備離去,卻是想起府裏其她幾位小姐,又問道:“太太,其她幾位小姐?”

沈氏眼神一閃,望著院子裏開得正豔的蘭花,起身走了過去,淡淡地說道:“也和她們說一聲,一同過去。”

……

沈府,在這皇城裏麵,沈家的牌匾可謂是聲名不凡。如今朝堂之上內閣尚書沈閣老身份貴重,當朝皇帝的帝師,當初在建元帝還是皇子的時候,沈閣老就在旁輔佐。

建元帝對恩師沈閣老自然是十分尊敬,倚重,不過沈閣老顯然十分低調,一直恪守本分,不敢有任何驕矜逾越之處,滿府上下在外亦不敢有所張揚。

除了一人,那便是沈閣老的長兄之孫沈麒,惡名在外,不服約束,是京城有名的紈絝子弟。

沈府內院。

沈府沈閣老的書房,屋子裏從不點熏香,唯有窗台上隔著幾盆花草,花香淡淡。屋子裏的布置也十分簡單,不過一排書架,還有書案等物。雖說簡單,但卻透出一股厚重,古樸之意,物件看著都年代久遠,雖外表不顯,但也是富貴之物。

連氏給沈府大老爺沈星源倒了一杯熱茶,正聲說道:“明日初韻應該就會帶那個孩子過來,雖說是記名,但畢竟喊你一聲舅舅,你到時候也見見他。”

沈星源兩鬢斑白,年過半百,但精神依舊很好,腰粗體闊,身材魁梧,濃眉鷹目,臉上皺紋橫生,不過身上的氣勢卻是懾人,舉手投足之間便有一股氣勢。

這是久居上位者才有的氣勢!

“你之前說那個孩子有些可怕,那時候我就想見見他了。”沈星源端起那杯熱茶,眼神一凝,似笑非笑地說了一句。

連氏想起齊慕陽,心裏就有些沉重,歎了一口氣,沉聲道:“我是看不透那個孩子,也不知道是他天真不知事,還是心有城府。他生母上吊自縊,這件事他似乎並沒有感覺,一點都不在意府裏的那些流言,對初韻依舊禮敬有加。”

“這才讓我心裏不安!”

說著,連氏走到沈星源背後給沈星源捏了捏肩,又說道:“他才十歲,我卻看不透他心裏究竟是怎麽想的。”

沈星源哂笑,似乎覺得連氏這話有些可笑,不過十歲稚兒,微闔上眼皮,抿了一口濃茶,目光平靜無瀾,如一口枯井,深不可測,幽不見底,淡淡道:“若真如此,換一個便是!”

換一個便是,如此簡單的一句話!

連氏自然明白沈星源這句話是什麽意思,想到齊慕陽的身份,還有齊家的老太太,搖了搖頭,說道:“那老太太不會答應。”

當初連氏便和沈氏說過不要動那個念頭,畢竟槐樹胡同那個女人是齊慕陽的生母,若沈氏真的害死莫氏,那弑母之仇終究是一個死結,解不開了!現在雖說是莫氏自己上吊自縊,但這件事卻和沈氏有了牽連,事情不可能那麽容易結束。

若齊慕陽真的對沈氏心懷恨意,現在麵上恭敬,暗自忍耐,那以後隻怕會很棘手。

沈星源閉目不語,輕叩了一下麵前案幾,良久輕吐了一句,“和他父親一樣短命,又有誰在意?”

第24章

翌日,一大早齊慕陽便起身收拾妥當。他可是知道今日要跟著沈氏去沈府,去拜見舅舅,他記在沈氏名下,那麽京城那位位高權重的沈閣老便是他的舅舅。

至少名義上如此。

齊慕陽還未出門,便看見沈氏站在院子門口,穿著一件素色長裙,衣襟處繡著點點白花,看著十分雅致,頭上並沒有太多的首飾,不過幾支玉釵。

站在沈氏身旁的齊慕婉等人也都打扮得十分素淨,畢竟還在孝期,並未除服。

“母親!”齊慕陽看了沈氏一眼,便低下頭,躬身行禮。

沈氏淡淡地應了一聲。

齊慕陽也不在意沈氏的冷淡,若說冷淡,他的那位生母要對他更加冷淡,轉而又和齊慕婉,還有齊慕晴等幾位妹妹問好。

齊慕婉這一次倒是沒有再對齊慕陽冷眼相對,也十分有禮地向齊慕陽這位兄長問好,似乎有了不少長進。

“大哥,你這一過來就把我們都給比下去了。”二小姐齊慕槿個子高挑,臉上帶著笑容,眉眼彎彎,走到齊慕陽身旁,笑著說了一句。

四小姐齊慕蓉和齊慕槿一母同胞,聽見齊慕槿這話,便立馬點了點頭,埋怨似地說道:“就是,千萬不要和大哥站在一起。”

三小姐齊慕春也湊趣說了一句。

至於四小姐齊慕晴則是還在奶嬤嬤懷裏,隻是咧嘴笑了笑。

齊慕陽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其實有這幾位妹妹他並沒有太多的感觸,隻是想著好好對這幾位妹妹,不過很顯然齊慕槿她們並不是天真無知的齊慕晴,在她們眼中似乎除了把他當做兄長,還看做齊府以後的當家人。

就像巧兒和他說的,他以後是齊府的當家人,以後幾位小姐出嫁,若是和他的關係冷淡,這在外麵受了委屈,自然沒有辦法找他撐腰。

對此,齊慕陽隻能表示無奈。

齊慕陽望了一眼沈氏,又望了一眼十分冷淡的齊慕婉,心裏在想老太太當初急著把他接進府,沈氏把他記在名下,或許都是因為這件事。

既然如此,那沈氏又為何要做出那樣的事,分明就是在逼他。

沒說幾句話,沈氏便帶著齊慕婉等人上了馬車,因為還有嬤嬤丫鬟,這一行人看著浩浩蕩蕩,架勢十足。

……

因為齊慕陽是男子,自然先要去拜見舅舅沈大老爺,至於齊慕婉等人則是跟著沈氏直接去了內院。

相比起齊府,沈府的宅子就更加大了,不過一點也不顯得空曠,來來往往的丫鬟下人很多,即便如今沈府的二老爺帶著家眷在外任職。

齊慕陽看著沈府的庭院樓閣,心裏不禁感歎,雖說看著不算奢華,但內在的貴氣卻怎麽也藏不住,丫鬟下人一個個都十分規矩,院落風景精致,一花一草皆是名貴之物,布置也十分講究,或是古樹,或是假山,流水不斷,環境清幽別致。

這才是真正世家的底蘊!

齊慕陽跟著沈府的管家去迎客堂,不曾想路上居然遇見一熟人。

“齊慕陽!”

沈麒身穿華貴錦衣,冷眼瞪著齊慕陽,目光冷厲,頗有不共戴天之仇。

沈府的管家李虎一看是沈麒,不禁上前行禮,又見沈麒似乎認識齊慕陽,兩人之間似乎還有什麽糾葛,心裏疑惑,笑道:“原來二爺認識齊少爺,二爺可要喊齊少爺一聲表叔。”

沈麒似乎很不喜李虎,厭惡地瞥了李虎一眼,直接略過,走到齊慕陽跟前,上下打量了一下,眼神一閃,調笑著說了一句,“表叔果然長得好看,表侄這一見表叔,心裏就十分歡喜。”

李虎一看沈麒壓根就沒理睬他,麵色一僵,眼神憤恨,但是想到沈麒的身份,強壓下心裏的那股怒意。

齊慕陽知道沈麒是故意說這話惡心他,覺得好笑,後退一步,擺了擺手,十分好心地提醒道:“那我勸你這還是少出來。”

沈麒眉頭一皺,覺得齊慕陽很肯定沒什麽好話,果不其然——

“見了你這模樣,誰都會嚇死。你還是少出門,嚇著別人就不好。”齊慕陽淡淡地說了一句,一臉嚴肅地朝前走去,完全沒有在意沈麒漲紅的臉,惱怒的神情。

“表叔,你這是要去見沈星源嗎?”

沈麒心裏十分氣憤,看著齊慕陽跟著李虎朝迎客堂走去,強壓下心中的怒火,大聲問了一句。

沈星源?

齊慕陽腳步一滯,瞥了一眼一旁的管家,心裏很是震驚,沈麒在這裏居然敢直呼沈閣老的名字?

沈麒似乎並沒有覺得有什麽不對,望著齊慕陽的背影,眼神晦暗不明,冷冷一笑,旋即卻又說了一句,“那表侄我可要提醒表叔你小心些!”

小心些?

齊慕陽心裏一緊。

他這位表侄看來還真不是一般的紈絝子弟,膽大妄為。齊慕陽不敢多想,看見李虎似乎也不在意沈麒這話,心裏犯疑,當做沒有聽見沈麒這離奇的話,低著頭跟著李虎往迎客堂走去。

剛進迎客堂,齊慕陽就感覺到有好幾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不過最讓他心裏不安的卻是正堂上方楠木大椅上的一名老者。

那眼神有些可怕,似乎一眼便將他看透!

不待多想,齊慕陽知道正上方端坐著的老者便是他的舅舅,當朝尚書沈閣老。

並不需要引薦,除了正上方的沈閣老,另一邊還坐著一人便是他的大表哥沈睿華。當初齊景輝的喪禮,齊慕陽也是見過沈睿華,隻是那個時候沈星源這位舅舅並沒有到場罷了。

“外甥慕陽拜見舅舅!”不用多說,齊慕陽也趕緊給沈星源行禮。

沈星源嘴角含笑,如同一個白發老人,點了點頭,似乎十分喜歡齊慕陽,笑著說道:“和你父親有幾分相像。”

看著沈星源嘴角的笑容,深邃的眼睛,齊慕陽腦子裏不禁閃過剛才沈麒和他說的那句話,心猛然一跳,低下頭,沉默不語。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