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4節

屋子裏有些悶熱,喬媽媽讓小丫鬟把窗戶打開,看著外麵烏雲密布,想起今日的事,她心裏同樣也是悶悶的。

“太太,你何必讓那個女人進府?”

喬媽媽一看沈氏望著齊慕陽送過來的首飾發呆,心裏知道沈氏不喜槐樹胡同那個外室,現在讓她進府,這分明就是讓自己不痛快。

沈氏聽見喬媽媽的話,收回目光,冷冷笑道:“怎麽會讓她那般得意。”

“太太,我看慕陽少爺他心裏終歸是敬著你,若不然又怎麽會給你買禮物讓你高興,還親自送過來。”喬媽媽勸說道。

“敬著我?”

沈氏覺得這句話有些可笑,也覺得她之前答應讓齊慕陽記在她名下有些可笑,目光一閃,望著窗外暗淡的天色,低聲道:“他若是敬著我,又怎麽會說還要去問賤人,實在是可笑。”

“這開口讓人接那個賤人回府,沒想到還要問那個賤人的意見。這府裏究竟是誰做主!”

齊慕陽不知道沈氏為何會突然提起接楊氏入府,不過對於這件事他心裏自然是讚成的,隻是想到母親楊氏一開始便拒絕回府,這件事還是要讓楊氏點頭答應。

因此,齊慕陽並沒有一口答應下來。

他也不認為沈氏會這麽好心,畢竟沈氏是正室,而楊氏是外室,就像之前沈氏敵視楊氏,罵她賤人一樣。

小三,總歸是讓人痛恨的!

“這嫡母終歸是比不上生母!”

沈氏喃喃說了一句,旋即卻又一臉不置可否的樣子,轉過頭對還在屋子裏侍候的小丫鬟吩咐道:“把這個東西拿走,看著就讓人心煩!”

小丫鬟趕緊將桌子上的首飾盒拿走。

喬媽媽一聽沈氏這話,便知她心裏還是有氣,也知道沈氏是鑽了牛角尖,這母子之情終歸是割舍不斷,倘若齊慕陽真的那麽容易拋下在外麵的生母不管,撇清關係,這隻怕會更加讓人心驚。

“太太,凡事總要一步一步來,慕陽少爺心裏明白,日子久了自然也就知道太太你對他的好,這肯定也會好好孝順太太。”

沈氏擺了擺手,不願聽喬媽媽說這些話,有些事她並不是不明白,隻是想著心裏還是很難受,很生氣。

就像今日她特意讓人給齊慕陽送櫻桃過去,不想他齊慕陽卻是巴巴地往他那個生母那裏跑去,她終歸是意難平。

這莫氏隻要一日呆在外麵,齊慕陽也就一直記掛著,放心不下。而她也跟本就拿捏不住那個莫氏,任莫氏在外麵得意。

“這件事不要再提,我已經決定把她接進府,省得以後在外麵鬧出什麽笑話。”

沈氏略一停頓,眼神一凝,想起還未見過麵,害她成了笑話的賤人,正聲說道:“我還想知道她究竟長什麽樣,勾得侯爺不顧規矩,居然在外麵藏起來。”

喬媽媽歎了一口氣,不好再勸,隻是念叨了一句,“就算是要把她也接進府,也不用這麽著急,總要好好謀劃,何必讓鈴蘭這麽著急就去槐樹胡同。”

“難不成要讓那個賤人做決定,齊家的大門難道是她想進便進!”沈氏冷哼一聲,憤悶道。

喬媽媽搖了搖頭,不再多說,她知道沈氏已經打定主意讓莫氏進府,那就改變不了主意,至於莫氏答不答應,那隻怕就由不得莫氏。這隻希望莫氏進了府,以後相安無事,不要鬧出什麽岔子。

喬媽媽心裏這麽想,但她卻是清楚隻要莫氏進了府,這齊慕陽會變得很為難。

不過,喬媽媽卻是不知道莫氏不會進府,也進不了府了。

……

烏雲籠罩,沒過多久,便起了風,風愈來愈大,院子的樹沙沙作響,花草斜倒。風來的急,落葉、灰塵在院子裏回旋狂舞,吹得窗欞都“嘎吱嘎吱”作響。

熙和堂,東邊的暖閣屋子裏點著燈,一陣狂風呼呼吹過,掀起門口的布簾,直接闖了進來,燈影飛舞晃動,搖搖欲墜。

齊慕陽一看,連忙放下手上的筆,起身朝著門口走去,準備把門給關上,這還沒關上門,便看見巧兒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

“下雨了?”

齊慕陽走到廊簷下,望著外麵陡然便落下的豆大的雨滴,心裏一緊,伸手去接這雨滴,涼絲絲的,一轉頭,笑著對巧兒說道:“巧兒,下雨了,要收衣服啊。”

豆大的雨滴劈裏啪啦地打了下來,越下越大,沒過一會便隻能看見院子裏一層雨幕。

巧兒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神色還帶了一絲慌張,還沒說話,齊慕陽便和她說笑。

看著齊慕陽臉上的笑容,明亮的眸子,巧兒心口一滯,隻覺得心裏憋得慌,喉嚨像是被人掐住,怎麽也說不出話來。

“你怎麽了,這麽慌張?”齊慕陽看著巧兒散亂的發絲,心裏很是疑惑,不禁問道。

巧兒深吸了一口氣,眼眶泛紅,聲音有些顫抖,說道:“外麵有人找少爺你,是槐樹胡同那邊的人,他說有要緊事要找你。”

“是安伯嗎?”

齊慕陽一聽巧兒這話,便反應過來,肯定是安伯來找他,朝著外院走去,看了一眼外麵下著的大雨,疑惑道:“他這時候怎麽過來了?”

難道是沈氏已經派人把母親接回府了?

想到今日在宜蘭院的事,齊慕陽轉過頭望著巧兒,邊走邊問道:“安伯這時候過來有什麽事?他是一個人,還是和母親一同來的?”

巧兒搖了搖頭,避開齊慕陽的目光,微低著頭,說道:“這個——奴婢不知。”

齊慕陽覺得巧兒有些不對勁,心裏一緊,聽著院子裏淅瀝的雨聲,忽然間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心砰砰直跳,感覺很不對勁,脫口問道:“是不是槐樹胡同那出事了呢?”

巧兒沒說話,猛然停住腳步,抬起頭望著齊慕陽,眼睛裏帶著淚水,一動不動。

“你——”

齊慕陽不敢多想,隻覺得心跳的飛快,一陣冷風吹過,讓他身子發冷,下一刻便猛地朝外院跑去,根本就顧不得正下著的大雨。

不會的!

不可能!

齊慕陽甩掉腦子裏那些荒唐的想法,直直地朝著外院跑去。

雨下個不停,冰冷的雨瞬間讓齊慕陽身上都濕透了,身子發冷。

還沒到外院,齊慕陽便看見石溪領著安伯急急地朝這邊趕來,他還沒來得及問一句話,便看見安伯臉上不止是雨水,還是淚水,瘸著腿,神色悲痛,扯著嗓子,哽咽著說了一句——

“少爺,少爺,夫人——夫人她上吊自縊了!”

第21章

上吊自縊?

怎麽可能!

齊慕陽愣愣地定在原地,瞪大了眼睛,怔怔地望著安伯,腦子瞬間一片空白。

雨下得很大,很大……

雨水順著齊慕陽的臉流下來,眼睛一片迷茫,或是雨水,又或是淚水。

“安伯,你——你不要開玩笑了!母親她怎麽可能會,會——”

齊慕陽嘴角一扯,露出一抹笑容,十分淒涼,強笑了笑,最後那幾個字他卻是怎麽也說不出口。

安伯看著齊慕陽臉上的笑容,心裏更加難受,無比悔恨,啞著嗓子,哽咽道:“夫人她——她已經去世了!”

去世了?

就像父親齊景輝一樣死了?

為什麽?這究竟是為什麽?

他今日還去槐樹胡同見過楊氏,那個時候楊氏還好好的,為什麽會發生這樣的事?

齊慕陽隻覺得心裏空蕩蕩的,有一種很難受,很難受的感覺,眼睛酸澀,水霧迷茫了一切,看不見所有。

“少爺,你——”

石溪看著呆愣的齊慕陽,失魂落魄,心裏很是擔心,急聲說道:“節哀!”

節哀?

齊慕陽笑了笑,覺得有些可笑,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一步一步朝著外麵大門走去。

安伯和石溪一看趕緊跟跟上去,齊慕陽這情形任誰也放心不下。

再則外麵還下著大雨,若是這樣一直淋雨,隻怕齊慕陽的身子會受不了。

齊慕陽忽然轉過頭望著安伯,問道:“母親,她為什麽會突然會上吊自縊?”

“老奴不知,就是——府裏太太派人過來,也不知道說了什麽,最後太太就關上門,一直沒有出來。”

安伯搖了搖頭,聲音依舊悲涼,神色悲痛,斷斷續續地說道:“要不是後來——後來翠兒擔心,推開門進去,隻怕都還不知道夫人已經上吊了!”

在聽見安伯第一句話時,齊慕陽就猛然停住腳步,直直地盯著安伯。

齊慕陽身上已經濕透了,他隻感覺到冷,很冷,冷得他打顫,身子一直發抖。

他不知道在宜蘭院沈氏為何會突然提起接楊氏回府,這件事很不對勁。

但他沒有想到沈氏居然會這麽著急想著接楊氏回府。

接母親回府?

齊慕陽冷冷一笑,眼神泛著冷意,果然事情沒那麽簡單,沈氏怎麽可能會好端端的接楊氏回府!

隻是他怎麽也沒有想到沈氏居然會如此狠。

石溪聽見安伯的話,心裏頓時一緊,這豈不是說是太太逼死少爺的生母?

石溪猛然意識到這件事很嚴重!

“難怪,難怪——”お筷尐誩兌

齊慕陽隻覺得心裏很疼,閉著眼睛笑了起來,笑得很大聲,像是在嘲笑,嘲笑他自己!

“少爺,少爺——!”安伯看著齊慕陽突然笑個不停,嚇了一跳,又看著齊慕陽蹲在地上越笑越大聲,那模樣很是嚇人。

石溪也十分著急,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眼看這雨越下越大,再這麽下去,真的會出事。

院子裏過往的嬤嬤打著傘,看見這一幕,一個個都愣住了,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石溪一看,趕緊拿了一把傘給齊慕陽打著,急聲勸道:“少爺,這麽大的雨別再這站著,要不等雨停了再去槐樹胡同?”

齊慕陽似哭似笑地望了石溪一眼,沒有說話,站起身來,一步一步走著……

在這一刻,齊慕陽真正覺得自己很可笑,明明自己都經曆過一場生死,卻還是那麽天真。

那麽可笑!

雨一直下著,這一次齊慕陽感覺到冷,不同於靈堂的那場大火,在他心裏有些真的已經消失了。

……

安伯因為莫氏上吊自縊,急急地趕來齊府報信,告訴齊慕陽這件可怕的事。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惡毒女配的跟班成為中國錦鯉之後反派的病弱白月光和反派離婚之後[穿書]快穿之我是大boss抗日之少年戰將民國路人甲重啟飛揚年代快穿之虐渣攻略主公一你的謀士又掛了點道為止拯救炮灰男配[穿書]穿成破產富二代了寵妃養貓日常(穿書)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知青女配已上線我撩老康那些年(清穿)戰五渣的我成為了魔王佛係女配教渣做人她風華絕代(快穿)心肝肉(穿書)(快穿)讓她來當女主角權貴之妻首輔嬌妻帶球跑校霸的佛係初戀[穿書](快穿)蜜愛之百草圖男配有毒![穿書]炮灰太甜了怎麽辦[快穿]阿蓉的鑒寶人生法醫狂妃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