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3節

“二爺,就是他——!上次打你臉的人就是他!”

齊慕陽聽見這句話正疑惑,心裏想著應該不會那麽巧吧,一轉頭果然看見當初調戲他的痘痘少年,身旁還站著一錦衣少年。

“要你多嘴,二爺我不知道!”痘痘少年沈麒聽見貼身小廝五虎最後一句話,臉色很是難看,厲聲嗬斥道。

五虎一縮頭,心裏不安,這才想起二爺最恨別人提起他上次被人打臉的事,趕緊退到沈麒身後。

沈麒斜著眼,上下打量了齊慕陽一下,冷聲道:“原來一直找不到你,原來是換了衣裳,換了身份!”

因為上次被齊慕陽打臉的事,沈麒心裏一直不痛快,一心想找到齊慕陽狠狠折磨,報那一耳光的仇。不曾想齊慕陽這後麵一直都沒有在慶豐大街出現,白費了沈麒那麽多時間。

不過沈麒也沒放棄,依舊讓小廝在慶豐大街盯著,一看見打他耳光的人就立馬告訴他。

這不齊慕陽今日出府去槐樹胡同經過慶豐大街,這自然便被沈麒的小廝給盯上了,沈麒得了消息也立馬趕了過來,臉上帶著笑容,想著要狠狠報上次的一箭之仇。

站在沈麒身旁的錦衣少年也沒有想到最後居然還真的給沈麒找到了那個少年,不得不說這相貌的確出色,難怪沈麒會出手調戲,隻是看眼前這少年身著打扮,一點都不像是尋常百姓人家的孩子,還有他身後跟著那些小廝。

這怎麽看著都像是富家子弟。

齊慕陽看了一眼痘痘少年身邊跟著的小廝,除開那錦衣少年,也不過四名小廝。這若是打群架的話,他們這邊還是占優勢的。

齊慕陽腦子裏閃過這樣一個念頭,覺得很有底氣,笑了笑,不禁說道:“沒想到你還一直找我,怎麽想要我再給你一耳光?”

沈麒聽見齊慕陽這話氣得臉上的青春痘都在顫抖,眼神冷厲,恨不得親手殺了齊慕陽泄憤,強壓下心中的怒火,冷聲問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石溪一看眼前這架勢,早就已經猜到麵前這幾位肯定和齊慕陽之前有過節,也不知道這位少年究竟是什麽身份,現在他們齊府沒了武陽侯那塊招牌,隻怕根本就不頂用。

“沈麒,他好像和你說的不一樣,這身份——”錦衣少年拉住沈麒,不禁提醒了一句。

“身份?”

沈麒冷冷一笑,十分不屑,甩開錦衣少年的手,對著身邊的小廝,厲聲吩咐道:“他什麽身份,不過是裝腔作勢!你們快上去給我打他!”

石溪聽見錦衣少年的話,眉頭一皺,脫口問道:“你是沈家二爺沈麒?”

正準備動手的小廝五虎聽見石溪這話,嘴角上揚,得意地說道:“怎麽知道是我們二爺,心裏害怕了?”

“沈二爺?當真是你?”

“這——這都是一家人,一家人!”石溪一聽五虎這話,立馬就笑了,擺了擺手,望著沈麒,連忙說道:“我們是齊府的下人,這位是我們齊府的少爺。”

“這輩分上算起來,你還應該稱呼我們少爺一聲表叔。”

這話一出,眾人皆驚。

沈麒聽見石溪的話,心裏很是懷疑,眼神一凝,打量了一下齊慕陽,問道:“難道你是齊府剛進門的那個外室子?”

錦衣少年聽見石溪的話,拉著沈麒的胳膊,笑個不停,說道:“沈二爺這沒想到你這會居然是調戲你表叔了,哈哈——真是好笑!”

齊慕陽也覺得有些巧合,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樣一層關係,眼前這痘痘少年難道和那個沈瑜是兄妹?也喊他一聲表叔?

沈麒看著錦衣少年臉上的笑意,臉上青一陣白一陣,隻覺得尷尬難看,狠狠地瞪著齊慕陽,咬牙切齒,猶豫了許久,才冷聲說道:“什麽表叔,不過是外麵的野種,也配喊一聲表叔,當真是笑話!”

沈麒話雖然這麽說,但是他心裏清楚,武陽侯府那個外室子已經記在他姑奶奶沈氏名下,身份已經變了,再不是那個卑賤的外室子,而是嫡子。

說起來,沈家的確是那個外室子的舅家,而他也的確要喊麵前這個打了他一耳光的少年表叔。

齊慕陽聽見沈麒的話,眼神漸冷,望著沈麒,問道:“那我們現在要不要再打一場?”

“好了,好了,這不都是一家人,不打不相識!”

錦衣少年知道沈麒下不來台,連忙上前幫著勸道,又望著齊慕陽,躬身行禮,笑著說道:“小表叔,我是沈麒好友賀謙,這件事就是一場誤會,還望小表叔不要見怪。”

齊慕陽望了一眼賀謙,又望了一眼依舊憤憤不平,怒瞪著他的沈麒,搖了搖頭,不願多說,徑直走了。

“你——你!”沈麒一看齊慕陽如此高傲,分明賀謙就已經低聲道歉,不曾想齊慕陽居然還冷著一張臉,一言不發,轉身走了,心裏很是惱火。

“不過是外麵的野種,別以為記在姑奶奶名下,就變了出身!”

齊慕陽聽見沈麒的話,腳步不停,笑著搖了搖頭,直接進了首飾鋪。

賀謙一看沈麒依舊一副怒火中燒的樣子,不禁覺得好笑,想到今日這一出戲,著實有趣,笑著說道:“沈麒看來你這個小表叔的脾氣也不大好啊!”

“什麽小表叔,哼——!”

沈麒不屑地撇了撇嘴,隻是心裏卻十分鬱悶。

想到自己當初挨得那一耳光隻怕是報不了仇了,沈麒伸手一摸臉,覺得臉又疼了起來。

第19章

齊慕陽沒有想到上次調戲他的痘痘少年,居然和他還有關係,雖說這關係扯得有些遠,但也算是他的表侄。

“那這麽說,沈閣老是他的叔祖父?”

石溪點了點頭,想起京城關於沈家二爺的傳聞,又不禁說道:“其實沈家二爺他和沈大老爺那一房早就分出來了,因為仗著沈家的地位,在外麵惹了不少禍。”

想起沈麒的所作所為,齊慕陽也不認為他會是安分守己之人。

“不過說起來,這沈家二爺倒和少爺你有些相似,沈家長房如今就隻剩下沈麒這一根獨苗。”

話說著,石溪臉色一變,心裏後悔,怎麽能拿沈家二爺和少爺相比,這不明擺著是讓少爺難堪。

齊慕陽倒沒有多想,也沒有在意多出這一個表侄,念頭一轉,忽然問道:“那賀謙又是何人?”

石溪皺眉苦思,想了許久,搖頭說道:“這個就不知道了,京城裏麵姓賀的世家好像並沒有聽說過,說起來京城裏麵這第一商家似乎是賀家。”

“少爺,那好像是西府的德大老爺,你要不要過去問好?”另一名高瘦的小廝安生眼睛尖,看著西府大門口身穿深藍長衫的齊景德,不禁提醒道。

齊慕陽一愣,順著安生的目光望去,正好看見西府的大老爺齊景德正準備出門。

雖說靈堂走水那件事已經過去,但是齊慕陽一直都沒有忘記那件事,也沒有忘記他在靈堂險些被人殺死的情景。靈堂走水並沒有個結果,都說是他衝撞了父親齊景輝的亡魂。

隻是他心裏知道事情根本就不是那樣,至於林老太太說是西府的人做的,齊慕陽心裏並不確定。

“少爺——,德大老爺過來了!”石溪一看齊慕陽正發愣,不禁提醒道。

齊慕陽回過神來,望著麵前騎著大紅駿馬的齊景德,兩人目光相撞,齊景德的眼神讓齊慕陽有些不自在,一躬身,行禮說道:“見過大伯!”

齊景德望著站在自己麵前的齊慕陽,勒緊韁繩,一看齊慕陽彎腰給他行禮,嘴角上揚,但是轉念一想,齊慕陽不過還是一個孩子,點頭說道:“慕陽,有時間不妨來西府坐坐,都是親戚,別斷了來往。”

齊慕陽自然點頭應下。

雖說西府和東府的關係很僵,但這麵上至少沒有撕破,更別說現在東府已經不是武陽侯府,府裏根本就沒有能頂立門戶,而西府的幾位老爺卻都在朝中為官。

即便官職不高,但也不是現在東府所能比的。

齊慕陽望著齊景德騎馬遠去的背影,眼神一凝,當初究竟是在誰背後打傷他的,那個消失不見的僧人又究竟是誰的人?

看似一切明朗,但齊慕陽心裏依舊覺得是一團迷霧。

真的是西府的人想要殺他?

……

齊慕陽也沒有再多想,搖了搖頭,直接進府回了熙和堂。

因為齊慕陽現在是林老太太心尖尖上的人,而且齊慕陽年紀尚淺,又受過傷,這不林老太太放心不下,執意讓齊慕陽住在林老太太熙和堂靠東邊的暖閣。

“巧兒,還要麻煩你把這些東西送到幾位妹妹那去。”齊慕陽和巧兒說著,他卻是打算親自去一趟宜蘭院。畢竟他現在記在沈氏名下,喊沈氏一聲母親,無論如何他麵上總要對沈氏孝順恭敬,做一名孝子。

古人言,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若是傳出他忤逆不孝,不尊嫡母的流言,這就是德行有虧,那他壓根就別想考取功名。

其實就算沒有這一緣由,齊慕陽也會對沈氏十分尊敬。齊慕陽心裏很清楚自己的身份,現在這個嫡子身份根本就是沈氏給的,沈氏於他有恩。

他一個外室的兒子能成為嫡子,就算沈氏不喜,他也要好好孝順沈氏。在齊慕陽看來,沈氏和楊氏就這個時代而言都不過是可憐人。

巧兒自然應是,想起今日宜蘭院那邊送來了新鮮的櫻桃,不禁笑著說道:“今日太太還派人送來一盤櫻桃過來。”

齊慕陽點了點頭,沒多想,也並不知道沈氏心裏對他的不滿,還有對莫氏的嫉恨,拿著一個盒子,直接去了沈氏的宜蘭院。

宜蘭院院子裏的丫鬟都知道沈氏的心情不大好,不敢犯錯惹沈氏生氣,一個個都謹守本分,不敢多言。

院子裏顯得很是安靜,過往丫鬟腳步聲都聽不見。

即便大小姐齊慕婉過來宜蘭院了,丫鬟們依舊不敢放下心來。

見著這情景,齊慕陽心裏不禁有些沒底,也不知道宜蘭院究竟是出了什麽事。

喬媽媽得知齊慕陽過來,並且還從外麵給沈氏買了一份禮物,心裏很是歡喜,忙不迭領著齊慕陽去見沈氏,想著若是沈氏知道齊慕陽這出了府還給她買了禮物,一定會非常高興,想必也不會再生氣齊慕陽去槐樹胡同這件事。

“太太心情不大好,慕陽少爺你多擔待些。”喬媽媽壓低了聲音,對齊慕陽提醒道。

齊慕陽心裏正疑惑為何沈氏心情不好,難道是有人惹沈氏生氣,不禁望著喬媽媽,問道:“母親為何心情不好?”

喬媽媽望著齊慕陽疑惑,一臉茫然無知的神情,心裏不禁歎了一口氣,並沒有多說。

待齊慕陽進了正房,便看見沈氏正和齊慕婉說話。

齊慕婉一見齊慕陽走了進來,臉色就不大好看,轉過頭,壓根就沒理齊慕陽。

齊慕陽知道這位嫡出的大妹妹對他一向冷眼相對,也不在意,上前給沈氏行禮問好。

沈氏沒想到齊慕陽這一回府就來了宜蘭院,而且還是在外麵買了禮物送過來,心裏有些吃驚,略有些得意,但依舊不滿齊慕陽去槐樹胡同那。

“母親,我在外麵鋪子買了一首飾,想著送給母親,希望母親喜歡。”

齊慕陽說著,又轉過頭對齊慕婉笑著說了一句,“這若是知道妹妹也在這,我便把給妹妹買的一同帶過來了。”

“誰稀罕!”齊慕婉冷哼一聲,不屑道。

沈氏瞥了齊慕婉一眼,目光透出一絲不滿,又轉過頭望著齊慕陽。

就那樣直直地望著齊慕陽……

齊慕陽心裏有些緊張,也不知道沈氏為何這樣一直盯著他,眼神有些可怕。

良久,沈氏才開口說道:“你生母一個人住在外麵不大好,我看還是接她進府。”

齊慕陽一怔,驚訝地望著沈氏,很是疑惑,不知道沈氏為何會突然說這話。

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沈氏她真的打算接母親楊氏回府?為何會突然說這事?好像有些不對勁。

第20章

三月的天氣說變就變,還不到傍晚,天色就已經暗淡下來,隆隆的烏雲鋪散開來,這一看便知是要下雨。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反派他媽[星際穿書]女配等死日常[穿書]霸總的白月光[快穿]佛係嬌氣包[穿書]農家寡婦好種田快穿之絕色王妃神動天下額娘有喜穿書女配萌萌噠還我命來![快穿]傲寵六零有孕軍嫂從星際歸來神醫小狂妃:皇叔,寵不停!我在紅樓修文物我是男主他爸[慢穿]清宮攻略(清穿)穿成重生文男主後媽路人穿越末世毒女狂妃,這個王爺太妻奴七零養家記穿成炮灰他媽惡毒女配養娃記[穿書]奸妃養成手冊虐文女主嬌寵日常穿成男主繼母怎麽辦那個喪屍嫁入了人類豪門都市超級神尊農家藥女:富貴臨門影後重生在八零科舉官途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