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10節

驛站突然走水,火勢並不算凶猛,好在有人及時發現,並沒有鬧出大的事端,若不然這住在驛站,過往的旅客還不知會如何。( 小說閱讀最佳體驗盡在)

雖說火勢被撲滅,但好端端的驛站就這麽走水,卻是一件怪事。

沈恪瞧著驛站裏麵趕著處理這突然燃起的火,眉頭緊皺,心裏不禁暗自鄙視,果然是窮山僻處,居然連驛站這麽重要的地方也會走水,想想還真是可笑,好在他們這一行人並沒有打算在這裏久留。

“大爺,還好沒鬧出什麽事,我看我們現在就先趕路吧。”

李護衛交代其他人將行李一幹事物都點清楚,收拾妥當,萬不能落下什麽,交代完這些,又趕過來和沈恪稟告,瞧著沈恪望著驛站裏麵還徐徐往外冒的黑煙,雖說隱隱覺得事情沒那麽簡單,可他還是隱約發現了一些不對勁之處。

驛站裏麵的那些夥計一個個似乎都很不安,在驛站周圍搜尋著什麽。

聽見李護衛的話,沈恪點了點頭,他也隱約感覺到驛站裏麵的氣氛有一絲不同尋常之處,不過他們這出門在外根本就沒有心思去在意別的事,直接說道:“那就趕路要緊,這裏離揚州府也已經不遠了。”

不過,這沈恪一行人打算離開,可驛站那邊的人卻沒有那麽簡單就讓沈恪離開。

畢竟沈恪這一行車隊,馬車有好幾輛,後麵更是還有幾輛專門拉貨的馬車,便是如此驛站裏麵的那些夥計也要詢問一二。

總不能就這麽讓沈恪離開,要是那個已經跑不見的瞎子躲進了馬車裏麵該如何。

“你們不見了東西,現在卻攔著我們,難不成是懷疑我們偷拿了驛站裏麵的物件?”

沈恪心中十分不滿,麵帶怒氣,他沒有想到現在居然還被驛站的夥計給攔下了,看著倒像是他們是賊子,趁著驛站走水,在驛站裏麵偷拿了什麽,這份汙蔑著實讓沈恪心頭大怒,恨不得當場撕了麵前這夥計。

就算是沈家了,可他也是閣老之孫,怎麽可能會做那些見不得光之事。

眼前這局麵著實讓他難堪,分明就是在羞辱他。

坐在後麵馬車裏麵的沈瑜自然聽見了前麵的說話聲,眼神閃爍,轉過頭透過那車窗上的薄紗隱約瞧著眼前這間驛站,不禁問道:“究竟是丟了什麽,居然還會擋住去路?”

丫鬟夏林心中也很是疑惑,擋住去路,分明就是拿他們當賊看,根本就是在得罪人,看眼前這情形似乎有些不管不顧,已經豁出去了。

官道上驛站過往的客旅,尤其是現在像沈恪一行人,車馬眾多,若不是商旅,便是貴人,驛站裏麵的人若是連這點眼力勁都沒有,那跟本就不用做生意了。

“小姐不必擔心,大爺一定會處理妥當。”

沈瑜沒有說什麽,她心裏自然清楚這件事肯定會解決,畢竟他們根本就沒有從驛站裏麵拿什麽,要是驛站真的有什麽東西不見了,絕對也賴不到他們身上。

車隊並未離去,沈瑜等人也並不擔心。

就在沈恪心中惱怒,恨不得當場殺了給自己羞辱的夥計,驛站裏麵另一名夥計急忙趕了出來,想著這件事不能鬧大,如果真的擔心那個瞎子躲進了沈恪這一行人的馬車,派人跟著便好,若是真的得罪了這過往的客旅,事情鬧大,主子肯定會發怒。

要知道外麵的風聲現在可十分緊張!

沈恪也不願節外生枝,冷冷地瞧著一旁那幾名夥計,目光狠戾,嘴角一扯,轉過頭不再瞧驛站,直接騎著馬帶著後麵車隊離去。

驛站的夥計也再未攔住去路,不過後麵倒是派人暗中跟著,畢竟沈恪這一行馬車不少,裏麵絕對能藏下一個人。

李護衛瞧著驛站裏麵的那些夥計神情慌亂,的確像是不見了什麽貴重物件,可若是貴重物件為何不是四處搜尋,反而盯上他們的馬車。

“大爺,事情隻怕有些不對勁。”

沈恪聽見李護衛這句話,目光一閃,冷聲道:“自然是不對勁,不過這和我們無關。隻要他們不過來找我們的麻煩,不要管那些閑事。”

沈恪根本就不在乎驛站裏麵究竟不見了什麽,也不在意那些夥計究竟藏著什麽見不得光的事,現在他最重要的便是送妹妹沈瑜安穩地到達揚州城。

要是不出意外,過不了多久他們便能趕到揚州府。

到時候將沈瑜和沐家的親事辦妥,他也能順利地返回京城。

李護衛明白沈恪的心思,出門在外並不願惹事,要不然剛才那幾名夥計攔住沈恪的去路,依照沈恪以往的性子早就發火,現在沒有動怒,不過是強壓著心裏的那股怒氣。

沈恪一行人不急不緩地朝著揚州府趕去,而驛站裏麵現在卻是鬧翻了天。

當初將齊慕陽帶去柴房,將齊慕陽關在裏麵的夥計如今可謂是心驚膽戰,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事情是怎麽回事。

平白無故的,為何那個死瞎子會從柴房消失不見,而且好巧不巧地驛站又鬧出走水這樣的事。走水是在一樓的客房,就在柴房後院往右邊的過去的長廊,這場並不算大的火似乎有人故意為之。

如果真的是有人故意放火,那麽肯定是有所圖謀。

真正的答案,自然是那個消失不見的瞎子齊慕陽。

“現在該怎麽辦?那個死瞎子居然不見了!”

“你說他會不會又是發瘋,神誌不清,跑出去了?”一名黑麵夥計緊緊拽著手中的抹布,眉頭緊皺,眼中透著一絲不耐,要不是那個死瞎子十分重要,主子再三叮囑要將人給看好,他根本就不會在意那瞎子啞巴的死活。

站在一旁的夥計搖了搖頭,他心裏也希望齊慕陽是自己神誌不清,又犯病了,跑了出去,可他隱約知道這件事沒那麽簡單。

一個瞎子,怎麽可能從鎖著的柴房裏麵跑出來,看不見周圍的一切,要想離開柴房,離開後院本就是十分困難,更別說還一點動靜都沒有。

更重要的是,現在他們四處找了,都沒有找到齊慕陽的下落。

“他一定是逃走了。”

沉默了許久,為首的夥計張武開口說了這麽一句話,眼神中盡是冰冷之色,暗藏著殺意。

“那我們現在快出去找,別讓他跑遠了。他一個人瞎子,看不見路,肯定跑不遠,隻要我們盡快將他抓回來,就沒事了。”

聽見黑麵夥計說的這句話,張武沒有回答,依舊沉默。

他心裏也很奇怪,如果說齊慕陽真的是逃走了,但是這怎麽可能?要知道他齊慕陽可是一個瞎子,也說不出話來,眼前是一片漆黑,他究竟是如何走去這間驛站的。

張武越想,心裏就越覺得詭異,越覺得不安。

一個啞巴瞎子憑空地消失不見,就算神智清醒,也絕對不可能就這麽走出驛站,而且還能點火,鬧出走水這樣的事。要知道那個瞎子看著也不過是十六七歲的模樣。

除非這裏麵有人在暗中相助,有人幫著那個瞎子離開,又或者說那個瞎子是被人給帶走了。

這樣便能解釋所有的不可能。

驛站裏麵的夥計並不認為齊慕陽一個瞎子能夠平安地從驛站裏麵逃出去,可是他們怎麽也不會想到,齊慕陽過去三年究竟是怎麽過來的。

那三年非人的折磨,已經讓齊慕陽在絕望中也能努力活下去。

驛站裏麵前後的位置,門檻的高度,院子的大小,每個人說話的聲音,甚至是腳步聲,齊慕陽都已經能夠熟練地說出來走路的那個人是誰。

他們根本就無法想法,齊慕陽究竟經曆過什麽,究竟是怎麽活下來的。

不過,就算是驛站裏麵的夥計懷疑是有人暗中相助,帶走了齊慕陽,可他們眼下最重要的便是找到齊慕陽。

不管是不是有人暗中帶走了齊慕陽,還是齊慕陽真的自己跑了出來,他們都不用在意,最重要的便是找到齊慕陽,找到那個帶走齊慕陽的人。

有人帶走齊慕陽,那麽他們一定要盡快去找到那個藏在後麵的人。

張武也知道當初主子將人交到他們手裏,雖說是已經對那個人不大在意,可主子終究是吩咐過要看住瞎子,不能讓那個瞎子死去。

他們就必然要盡力去找到齊慕陽,不然主子發火,他們也難逃一劫。

……

驛站裏麵的夥計並不願打草驚蛇,因此也不好派出驛站裏麵所有的夥計去找那個瞎子,畢竟那隻是個瘋了的瞎子,還不會說話,根本就不起眼。

要是驛站的人真的全都去找,放下驛站的商販旅客,分明就是故意惹人注意。

因為這個緣故,驛站裏麵的人也不好大肆聲張,太過招搖去找齊慕陽那個瘋子,瞎子,說不出話的少年。

張武派了一些人跟著入住驛站不久後就鬧出這件事的客人,沈恪便是其中之一。這些客旅裏麵有不少馬車,正是適合藏人,而張武也不好直接攔下搜查,便隻能讓人暗中跟著,並且猶豫再三,最後還是將這件事告訴了另一夥暗子。

“還是沒有消息,驛站上上下下都找遍了,根本就連那死瞎子的影子都沒瞧見。”

“他究竟藏在哪,要是找不到,還不如就算了,反正也不過是個不中用的瞎子啞巴,更別說神誌不清,還是個瘋子。”

聽見手下這句話,張武臉色一變,他心裏很清楚上麵的主子雖說將這個瞎子放在他們這裏,不管不問,看似並不在意瞎子少年的生死,但事情絕對沒有那麽簡單。

尤其是現在那個瞎子還消失不見,這分明就是在說那個瞎子很重要。

第137章 |137

初春冷風不斷,涼意刺骨。

齊慕陽背著老頭一步一步地朝揚州城趕去,老頭給齊慕陽指著路,嘴上斷斷續續地說著些什麽,忽地聽見遠處傳來馬車的聲音。

齊慕陽猛然停住腳步。

老頭心裏也有些擔心,他已經或多或少地猜到那些追齊慕陽的人並不簡單,轉過頭往身後瞧去,隻見遠處那道路上漸漸出現一個黑點,茫茫長路中黑點越來越近,正是一行車隊。

“是過路的車隊,他們應該不是衝著你來的。”

齊慕陽聽見老頭這話,心裏鬆了一口氣,繼續快步往前方走去,隻是背著一個人,饒是他練過武,長時間也實在是受不了,走了幾步,身子一晃,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停下,停下,這樣下去不行。”

老頭連忙止住齊慕陽,望了一眼身後越來越近的車隊,不禁說道:“這裏離揚州城還有很長一段路,就是你背著我也很難走到,更別說還有追殺你。”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看能不能混入那個車隊。”

聽著老頭的話,齊慕陽沒有回答,空洞茫然的眼神依舊是一片黑暗,不過他知道老頭說的沒錯,他現在很累了,真的很累了。

……

趕來的車隊正是沈恪一行人。

車隊突然停下,坐在馬車裏麵的沈瑜有些疑惑,微微撩開車窗簾,瞧了一眼外麵,似乎正在發生爭執,眉頭微蹙,不禁對丫鬟吩咐了幾句,讓丫鬟出去看看究竟是出了什麽事。

車隊前麵攔住去路的正是齊慕陽和老頭二人。

老頭正賴在地上痛哭不已,一個勁地哭求沈恪能帶他們一段路,眼淚鼻涕一把,不停地訴說著他們父子兩的悲慘遭遇。

說齊慕陽剛喪母,急著回揚州城奔喪,希望沈恪車隊能帶他們一程。

沈恪怎麽可能會答應,一開始在驛站鬧出的事本就晦氣,現在又遇見奔喪這樣的事,心中早就不耐,瞧著躺在地上痛哭,一身泥塵的父子二人,當真是卑賤之人,皺著眉頭,厭惡地對李護衛說道:“李護衛,還不快叫人把他們二人趕走,實在是晦氣!”

李護衛瞧著老頭和齊慕陽,十分淒慘狼狽,心裏有些不忍,但是也知道沈恪的性子,不敢多說,隻能是叫人把老頭和齊慕陽趕走。

老頭沒想到這車隊的主人居然如此冷酷,絲毫不講情麵,哭得更厲害了。

原本在一旁扶著老頭,長發披散開來,一直沒說話的齊慕陽在聽見沈恪的聲音那一瞬間,渾身一僵,他聽得出來這個聲音有些耳熟。

他一定認識這個人!

一定認識!

齊慕陽微微抬頭,想要看那個人是誰,可是眼前一片黑暗,他又忘了他是個瞎子。

老頭看出齊慕陽有些不對勁,心裏疑惑也沒多問,瞧著那幾名護衛正拉著他們往路邊走,十分不甘,掙紮著想要衝過去。

馬車前麵起了爭執,拉拉扯扯,一直沒個停歇。

坐在馬車裏麵的沈瑜從丫鬟口中得知事情緣由,想了想便叫丫鬟過去說一聲,讓那兩人去後麵馬車坐著。

沈恪一聽沈瑜這話,自然不滿,可是看著時間不早,也不好再耽擱,便順了沈瑜的意思,直接讓人帶齊慕陽和老頭去後麵下人坐的馬車去。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成惡毒女配的跟班成為中國錦鯉之後反派的病弱白月光和反派離婚之後[穿書]快穿之我是大boss抗日之少年戰將民國路人甲重啟飛揚年代快穿之虐渣攻略主公一你的謀士又掛了點道為止拯救炮灰男配[穿書]穿成破產富二代了寵妃養貓日常(穿書)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知青女配已上線我撩老康那些年(清穿)戰五渣的我成為了魔王佛係女配教渣做人她風華絕代(快穿)心肝肉(穿書)(快穿)讓她來當女主角權貴之妻首輔嬌妻帶球跑校霸的佛係初戀[穿書](快穿)蜜愛之百草圖男配有毒![穿書]炮灰太甜了怎麽辦[快穿]阿蓉的鑒寶人生法醫狂妃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