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07節

齊慕陽站在長廊處,伸手從麵前並不算高的窗欞處掏出一個火折子,如果可以的話,其實他希望從馬廄那邊離開,隻是可惜馬廄四周都是高高低低的圍欄,若是他真的從馬廄那邊裏麵一眼便能被人看見,而且很難走出去。

現在他隻能指望手中的火折子,還有這件破爛衣裳。

齊慕陽又往左邊走了二十五步,停住腳步,他知道這長廊隔壁便是一間客房,並沒有多做猶豫,直接用手裏的火折子點燃那破爛衣裳,即便是一片漆黑,看不見火光,但齊慕陽還是能感覺到眼前有一股灼熱的氣息。

這股灼熱就像是當初在菩提寺後山的那場大火一樣。

齊慕陽並沒有多想淡定地將手中的已經被點燃破爛衣裳放在那客房的窗欞旁,若是沒有意外,客房很快便會燒起來,再往裏麵便是其他客房,如此一來驛站便能鬧出大亂子,他這位手持折扇的公子也能趁機走出大堂。

在長廊處停了有片刻,齊慕陽明顯感覺到火勢越來越大,心裏便鬆了一口氣,嘩啦一下打開折扇,快步朝著大堂那邊走去。

往前九步,邁過台階,再往裏麵十步。

齊慕陽腳步未停,走到這裏他再也沒有辦法後退,隻能是一直往前走,耳邊傳來的聲音越來越嘈雜,齊慕陽盡力讓自己凝神細細聽周圍的聲音,手中的折扇已經打開,擋住了櫃台那邊的視線,至於其他在大堂裏麵跑雜的夥計,他根本就無能為力。

“走路小心些!”

就算齊慕陽對於大堂四周的布置已經很熟悉,但他終究是看不見,不知道眼前根本會出現什麽,哪怕齊慕陽已經很盡力地去看,到最後還是會錯過一些步子。

就如同現在他的肩膀不小心撞到了人。

齊慕陽說不出話來,隻能是一臉歉意,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便朝著門口走去,並沒有被人給撞到,他很清楚,瞎子若是不能站穩腳步,被人撞到,那麽很可能他就再也爬不起來。

就算是早就在腦子裏想過走出大堂的這一日,齊慕陽依舊覺得有些緊張,尤其是要裝作一個正常人,不被旁人給瞧出什麽不對勁。

齊慕陽每一步都盡力走的穩當,因為聽不大清楚身邊的腳步聲,現在他隻能讓自己站穩,千萬不能被人給撞到。

左邊有三張大桌,腳步聲匆匆,這應該是打雜的夥計?

齊慕陽整個人都已經繃緊了,現在便是最要緊的時候,絕對不能讓人瞧出什麽來,這大堂這邊他已經摸得很熟悉,就算是閉上眼睛,看不見他也能走出去。

齊慕陽在心裏一遍又一遍地對自己這麽說,便是這樣的話告訴著齊慕陽他能夠走出去。

不得不說,今日便是這驛站最忙的時候,大堂裏麵還有後麵客房裏麵的夥計一個個都腳都不停,雖說他們是無塵安排在驛站裏麵打探消息的探子,但終歸是要把自己的本分給做好,要不然鬧出事來,就算是無塵也不會替他們兜著,最後他們終究是難逃一死。

齊慕陽這樣一個手執折扇,折扇也不算華貴,十分普通,身上的裝扮也不過是普通人家子弟的打扮,倒也不算顯眼。若是換了往常,就算是齊慕陽真正換了一個人,隻怕也會有夥計上前來問齊慕陽有什麽要吩咐的。

很顯然,現在並沒有人注意到齊慕陽這普通人家子弟。

齊慕陽靜下心來,一步一步朝著門口走去,隻要他記得路,裝作是正常人,哪怕有人走了過來,也不會刻意和他相撞,會避開他,這一點齊慕陽還是十分清楚。

齊慕陽微低著頭,手中的那把折扇晃動,額前的幾縷長發飄散,若不仔細留意看根本就不會瞧見齊慕陽真麵容。

不過就算是瞧見,齊慕陽現在也不是那個滿臉紅斑的瘋子。

齊慕陽平靜地往前又走了五步!

還差二十六步!

……

一步一步,齊慕陽並沒有因為快要走出去大堂就有所變化,一如既往的平靜,努力讓自己和正常人一樣。

頭微微轉動,像是望著四周,臉上帶著一絲淺笑,手中折扇時而打開,時而合攏。

還有最後六步!

齊慕陽記得很清楚,隻有最後六步,他就能走出大堂,離開這間驛站。

還有三步!

“哎,這位客官——你等一下!”

突然,就在齊慕陽準備抬腿邁出門檻的那一瞬間,身後一個聲音傳來,腳步聲輕盈,聽不大清楚,齊慕陽很清楚地知道這是一位練家子。

走路都沒有什麽聲音。

一瞬間,齊慕陽渾身寒毛都豎起來了,渾身緊繃,臉上卻不顯,停住腳步,依舊一臉平靜。

說這話的夥計其實注意到了齊慕陽,並不是因為齊慕陽有什麽不妥之處,而是他發現一個有些詭異的規律,齊慕陽走路每一步都不多不少,正好一樣。

這樣細小的事,若不是真正心細如發之人絕對不會瞧出來,也不會覺得疑惑,可偏偏就是被這夥計給覺察到一絲不對勁。

正常人走路怎麽可能會每一步都計劃好,邁出同樣的距離,始終不變,不差分毫?

夥計心裏覺得奇怪,這才將手上的活計交給另一旁的人,朝著齊慕陽這邊走了過來,上下仔細打量了幾眼齊慕陽的背影,並沒有瞧出什麽不對勁來。

隻是夥計心裏卻是在想,這件事衣裳瞧著倒有些眼熟,倒像是前一段時日驛站客人丟的那件月白色的長衫?

能夠被無塵安排到驛站這邊打探消息的探子又怎麽可能會是尋常之人,一個個都是經過嚴苛訓練,根本就不是常人。

齊慕陽身子繃緊,聽著身後越來越近的聲音,捏緊手中的折扇,心裏想著究竟是不是就這麽直接跑出去,還是——

就在齊慕陽心裏正忐忑不安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陣喧嘩聲。

“走水了,走水了!”

驛站裏麵發生走水,燒起火來這樣的事絕對是一件大事,要知道驛站本就是客人來往,貨物暫放的地方,要是真的走水燒壞了什麽,驛站這邊可沒有那麽多銀子賠償損失。

驛站裏麵的夥計都忙著去救火。

原本想過來問齊慕陽幾句話的夥計,也匆匆轉身朝著後院客房跑去,看著那火勢蔓延,這要真的是燒死客人,隻怕會鬧出大事來,根本就不敢耽擱,趕緊去幫著滅火。

至於他心裏所疑惑的齊慕陽,這時候根本就心思去管。

聽見那一句“走水了”,齊慕陽心猛然鬆了一口氣,不知何時背後已經完全被汗水浸濕,還好他之前放的那把火救了他一把。

現在驛站走水,正是他離開這裏的好機會。隻要能夠離開驛站,去了外麵,找到官府他就能回京城。

齊慕陽抬腿,直接邁出大堂的門檻。

後麵的事,便是要能逃出去,絕對不能被無塵的人給找到。

齊慕陽心裏很清楚隻要他走出驛站,後麵便會麵臨著無塵的追殺,而他現在不過是一個口不能言的瞎子,根本就沒有多大機會能夠逃出驛站那群訓練有素的探子的追殺,即便是這樣齊慕陽也要奮力一試。

他心裏很清楚,留給他的時間並不多了,若是再不能離開這裏,無塵對他沒有了興趣,便是他離開這個朝代的結局。

前麵依舊是一片黑暗,齊慕陽依舊朝著前麵走了過去。

……

京城。

四皇子周慎登基三年有餘,如今便是永興四年,自從菩提寺那場大火,周慎這位永興帝再沒有無塵那夥人的消息。

就算是朝中大部分官員,還有當初對齊慕陽下手的那些捕快衙門也都受到了嚴刑拷打,隻是根本就沒有任何有用的信息從他們嘴裏敲出來。

永興帝望著跪在地上的曹內侍,目光沉凝,想到依舊在外麵逍遙,根本就沒有把他這位皇帝放在眼裏的無塵,心中便滿是怒火,強壓下怒氣,正聲問道:“曹內侍,到現在你還是沒有查出無塵背後的那股勢力,你叫朕太失望了。”

曹內侍對於永興帝的指責,並沒有辯解,他也知道這件事是他失職,明明就知道無塵還活著,並且在暗處謀劃著什麽,可他卻一點辦法都沒有。

“臣無能,還望聖上恕罪。”

說完這句話,曹內侍又說道:“無塵他藏了起來,臣也派人四處搜查,雖說也找到一些無塵的暗棋,隻是從他們嘴裏根本就沒有找到無塵的下落。”

“這麽多年,無塵他造相國寺出家為僧,隻怕一直都在暗中謀劃。這麽大的一盤棋,臣以為無塵絕對少不了要用到銀子,這銀子從何處來便是一個問題。”

聽見曹內侍的話,永興帝眼皮都沒抬,這樣的事就算是曹內侍不說他自己也清楚,肯定少不了銀子,不然那些人為何會聽無塵的吩咐辦事。

“都已經過去這麽久,你還是沒有找到無塵,若是你真的沒有能力找到他,朕不妨另擇一人去辦此事。”

其實永興帝自己心裏也清楚就算是先帝也都沒有查到無塵手下有這麽大的勢力,他這剛剛登基的新皇又怎麽可能查得出什麽來,現在他登基已經有三年,朝廷裏麵的事也暫時穩定下來,接下來便是他真正要去和無塵清算的時候。

朝堂裏麵清洗,永興帝不相信那一眾大臣官員還有無塵的暗棋。

雖說永興帝知道找到無塵有些困難,可事情已經吩咐下去,若是曹內侍真的找不到,完成不了這件事,永興帝最終還是隻能怪罪於曹內侍。

這一點曹內侍自己心裏也很清楚,好在他現在也已經隱約找到一條線,便是那京城裏麵的商戶人家。

曹內侍跪在地上,請罪之後,又說道:“寧和大長公主那邊還要不要派人去盯著?”

聽見寧和大長公主的名號,永興帝麵色一冷,若不是他那位皇姑,事情又怎麽會鬧到今天這個地步,若是周家的江山不保,她那位大長公主的名號又有什麽用,不過是亡國之後。

永興帝是真的弄不懂寧和心裏究竟是怎麽想的,居然會想著幫無塵那個亂臣賊子謀奪周家的江山。

愚蠢之極!

之前因為想著將寧和放在那,說不定無塵還會再找上寧和這條線,隻是現在看來倒是他失算了,無塵心裏根本就沒有把寧和放在心上。

“將寧和收押,關進宗人府。”

曹內侍一聽永興帝這話,也就明白其間意思,聖上這是對寧和真的已經失去興趣,直接想著將寧和給除掉。

話正說著,守在門口小太監走了進來,回稟道:“啟稟聖上,方尚書求見!”

永興帝眉頭一動,對著曹內侍擺了擺手,直接宣方尚書進來。曹內侍一看方尚書也過來了,便也沒有再多留,直接出了太和殿。

現在他還要去好好查查無塵究竟和那戶商戶有牽連。

……

京城,齊府。

自從齊慕陽和蘇茉拜堂成親之後,那新房便撤出了喜慶的紅布,不過裏麵每一件物件卻都沒有變動。就算是桌上的那一對紅燭依舊被蘇茉放在那,時常叫人擦拭打掃。

屋子裏麵的布置一如齊慕陽離開時候的樣子,並沒有什麽變化。

蘇茉躺在那床榻上,又是做了往日的那個夢,夢到了她和齊慕陽成親的那個晚上,夢見了齊慕陽拉著她的手,和她說的那番話。

這屋子裏麵的一切,都還是昨晚她和齊慕陽拜堂成親之後的裝扮,可是蘇茉卻沒有瞧見那個人,覺得有些恍惚,不知為何心裏突然有些惶恐,忍不住喊了一聲,“慕陽?”

並沒有人回答。

屋子裏麵靜悄悄的。

蘇茉不願那些丫鬟進來服侍,當初那個晚上便隻有她和齊慕陽二人,現在屋子還是和以前一樣,隻是卻剩下她一個人。

蘇茉回過神來,覺得自己有些可笑,搖了搖頭起身,望著屋子裏麵的一切,她現在還在這裏等著齊慕陽回來,隻是齊慕陽真的會和當初他走的時候說的最後那句話一樣,真的會平安回來嗎?

想著想著,不肯落淚的蘇茉眼圈也漸漸泛紅,她隻是一直強撐著相信齊慕陽還會回來,一直在這府裏撐著。

就這麽一直撐著的原因,便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夠等到齊慕陽回來。

或許是自欺欺人,又或許是無可奈何,不管怎麽樣,可如今蘇茉隻有這一個法子,就這麽一直等著,一直撐著。

三年都已經過去了,蘇茉心裏很清楚齊慕陽回不來了,再也回不來了。

要是真的能夠回來,齊慕陽早就回來了,又怎麽會等三年都沒有消息。或許就像府裏那些下人說的,齊慕陽已經被菩提寺後山的那場大火燒的屍骨無存,已經化作灰燼。

這麽一想,蘇茉心裏便疼得厲害,如同刀割一般。

依舊是這間屋子,依舊是這張床,沒有了喜慶的紅色,那一對喜燭卻還擺放在那,成雙成對,一切都仿佛沒有發生過,十分安靜,冰冷的氣息在屋子裏麵蔓延,一點一點侵蝕著四周,一陣陣寒意衝上來將蘇茉包裹住。

蘇茉覺得很冷,也覺得很累,緊緊裹著身上的那層被子,怔怔地望著桌上的那一對紅燭。

她是真的覺得累了,心裏也後悔了。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拯救過氣偶像穿成惡毒女配的跟班成為中國錦鯉之後反派的病弱白月光和反派離婚之後[穿書]快穿之我是大boss抗日之少年戰將民國路人甲重啟飛揚年代快穿之虐渣攻略主公一你的謀士又掛了點道為止拯救炮灰男配[穿書]穿成破產富二代了寵妃養貓日常(穿書)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知青女配已上線我撩老康那些年(清穿)戰五渣的我成為了魔王佛係女配教渣做人她風華絕代(快穿)心肝肉(穿書)(快穿)讓她來當女主角權貴之妻首輔嬌妻帶球跑校霸的佛係初戀[穿書](快穿)蜜愛之百草圖男配有毒![穿書]炮灰太甜了怎麽辦[快穿]阿蓉的鑒寶人生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