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05節

  蘇茉直接去了外院接客的正堂,安哥兒的大哥齊山在那等著。

  齊山正忐忑不安,有些拘謹地坐在那椅子上,忽地瞧見一名女子走了進來,還不待齊山想那女子是誰,走進來的蘇茉便已經開口說道:“我是安哥兒的母親。”

  齊山心中一驚,忙不迭地給蘇茉行禮,喊了一聲“嬸嬸。”

  齊山早就知道齊府這邊出的事,正是因為蘇茉這剛進門,還不過是十六七歲,鬧出了那些事,便是為了繼承香火,才會過繼。

  蘇茉淡淡地點了點頭,直接走上前坐在那正堂正上方的大椅上,便說道:“當初給你的那些銀子並不是買安哥兒,你心裏要清楚這件事。”

  “以後有什麽事也不要找安哥兒。”

  說這話,齊山自然諾諾應是,不敢有絲毫不滿。

  本來將弟弟過繼就是想讓弟弟過好日子,這一點齊山心裏還是十分清楚,也沒有想著是把弟弟給賣掉。

  這齊府裏麵的每一件物件都十分貴重,齊山瞧著心裏也十分清楚,齊府自然是大戶人家,這安哥兒進了齊府以後便是真正的少爺,自然要和他以前的哥哥姐姐遠一些,省的別人說閑話。

  蘇茉打量了幾眼齊山,早就知道齊山是老實本分之人,不過這人心思變,也不知道這以後究竟會鬧出什麽事,隻是說道:“以後倘若真的有什麽難處,不妨找我。”

  聽見蘇茉這話,齊山心裏有些感動,連連點頭道謝,並說道:“嬸子放心,當初將安哥過繼出去,侄兒就知道事情是怎麽回事,心裏很清楚。以後斷不會來府上找安哥,也不會來煩擾嬸嬸。”

  蘇茉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若真的是這樣倒好,隻是這以後的事誰又能說得準!

  一切尚且不知,不過是盡力而為便是。

  ……

  “安哥兒,快過來!”

  “安哥兒,不要過去,快來這裏。”

  “不要聽翠兒的,快來這裏,我這裏。”

  蘇茉坐在矮榻上,看見甜兒和翠兒都在哄著安哥兒,屋子裏麵一片歡笑,暖意濃濃,也不禁笑了,轉頭瞧見齊慕婉,齊慕春都過來了,便讓丫鬟招呼。

  原本府裏都是女眷,就像當初齊慕陽剛進府的時候一樣,現在安哥兒來了,到也算是有了指望。更別說這安哥兒長得十分可愛,便是不愛出門的齊慕春也喜歡過來和和安哥兒玩。

  齊慕婉坐在蘇茉對麵,瞧著齊慕晴等人都在和安哥兒玩,又看見蘇茉並沒有過去,臉上隻是帶著淡淡的笑容,目光平靜如水,也不知道蘇茉心裏究竟在想些什麽。

  “大嫂,你在想什麽?”

  蘇茉笑著說道:“不過是想到你大哥以前說的你一句話。”

  以後我們一家人好好的!

  齊慕婉一看蘇茉真的是還在想齊慕陽,心裏不大好受,這都已經過去這麽久,總不能一直傷心下去,便勸道:“大嫂,你不要再難受了,怎麽說現在也還有安哥兒。”

  蘇茉一聽齊慕婉這話,便知道她誤會了,搖頭笑道:“我沒有難受。”

  齊慕婉不大相信蘇茉的話,不過蘇茉既然這麽說,她也就沒再提這話,隻是說道:“那便好,不管怎麽樣大嫂現在都還有安哥兒陪著。”

  蘇茉點了點頭。

  小丫鬟走了進來,手裏拿著一食盒,笑著對蘇茉和齊慕婉行了一禮,並說道:“西府那邊又派人送來一些吃食,說是剛做好的點心,味道很是不錯。”

  聽見小丫鬟的話,蘇茉臉一沉,她知道這一盒點心究竟是誰送來的。

  雖說是邢老太太那邊的丫鬟,可究竟是誰的注意,再打什麽注意,她心裏都一清二楚,淡淡地說道:“快還回去,再別帶進來。”

  “還有把這件事告訴姑婆一聲,也讓她知道這件事究竟是怎麽回事。”

  小丫鬟一看蘇茉臉色不大好,像是在生氣,也不敢多說,提著食盒匆匆離去。

  齊慕婉心裏奇怪,西府那邊的人特意送點心過來,怎麽蘇茉是這副態度,實在是叫人奇怪,不過齊慕婉看著蘇茉臉色不大好,也沒有問,不過是把這件事放在心裏,想著有機會一定要問清楚。

  蘇茉自然不會把這件事告訴齊慕婉,不過是讓人惡心的話,要是真的有辦法或許隻能讓她父親幫忙想一下辦法,給齊慕晟一些顏色看看。

  齊慕晴等人說笑了有一會,自然不會久呆,一個個也都先離去回自己的院子。

  安哥兒拉著齊慕婉的手,小臉上滿是笑意,將手裏的那張紙遞給齊慕婉,並一字一句地說道:“姑姑,這是我寫的字,送給姑姑你。”

  齊慕婉有些驚喜,倒沒想到安哥兒居然給她送禮物,笑著接過。

  齊慕晴站在一旁,有些吃味,笑著問道:“就記得你大姑姑,那小姑姑我的呢?”

  安哥兒轉過頭望向蘇茉,蘇茉並沒有說話,隻是望著安哥兒,看安哥兒自己怎麽解決,為難了片刻,便問道:“那下次,安哥兒寫了字再送給好不好?”

  齊慕晴自然不會難為安哥兒,低頭輕輕點了點安哥兒的小鼻子,笑著說道:“那安哥兒你可別忘了。”

  齊慕婉拿著安哥兒的字,不過是四歲孩子寫的字,扭扭曲曲,根本就不成樣子,不過齊慕婉自然不會嫌棄,笑著說道:“安哥兒第一次寫的字很不錯,以後一定會當狀元的。”

  安哥兒搖了搖頭,拉著蘇茉的手,說道:“我不要當狀元,我要像父親一樣做秀才。”

  聽見安哥兒的話,齊慕婉和齊慕晴都忍不住笑了,這話聽著還真是有趣,不過說起來齊慕陽到最後也隻是秀才。

  想要做狀元,就必須的是秀才,聽安哥兒的話,倒像是秀才還要比狀元厲害,這樣的話又怎麽不惹人發笑。

  不過是小孩的話語,便是這樣就好,不用太在意。

  蘇茉拉著安哥兒的手,望著齊慕婉和齊慕晴離去的背影,又忍不住想到了齊慕陽,看著外麵愈加寒冷的天,喃喃問道:“你不是說了會回來?為何一直都還沒有?”

  安哥兒抬頭瞧著蘇茉的臉,似乎像是很傷心的樣子,晃動蘇茉的手,問道:“母親,你怎麽了?”

  蘇茉回過神來,笑著搖了搖頭,拉著安哥兒會進了屋子。

  安哥兒好奇地問道:“母親,你說父親還沒有回來?那父親究竟去哪了?”

  蘇茉摟著安哥兒,眼神黯然,沉默了許久,才說道:“我也不知道你父親什麽時候才會回來?也不知道他什麽時候會回來。”

  安哥兒咧嘴一笑,說道:“不要緊,說不定父親明天就回來了,就算是父親一直不回來,不要安哥兒和母親,安哥兒也會一直陪著母親的。

  蘇茉笑著望著門口,沒有說話。

  甜兒走了進來,看見蘇茉又再發呆,心裏不禁歎了一口氣,上前說道:“石溪說菩提寺那邊還是沒有消息,後山的火也漸漸滅了,不過還不能進山去找。”

  這樣的話,蘇茉早已經習慣。

  甜兒看見蘇茉這神情,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麽才好,屋子裏麵便沉默了下來,氣氛有些凝滯,到讓丫鬟們心裏也不大好受,忐忑不安。

  還好這時候翠兒走了進來,笑著說道:“下雪了,還以為這雪一直都下不來。沒想到這會子居然就下起來了。”

  “下雪了?”

  安哥兒一聽翠兒的話,急忙起身,朝著外麵跑去,急急地說道:“母親,下雪了,我們可以堆雪人了。”

  翠兒看見安哥兒如此興奮,興匆匆地往門外跑,急忙拉住安哥兒,笑著說道:“這雪才下,還堆不起雪人。”

  “那我出去看看。”

  說著,安哥兒便拖著翠兒往門外跑去,想要看看外麵下雪究竟是什麽樣。

  蘇茉並沒有動,隻是坐在那瞧著安哥兒,聽見門外傳來的聲音,想到當初菩提寺的那場大火,烈火熊熊,濃煙滾滾,忽地說道:“現在慕陽他應該不會被火燒傷了。”

  蘇茉還記著當初那大火火紅一片,烈火灼人,滾燙的殘木打在身上,整個身子都快要裂開一般,化成煙灰一般。

  大火不斷,齊慕陽為了救她,故意將那些引開,那麽齊慕陽的後路又是什麽?

  或許是真的沒有後路,那些大火一直纏著他,不肯放過離開,他根本就沒有後路可走,隻有死路一條。

  死路,真的就是死路嗎?

  齊慕陽答應過她一定會平安回來的,那麽現在回來的是平安,那麽他呢?齊慕陽是不是真的還回來?

  平安回來?

  平安回來!

  難道說是這個意思?

  蘇茉苦笑著搖了搖頭,她一再對自己說,對旁人說齊慕陽還會回來的,所以執意不替齊慕陽辦喪禮,不肯承認齊慕陽就這麽已經死去。

  那麽要是齊慕陽真的已經死了,那麽她又該如何?

  就這麽一直等著,讓齊慕陽孤魂在外飄蕩,一直無依無靠,成為那孤魂野鬼,沒有個安息?

  蘇茉心裏空落落的,隻是一片茫然,就那麽坐著一動不動許久,忽地起身朝著門口走去,小丫鬟替蘇茉打起簾攏,一股寒風便吹了進來。

  寒風凜冽,刺骨一般,和當初菩提寺的那場大火一樣灼骨。

  蘇茉站在門口瞧著外麵安哥兒正在好奇地接著天上飄落的雪花,搖了搖頭,對翠兒說道:“照顧好安哥兒,別讓他受涼了。”

  丫鬟們自然是恭敬應是。

  安哥兒跑到蘇茉身邊,拉著蘇茉到院子裏玩,笑著說道:“母親,你看,下雪了!”

  那笑聲脆亮如同銀鈴一般,傳的很遠,很遠,再然後笑聲就消失不見,更遠的地方也聽不見,也就像菩提寺那邊的人不會知道他已經多了一個兒子。

  一個還未見麵的兒子。

  蘇茉摸了摸安哥兒的小臉,一步一步朝著院子裏走去,院子裏雪花飛舞,如柳絮一般,寂靜無聲,落於掌心,然後又慢慢融化,消失不見……現在雪下了,菩提寺後山的火也應該全滅了!

  

  (第一卷完)

  

  作者有話要說:  第一卷少年篇已經結束,(*^__^*) 嘻嘻……

  現在牧羊已經成親,也有了孩子,後麵便是真正的朝堂篇,當然會有一些家宅篇,以及平天下篇,期待牧羊身穿金甲戰衣,踩著五彩祥雲華麗歸來……

  

  第135章 135

  

  永興四年,初春時節。

  正是草長鶯飛,花草盛開之時,綠樹流水潺潺不絕,揚州官道一路蜿蜒,遙遠處便是黛黛青山,如同點綴在天邊,薄霧籠罩,似有似無,飄渺如同風中女子飄舞的白色麵紗,遮住了那醉人的麵容,欲說還休地望著遠方。

  一行車隊在官道上不急不緩地行走著,打頭的便是騎大馬的幾名壯碩男子,馬鞍處備著大刀,身上透著一股氣勢,看著便知富貴人家的護衛。後麵便是跟著好幾輛馬車,氣勢不凡,浩浩蕩蕩,若不是馬匹行的不快,隻怕會卷起好一陣灰塵。

  馬車倒不算華貴,並不算惹眼,不過這一行車隊又有護衛,後麵跟著的馬車不少,想來也知道這車隊裏麵的人非富即貴。

  “李大哥,這過了荊州府,便是揚州,我們也總算是能鬆口氣了。”說這話的男子滿麵風霜,一看便是勞累了有好一段時日,麵容疲憊。

  被叫著李大哥的男子年長一些,臉上清楚地刻著幾道傷疤,回頭瞧了一眼後麵的馬車,目光沉凝,正聲說道:“這還沒到揚州府,說這話還早。”

  “再走不遠,前麵便有驛站,到時候在那歇息一會再出發。”

  聽見李護衛這話,其他人也都點了點頭,這到了驛站他們的確是要好好歇歇腳,總不能這麽一直趕路下去。

  說著,李護衛駕著馬朝其中一輛馬車趕去,騎馬行到馬車車窗旁,便說道:“前麵便是驛站,大爺我們在那歇息一會在啟程。”

  馬車裏麵的人推開車窗,瞧了一眼李護衛,又望著這沿路的風景,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直接同意李護衛的話。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除了美貌我一無所有 王爺太妻奴 重生七零年代農家女 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田園小酒師 穿越之侯府嫡女 這劇情有問題[穿書] 老公,國家包分配的![星際] 翡翠娘子 農門棄婦:傻夫君寵妻無度 六零清平紀 快穿之掠奪金手指 暗帝狂寵殺手妃 無鹽毒妃:攝政王的心尖寵 七五養兒記[女穿男] 穿越之農家女日常 王妃很別樣 穿越之三夫侍身 妃惹腹黑王爺 笑麵將軍:酷妻難求 邪王逼婚:搶來的寵妃 古董圈女神 自歡 頭號嬌娘 重生之如意佳妻 未來之寫文養萌寶 李代桃僵:相府庶女 白日衣衫盡 花好孕圓 女皇攻略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