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03節

  現在沈氏給她找一個兒子,終究是為了齊家以後。

  沈氏和蘇茉話正說著,西府那邊的邢老太太卻是來了。

  ……

  東府這邊先是大喜,接近著便是大喪,鬧出這樣的事,隻有一牆之隔的西府又怎麽可能會不知道。之前齊慕陽和蘇茉大婚的時候,西府那邊就派人過來喝了喜酒,現在林老太太死了,西府和東府這兩府上輩子的恩怨可謂是有個了結。

  畢竟武陽侯的爵位早就不在!

  邢老太太一開始得知林老太太吐血身亡的時候,整個人有一瞬間的失神,完全沒想到當初和她一直爭鋒相對的妯娌,這大半輩子下來一直不肯認輸的林氏居然就這麽死了。

  也不知是怎麽了,邢老太太在得知林老太太氣得吐血身亡之後,便病了一場,這次還是邢老太太親自過來東府這邊,特地來拜祭林老太太。

  寒風冷冽,呼哧呼哧地刮著廊簷下的白燈籠,長廊兩旁的門簾都在抖動,聲音聽著有些刺耳。

  邢老太太走在那長廊,一路腳步未停,神情淡然,臉上的皺紋擠在一起,便是那雙眼睛眯在一起,打量著四周院子的各色景物,或是亭台樓閣,以往的情景在邢老太太眼前不斷浮現,當初她還在東府這邊,和林老太太一直爭鋒相對,想著成為武陽侯府的世子夫人。

  現在武陽侯府早已過去,至於那世子夫人的身份也煙消雲散,在沒有什麽值得她耿耿於懷,一直記在心中的。

  又或者說,當初她還在東府的時候,一直都是她給林氏下絆子,林氏從來就沒有在她手裏討過好。

  便是因為這樣,她才會過來瞧林氏最後一眼,若不然換做是林氏,隻怕這輩子都不會去瞧她一眼。

  院子裏的花草被風吹得歪倒一片,在那風中搖搖晃晃,看著十分孱弱無力,仿佛下一秒便會折斷。邢老太太停住腳步,站在那假山旁,定定地望著那將要折斷的秋蘭,依靠著身旁婦人的身子,像是在回憶著什麽。

  “老太太,走吧!這裏風大,別受涼了。”

  邢老太太聽見這句話,眉頭一挑,麵色一沉,忽地轉身沿著原路走出去,直接說道:“我們回去。”

  這話一出,到讓跟著的丫鬟婆子都有些弄不明白,不知道邢老太太這究竟是怎麽了,好好地怎麽又突然要回去。

  丫鬟們心中雖疑惑,可也不敢多問,跟著邢老太太回府。

  邢老太太回頭瞧了一眼東府那邊滿目素色,想到東府上鬧出的事,還有林氏剛進門的孫媳婦,不禁說道:“你去東府那邊,叫蘇茉過來一趟,我有些話和她說。”

  邢老太太是邢家人,蘇茉要喊邢老太太一聲姑婆。

  邢老太太既然派人去傳話,丫鬟們自然不會耽擱,直接過去傳話。

  

  第134章 104

  

  天愈加陰沉,隆隆的烏雲裹了一層,伴著寒風,呼哧呼哧地作響。

  繞過東府被封住的左院門,從較遠的角門去了西府,一路上蘇茉默然無語,隻是心裏卻有些疑惑,也不知道這時候她那位姑婆讓她過去究竟是有什麽事。

  陪在蘇茉身後的甜兒心裏同樣不解,瞧了一眼前麵帶路的婆子,想到府上如今出的事,還有這東西兩府以往的恩怨,自然是替蘇茉有些擔心。

  因為東西兩府之間的恩怨,當初在分家之後,林老太太特意將靠近西府那邊的北院門給封住,為了彼此顏麵上好看,倒是沒有徹底堵死,還留了一條更加偏僻,鮮有人至的北角門。

  蘇茉瞧著一路上,門口都沒有人守著,心裏倒是記上這件事。

  不管怎麽樣,這北邊院子空著,也不能就這麽沒人看著,尤其是現在東府府上這邊根本就沒有男子,都是女眷,尤其是齊慕婉那幾位還未出嫁的妹妹。

  就算是門後麵是西府的人,很少會有人走這條路,終歸是以防萬一。

  出了門,沒走多遠,便是邢老太太的院子。

  婆子領著蘇茉二人直接去了邢老太太的正房,守在門口的小丫鬟瞧見蘇茉來了,忙不迭將簾櫳打起,並笑著說道:“老太太早等著了,陽少夫人快進去吧。”

  往日在東府那邊,丫鬟婆子都隻稱一聲少夫人,來了西府這邊倒成了陽少夫人。

  陽——少夫人?

  這過不了多久,隻怕就要換成太太了,她並不是不知道現在沈氏已經開始安排過繼一事,要是她名下真的有了嗣子,那到時候就不是少夫人的稱呼。

  蘇茉目光沉凝,念頭一閃而過,步子就已經邁了進去,進門便是一股暖風,裏麵還帶著一股香味,目光一掃,便瞧見邢老太太坐在朱紅色的矮榻上,身邊還有一位嬤嬤陪著說著話。

  蘇茉這進門,邢老太太的目光便落在蘇茉身上。

  邢老太太打量著蘇茉那一身白裙,頭上還簪著白花,麵容有些憔悴,想來也是這幾日不大好過,又想到蘇茉這才剛進門不久,就不免有些憐惜,心中一歎,招了招手,說道:“這還是你進門之後,我第一次見你,快過來坐。”

  當初蘇茉嫁進齊府,邢老太太並沒有過來,自然也就沒有瞧見蘇茉這新嫁娘,後麵鬧出這些事,就更沒時間見麵。

  蘇茉走上前去,行禮喊了一聲,“姑婆。”

  一旁的小丫鬟也拿了一張矮凳放在蘇茉身旁,蘇茉也沒有太猶豫,直接坐下,望著邢老太太,等著邢老太太說話。

  邢老太太拉過蘇茉的手,搖頭輕歎了一口氣,低聲勸道:“如今東府那邊出了那些事,你自己要好好的。”

  要好好的?

  蘇茉自然聽得出來,邢老太太和她說這話是發自內心,頭微微一低,點頭道:“自然會好好的。”

  邢老太太拉著蘇茉的手,看著蘇茉這俊俏模樣,心下可惜,蘇茉這克夫的命隻怕是一輩子都這樣,現在能夠嫁進齊府也不知究竟是算好事,還是一件壞事。

  “你心裏明白,我也就放心了。你喊我一聲姑婆,若是遇到什麽難事,便過來找姑婆說說,姑婆替你想辦法。”

  說著,邢老太太又伸手摸了摸蘇茉的臉,心疼地說道:“她走了,你婆婆的性子我也有些了解,想來她並不會太難為你,畢竟現在就你們幾人。”

  “今日我找你過來,是有件事要告訴你一聲。”

  蘇茉目光清冽,十分平靜,靜等著邢老太太的話,她知道邢老太太這時候讓她過來肯定是有要事商量。

  邢老太太坐直了身子,望了一眼屋子裏麵的丫鬟,直接說道:“你婆婆現在已經在考慮過繼一個到你名下,相看了幾家,我也派人去打聽了一二。族裏倒是有兩個倒還合適,一個今年五歲,已經記得事,他家裏有三兄弟,他行三,父親早逝,他母親撐不下去,便想著將那個小的過繼出去。”

  聽著邢老太太的話,蘇茉神色依舊平靜,隻是雙手卻不禁拽緊了衣袖,緊緊拽著。

  邢老太太掃了一眼蘇茉的手,心裏歎了一口氣,不過是十六歲左右,花骨朵的年紀,便要有一個五歲的嗣子,聽著實在是叫人心裏難受,話語一頓,繼續說道:“那孩子不錯,模樣周正,十分懂事知禮。那一家人也是老實本分之人,你婆婆心裏隻怕也更屬意那孩子。”

  “那另一家呢?”蘇茉開口問道。

  邢老太太一看蘇茉開口問了,心裏一動,也知道蘇茉已經把這件事放在心上了,並沒有猶豫,直接說道:“另一家也不錯,孩子今年才四歲,他上麵有一位兄長,已經十五歲,那孩子是遺腹子,便是他兄長想著把他過繼出去,因為下麵還有三位妹妹,日子實在是難過。”

  蘇茉眼簾低垂,仔細想了想邢老太太說的話,倒也明白了些許。

  沈氏屬意那五歲的孩子,隻怕便是不想負擔起另外一家,有太多牽連,那四歲孩子那一家若是真的過繼來了,這少不得也要多幫襯一二,不然剩下那四個孩子還不知道怎麽過活。就算那兄長已經十五,能夠頂起門戶,可要是真的能過下去又怎麽會將弟弟過繼出去。

  邢老太太瞧著蘇茉像是在想這兩家,倒也沒有再多說什麽,直接靠著軟枕微微眯著眼,讓蘇茉自己好好想想。

  蘇茉卻是並沒有多想這件事,她隻是覺得心裏空落落的,盡管她一再說齊慕陽會會回來的,可是現在都要過繼了——

  慕陽他真的會回來嗎?

  陪著蘇茉一同過來的甜兒聽著邢老太太的話,眼睛裏已經滿是淚水,心裏十分難受。

  她怎麽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今天這樣,明明昨日她家小姐才嫁給齊少爺,如此大喜的事竟然如此短暫,小姐當初真的是十分歡喜,為什麽會成這樣。

  甜兒站在一旁,小聲提醒了一句,聲音有些哽咽,“少夫人,這件事還是讓老爺派人去好好打聽一二。”

  蘇茉回過神來,點了點頭,轉而望著邢老太太說道:“姑婆,這件事還是要和我母親商量一二,問過母親的意見才是。”

  “這是自然!”

  邢老太太微微頷首,本就應是這樣,又說道:“雖說這件事是你婆婆拿主意,但想來她還是問過你,你自己要想清楚,畢竟這過繼一事,便是一輩子的事,容不得半點差錯。”

  蘇茉點頭應是,她心裏也清楚這件事很重要,不單單是以後有個人要喊她母親,最要緊的是——

  若真的說起來,過繼的那個便是她和慕陽的孩子。

  以後要是慕陽回來了,見了那孩子不喜歡那可不行!

  蘇茉心裏想著,不過她心裏也清楚這樣的念頭的確是離他有些遠,眼神一黯,也沒有多說,起身和邢老太太說了幾句話,便告辭先離去。

  畢竟東府那邊還是一個亂攤子。

  甜兒虛扶著蘇茉,微微抬頭,瞧著蘇茉臉色不大好,也知道肯定是因為過繼嗣子一事,心裏也有些沉重。

  這還沒出門,門口的簾櫳便被人”嘩啦”一聲,直接撩起,聞聲便瞧見一英俊少年抬步走了進,步子矯健,氣勢不凡。

  蘇茉抬頭一瞧,看著麵前少年,便猜到這肯定是邢老太太的孫子,也不知誰,簡單行了一禮,便準備離去。

  殊不知進來的少年也算是齊慕陽的堂兄齊慕晟,腳步匆忙,性子有些急躁,這一進門,便直接往裏麵走,險些撞到蘇茉,還好蘇茉反應快,避開了齊慕晟。

  齊慕晟心下一驚,停住腳步,凝神望著眼前的女子,眼中透出一絲驚豔,直直地盯著蘇茉,入了神。

  蘇茉一身白裙,亭亭玉立,眉目精致,又正是守孝的身份,更顯嬌俏,那略顯蒼白的臉色更添了幾分柔弱,瞧著便惹人憐愛。

  齊慕晟心下一動,便猜到蘇茉的身份,肯定是剛進門便克死齊慕陽那賤種的弟妹,回過神來,忙行禮歉疚地說道:“弟妹莫怪。”

  蘇茉早就瞧見齊慕晟盯著自己,眼珠子都沒轉動,心下不喜,想著這裏是邢老太太的屋子也不願多說,微微點頭,便直接離去。

  邢老太太也沒想到這時候齊慕晟會過來,略有些驚訝,便問道:“你這會子怎麽過來了?”

  齊慕晟瞧著蘇茉直接離去,心裏陡然覺得有些失落,瞧著門口那一抹白影,想著剛才瞧見蘇茉那令人驚豔的麵容,心裏悵然若失,尤其是想到現在蘇茉剛進門便成了寡婦。

  邢老太太接過小丫鬟送上來的茶水,並沒瞧見齊慕晟一直盯著蘇茉看,不過這會問話,沒等著齊慕晟的回答,眉頭便是一皺,問道:“想什麽呢?”

  齊慕晟心中一驚,有些慌張,心虛地說道:“沒什麽,沒什麽!”

  “她也算是你表妹,這剛進門便出這樣的事,以後東府那邊你多幫襯一二。”

  聽見邢老太太這句話,齊慕晟眼睛一亮,收斂神色,一臉正經地點頭說道:“這是自然!”

  出了邢老太太的屋子,甜兒回頭瞧了一眼站在門口的小丫鬟,眼神中透出一絲厭惡,低聲說道:“當真是沒有規矩!”

  蘇茉自然知道甜兒這話說的是誰,想到剛才齊慕晟一直盯著她看,她心裏也有些著惱,不過她也不會多提這件事,隻是說道:“這話不要再提,你派人去告訴母親,讓母親過來一趟。”

  不用蘇茉多說,甜兒也知道蘇茉的話究竟是什麽意思,鄭重地點了點頭。

  過繼嗣子這件事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

  蘇茉派人告知蘇夫人這件事之後,蘇夫人自然是打聽過後便急忙趕了過來,還不等進齊府,就已經派人去打聽將要過繼的那兩家孩子。

  其實蘇夫人心裏一開始是想著讓蘇茉回蘇家,隻是外麵傳言不斷,齊府這邊又是一團亂,蘇茉並不願回蘇家,畢竟是她已經進了齊家的門,成了齊慕陽的妻。

  如今林老太太也已經出殯下葬,可府上的素服並未除去。

  蘇夫人抬頭瞧了一眼院子裏那放眼望去的素白,臉色不大好看,這幾日因為齊家的事,蘇夫人也是憔悴了許多,就著嬤嬤的攙扶進了屋子,一進門便瞧見蘇茉頭上的白花,抹了抹眼睛,強笑著問道:“身子可好些了?”

  蘇茉聽到蘇夫人的聲音,微微一驚,轉頭一瞧,臉上便露出笑容,急忙起身朝蘇夫人走了過去,扶著蘇夫人,輕聲道:“母親,你來了。”

  蘇夫人歎了一口氣。

  因為這剛進門便守寡,蘇夫人心疼蘇茉,也和沈氏提過放蘇茉回家,隻是蘇茉自己不願意,現在蘇夫人聽到蘇茉派人過去找她商量過繼一事,仔細想了想,或許這件事就這樣定下也不錯。

  畢竟外麵關於蘇茉的傳言十分難聽,經過這幾件事,隻怕再沒有人敢娶蘇茉。

  或許蘇茉膝下過繼一人,呆在齊家倒好,怎麽說齊家這邊也沒有人會難為蘇茉,他們蘇家替蘇茉撐腰,想來沈氏也知道該怎麽做。

  不用蘇茉吩咐,丫鬟們早就備好茶果點心,一一奉上。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