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02節

  齊慕陽抬頭瞧了一眼無塵大師,目光淩厲,正聲說道:“太傅臨死前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終歸是我對不住他!”

  終歸是我對不住他?

  無塵大師聽見齊慕陽這句話,身子微微一僵,目光閃爍,那一雙如古井般深幽不見底的眼睛忽地一轉,轉過身去,朝著屋子另一頭的椅子走去,忽地坐下,沉默了許久,才喃喃說道:“他本來就是對不住我。”

  “當初要不是他,我又怎麽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說完這句話,無塵大師像是想到了什麽可笑的事,麵露嘲諷,望著齊慕陽,冷聲說道:“你瞧見沒,你師傅他都說是他對不住我,而不是我牽連了他。”

  “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師傅是什麽樣的人!”

  齊慕陽搖了搖頭,麵色陰沉,低聲說道:“太傅他早就已經和我斷絕師徒關係,你這話也錯了。”

  “你住嘴!”

  無塵大師像是被激怒了一般,不願再和齊慕陽多費口舌,崔太傅死前說的是什麽,怎麽死的他統統不在意,他現在唯一在意的一件事就隻有活下去,他如何才能活下去,並且好好的,再也不用被別人主宰,而是由他自己主宰自己的命運。

  無塵大師幾步走到齊慕陽跟前,對一旁的黑衣人冷哼一聲,那幾名黑衣人便上前將齊慕陽拿住,讓齊慕陽動彈不得。

  齊慕陽平靜地望著無塵大師,問道:“你想要我做什麽?”

  “我托崔太傅給你傳的那幾句話,看來你還是裝作不明白,那我現在我來親自問問你,你是什麽時候來的?”

  什麽時候來的?

  齊慕陽有一絲疑惑,這話是什麽意思,為何要問他是什麽時候來的?

  無塵大師看見齊慕陽並不說話,忽地一笑,那笑容有些陰冷,對抓著齊慕陽的鷹眼黑衣人使了個眼色,鷹眼黑衣人便掏出懷中的一把鋒利匕首,直接對著齊慕陽右手狠狠一插,鮮血直流!

  “啊——!”

  齊慕陽手臂一痛,渾身發抖,直接痛得他叫出聲來,險些暈過去,瞧了一眼右手手臂的傷口,鮮血不停地往外流,心裏明白無塵大師找他來絕對是有要事,不然不會費這麽大的功夫將他帶到這裏,隻是他怎麽也弄不明白無塵大師剛才問的話究竟是什麽意思。

  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句話齊慕陽知道。

  現在他落在無塵大師手裏,要想活命,就隻有一條路,老老實實地聽無塵大師的話,回答無塵大師的問題,隻是他真的什麽都不知道,也弄不明白無塵大師這句話究竟是什麽意思。

  齊慕陽滿頭大汗,臉色刷地一下就白了,可他現在根本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麽,怎麽才能讓無塵大師滿意,現在他想的隻有活下去。

  隻有活下去!

  無塵大師瞧著齊慕陽那滿臉汗水,痛的發白的臉色,不禁笑了笑,伸手撩起齊慕陽額頭前的幾縷細發,直接說道:“我也不願你受這份罪,受這份折磨,隻是你不願說,我就要逼你說。”

  “倘若你再不說,那你就再也不用說。”

  無塵大師這幾句頗帶禪意的話,意味深遠,隻是在齊慕陽聽來卻是讓他渾身發冷,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麽辦,分明就是催命符。

  “不是,不是的!”

  “無塵大師,大師,我是真的弄不明白你的意思,你究竟想要知道什麽,隻要我知道,我,一定會,一定會告訴你。”

  看著齊慕陽恐懼不安的樣子,無塵大師臉上的笑容更深了,手中佛珠捏緊,直接說道:“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可你現在偏偏要裝作不明白,真是可惜。”

  “我也知道你為何不肯說出這件事,畢竟這件事終究是個□□煩,要是被人知道那可就不好了!”

  無塵大師像是想到了什麽,忽地又抬頭說道:“當初我便是犯了蠢,居然會將那件事說出來,最後落得這麽個下場。”

  齊慕陽根本就沒有心思聽無塵大師說話,他現在隻覺得自己快要暈過去,渾身都發軟,腦子疼得厲害,可即便是這樣還是要爭著一口氣活下去,撐下去。

  說著,無塵大師又把目光放在齊慕陽身上,笑著說道:“齊慕陽既然你說你不知道,那我來幫你回憶一下。”

  “你的上輩子究竟是誰?”

  這話一出,頓時讓齊慕陽如遭雷擊,上輩子究竟是誰?為何會問如此詭異的話,上輩子的是誰這樣的事,又有誰會知道。

  誰又會問如此詭異的問題!

  無塵大師看見齊慕陽依舊是一臉茫然,不禁覺得自己有些可笑,目光一閃,站在齊慕陽身旁的鷹眼黑衣人又是狠狠一刀插在齊慕陽的右手臂上,鮮血又不停地往下流。

  齊慕陽整個人完全都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開始覺得自己的意識漸漸消散,然後眼前的人都看不大清,人影憧憧,臉上的汗水不停滴往下流,張了張嘴,強撐著說道:“無塵大師,大師,我之前,之前腦子受過傷,記不大清以前的事。”

  “大師問的這些話,或許我知道,隻是現在慕陽真的是不記得了。”

  “隻要我想起來,想起來,就一定會告訴大師,一定告訴大師。”

  無塵大師聽見齊慕陽說這句話,眉頭一皺,忽然覺得齊慕陽這話有些可笑,當真以為他這麽好騙,便是拿失憶這件事來糊弄他,隻是瞧著齊慕陽神色但又不像是在說謊,難道真的是失憶,不記得以前的事?

  無塵大師一揮手,示意押著齊慕陽的黑衣人鬆開。這黑衣人一鬆手,便瞧見齊慕陽直接倒在地上,渾身顫抖,手臂上的鮮血一直往外流,滿頭大汗,臉色蒼白,瞧著像是很快便要歸西一般,氣息漸弱。

  “你剛才說的話究竟是什麽意思?”

  齊慕陽躺在地上,喘著粗氣,聽見無塵大師這句話,目光一轉,努力不讓自己暈過去,強撐著讓自己睜大眼睛,盯著無塵大師,一字一句,斷斷續續地說道:“之前在客棧,腦子便受了很重的傷,記不大清以前的事,大夫說可能是腦子裏還有血塊,要好生養一段時間才會好。”

  “大師,若真的有什麽話要問,慕陽自當盡力回答,隻是大師問的那幾個問題,慕陽當真是不知道,還望大師放過慕陽這一條命!”

  聽著齊慕陽的話,無塵大師神情忽地有古怪。

  他心裏自然懷疑齊慕陽說的話,隻是看著齊慕陽這死撐著求他繞過一命,心裏倒有些犯疑,看著倒像是齊慕陽真的不記得以前的事,所以才無法回答自己的問題。

  “那我問你,你可還記得什麽?有什麽不對勁的事?”

  齊慕陽知道現在他要想活下去,就必須要讓無塵大師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喉嚨一動,嘴裏不禁吐出血來,身子縮在在一起,不停地發抖,虛弱地說道:“有幾個詞,我覺著奇怪,也不知道是怎麽從腦子就浮現出來。”

  “之前在菩提寺後山那場大火,我想到了氧氣,剛才進洞我又想到了盜墓這個詞,還有——”

  還有後麵的話,齊慕陽聲音漸弱,根本就聽不大清楚。

  可是無塵大師在聽見齊慕陽說出氧氣這兩個字的時候,臉色微變,憑這兩個字,就已經說明一切,看著躺在自己腳下的齊慕陽,如同一條死狗,根本就在他腳下求生,又忍不住笑了。

  就算是說出這兩個字又如何,還不是現在躺在他腳下,苦苦求饒。

  苦苦求饒!

  聽著齊慕陽痛苦□□的聲音,無塵大師臉上的笑容更深了,那笑容陰冷無情,十分冰涼,根本就沒有出家人的慈悲心腸。

  無塵大師抬腳踩在齊慕陽身上,狠狠踹了兩腳,似笑非笑地說道:“看來,我們還真是同鄉!”

  “咳咳咳——!”

  齊慕陽連連咳嗽了好幾聲,十分虛弱,嘴角流著雪,身上也滿是血跡,躺在地上,根本就沒有力氣躲開無塵大師的腳,隻能生生地受著無塵大師那幾腳,強忍著痛楚。

  齊慕陽掙紮著睜開眼,瞧著無塵大師臉上那陰冷的笑容,身子已經顧不上痛楚,完全沒有知覺,眼睛快要合上,隻是眼前還是不斷浮現無塵大師那陰冷的笑容。

  然後,便是一片黑暗!

  作者有話要說:

  

  第133章 104

  

  烏沉沉的天,彤雲密布,天色暗極了,寒風凜冽呼嘯,仿佛一日之間這京城裏麵已經換了寒冬,朔風呼啦啦地吹著,搖晃著廊簷下的白色燈籠,門房處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便是那窗簾都被狠狠地拍打,那聲音聽著叫人心裏慎得慌。

  齊府上下,就在那一日之間換下了喜服,匆忙之間換上了剛裁剪好的喪服。

  白色的綢布在空中飛舞,寂靜的院落隻有風刮過的聲音,樹枝不停地晃動搖擺,孤清冷寂的氣息一點一點侵蝕著整座府邸,就算是那雕梁畫棟的樓閣都如同染上了一層白霜,冰涼得可怕。

  在這冰冷的風中,偶爾傳來幾聲木魚聲,時遠時近,仔細聽去還夾雜著那煩悶的超度亡魂的誦經聲。

  喬媽媽扶著沈氏站在那正屋大門口,瞧著跪在裏麵,一身孝服的蘇茉不禁歎了一口氣,轉過頭望著沈氏,低聲問道:“太太,你看老太太這喪事結束之後,是不是要準備少爺的?”

  聽見喬媽媽這句話,沈氏身子一僵,緊了緊身上的衣裳,忽地覺得有些可笑。

  老太太的頭七剛過,便要安排齊慕陽的喪事,這齊府還當真是熱鬧,一直不曾消停。

  想到現在菩提寺後山的大火依舊還未完全熄滅,齊慕陽也還沒有個下落,未曾找到齊慕陽的屍體,又或許早已沒有那具屍體,沈氏心裏憋得慌,望著那一片素白裏麵的兒媳,隻覺得胸口又有一股氣順不過來。

  “她不是說了不找到屍體,就不可能認為他死了。她要一直等著他回來。”

  說起來,其實林老太太的喪事應該和齊慕陽一道打理,隻是蘇茉堅信齊慕陽並沒有死,一定會回來的,再則並沒有找到齊慕陽的屍體,沈氏也就隻將林老太太的喪事打理妥當,暫時還沒有打理齊慕陽的喪事。

  不過,府裏的人都很清楚齊府這邊唯一的一條血脈已經斷了,齊慕陽已經死了,齊家也已經絕後了!

  蘇茉再三堅持,沈氏也不好直接讓齊慕陽的衣冠下葬,便聽了蘇茉的話,隻是她心裏又何嚐不希望齊慕陽依舊還活著,能夠平平安安地回來。

  隻是——

  她心裏很明白,這份希望不過是奢望。

  蘇茉臉色有些憔悴,眉目之間似乎有一股化不開的憂愁,一身白色的孝服更顯清麗,起身回頭一看,瞧見沈氏過來,急忙走上前去,喊了一聲,“太太。”

  聽見蘇茉這一聲太太,沈氏不禁想到了當初齊慕陽喊她母親的時候,一切都仿佛時光重疊,可再也沒有那個人了。

  “你母親這幾日都曾和我說過那件事,你心裏究竟是如何想的?”

  因為齊慕陽這被困在菩提寺後山,大火到現在都沒有滅,蘇家的人自然不會認為齊慕陽還活著。齊府這剛剛將蘇家四小姐迎娶進門,便鬧出這樣的事,夫君被活活燒死,祖母被活活氣死,這樣的事傳出去實在是讓京城一眾世家大跌眼睛。

  蘇家四小姐這克夫的命還當真厲害,前次是剛剛定親就克死了未婚夫,現在是剛剛進門就克死了夫君,還將府裏老太太都給氣死,實在是讓人心驚。

  如此硬的命格,世上隻怕沒有人敢娶,也沒有人消受的住。

  因為這些事,蘇夫人自然不願意自己女兒在齊家守一輩子的活寡,隻是這蘇茉剛剛嫁入齊家,如今又鬧出這樣的事,倘若這時候叫蘇茉回去,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這件事,蘇夫人也隻是和沈氏私底下提過這幾句話,並沒有擺在明處,不過是婉轉地表示希望能放蘇茉回娘家。

  畢竟現在齊慕陽都不在了。

  沈氏心裏很明白蘇夫人一番慈母之心,這件事若是換做婉兒,她心裏也會十分難受,自然不願婉兒這輩子便是這樣的結局,因為這樣沈氏倒沒有想著難為蘇茉,這件事終究是要蘇茉自己拿主意。

  蘇茉憔悴的麵容,強扯出一抹笑容,輕聲說道:“太太,這是說什麽話,我既然已經進了齊家的門,自然是齊家的兒媳,斷沒有再回去的可能。”

  “再說,我還要在這等慕陽回來。”

  因為林老太太的喪事,齊慕陽生死不明,就連新婚過後的三日回門,蘇茉都不曾回去,如今齊家真可謂是一團亂。

  滿府上下如今隻剩下一群婦孺。

  沈氏和喬媽媽聽著蘇茉的話,心裏都有些難受,尤其是看著蘇茉那略顯蒼白的臉色,更有些心疼。

  沈氏眼簾低垂,瞧了一眼靈堂裏麵那素白色,心中自是知道這齊府如今的處境,齊慕陽死了,這齊家東府這邊自然要想辦法,不能真的就這麽斷了。

  族裏也已經派人和沈氏說過這件事。

  雖說如今齊府不再是當初的武陽侯府,可畢竟曾經是侯門府邸,勳貴世家,在這京城裏麵之前也頗有威名,就算沒有了武陽侯的招牌,在族中其他人看來依舊是富貴人家,府中怎麽也要比田地莊上人家要強。

  現在隻要能進齊家,那可就真的是繼承齊家那一大筆家產。

  這樣的事在西府那邊的人,或許並沒有放在眼裏,可是對於族裏那些貧苦人家自然是一次機會,族長那邊早就有不少人前來說道,便是為了希望自家能過繼一人繼承那東府的家產。

  這件事沈氏心裏也很清楚,她也知道現在她要替蘇茉從族裏選一個兒子過繼到她名下,這以後便是齊家的小少爺。

  這幾日,沈氏就已經和喬媽媽相看篩選了不少齊家子弟,心中已經有幾個不錯的決定。

  其實蘇茉也知道這件事,她心裏明白,就算是她相信齊慕陽還活著,可齊慕陽終究是沒有回來,在其他人眼中齊慕陽早就被燒成灰燼,屍骨不留。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將軍影後的圈粉日常 我在總裁文裏發家致富 快穿之禍水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