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00節

蘇茉略一沉默,望著林老太太和沈氏,說道:“菩提寺後山著火,慕陽他還在裏麵,不過慕陽他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後山著火,齊慕陽還困在裏麵?

林老太太耳邊出現的就隻有這一句話,這句話猛地在她腦子裏炸響,整個讓她呆在原地,瞬間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盯著蘇茉,顫抖著聲音,問道:“你說——你說什麽?”

“你剛才說什麽,慕陽慕陽他怎麽了?”

站在林老太太身旁的林嬤嬤聽見蘇茉那句話,也嚇了一跳,渾身一冷,菩提寺後山著火,齊慕陽還困在裏麵,這話是什麽意思,根本就不用蘇茉再多說。

難怪石溪一句話都不敢說,隻是跪在地上不停哭,不停地抹眼淚。

林嬤嬤心頭大痛,眼中淚水已經流了出來,隻是瞧見老太太的臉色,不敢哭出聲來,盡力扶著林老太太,說道:“老太太,切勿太過悲痛,事情,事情還沒個結果。”

林老太太死死抓著林嬤嬤的手,望著蘇茉,臉色蒼白,忽地一轉頭望著跪在地上的石溪,厲聲問道:“你說!究竟是出了什麽事,要是有一句隱瞞,當場打死!”

沈氏愣愣地望著蘇茉,剛才她聽見蘇茉這句話,隻覺得渾身發冷,連退數步,直接坐在椅子上,神色怔然,喃喃問道:“怎麽會,怎麽會?”

跪在地上的石溪聽見林老太太這句疾言,渾身一抖,再不敢有任何隱瞞,低著頭,聲音哽咽,斷斷續續地說著今日在菩提寺種種,莫氏的墳墓被人挖開分屍,齊慕陽又是如何被追殺,最後困在林子裏麵,大火漫天,不見蹤影。

聽著石溪的話,林老太太身子發抖,靠在林嬤嬤身上,不知為何目光卻是一片平靜,就著林嬤嬤的攙扶坐回了正屋上麵的楠木大椅上,一言不發,忽地抬起頭望向還站在堂內的蘇茉,看見蘇茉那一身紅裙,想到石溪的話,猛地站起身來,朝著蘇茉走了過去。

“啪!”

林老太太狠狠甩了蘇茉一耳光,死死瞪著蘇茉,那眼神恨不得親手殺了蘇茉,恨不得將蘇茉給撕碎。

蘇茉挨了林老太太這一耳光,並沒有說什麽,左臉上留下清晰泛紅的掌印,神情卻依舊平靜,看見林老太太的神色,不禁勸道:“老太太顧著自己的身子,別——”

“你,你——”

林老太太伸手指著蘇茉,那眼神十分可怕,如同不共戴天的仇人。

沈氏看著林老太太動手打蘇茉,並沒有上前攔著,她現在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弄不明白好好地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

要是齊慕陽真的出事,那齊家這邊就像當初齊景輝死的時候一樣,斷後了!

沈氏瞧著林老太太那孤清的背影,不知為何就忍不住笑了,慢慢笑出聲來,眼中笑出來淚來,當初接了那人回來,便是想著替齊家傳宗接代,沒想到現在居然會是這樣的一個結局。

還真是好笑!

真是好笑!

沈氏臉上的淚水直流,卻是不停地笑著,笑到後麵更是肚子都疼起來,趴在那高茶幾上捂著肚子依舊笑個不停,聲音卻越來越悲涼。

林嬤嬤瞧了一眼笑個不停,滿臉淚水的沈氏,心中覺得難受,如同大石撞擊一般,讓她喘不過氣來。

隻是現在這時候,她根本就顧不上沈氏,林老太太現在這臉色看著怎麽都覺著不對勁。

林嬤嬤知道為何林老太太會動手打蘇茉,還是因為蘇茉之前外麵傳的那名聲。

這才進門的第二天,齊慕陽就死了!

“老太太——”

林嬤嬤扶著林老太太,強忍著淚水,勸道:“少爺,他一定會平安無事。吉人自有天相!”

平安無事?

怎麽可能會平安無事!

林嬤嬤心裏很清楚這件事究竟如何,隻是她現在隻能說這些話。

除此之外,再無其他,要不然又能如何。

林老太太沒有說話,隻是伸手指著蘇茉,狠狠瞪著蘇茉,最後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你,你——”

林嬤嬤一看林老太太胸口起伏不平,心中大驚,剛準備說什麽便看見林老太太直接吐了一口血,朝地上摔去。

“老太太,老太太!”

林嬤嬤等人一看林老太太居然吐血倒了下去,頓時嚇得不輕,根本就顧不上臉上的淚水,急急地跑到林老太太身邊。

蘇茉一看林老太太居然是這般,臉色大變,急忙察看林老太太神色,隻是就在蘇茉手碰到林老太太右手腕的那一刻,臉色慘白。

老太太死了?

吐血身亡?

那藏青色的褶子上麵血跡斑斑,血腥味徐徐飄散,在屋子裏麵蕩漾開來。

林嬤嬤瞧著林老太太灰白的臉色,似乎已經沒有心跳和呼吸,渾身發冷。可就算是這樣,林嬤嬤還是得伸手去探林老太太究竟如何。

可就是這一伸手,林嬤嬤渾身定住,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林老太太躺在地上,幾個丫鬟湊擁在一旁,急急地察看林老太太如今的情形,可就在林嬤嬤伸手探察林老太太的呼吸,那一刻丫鬟們也都明白過來,一個個都不停地哭了起來,不停地抹著眼淚,滿臉悲傷,嗚嗚咽咽地哭個不停,嘴裏還喊著老太太。

沈氏瞧見林老太太突然這樣,也急忙趕了過來,瞧著眼前情景,心中大驚,望著林老太太那灰白的臉色,對林嬤嬤問道:“老太太——死了?”

林嬤嬤沒有回答,隻是默默哭泣,眼淚不停地往外流,如此情形根本就不用林嬤嬤多說,一切都已經明了。

蘇茉看著林老太太吐血身亡的屍體,覺得有些茫然,抬手摸了摸自己挨的林老太太那一耳光,忽地覺得很諷刺,神情恍惚,尤在夢中一般。

現在老太太也死了?

蘇茉腦子裏暈暈沉沉,想到齊慕陽最後說的那句話,還有眼前這畫麵,心下悲痛,難受,直接暈了過去,隻是嘴裏還低聲念叨著,“回來,回來。”

“少夫人,少夫人!”

丫鬟們一看蘇茉也暈了過去,倒在地上,大驚失色,生怕蘇茉也出什麽事。

聽見齊慕陽出事,被困在菩提寺後山林中,大火漫天,沈氏心中悲痛難受,如有刀割一般,隻是眼前林老太太大受刺激,吐血身亡,而蘇茉又暈了過去,不省人事,這一是她婆婆,另一位則是她剛過門的兒媳,無論如何她也不能倒下。

若不然這偌大的齊府還不知要靠誰,隻怕會是一團亂。

……

蘇茉躺在新房的床榻上,早就已經醒了過來,看著屋子裏麵那紅色一片,都還是昨晚她和齊慕陽拜堂成親之後的裝扮,心裏一片茫然。

可又想到齊慕陽最後走的時候,說的那句話,不肯落淚,隻是一直強撐著相信齊慕陽還會回來。

或許是自欺欺人,可如今蘇茉隻有這一個法子。

依舊是這間屋子,依舊是這張床,喜慶的紅色依舊,那一對喜燭還擺放在那,成雙成對,一切都仿佛沒有發生過,十分安靜。

當初便是在這床上,他握著自己的手,望著眼前這紅色的帳頂,沉默了許久,才開口說道:“我以後會好好愛你的。”

以後會好好地愛我?

可是這以後究竟在哪?

當初她聽著齊慕陽這句話,心裏雖然覺得羞惱,但心中何嚐又不是好生歡喜,隻覺得那一刻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她也緊緊握住齊慕陽的手,眨了眨眼睛,輕聲說了那一句,“我心裏很歡喜,真的,很歡喜!”

她是是真的很歡喜,真的很歡喜,她曾經不曾奢求的事出現在她麵前,有人上門提親求娶她,有人說喜歡她,這些事都是她不曾擁有過,可就在她擁有之後,偏偏要將她的一切都給奪走。

“以後我們倆好好的,就隻有我們倆。”

“不,不對,再等以後我們有了孩子,我們一家人好好的。”

蘇茉躺在床上,望著帳頂,眼中淚水不停地流著,沿著那臉頰,一直順著往下流,浸濕了那紅色的喜被,也濕透了蘇茉自己的心。

孩子,還會有孩子嗎?

不說一家人,兩個人,現在就隻有她一個人。

她也曾和齊慕陽說過,她也想著他們二人以後的孩子,才曾說那個時候他們的孩子一定會長得和齊慕陽一樣好看。

那個時候,齊慕陽頭一偏,目光灼灼地望著蘇茉,嘴角上揚,笑著問她:“那你是覺得我好看了?”

當然是覺得齊慕陽好看,這世上除了齊慕陽她就再沒有見過其他人,有那樣精致的眉目,那一雙丹鳳眼讓她入了迷,久久不肯移開眼睛,隻是那個時候她言不由衷,並沒有承認她心中所想,而是否認了齊慕陽那句話。

如果再有一次機會,能夠讓齊慕陽問她這個問題,她一定會笑著回答,這世上最好看的人便是齊慕陽,在她眼中便是如此。

蘇茉伸手摸了摸身旁,卻是空無一物,再沒有躺在她身旁,和她說著那些逗她開心的話,再也沒有了,現在就她一個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一個人回憶著昨晚發生的事,一切都好像一場夢。

如果真的隻是一場夢,那麽現在是夢醒的時候了?蘇茉心中不禁想到了這句話。

“茉兒,茉兒你怎麽樣了?”

屋子裏麵忽然傳來一個聲音,正是聽到消息,急急忙忙趕來的蘇夫人,一進這內室便瞧見蘇茉躺在床榻上,心中自然擔心,幾步趕了過去,問道:“茉兒,你還好?”

蘇茉聽見蘇夫人的聲音,目光一閃,轉頭便瞧見蘇夫人走了過來,坐在床沿邊上,再沒有回憶昨晚的事,掙紮著坐了起來,神色憔悴,望著蘇夫人,聲音有些嘶啞,問道:“母親,你來了?可知道老太太那邊的事了?”

蘇夫人一聽蘇茉這話眼中淚水就不禁流了出來,心中自是悲痛,拿著帕子擦拭眼淚,她沒有想到蘇茉這嫁進齊家的第二天便鬧出這麽大的事。

不單單是夫君死了,就連這老祖母也氣得吐血身亡。

一想到蘇茉身上發生的事,蘇夫人就心頭絞痛,讓她難受極了,又瞧見蘇茉臉上的掌印,問道:“可還疼?”

“你放心,不管發生什麽事,還有我和你父親給你撐腰。”

蘇夫人緊緊抓著蘇茉的手,目光堅定,隻是她這話雖如此說,可心裏卻根本就不知道怎麽辦才好。

甚至她心裏也忍不住會想蘇茉那克夫的命格,究竟是真,還是傳言。

當然,這些話蘇夫人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當著蘇茉說的,就算是蘇茉真的克夫,蘇夫人也不會承認這話,現在齊家鬧出這樣的事,她一定會站在蘇茉身旁,好生照看著。

“甜兒!”蘇茉喊了一聲丫鬟甜兒,想要起身。

現在府裏出了這樣的事,她這個剛進門的兒媳,孫媳,不管怎麽樣也不能一直躺在這裏,總要出去幫著料理一些事。

老太太的身後事也不知怎麽樣了。

甜兒聽見蘇茉的話,急忙趕了過來。不過蘇夫人攔著蘇茉,看見蘇茉準備起身,急忙問道:“怎麽了?你現在打算做什麽?”

“老太太去了,太太那邊還不知怎麽樣,不管怎麽樣我都要過去看看,府裏總不能一直亂下去。”

聽見蘇茉這句話,蘇夫人一時間竟不知道說什麽才好。

這話若是放在往常,蘇夫人根本就不會在意,因為這本就事實,蘇茉進了這齊家的門,自然要操持齊家的家務,若是老太太過世,蘇茉這個做孫媳不管怎麽樣都要在一旁幫忙打理。

隻是現在老太太是因為齊慕陽去世受了刺激,直接吐血身亡,並且在最後過世的時候還打了蘇茉一耳光,這件是如何彼此心裏都很清楚,明白。

“茉兒,你父親說你可以和我回家。”

蘇茉身子一僵,轉而強笑著問道:“母親這話是什麽意思?我既已經嫁到齊家,自然是齊家的人,哪裏說什麽回家。”

蘇夫人看著蘇茉憔悴的樣子,心中不免難受,想到她那個君子如玉,風流倜儻的女婿,自有一股酸澀在裏麵,隻是有些話她還是得講明白,若不然還不知會如何。

“茉兒,你應該知道齊慕陽現在已經死了,就是在你們成親的第二日死了。大喜過後便鬧出這樣的事,府裏老太太受刺激也吐血身亡,有些事——”

後麵的話,蘇夫人再怎麽也說不出口,她絕對不可能承認自己的女兒有克夫的命格,那兩個字她是怎麽也不會說的。

蘇茉聽著蘇夫人的話,在蘇夫人說到齊慕陽已經死了這句話時,蘇茉渾身僵住,愣愣地坐在床沿,腦子裏一直都閃現著齊慕陽已經死了這句話,又想到在菩提寺後山看見的那場大火,火光映紅了那半邊天。

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會活下來!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外室子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拯救過氣偶像穿成惡毒女配的跟班成為中國錦鯉之後反派的病弱白月光和反派離婚之後[穿書]快穿之我是大boss抗日之少年戰將民國路人甲重啟飛揚年代快穿之虐渣攻略主公一你的謀士又掛了點道為止拯救炮灰男配[穿書]穿成破產富二代了寵妃養貓日常(穿書)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知青女配已上線我撩老康那些年(清穿)戰五渣的我成為了魔王佛係女配教渣做人她風華絕代(快穿)心肝肉(穿書)(快穿)讓她來當女主角權貴之妻首輔嬌妻帶球跑校霸的佛係初戀[穿書](快穿)蜜愛之百草圖男配有毒![穿書]炮灰太甜了怎麽辦[快穿]阿蓉的鑒寶人生
  作者:南藥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