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01節

  隻是蘇茉還記著齊慕陽最後和她說的那一句話,他會回來的。

  蘇茉扯了扯嘴角,忽地轉過頭望著蘇夫人,搖頭說道:“慕陽——他沒有死,他會回來的。”

  沒有死?

  蘇夫人聞言一愣,還在想蘇茉說的話,又看見蘇茉那強笑的麵容,便已經明白蘇茉說這話不過是在自欺欺人。雖說現在還沒有找到齊慕陽的屍骨,可是那後山大火,漫天無邊,又怎麽可能從裏麵活著逃出來。

  菩提寺後山大火,火光通明,幾乎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到如今可都還一直燒著,不曾熄滅。濃煙滾滾,灰燼四處飄散,遠遠看著就像是大雪紛飛一般。

  想到蘇茉和齊慕陽成親之後,竟然是這樣的結果,蘇夫人心中就悲痛難受,忍不住又落下淚來。

  “茉兒,你一向聰明,這件事應該比我們清楚。現在事情是這樣,你在齊府還有什麽容身之處?”

  蘇夫人勸說道:“齊慕陽死了,外麵又不知道要說些什麽難聽的話。你總不能這一輩子都呆在齊家替他守著。”

  聽到蘇夫人最後一句話,蘇茉直接打斷說道:“我替他守著,守著這個家,一直等他回來。”

  可齊慕陽他根本就不會回來,回不來了,他已經死了!

  蘇夫人看著蘇茉那堅定的目光,隻覺得不知該如何是好,蘇茉根本就不停她的勸,看著倒像是要在這齊府一直替齊慕陽守著,守一輩子活寡。

  想到這裏,蘇夫人就覺得心如刀割,恨不得替蘇茉受這些苦楚,伸手輕輕撫摸蘇茉臉上的掌印,那憔悴的麵容看著隻讓她心疼,低聲說道:“你放心,我和你父親會替你想辦法的。”

  蘇茉不是蠢人,聽見蘇夫人這句話,便知道她們是什意思,眉頭一皺,急急地拉著蘇夫人的衣袖,懇求道:“母親不必擔心女兒,女兒自會在這守著,守著齊慕陽回來。”

  “還望母親成全女兒!”

  “你這是讓我和你父親難受,你這嫁進齊家還不過一日,現在走還來得及。”

  站在一旁的甜兒,眼眶通紅,聽著蘇夫人和蘇茉的話,隻覺得刺耳難聽,現在齊慕陽才剛死,就想著帶小姐離開,就算這是為了小姐好,可怎麽也說不過去。

  “母親,再別說這樣的話,嫁進齊家便是齊家的兒媳,斷沒有再回娘家的事。”

  蘇夫人一看蘇茉是打定主意要在齊家守一輩子,自然不同意,可蘇茉性子倔,她也知道根本就勸不動,隻能是問道:“你說齊慕陽他還會回來,那要是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回來了,你怎麽辦?真的替他守一輩子寡?”

  “不會的,他說過他一定會回來的。”

  “可萬一回不來你打算怎麽辦?”

  蘇茉一怔,沉默了許久,才說道:“那我就去找他。”

  又或是去陪他?

  蘇夫人聽見蘇茉這一句話,心裏明白蘇茉整個人都已經魔障了,明明齊慕陽死了,卻不願相信,非要說齊慕陽一定會平安回來的。

  蘇夫人也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她總不能看著蘇茉真的在齊家守一輩子,尤其是在大喜過後便鬧出這樣的事,也不知道這以後蘇茉在齊家還有沒有立足之地。

  蘇茉並不知道蘇夫人心中所想,隻是讓甜兒服侍她穿衣,還沒出院子,便瞧見丫鬟婆子神色悲痛那著那白色的綢布,還有燈籠準備掛上去。

  紅色的喜字被揭下,白色的綢布,喪布掛了上去,沒多久院子裏便白茫茫一片。

  蘇茉靠在甜兒身上,望著院子裏那白色的燈籠在風中搖晃,忍不住笑出聲來,隻覺得眼前這一切都諷刺極了,當初既然讓她嫁到齊家,擁有那美好的一刻,偏偏這麽快就從她手中奪去,還真是無情!

  真是無情!

  蘇夫人站在蘇茉身旁,瞧著眼前這一切,也覺得難受極了,可偏偏這就是事實,搖了搖頭,不願再多看,又想到蘇箏一事,不禁說道:“你妹妹她知道齊慕陽出事,也十分難受,原本想著過來看你,隻是我想著齊家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正是忙亂的時候便沒有讓她過來。”

  蘇茉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現在她根本就沒有興趣,也沒有心思在意蘇箏對齊慕陽的那番心意,隻是朝著熙和堂走去,那邊還要去操辦老太太的喪事。

  寒風徐徐刮過,白色的燈籠在廊簷下不停地晃動,看著好不淒淒慘慘。

  ……

  蘇夫人說沒有讓蘇箏來齊府,可她並不知道蘇箏雖說沒有來齊府,卻是去了菩提寺,著急忙慌地趕去菩提寺。

  還沒進寺,便瞧見寺裏麵的僧人忙著提水滅火,並不是為了熄滅後山的大火,而是為了那大火不會一路燒到寺廟裏麵。

  蘇箏趕到寺廟後院,瞧著眼前林中那一直燒著的漫天大火,想到齊慕陽還在裏麵,頓時心如死灰,呆呆地望著眼前的大火。

  大火無窮無盡,瘋狂地吞噬著後山林中的一切,參天大樹,堆積在地上的樹葉都在那大火中化成灰燼。

  在那大火深處,除了大火,還是大火。

  隻是在菩提寺後院守著,想要等著這場大火熄滅,再進去查看,去找齊慕陽的人並不知道,齊慕陽早就不在菩提寺後山了。

  ……

  當初齊慕陽為了讓蘇茉不被發現,直接一個人往林中大火處跑去,引開那些黑衣人,一路狂奔,根本就不曾停下。

  烈火熊熊,齊慕陽隻覺得渾身發燙,整個人都快燒起來了。

  可是就算是這樣,齊慕陽也不能停下,隻能是一直往裏麵跑,將那些黑衣人引開,引得越遠越好,忽地就在齊慕陽往前跑去的那一刻,前麵一顆已經燒著的大樹“嘎吱”幾聲脆響,接近著便是一陣劇烈地抖動,直接倒了下來。

  齊慕陽猛然停住腳步,並沒有再往前跑,而是轉過身,警惕地望著身後跟來的那幾名黑衣人。

  “火這麽大,你們打算從哪裏活著出去?”

  看見齊慕陽一臉平靜,似乎並不知道現在已經被圍住,根本就不可能再逃出去,已經落入他們手中,黑衣人卻是有些疑惑,不知道齊慕陽究竟是什麽意思。

  走在最前麵的一名黑衣人麵容消瘦,一雙鷹眼十分犀利,往前走了幾步,不禁說道:“你若是想活著,便跟著我們走,若不然你就等著在這活活被燒死。”

  齊慕陽早就猜到這些人根本就不想要他的性命,隻是想要將他困住拿下,現在已經是死局,唯有跟著這些人走,或許還能活下去,看一下究竟是誰花這麽大功夫想要對付他。

  “我自然不想被火燒死,眼下看來隻有跟著你們走一趟了。”

  齊慕陽心裏很清楚如今處境,也沒有再多做反抗,直接朝那幾名黑衣人走去。黑衣人也沒有對齊慕陽動手,畢竟他們人多,也不相信齊慕陽這十歲少年便能對付他們這麽多人,隻是讓齊慕陽走在中間,前後都有人攔著。

  大火不斷,齊慕陽心裏卻有些疑惑,這麽大的火,眼看著大火將要逼近,將他們團團圍住,為何這些黑衣人一點都不擔心。

  他們的出路究竟在哪?

  就在齊慕陽還在疑惑的時候,眼前這幾名黑衣人已經將齊慕陽領到後山處的一處山洞,山坳並不大,遠遠看著根本就發現不了,就算是走進了也不會太在意,不過是尋常的一個山坑,隻容得下一個人進去。

  可齊慕陽便看見剛才和他說話的那名鷹眼黑衣人直接順著那山坳往裏麵鑽去,齊慕陽還準備問什麽,後麵的僧人便狠狠推了齊慕陽一下,示意齊慕陽也趕緊爬進去,不要再耽擱。

  齊慕陽並不知道這看著像山洞的裏麵究竟是什麽,隻能跟著鑽了進去。

  一進去便是泥土的腥味,漆黑一片,根本就不知道身在何處,隻有不停地往前爬,往前爬,山洞曲曲折折,泥土不停地掉落。

  齊慕陽心下暗驚,也不知道這山洞究竟是怎麽回事,為何會如此長,一路蔓延,看著倒像是有人特意挖出來的。

  眼前是一片漆黑,齊慕陽在裏麵不停地爬著,前後也都有人,泥土掉落,塵土不斷,為了不讓塵土迷了眼睛,齊慕陽隻能是閉著眼睛一直往前爬。

  可是鑽進去,這一路爬著之後,齊慕陽便感覺到有一種似曾顯示的感覺,就像是當初在後山的密林中,他和蘇茉說的那幾句話,現在回想起來,其實他自己也有些弄不明白,不知道究竟是什麽。

  一路無話,隻有爬洞的聲音。

  齊慕陽也不知道自己爬了多久,隻知道雙手撐著已經快要發麻,膝蓋一直跪著,嗓子發幹,渾身都無力,彎著也都十分難受,身上全是泥土,並且這泥土愈來愈濕潤,也不知道這洞究竟通往何處。

  就在齊慕陽還在思緒不斷,忽地眼前出現一片光亮。

  齊慕陽並沒有急著睜開眼,而是半眯著眼瞧著眼前那一縷光,細細看著,過了片刻才睜開眼細瞧,這一看便讓齊慕陽大吃一驚,被眼前這畫麵給嚇到了。

  山洞出口漸漸寬敞起來,抬眼便能看見入口處外麵似乎圍著好些人,再仔細一看,便瞧見那山洞外麵便是一個巨大的廣場。

  而且是地下廣場!

  齊慕陽瞪大了眼睛,震驚地望著眼前這情景,張大了嘴巴,想要說什麽,可是卻說不出話來。

  這是——陵墓!

  齊慕陽並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想到這個詞,可是在看到這一幕,腦子裏便跳出了陵墓這兩個字。

  廣場上是幾個碩大的四角平燈,燈光明亮,照的廣場恍如白晝。

  再往裏麵去便能瞧見幾副棺木,棺木一看便知價值不菲,那鑲金畫龍的金絲楠木棺分明就是皇家陵墓。

  這廣場裏麵每一件物件都可謂是罕見,絕世珍寶,除了皇家中人還有誰能夠雕龍畫鳳。

  “快走,別在這楞著,主子可還等著!”

  鷹眼黑衣人一看齊慕陽望著眼前這廣場出神,目光一冷,推了推齊慕陽的身子,示意齊慕陽趕緊跟上去。

  齊慕陽不敢在這裏有什麽舉動,這廣場四周可還站著好些黑衣鐵甲護衛,一個個煞氣騰騰,冷著一張臉,眼露殺意。

  齊慕陽跟上去,暗中打量了幾眼這座陵墓,想來剛才那個洞便是特意挖出來的。

  如此看來,這些人在這皇家陵墓裏麵已經好些日子。

  就是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怎麽進來的,皇家陵墓可謂是天家根本,看的十分重要,陵墓入口自然是戒備森嚴,這麽多人能在不被察覺的時候藏在這絕對沒那麽簡單。

  就在齊慕陽還在暗暗吃驚,黑衣人已經帶著齊慕陽一路輾轉,過了廣場,又沿著一條長長的通道往更裏麵走去。

  這些人長期待在陵墓裏麵和屍體待在一起,一個個還真是可怕!

  “齊慕陽,你來了?”

  忽地過了通道,一間密室的門大開,裏麵坐著一白衣僧人。

  白衣僧人瞧見齊慕陽走了進來,嘴角微微上揚,不禁笑著說道:“我等你很久了。”

  齊慕陽望著麵前這白衣僧人,目光一沉,他早就猜到把他帶到這裏的人就是無塵大師,現在親眼看見無塵大師,也就並不吃驚,隻是驚訝。

  曹內侍一直再找的無塵大師其實就在他們眼皮底下,或許應該說就在他們腳底下。

  無塵大師依舊一身白衣,超然出塵,如同世外高僧一般,手中那串佛珠轉動,目光清冽平靜的,望著齊慕陽,輕笑著問道:“知道我為什麽要找你過來?”

  齊慕陽望著無塵大師,和無塵坦然相對,又說道:“我不知道,可是我猜到了一二。”

  “不妨說說看!”

  齊慕陽望了一眼身旁的黑衣人,目光一轉,直接走到屋子另一旁的椅子直接坐了下來,淡淡地說道:“你讓太傅傳的那幾句話已經很明了。隻是我有些奇怪,也有些好奇,想知道無塵大師和我究竟有什麽淵源。”

  “淵源?”

  無塵大師搖頭笑了笑,說道:“你這是在明知故問。”

  “你說這是明知故問,那我換個問題問一下,你究竟是為何要將我母親的屍骨分屍?”

  “齊慕陽,那你們弄死崔太傅的時候可曾想過這件事?”

  齊慕陽一怔,旋即明白過來無塵大師隻是知道崔太傅死了,卻並不知道崔太傅為何而死。

  崔太傅是服毒自盡,無塵大師並不知道這件事,畢竟曹內侍一早就將這件事給瞞下來了。

  “太傅他是自己服毒自盡的!”

  無塵大師冷冷一笑,不管崔太傅究竟是怎麽死的,都改變不了這件事實,而且他根本就不在意那個老匹夫究竟是怎麽死的。

  無塵大師朝著齊慕陽走過去,衣袖抖動,望著齊慕陽,目光中透出一絲笑意,問道:“你現在心裏在想些什麽?可曾想明白了崔太傅最後和你說的那番話。”

  齊慕陽望著無塵大師,說起來無塵大師和崔太傅倒有些相像,尤其是這超然出塵的氣質,想到最後崔太傅跑到府上,臨死前和他說的那番話,不禁搖了搖頭,低聲說道:“你並不知道,太傅他究竟說了什麽,他臨死前最後一句話你可能猜到他說的究竟是什麽?”

  無塵大師眉頭一皺,望著齊慕陽,並不言語,等著齊慕陽後語。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