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11節

  連氏一聽林老太太這話,眉頭就一皺,目光落在站在一旁剛給沈氏行禮的齊慕陽身上,雖說現在這孩子記在沈氏名下,但沈家怎麽看他還沒定,沒必要這麽親熱。

  不過一個外室出身的孩子!

  齊慕陽自然瞧出了連氏對他不大感興趣,心裏並沒有太多的感觸,畢竟這個是他一早就料到了。

  “見過大舅母!”齊慕陽走到連氏跟前,恭敬地行了一禮。

  連氏看著齊慕陽恭敬守禮的樣子,心裏倒是舒服了不少,臉色也和緩些,仔細打量了一下齊慕陽,不禁暗自感歎果真是一副好皮囊,看著這氣質一點都不像是小婦教養出身。

  “倒是個齊整孩子,模樣俊俏。”

  連氏笑著讚了一句,想著知道規矩就成,以後沈氏說不定還有指望這個孩子,便也沒有太過冷淡,吩咐丫鬟拿出見麵禮,給齊慕陽。

  這第一次見麵的見麵禮自然是早就備下了。

  齊慕陽接過丫鬟遞給他的玉佩,心裏有些驚訝,看著玉色倒不錯,隻怕是貴重之物,望著連氏,笑著說道:“慕陽謝過舅母。”

  沈氏看著齊慕陽喊連氏舅母,想著他喊自己母親,不禁感歎如果齊慕陽真的是她親生的,沒有槐樹胡同那個,那一切就真的太好了。

  齊慕陽在府裏的這段日子,她自然知道他的一舉一動,看著這個長得俊秀,卻又聰慧異常,十分知禮的孩子,她心裏其實很不好受。因為已經記在她名下,沒有了最初的厭惡,反而覺得可惜。

  還有便是嫉恨,為何槐樹胡同那個賤人也能有這般優秀的兒子,以後他真的考取功名,究竟會怎麽對她這個嫡母?

  沈氏心裏很是煩躁,又不禁想起了剛才在宜蘭院她和大嫂說的話。

  若是槐樹胡同那個女人不在了,那——

  沈氏眼神一凝,望著齊慕陽,怔然無語。

  林老太太看著連氏拿出貴重的見麵禮,心裏也鬆了一口氣,笑著說道:“慕陽,你以後可別忘了和你舅母親近,多和沈家來往”

  連氏淡淡地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麽,其實她心裏清楚林老太太的話說的並沒有錯,隻是聽著有些不大舒服。

  “瑜兒,過來見一下你——表叔!”

  沈瑜一聽連氏這話,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笑容,走上前。剛才一進門她就注意到這個小表叔,府裏一直傳的那個外室子,都說他是野種,不過長得真的好看,府裏那些哥哥都比不上這個小表叔。

  “表叔好!”

  沈瑜一雙明亮的眼眸閃動,行禮問好,看著齊慕陽,心下一動,玩笑似地問了一句,“表叔,我可是你的表侄女,你有沒有準備我的見麵禮?”

  齊慕陽一愣,看著麵前這個少女,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他的確沒有準備什麽見麵禮,也沒想著會認一個表侄女。

  “啊——?這個,這個——!”

  齊慕陽目光閃爍,不禁有些尷尬,臉色一紅,慌張地在自己身上找了一下,剛才連氏可都給她準備了見麵禮,難道說他也要給這個表侄女見麵禮。

  連氏一看沈瑜居然找齊慕陽討要見麵禮,連忙嗬斥道:“瑜兒,不要胡鬧!”

  “沒有,沒有!”

  齊慕陽找了一下,最後卻是取下自己手腕處的一個手環,尷尬地遞給沈瑜,繩環不過是簡單灰黑的繩子編織而成,編織的手法倒挺新穎,渾然天成,還有幾根繩穗晃動。

  “表叔沒有準備,不要生氣!這是表叔自己編的手環,保平安的,送給你,你不要嫌棄。”

  站在一旁的齊慕婉看見齊慕陽居然拿出一個醜陋的繩環,當做見麵禮送給沈瑜,覺得很是可笑,麵上帶著不屑,冷笑了幾聲,毫不掩飾她對齊慕陽的鄙視和厭惡。

  沈瑜卻是並沒有嫌棄,一把拿過齊慕陽遞過來的繩環,仔細看了看,很是歡喜,笑著說道:“編得可真好,我很喜歡,謝謝小表叔。”

  “不過小表叔把這個送給我了好嗎?這可是保佑表叔平安的。”沈瑜一轉頭望著齊慕陽,目光一轉,又有些擔心地問了一句。

  齊慕陽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沒事,你不嫌棄便好!”

  說完這句話,齊慕陽心下一個念頭閃過,目光不禁落在那個灰黑色的繩環上麵,眼神一凝,那個的確是保平安的。

  前世每一次去陵墓考古他都會戴著,隻是到最後似乎也沒有保佑他平安。

  連氏看著沈瑜向齊慕陽討要見麵禮,最後得了一個繩環,偏沈瑜還很喜歡,覺得好笑,心裏卻想著以後還是要好好教導沈瑜規矩,畢竟都已經十一歲,這轉眼便長大,總不能這麽一直寵下去。

  林老太太原本還有些緊張,這沈瑜突然找齊慕陽要見麵禮,沒有準備,怎麽拿的出來,現在看沈瑜得了那個繩環並沒有嫌棄,便也鬆了一口氣,笑著說道:“快別站著了,都坐著說話。”

  “你慕陽表叔沒有準備禮物,老太太我倒有一份禮物送給你。”

  連氏心裏疑惑,望了一眼沈氏,又望了一眼林老太太,林老太太這究竟是想做什麽,讓她過來,又送她孫女禮物。

  林嬤嬤得了林老太太這話,立即明白過來,連忙回內閣,拿出一個精致的盒子走到沈瑜麵前。

  “這是我以前陪嫁的一套頭麵,便送與你了!”

  沈瑜自然不是不懂規矩的人,聽林老太太這話,連忙推辭:“這怎麽行,這可是老祖宗陪嫁的東西,晚輩怎麽敢拿。”

  “別推辭了!我都這麽大把年紀,也隻有你和婉兒這樣的年紀才好戴著些首飾頭釵。”

  林嬤嬤將盒子交到沈瑜手裏,沈瑜一看這樣,很是為難,這長者賜,不敢辭,轉頭望了一眼祖母,看連氏微微頷首,這才接下。

  “你和婉兒,還有你表叔他都是一樣的年紀,正該多來往,畢竟你們的關係親厚。”

  連氏聽著林老太太的話,心裏倒也明白了幾分,這隻怕是老太太有事要拜托沈家。

  這不林老太太說完這話,就指著齊慕陽,笑著說道:“舅夫人,如今我們齊府就隻有慕陽這一根獨苗,自然是指望著他能光宗耀祖,振興齊府。”

  “慕陽早就過了入學的年紀,我這想著拜托你,讓慕陽進仁和書院。”

  仁和書院?

  沈氏一怔,旋即卻是明白過來,難怪老太太今日能舍得一套頭麵,不過看見自己嫂子僵硬的臉色,心裏也覺得齊慕陽想要進仁和書院沒那麽容易。

  再說這件事和連氏說又有什麽用,那仁和書院又不是沈家辦的。

  連氏麵色微微一僵,轉過頭望著齊慕陽,笑著說道:“這件事倒有些麻煩,我看我還是先和說一下,看老爺有什麽法子。”

  林老太太聽著連氏的話,點了點頭,並沒有覺得不妥,她可是知道沈家大老爺沈尚書的師兄可就是仁和書院的院長,想必有這層關係在,慕陽進仁和書院應該不成問題。

  要不然她也不會拜托連氏。

  不過,齊慕陽倒不這麽認為,他自然看出了連氏眼中的那絲嘲弄的意味。

  “小表叔想要進仁和書院?”沈瑜聽著林老太太的話,望著齊慕陽,笑著說道:“我大哥也在仁和書院。這以後你和我大哥成了同窗,他可要喊你表叔!”

  “這關係——可就複雜了!”

  齊慕陽看見沈瑜臉上的笑容,也笑了笑,關係複雜,終歸還是沒有人心複雜。

  

  第16章

  

  齊府後院,連氏等人出了熙和堂,也準備打道回府。沈氏自然相送,一路說著些閑話。

  這話裏麵提的自然是齊慕陽這個記在沈氏名下的外室子。

  “初韻,我看那個孩子規矩倒是不差,懂禮知事。”

  連氏拉著沈氏的手,一邊往前走,一邊細細說道:“年紀尚淺,心裏卻清楚,你要記著現在那個孩子既然已經記在你名下,你終歸是他的嫡母,你若好好待他,他以後也會好好孝敬你這個母親。”

  沈氏心裏明白這個道理,隻是她卻不確定齊慕陽以後會好好孝敬她這個嫡母,畢竟這生母尚在,就算是再親也親不過去。

  “我知道,大嫂你不用替我擔心。”

  沈氏莞爾一笑,說道:“總不能讓我上趕著去巴結他,他現在有老太太寵著疼著,哪裏就差我了。”

  連氏搖了搖頭,她心裏清楚沈氏的性子,當初在沈家便是受盡寵愛,沒有受什麽委屈,自有一股驕傲,轉過頭對一直跟在的沈氏身邊的喬媽媽說道:“你多勸著你們太太,別由著她性子來。”

  喬媽媽自然點頭應是。

  “大嫂,這——剛才老太太說的事,大哥他會答應幫忙嗎?”沈氏眼神閃爍,似乎有些猶豫,抹不開麵子,糾結了許久,才開口說道。

  連氏一聽沈氏這話,眉頭一挑,嘴角上揚,點頭說道:“看樣子,你倒不用我和你說,你自己心裏本就明白。”

  沈氏麵色一僵,覺得有些尷尬,她自然知道老太太說的那番話並沒有錯,現在齊府就隻有齊慕陽這一個男子,以後自然是指望著齊慕陽。

  現在齊慕陽記在她名下,雖說身份變了,但也改變不了那外室子的卑賤出身。這齊慕陽要想真的讀書考取功名,能進仁和書院自然是最好。

  “這件事你別抱太大希望,你也多勸勸你們老太太,她也不看看這仁和書院是什麽地方,哪裏就是隨便能進的。”

  連氏心裏對林老太太拜托的事,其實並沒有太上心,即便老爺的師兄是仁和書院的院長,可老爺又怎麽會為了這樣一個半路冒出來的外甥說話。

  再則就算是老爺肯替齊慕陽說話,那仁和書院隻怕還不會答應。

  沈氏一聽連氏這話,心裏一沉,她自然也是知道這仁和書院。

  天下學子皆向往推崇的書院又怎麽會輕易地憑借關係進去,雖說裏麵大部分都是世家子弟,但若沒有真才實學,仁和書院又怎麽會收。

  “不管怎麽樣,還是要大哥幫忙,畢竟他——”

  沈氏最後這一句話沒有說出口,想著她其實也很糾結,明明是外室賤人的兒子,卻成了她的兒子,沈家的外甥,心裏著實別扭,覺得難堪。

  這若是換了府裏姨娘的兒子都還好些,偏偏是外室子。

  連氏不知道沈氏心裏矛盾,隻是點了點頭,她既然當著老太太的麵說了會和老爺說這件事,自然是會提一下的。

  ……

  連氏和沈氏走在前麵,齊慕婉和沈瑜跟在後麵。

  沈瑜拿著齊慕陽給的繩環,仔細打量,轉頭望著齊慕婉,眉眼一彎,笑著說道:“小姑姑,沒想到小表叔不僅長得好看,手還真巧,居然還會——!”

  “什麽髒東西,也值得你這般上心?”齊慕婉瞥了沈瑜手中的繩環一眼,目光嫌棄,冷聲打斷道。

  沈瑜一聽齊慕婉這話,心裏有些不大樂意,神色不虞,她自然是知道齊慕陽的身份,之前府裏就一直說齊慕陽是外麵的野種,冒充武陽侯的兒子,身份卑賤。

  可是現在既然齊慕陽都已經記在姑奶奶名下,齊慕婉就不應該說這些話。

  “小姑姑,他現在是你大哥,你不要再說——”

  齊慕婉一看沈瑜為齊慕陽那個外室子說話,心裏很不舒服,一皺眉,搶過沈瑜手中的繩環,往遠處一扔,冷聲說道:“大哥?哼——!我不喜歡他,你不許拿他的東西。”

  “你幹什麽!”

  沈瑜沒想到齊慕婉居然把自己手裏的繩環給扔了,很是氣惱,急急地跑過去去撿。

  “他娘是賤人,他是野種,你怎麽能為他說話!”

  一旁的丫鬟看見齊慕婉和沈瑜爭執,十分緊張,連忙上前勸著,並幫著沈瑜跑去撿回繩環。

  沈瑜撿起地上的繩環,回頭望著齊慕婉,皺著眉頭,強壓著怒氣,打斷說道:“他母親現在也是姑奶奶,小姑姑這話你還是不要再說。”

  齊慕婉被沈瑜這話噎住了,漲紅了臉,她剛才可不是罵自己母親賤人,是罵外麵那個賤人。

  “你們兩個怎麽了?”連氏聽見後麵的爭執聲,一回頭,不禁問道。

  沈瑜望了一眼齊慕婉,幾步走上前,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沒什麽事!”

  連氏不相信沈瑜的話,望著紅著臉,像是十分生氣的齊慕婉,剛準備問什麽,就看見齊慕婉一轉身走了。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農家夫婦生活 綠茶人設崩了[穿書] 一姐[古穿今] 全能學霸[直播] 此生應不負[民國] (快穿)炮灰求生記 帶著空間闖六零 我隻想靠臉吃飯 在1967年的生活 七零年代文工團 齊後紀事 竊命者[快穿] 我在古代八卦的日子 林大妞馴夫手劄 沒人比她更撩漢[快穿] 女主跟反派跑了 悠閑富貴美娘子 穿越之農婦食娘 穿越之莫與我拚娘 七零暖寵小知青[穿書] 穿成師徒戀的絆腳石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我在青樓改作業 論弱雞如何脫穎而出 宗親家的小娘子 穿越八零年代之權少惹愛 穿成女主閨蜜怎麽辦 穿越七零年代:隨身帶個空間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太子妃很忙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