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外室子

第2節

  痘痘少年心裏這麽想著,嘴角一抽,臉疼得更厲害了!

  

  第2章

  

  快速逃走的齊慕陽,隻覺得這世界實在是太可怕了,不過一十五歲的小屁孩居然就會動手調戲,而且還是龍陽之好。

  一想起那滿臉痘痘小屁孩居然調戲他,齊慕陽心裏梗塞,渾身起雞皮疙瘩。齊慕陽望了一眼自己發紅的手掌,嘴角一扯,不知是該笑,還是該怒,打熊孩子的感覺——

  咳咳,還真不錯!

  不過,齊慕陽也知道看那痘痘少年那股惡霸的氣勢,肯定不是尋常人家子弟,少不了是一個官二代出身,身份隻怕還不低。因為這個緣故,他才會打了人就跑。

  畢竟他現在才十歲,要是落在那痘痘少年手裏——

  太可怕了!齊慕陽打了一個寒顫,不敢再想下去,急匆匆地朝著原先的路走回去。

  一開始就應該聽翠兒的話,不應該出來亂逛。

  齊慕陽很清楚在古代身份權勢的重要,他就是研究曆史,在這封建社會裏,若是沒有一個上台麵的身份,出人頭地,那麽就隻能像那些匆匆離去的行人一樣,敢怒不敢言。

  齊慕陽心思沉重,也沒過多久,便回了槐樹胡同。

  “你——你是住在隔壁的——?”

  還未進家門,便看見路旁有一女孩,約*歲,身穿鮮紅長裙,十分俏麗可愛,好奇地打量著齊慕陽,那目光忽而盯著,忽而躲閃,仿佛很是害怕,羞澀一般。

  齊慕陽點了點頭,疑惑地問道:“你是——?”

  女孩低垂著頭,小手撥弄了衣袖,輕聲道:“娘說隔壁住了狐狸精,你就是狐狸精?”

  “難怪娘說狐狸精長得好看!”

  狐狸精?

  又是一道天雷劈下來,隻叫齊慕陽怔然無語。他能夠猜到這附近鄰居肯定會議論他們這一家,相信因為這些原因,母親才不願出門惹人非議。

  聽著小女孩天真的話語,齊慕陽扯了扯嘴角,強笑著說道:“這樣的話,可不能隨便說,狐狸精那是罵人的話。”

  小女孩微微仰著頭,直直地望著齊慕陽,說道:“我沒有罵你,我隻是——隻是,你笑起來真好看,像像——”

  “像狐狸精一樣!”

  齊慕陽一囧,麵對天真無邪的孩子說自己長得像狐狸精,這種感覺……心塞!

  “咳咳,不許再說!”

  齊慕陽板著一張臉,裝作很生氣的樣子,轉身朝著大門走去,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看這情形,這世界有一點沒變。無論到了哪,這都是一個看臉的世界。

  “嘎吱——!”

  齊慕陽這一敲門,便看見負責宅子裏大小事的安伯瘸著一隻腿,撐著一根拐杖正準備出去。

  “少爺,你回來了?夫人正準備叫我出去找你了!”

  齊慕陽上前扶著安伯,笑著說道:“安伯,我沒事,我隻是出去逛一下,這不馬上就回來了。”

  安伯是一個瘸子,年紀有五十,頭發花白,身子骨卻矯健,聽那個父親說以前好像是禦林軍的侍衛,受了傷,瘸了腿,這邊退了下來。因為孤家寡人,無人照料,最後便被齊景輝派過來照看他們母子。

  安伯笑了笑,臉上的褶子堆在一起,摸了摸齊慕陽的腦袋,輕聲道:“安伯知道你想去外麵看看,隻是你這一個人跑出去,夫人會擔心。改日和夫人說了,我帶你出去玩。”

  被人這麽摸腦袋,想哄小孩子一樣,齊慕陽感覺有些別扭,扯了扯嘴角,也不說話,隻是笑著點了點頭。

  他知道安伯這話是在哄他,他那個母親怎麽會同意他出去。

  宅子並不算大,隻不過五間房,分前後兩院。安伯一個人住在前院,他和母親,還有翠兒,以及黃媽媽住在後院。

  因為常日閉門,不與外界往來,宅子裏很是冷清,僻靜幽深,缺少生氣,咋一進門,仿佛進了鬼宅一般,陰森可怖。要不是因為實在是受不了,一直關在這宅子裏,他又怎麽會想著跑出去看一下。

  過了前院,齊慕陽便一個人回了後院,去了母親所住的屋子。

  老實說,齊慕陽到現在都不確定母親叫什麽名字,他也曾問過母親這個問題,隻是母親都沒有回答,隻是笑著搖了搖頭。

  齊景輝喊母親悅兒。

  他問過齊景輝,齊景輝也搖了搖頭,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到後來齊慕陽看到母親曾寫過一個字——楊,那時候他就想母親姓楊,名悅。當然,這都隻是他心裏的猜測。

  還未進門,齊慕陽就聞到了一陣佛香,他知道母親楊氏這是又在焚香禱告。楊氏常年禮佛,手上戴著一串檀木佛珠,身上總帶著一股檀香味。

  屋子正前方牆上掛著的一副觀音圖,觀音圖下便是一張檀木長案,案幾上麵安置焚香爐鼎,又有各類禮佛祭品,再往下便是楊氏坐著的那張蒲團,麵前還放著一卷佛經。

  “母親!”

  即便齊慕陽對於移魂附體,換了一個身份感到生疏,但對於楊氏還是十分敬重,或許這便是身上血緣關係。他們母子二人在這深宅裏彼此相依,終歸是母子血緣。

  楊氏身穿素白長裙,頭上簪著一根銀釵,長發及腰,身形窈窕,麵容白皙,容貌堪稱絕色。饒是齊慕陽在前世見過了不少美貌女星,但對於楊氏卻依舊感到驚豔,尤其是那周身的氣質,清冷如玉,凜然如梅。

  或許正是因為這出色容貌和氣質,楊氏才會被武陽侯收做外室。齊慕陽這幅麵容也正是托著楊氏,和楊氏十分相像,這才會被那痘痘少年調戲,被小女孩稱做狐狸精。

  “回來了?”楊氏並未抬頭,隻是淡淡地問了一句。

  齊慕陽點了點頭。

  “以後不要再跑出去了!”就這麽一句短短的話,了結所有。又是那清淡的聲音,不見一絲起伏,似乎並不擔心,也不在意。

  齊慕陽已經習慣楊氏的態度,笑了笑,並未往心裏去,隻是說道:“那我回房了!”

  楊氏並未說話,隻是閉著眼睛,撥弄著手上念珠,嘴唇微動,似乎又開始念經,“一切恩愛會,無常難得久。生世多危懼,命危於晨露。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

  《金剛經》?

  齊慕陽看著楊氏的孤清背影,不知為何心裏很是好奇,也不知道母親楊氏究竟有什麽經曆,為何會做了外室,又為何會是這副冷淡的性子。

  就算是他這個兒子,楊氏似乎也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齊慕陽搖了搖頭,不再多想,輕手輕腳地走了出去,看了一眼外麵的天色將暗,忽然想到今日似乎是初九。

  咦,這倒是奇怪了,今日他卻沒有過來!

  

  第3章

  

  齊慕陽疑惑齊景輝今日並沒有來槐樹胡同這,按以往來看初九這日齊景輝必定會過來的。

  疑惑過後,齊慕陽也沒有再細想,畢竟齊景輝來不來這並不是他能決定,若是齊景輝以後都不來這宅子,不管他們母子,他也終究是沒有辦法,似乎一切都掌握在齊景輝手裏。

  這麽一想,齊慕陽心情就不免有些煩躁。

  來了這古代,一直被困在這宅子裏,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又遇上那樣的事,齊慕陽真的覺得心累。

  “少爺,夫人說你回來之後,把昨天留下的那些字帖給臨摹了。”

  綠衣丫鬟翠兒端著一壺茶,悄無聲息地給楊氏送進去,出來看見齊慕陽還站在院子裏發呆,不禁走了過去,小聲提醒道。

  齊慕陽一怔,想到還要去臨摹字帖,心裏更加煩躁,望了一眼漸漸暗下來的天空,被這院子割離成四方天地,如同一張牢籠,將他困在此地。

  那麽他究竟是為何會來這裏,以後又該如何?

  齊慕陽搖了搖頭,略顯稚嫩的臉上帶著不合時宜的憂鬱,小臉皺在一起,看著惹人發笑,十分可愛。

  “走吧,老老實實地臨摹字帖吧!”齊慕陽心裏清楚楊氏雖然麵上對他不冷不熱,但心裏終歸是記著他的。若不是真的關心他,又怎麽會一直督促他做功課。

  也許,楊氏在心裏也盼著有一天齊慕陽能夠真正走出這間宅子,出人頭地。

  這要出人頭地,自然是走科舉這條路。無論是換了那個朝代,終歸是考試的奴隸。就像他已經結束了寒窗苦讀的日子,一睜眼,又回到頭懸梁,錐刺股的歲月。

  天色暗淡,院子裏刮起了一陣寒風,更添了幾分蕭瑟。

  齊慕陽看著書案上放置的筆墨紙硯,還有那厚厚的字帖,雖說這朝代不一樣,但好在他是學考古,研究曆史,小時候也被逼著學過書法,如今寫起毛筆字,倒也不算生疏。

  唯有這年紀尚幼,胳膊細小,筆力不夠。

  齊慕陽靜心練字,隻是眼前卻不禁浮現出前世父親拿著毛筆督促自己寫字的情景,思緒不斷,一轉眼他換了時空,也不知道原來那個世界他如何,他的父母又怎麽樣了。

  心裏一想,手下一頓,一大團墨汁滴落在紙上,暈散開來,剛快完成的一張字帖就給毀掉了,著實可惜。

  齊慕陽還來不及換一張字帖,收斂心神,再靜心去寫,便聽見屋子外麵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少爺,慕陽少爺,侯爺——侯爺他去世了!”

  齊慕陽剛一抬頭,想要去看究竟是誰跑了過來,便看見父親齊景輝身邊的貼身小廝齊全滿臉淚水,哽咽著說了一句,聲音聽著十分傷心,難受。

  “啊——?”

  齊慕陽一愣,咋一聽到這個消息還有些沒反應過來,他父親——齊景輝死了?

  齊全並沒有注意到齊慕陽的神色,隻是低著頭,不停地摸著眼淚,悲痛地哭訴道:“侯爺,他今日與白府的白大人一同去城外騎馬,不曾想——後麵墜馬,摔死了!”

  然後呢——?

  齊慕陽忽然覺得有些奇怪,不單單是事情奇怪,就像是他現在心裏的想法也有些奇怪,好像沒有太傷心,隻是覺得有些突兀,世事無常。

  明明前幾日齊景輝還一臉笑容地來了槐樹胡同,看了自己寫的字,讚揚了自己幾句,如今他就死了?

  從齊全嘴裏聽到齊景輝死的消息,好像是聽到七舅姥爺的外甥女死了,雖然是親戚關係,但這關係有些淡薄。齊慕陽心裏的這想法要是給齊景輝知道,一定會氣得從地下爬上來,掐著齊慕陽的脖子,罵他不孝。

  老子是你爹,是你親爹!

  不是你七舅姥爺的外甥女!

  齊全哭了有一會,抬頭一看齊慕陽疑惑的神色,心裏並沒有犯疑,也沒有覺得齊慕陽不孝,隻是想著齊慕陽年幼,根本就不知道這死了究竟是怎麽一回事。

  “慕陽少爺,府裏老太太和太太都已經知道你和夫人的事,現在正打算把你接回去。”

  齊慕陽沒說話,隻是心裏更加疑惑,怎麽爹死了,府裏的人都知道他和母親的事,還想著把他接回去。這究竟是怎麽回事?

  齊慕陽腦子裏有些轉不過彎,想著楊氏知道這個消息也不知道會怎麽樣,急急地跑了出去,徑直去了楊氏的屋子。

  齊全一看齊慕陽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心裏擔心,也趕緊追了出去,擦了一把眼淚,心裏想著隻怕要盡快把慕陽少爺帶回府,不然府裏隻怕會出大事。

  “母親,你——”齊慕陽忽然停住腳步,怔怔地望著坐在蒲團上,望著門口出神的楊氏。楊氏臉上並沒有眼淚,也沒露出哀傷的神色,依舊那副淡淡的樣子,或者說眼裏多了一絲茫然。

  楊氏看見齊慕陽跑了進來,眉眼一彎,精致如畫,身下白裙微動,眼波流轉,似笑非笑的樣子,輕聲道:“慕陽,你父親死了。”

  齊慕陽望著楊氏,沒有說話,怔怔地站在原地,看著楊氏這副情景,他也不知道楊氏心裏究竟是什麽感受。難受,亦或是解脫?若說是解脫,齊慕陽便更不解了。

  “是啊,他死了!”

  不知為何,楊氏又念叨了這麽一句話,喃喃自語,撥動著手中的念珠,一眨眼,淚水就那樣悄然從楊氏眼中落了下來。

  齊全看著楊氏,神色哀痛,神色猶豫,似乎有什麽顧慮,還是開口說道:“夫人,老太太已經知道你和少爺在槐樹胡同這,這很快就會接你們回府了。”

外室子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外室子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第一戰場指揮官! 影後打臉日常[古穿今] 女神的百獸紅包群 獵戶家的小妖精 食物鏈頂端的女人[娛] 九零年代 妃要種田,爺莫怕 洗塵寰(女尊) 特工重生:軍少溺寵妻 影後懶洋洋[古穿今] 美食在民國 東宮甜寵日常(穿越) 惑國妖後(相公總是在造反) 四爺寵妻日常 古代懼內綜合征 穿成奔五渣男 快穿之打臉之旅 我是寵妾 重回七零之小甜妻 我家婢女要上房 當太後的這些年! 重生六零福娃娃 錯把男反派當女主(穿書係統誤我) 種田使人發家致富 盟主影後[古穿今] (快穿)富貴榮華 辣文女配翻身記 農媳當家:將軍寵妻無度 珠玉在前 田園嬌寵:山裏漢寵妻無度
  作者:南藥  所寫的外室子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外室子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