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吾皇愛細腰

第9節

殿內除了高位份的燕貴妃、徐淑妃及清妃外,其餘嬪妃均已到場,見她進來,視線齊齊落到她身上,畢竟這段日子她也算是宮中第一風雲人物了。

蘇沁琬嘴角含笑,嫋嫋婷婷地先向在場位份比她高的嬪妃行了禮,行至劉貴嬪跟前,她得體地福了福,“見過劉貴嬪!”

劉貴嬪縱是再厭惡她,也不敢在此處生事,隻能扯了扯嘴角,便微低下頭去,似是端詳著宴桌上的茶碗。

蘇沁琬又受了位份低於她之人的禮,這才在龍乾宮宮女的引領下在她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不過片刻,她便感覺總有讓她不舒服的目光落在身上,趁著低頭輕掩唇角的機會,不著痕跡地循望過去,迎上了一雙充滿憤恨不平的眸子。

常嬪見被她抓個正著,眼中先是閃過一絲慌亂,不過須臾便坦然自若,不屑地撇撇嘴,便別過臉去。

蘇沁琬也不在意,自來後宮女子,集寵一身,亦是集怨一身,她可不會天真地以為,往日笑臉相迎,姐姐妹妹好不親熱地叫著的人,真的待她如姐如妹!

“貴妃娘娘到,淑妃娘娘到!”

燕徐二妃並肩而來,殿內眾人連忙起身行禮,兩人落了座後,又聽得一聲唱喏——“清妃娘娘到!”

蘇沁琬詫異地回眸,卻見出現在門口處的女子衣衫飄動,著一身月白繡梅妝花裙,頭挽朝雲近香髻,插著一枝嵌珠素梅金步搖,眉不描而黛,唇不點而紅,似明珠美玉,秀雅出塵,令人見之忘俗。

自進宮以來,她一直無緣得見傳聞中清雅絕倫的清妃娘娘,隻聽聞這位清妃娘娘性子清冷,素不喜與人往來,亦甚少外出。往漱勤殿向燕徐二妃請安,原不過是宮人為免得罪二人而自行所為,加上皇上亦不阻止,是以便一直沿用了下來。而一向自持身份的清妃自然無此等顧慮。

“見過兩位娘娘!”清清冷冷的嗓音,如她本人一樣。

“清妃妹妹無需多禮!”二妃含笑免禮。

待清妃落了座後,殿內位份低的嬪妃皆起身向她行禮問安。

久久聽不到叫起的聲音,蘇沁琬疑惑地抬眸,卻對上一雙複雜的幽深眼眸。

清妃定定地凝望著下首一眾曲膝行禮的女子當中,著一身桃粉宮裝,顯得異常紮眼的蘇沁琬,心中百味雜陳。這便是最近他寵到人盡皆知的女子?這般豔媚之女,到底是哪裏吸引了他,能讓他棄六宮後妃,獨寵她將近半月。

殿內一時鴉雀無聲。

燕貴妃勾起嘴角,果然不出所料!

一旁的徐淑妃亦是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來。

“起吧!”清妃垂下眼瞼,噪音平淡無溫。

蘇沁琬泰然自若地重又落了座,對時不時投過來的幸災樂禍眼神似是無知無覺一般。

一直不動聲色地打量她的劉貴嬪見她這副模樣,心中冷笑,片刻之後低頭掩飾眼中恨意。

此時的禦書房內,趙弘佑背靠椅背,目不轉睛地望著下首垂眉斂眼,嗓音不疾不徐的男子。

“……以上諸事,還請皇上定奪!”

趙弘佑手指一下又一下地輕敲禦案上,仿若毫不在意地道,“知道了。”頓了一會,又道,“中秋佳節,難為三弟仍為公事奔波了。”

“為君分憂乃臣弟之本份,皇上言重了。”文昭帝第三子,如今的靖王趙弘謹躬身道。

趙弘佑盯著他半晌,終是淡然道,“去吧,此刻餘太妃應是在仁康宮等著你母子團圓了。”

聽他提及生母,趙弘謹平靜的表情終是出了一絲裂縫,似是無奈,又似期待,最終,隻化作一聲低低的‘謝皇兄’。

頎長的身影漸漸消失在視線裏,趙弘佑始終一動不動地坐著,直至郭富貴進來低聲提醒,“皇上,宮宴時辰快到了!”

他收回視線,‘嗯’了一聲,半晌,才起身大步往大門處走去。

郭富貴連忙跟上他的腳步,心中卻歎息不已,靖王回京,皇上隻怕又會心情不定了!想想這對兄弟,他無奈地搖搖頭,皇家的骨肉親情,他實在是搞不懂,似皇上這般,明明對靖王心存疙瘩,可卻仍然派了他差事,並不讓他閑賦在家。

隨著一聲響亮的“皇上駕到”,殿內嬪妃立即整整發飾,連忙下跪相迎,“臣妾/嬪妾恭請皇上聖安!”

俊朗清逸的年輕皇帝作了一個虛扶的動作,“免禮平身!”

說話間,視線便不著痕跡地落在在一眾淡雅妝扮女子中,愈發顯得明豔奪目的蘇沁琬身上,一時啞然。

這隻小狐狸果真是時時處處與眾不同,這叫什麽,掉入仙女堆的小妖女?

  ☆、第十四章

“時辰快到了,手腳麻利些,把東西都端好,千萬可出什麽岔子,否則上頭怪罪下來,大家都吃不了兜著走!”頭發花白的中年太監尖著嗓子呼喝道。

端著食盤一字排開的宮女一個接一個邁著小碎步魚貫銜尾往龍乾宮方向而去,行走間激起的衣裳摩擦聲及釵環撞擊聲在寂靜的宮道上顯得異常清晰。

“嗯?”走在隊伍中間的圓臉小宮女方要轉彎,卻突然察覺裙擺處似是被什麽東西勾住了,她牢牢捧著食盒,低頭望去,果然見幾根堆疊一處的枯枝勾住了裙擺處的針線,她不敢用力,生怕會撕裂開來,隻能稍稍往旁邊避讓,讓跟在她身後的宮女繼續前行。

隊伍最後的宮女走過後,她連忙將手上食盒放於一旁的小假山上,彎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將裙擺揪出來,絲毫不曾察覺假山後伸出一隻手來,飛快地將揭開酒壺蓋子,將一包藥粉倒了進去……

確認身上再無不妥,小宮女不敢耽擱,動作麻利地重又捧起食盒,邁著平穩而急促的腳步追上了隊伍,重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中。

宮中的宴席自不會如尋常人家那般同桌共餐,而是一人一桌。啟元帝自是坐於上首正中的金龍大宴桌上,他的下首左右兩側首位分別是燕貴妃和徐淑妃。蘇沁琬是從四品的婉儀,宮中除了五位舊人外,便屬她的位份最高,如今便是挨著簡淑儀坐在她的下首,跟在她下麵的則是方嬪,而劉貴嬪,剛剛好坐在她正對麵。

宴桌上很快便擺滿了各式精致饌肴,湯膳、小菜、點心等應有盡有。蘇沁琬望著裝飾得美倫美奐的膳食,心中卻是半分胃口都無。往些年父母在世時,逢年過節娘親均會親自下廚,一家三口圍坐一起,也不顧及什麽食不言寢不語,或是閑話家常,或是對娘親的手藝評頭論足,好不和樂。後來父母過世,便是與奶嬤嬤盧氏一起共度,雖冷清了些,可陪著她的終究仍是真真正正關心愛護她的人。如今這滿室的繁榮熱鬧,卻並無一人真心以待,真真是便是熱鬧也淒涼!

尚膳女官布膳完畢,便恭恭敬敬地侍立她的身後。片刻功夫,便有一隊捧著酒壺的宮女魚貫而入,按順序依次為在場主子斟酒,輪給蘇沁琬的,便是一位臉蛋圓圓,形容尚小的宮女。

那圓臉宮女方彎下身子正欲將她麵前的酒杯滿上,突然膝蓋一軟,一下便跌倒在地,手上的酒壺‘啪’的一聲掉在地上,砸了個稀巴爛,淳香的酒味一下便充沛蘇沁琬周遭。

小宮女嚇得臉色慘白,連忙跪下請罪求饒,隻是酒壺落地的尖銳響聲很快便吸引了眾人的目光,燕貴妃先是抬眸望了望上首的趙弘佑,見他並無出聲的意思,不得不發問,“愉婉儀,發生了什麽事?”

蘇沁琬眉心微蹙,也想不明白對方好端端的怎會跌倒,可見小宮女已經嚇得身子顫栗不止,便連請罪也是哆哆嗦嗦個不停,心中一軟。

“嬪妾一時抓不穩,把酒壺給碰倒了,驚擾了聖駕,還請皇上恕罪!”她不及多想,起身出列朝上首盈盈下拜。

皇帝在此,燕貴妃自然不便作主,隻側過頭望向一言不發的趙弘佑。

“事出意外,愛嬪無需自責。若要追究,也是侍候之人不牢靠。”趙弘佑聲調平平,聽不出喜怒,隻視線卻投向了仍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小宮女。

“帶下去好好學學規矩!”一句話,便定下了結局。

至於小宮女被帶下去之後會麵臨什麽樣的處罰,卻不是蘇沁琬能管的了,她可沒有善良到為了向陌生人求情而當眾違抗皇帝旨意。

一直站立蘇沁琬身後的尚膳女官則連忙掏出帕子,輕柔地將她裙擺處沾染的酒跡拭去,所幸有宴桌擋上一擋,故她身上濺的酒跡並不多。

不過須臾,便有太監進來將小宮女帶了下去,換上了另一名年紀稍長的宮女,動作沉穩地為蘇沁琬倒滿了酒。

助興的宴樂響起,眾人很快便拋開了這段小小的插曲,隻得劉貴嬪低著頭掩飾臉上的一片遺憾可惜表情。

趙弘佑舉觴先飲,以燕貴妃為著的後宮嬪妃依次舉杯,同賀中秋佳節!

酒席宴間,絲竹聲聲,十二名身段婀娜的宮伶隨樂起舞,雲手輕舒,長袖漫舞,行雲流水若鳳舞龍飛。樂音忽轉,空靈飄渺似仙樂,繚繞的白綾左右交橫,飛舞散開時,一名白衣女子赫然出現當中。隻見她廣袖半掩麵,露出璀璨若星的眸子,美目流盼間,蓮足輕點,嬌軀隨即旋轉,白綾輕揚,衣袂飄飄,真真是宛若淩波仙子、月裏嫦娥。

自看清女子麵容後,殿內眾妃臉上一下子便變了,隻因這白衣女子並不是尋常宮伶,而是新進宮的江常在!

蘇沁琬亦深感意外,倒想不到江常在竟如此擅舞,更讓她想不到的是對方竟然能避過後宮眾人,以這般震撼的方式出現在中秋宮宴上。原本她還以為這是燕貴妃或徐淑妃的安排,正意外她們為何不是推更為出色的方嬪或常嬪出來,眼角卻瞄到二妃臉上的震驚,以及意外。

可想而知,江常在這般別出心裁,斷斷與這二人無關!

她不動聲色地端起酒杯抿了一小口,視線卻以不易察覺的方式從徐淑妃身上移開,落到了坐於她下首的夏清妃處。卻見得夏清妃眼中帶火,死死地盯著殿中飄飄若仙的江常在,隻片刻間,便緊張地向上首望去。

蘇沁琬順著她的視線望去,見上首端坐著的趙弘佑嘴角微微勾起,眼中滿是讚賞地望著殿中央。

她垂下頭去,拿起銀筷子夾了塊軟綿綿的糕點,輕輕咬了一口,掩飾嘴角笑意。

真是個不平靜的中秋啊!江常在倒是一舞驚人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達成她的目的。若成功了倒也罷,有帝寵在身,旁人便是再妒恨也得明麵上親親熱熱。若失敗了……她今後的日子隻怕都不會太好過,不提夏清妃,便是燕貴妃與徐淑妃,也是斷斷容不得她的。

與她當初‘偶遇’皇上不同,江常在如今可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勾引’皇上,完全將後宮嬪妃當成了陪襯,試問又怎不讓人惱恨?

就是不知是她自己手段了得,還是有高人相助,竟然能避過燕徐二妃作了這樣的安排。

對於不久的將來或會有人分她的寵,蘇沁琬並無多大感覺,三宮六院可不是虛設的,不是江常在也會是別人。她希望的從來便是借助帝王之寵在宮中站穩腳跟,不教旁人輕易揉搓她去。

許是看了好戲使得她心情大好,蘇沁琬隻覺得胃口大開,拿著銀筷子頗有閑情地一碟一碟試吃,間或抬眸觀賞殿中表演,又或不經意地掃一掃眾妃嬪多姿多彩的臉色,真真是好不自在。

她這副自得其樂的模樣落到上首的趙弘佑眼中,卻是笑歎不已。他端起酒杯,將裏頭的酒一飲而盡,看似專注地欣賞殿中曼妙舞姿,餘光卻總是不由自主地投到蘇沁琬身上,見她吃得笑顏逐開,心中頗有幾分納悶,難不成她那桌的膳食味道更好些?

仁康宮中,靖王趙弘謹在宮女的侍候下換上幹淨的衣袍,這才邁出房門往餘太妃屋裏去。

“……很好,但願她不會白白浪費我這一番心血。”行至門口處,正欲推門而進,卻聽到裏頭熟悉的聲音,手上動作一頓,眼瞼微垂,半晌,才用力推開門走了進去。

開門聲響起的同時,餘太妃便止住了聲音,朝一旁的宮女使了個眼色,示意她退下,這才笑著瞧他招招手,“都這般大了,還像小孩子一般吃東西也弄髒衣裳,恁的讓人笑話。”

趙弘謹無視向他行禮告退的宮女,目光緊緊鎖在餘太妃臉上,直望得她心虛不已。

“你這孩子,做什麽這般盯著母妃?”

“母妃,你可是又再插手宮中之事?”雖說是詢問,可趙弘謹臉上卻是一片篤定。

餘太妃下意識便要否認,可對上兒子那雙含著失望的漆黑雙眸時,辯駁的話無論怎樣也再說不出口。

趙弘謹還有什麽不明白的,他長長地歎息一聲,語氣沉重,可又充滿濃濃的悲戚,“母妃,父皇與母後早已逝去多年,你還有什麽放不下的?聽孩兒一句勸,莫要再插手宮裏頭的事,她們爭得死去活來也是皇兄的事,你何苦來?”

餘太妃沉默地別過臉去。

“再過得一段日子,孩兒便打算向皇兄求個恩典,準孩兒接您一起到王府去住,安安穩穩地過日子,豈不是更好?”他深深地凝視著生母,語氣懇求。

“求,有什麽好求的!你的本事絲毫不比他差,又是先皇最寵愛的兒子,憑什麽要這般委屈求全!”餘太妃驀地大怒,厲聲指責道。

“可父皇最終選擇的皇位繼承人卻是皇兄,他才是大齊名正言順的皇帝!”

“他不過占了個嫡長的名分,若不是、若不是……”餘太妃眼中漸漸顯現瘋狂,風韻猶存的臉上如今滿是猙獰。

“就憑他是父皇摯愛女子的親生兒子,孩兒也絕不可能……”

‘啪!’一聲清脆的聲音乍響,趙弘謹不敢置信地撫著左邊臉,望著愈發瘋狂的餘太妃,一股絕望的悲傷溢於臉龐。

“你胡說,皇上愛的不是喬英淇,不是她!”

  ☆、第十五章

平日端莊溫柔、嫻靜如水的餘太妃,每每聽人提及文昭皇帝及文純皇後,便會瞬間變得激動瘋狂。趙弘謹隻感到眼前一片水朦朦,整顆心宛如被鈍刀一點一點割著般的痛。

都說死亡是解脫,他不得不承認,或許這真的是對的。父輩這三人的糾葛,活著的這個,比離去的那兩個更加痛苦。她就像是一隻刺蝟,渾身長滿了尖銳的刺,隻要旁人稍稍提及那兩人,便會奮力張起滿身刺,既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

是的,在世人眼中,如今的靖王趙弘謹,是文昭皇帝生前最寵愛的兒子,生母是後宮聖寵最濃的餘貴妃,相比之下,彼時的皇長子趙弘佑,生母喬皇後與皇帝關係惡劣到前朝後宮無人不知,無不人曉的地步,甚至有傳言,若非喬皇後出自滿門英烈的鎮國公府,隻怕後位早就不保。

曾經的他也是那樣認為的,所以對三頭兩日便被父皇斥責的皇兄甚為同情。如今想想,他真真是可笑得很。所謂愛之深責之切,他隻看到兄長總被斥責,卻不曾想過為何日理萬機的父皇,獨獨對皇兄的學業情況了如指掌。

還有母妃,她在父皇心目中又是怎樣的一個存在?若不愛,為何十幾年如一日的溫柔以待?若愛,為何在喬皇後薨逝後再不見後宮諸妃,包括曾被他寵得如珠如寶的母妃。

他不懂,這到底是怎樣的愛?

如玉盤般的明月高掛夜空,晚風習習,帶來桂花淡淡的芬芳,柔和的月光鋪灑在地上,投進富麗堂皇的殿內,卻無法照亮母子二人昏暗的心房。

龍乾宮內的盛宴已經結束,蘇沁琬站在眾妃嬪中間,盈盈下拜恭送啟元帝,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總覺得皇帝經過她身邊時腳步似是停頓了小片刻的功夫。

她眨巴眨巴眼睛欲細看,卻隻看到高大挺拔的身姿漸行漸遠。

吾皇愛細腰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吾皇愛細腰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作者:陸戚月  所寫的吾皇愛細腰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吾皇愛細腰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