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吾皇愛細腰

第8節

請安時辰已過,難怪……

“陳公公已將餘下的白玉桂花酒送了過來,有二十餘壺之多,這得喝到什麽時候啊?”淳芊一邊服侍她梳洗,一邊咂舌。

蘇沁琬一怔,昨夜種種如同走馬燈一般在她腦中閃現。

她垂眸靜默。

柳霜是皇上指過來的人,又是宮中侍候貴人多年的,能平安活至如今,還被能皇上親自指派給自己當掌事宮女,她的能力,她從不曾懷疑過。從昨日她那番話當中,她得到兩個信息——劉貴嬪不為皇上所喜,其父與燕國公府關係匪淺。

恰恰又是柳霜這番話讓她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覺,似是鼓勵她無需顧忌劉貴嬪,畢竟對方不為皇上所喜。可又像是提醒她對方不容小覷,因為劉府與燕國公府有關聯。

誠如芷嬋所說那般,不過一樁小事,她也並沒有想過因此事而與劉貴嬪鬧僵。可柳霜補充的那番話卻讓她腦中一閃,一個想法油然而生,對皇上將柳霜指過來的用意有了新的猜測,亦讓她對自己的盛寵多了幾分清醒。

她並不相信父親口中有明君風範的皇帝會是個沉迷女色之人,也相信色令智昏不會出現在當今天子身上。可昨日他卻偏偏允了她那等打臉做法。前腳宣仁宮奪了她的酒,後腳皇上便將酒全賜給了她,若這般做法是為了安撫她,倒也勉強說得過去。

可她提出要勻一半給劉貴嬪,皇帝竟也應允了,這可是明晃晃的打劉貴嬪的臉啊!

秀眉輕顰,纖指無意識地絞著,須臾,她終是三分認命七分無奈地輕籲口氣,“將酒勻一半送至宣仁宮……”

  ☆、第十二章

將床鋪整理妥當,正掀開簾子進來的芷嬋聽到她這話,動作一頓,嘴巴張了張,可終是沒有多話。

透過銅鏡察覺她的遲疑,蘇沁琬也隻當無知無覺,繼續有一搭沒一搭地與淳芊討論著挽個什麽樣的發髻更好。

縱是集千般怨萬般恨於一身,她也隻能牢牢抓住皇上的寵愛。所以,便是在試探、在耍小手段的同時,她也得一點一點爭取他的憐惜。

身後的淳芊輕柔地為她梳著滿頭如錦鍛般柔滑的長發,望著鏡中的自己,她突然有幾分茫然,父親生前慈愛話語猶在耳畔響起——

“阿寶的眼淚是這世間上最珍貴的明珠,隻能在疼你寵你的家人麵前掉落……”

爹爹,女兒還是沒聽您的話,用了自己的眼淚去謀取男人的憐惜……

十年嬌寵,四年冷待,她早就不是總督府那萬千寵愛於一身、不知人間愁滋味的大小姐。孫府的妻妾相爭讓她明白,世間上的女子,並不是每一位都會如她娘親那般幸運,不必爭、不必搶,夫君自會將她放在心坎上,傾心以待。

她,亦然……

有一必有二,有二定有三,她完全可以想像,未來的自己,定會一點一點辜負父母的殷殷囑咐、循循教誨。

***

怡祥宮宮人捧著白瓷酒壺,繞過亭台樓閣,穿過曲徑回廊,一路招搖到了宣仁宮。

在宣仁宮中發生了什麽事,旁人自然不曉得,六宮眾人也隻是聽聞怡祥宮的人走後,劉貴嬪砸爛了宮中不少瓷器,心中開始隱隱猜測內情。

無論內情是怎樣的,有一點卻是毋庸置疑,那便是怡祥宮的愉婉儀已經得了皇上的寵愛,甚至比清妃還要受寵。不僅如此,這位愉婉儀還是位有仇必報、行事全無顧忌之人。一個新晉宮嬪受了小委屈不是想著息事寧人,反而大張旗鼓以牙還牙,這般針鋒相對,實不是易相處之人,往日倒是小瞧了她去。

嫉恨也好,不甘也罷,對方連素有霸道之名的劉貴嬪都不放在眼內,她們這些小蝦小魚就更不必說。

“果真是個蠢貨,兩個蠢貨撞到一塊,本宮純當是瞧樂子!”徐淑妃輕嗤一聲,須臾之間,眉心微蹙,盯著宮女捧進來的藥碗,滿臉煩燥,“不喝了不喝了,全給本宮倒掉、倒掉!”

小宮女嚇得身子不住顫抖,幾乎要把藥灑了出來,還是素桐眼明手快地接了過去,暗地朝她使個眼色,小宮女如蒙大赦地躬身退了出去。

素桐將藥碗放於桌上,移步徐淑妃身畔,輕聲安慰道,“娘娘這又是何苦來?這藥方是夫人千托萬托才尋來的,據說已有至少三名女子用過後便懷上了。娘娘再堅持一陣子,將來必能生個健康聰明的小皇子。”

“這麽多年了,你數數本宮用了多少藥方,可又有哪一個有效的?”徐淑妃滿目淒苦。縱是身處高位又如何,連個孩子都生不出,將來又用什麽與別人爭?或許,她唯一慶幸的便是燕碧如似她這般,亦是膝下無子。可亦恰恰這樣,她才更不能讓對方搶在她的前頭。

“娘娘莫要灰心,那幾個還是成親十餘載都未曾傳過喜訊的,如今不也懷上了?說明這方子多少是有些用處的。況且,太醫也說了,娘娘身子康健,並無半分不妥。既是如此,懷上也不過是遲早問題。”

“果真如此?”徐淑妃半信半疑地望向她。

“娘娘便是不相信奴婢,總該相信夫人吧?這方子若是無用,夫人又怎會再三叮囑要按時服用?”

徐淑妃沉默不語。母親因她多年無子之故,心中焦急難安並不亞於她。若非本朝有規定,後宮無一家之女,父親定是會將庶妹送進宮來了。

想到每每給母親添堵的高姨娘母女,她心中暗恨。

終有一日,定教徐韻芳那小賤人死在她手上!

對心高氣傲的劉貴嬪來說,怡祥宮送來的那十來壺酒,簡直是狠狠地抽了她一記耳光,隻恨對方氣焰甚高,又有皇上寵著,她也隻能將這口惡氣暫咽回肚子裏去。

再遇到劉貴嬪會是什麽情況,蘇沁琬也早做了心理準備。無論她因何得寵,隻要入了皇上的眼,那便得承受宮中各種妒恨,又要得寵又想平靜,世間上哪有這般兩全其美之事!

“嬪妾見過劉貴嬪!”狹路相逢,蘇沁琬依禮請安。

劉貴嬪狠狠地瞪著她,隻恨不得衝上前抓花對方那張狐媚臉,可周圍已有不少嬪妃停下了腳步,視線頻頻投過來,讓她不得不憋出一句,“免禮!”

想了想,終覺不甘,又皮笑肉不笑地道,“秋之時序,滿地落葉,恰恰應了某句俗語,怎麽說來著?哦,想起來了,花無百日紅!愉婉儀覺得此話可對?”

蘇沁琬眸光燦燦,仿佛聽不出她話中深意一般,連連點頭,嗓聲清甜,“老祖宗說的話總是對的。隻是,嬪妾倒是覺得,以其如路邊野草一般不入人眼默默生長,倒不如炫麗綻放一回,也算是不辜負美好春.光。”

劉貴嬪心口一窒,眼中閃現一絲狠辣,可終是心有顧忌,隻是從牙縫中擠出一句,“愉婉儀真真是個伶牙俐齒的。”

蘇沁琬衝她笑得毫無芥蒂,“在貴嬪麵前,嬪妾萬萬不敢當此誇讚!”

後宮中蘇劉二人各不相讓,前朝上燕徐兩派針鋒相對。

“貴妃娘娘品行貴重,賢淑端方,柔嘉表範,宜昭女教於六宮,理應母儀天下!”

“淑妃娘娘溫惠宅心,端良著德,賦姿淑慧,風昭令譽於宮庭,當為中宮之主!”

趙弘佑麵無表情地望著下方兩派爭得麵紅耳赤,這樣的爭論,自賢敏皇後殯天後,幾乎每隔十天半月便會上演一次。

良久,他清咳一聲,爭執中的眾人立即便安靜了下來,垂首等待皇上那句老話——立後一事,容後再議。

“幾位愛卿言之有理,二妃性秉溫莊,毓自名門。內治為人倫之本,今中宮無主……”說到此處,他掃了一眼眾人,見他們俱是屏聲息氣,心中冷笑。

“然……”他長長地歎息一聲,清俊的臉龐上滿是抉擇不下的為難,似是無論哪一個都舍不下一般,微微側臉瞅了一眼侍立身後不遠的郭富貴,仿佛全然不知這番話會給朝臣帶來多少遐想。

郭富貴心神領會,立即扯起尖銳的嗓門唱喏,“退朝!”

年輕的帝王扔下這番似是而非的話,拍拍屁股施施然便離開了,渾然不覺身後那一*的洶湧澎湃。

中秋將至,各宮一派喜氣,閑來無事,蘇沁琬幹脆帶著淳芊及芷嬋往禦花園處去,一路賞玩,倒也自得其樂。

中秋時分的禦花園,雖不及春的盎然生機,但亦別有一番風味。秋菊正豔,青鬆仍翠,秋風拂過,送來滿園的芳香湧動。涓涓流水繞過假山石洞,蜿蜒注入園中碧湖,‘滴滴答答’的聲音仿如奏著的一曲關於秋的旋律。

自經了與劉貴嬪的衝突後,宮中誰人不知誰人不曉,盛寵的愉婉儀是個有仇必報的,加之燕徐二妃待她亦頗為禮遇,自然無人會不知死活明著找她不痛快。

欺軟怕硬,從來便是不分尊卑貴賤的。

“前方那是何人?”蘇沁琬目光落在不遠處跟在太監身後,一身婦人打扮的陌生女子身上,微微側頭問。

芷嬋循著她的視線望過去,“回婉儀,那是太傅府的大少夫人,清妃娘娘娘家嫂子,每年中秋時節,她都會進宮來。”

蘇沁琬了然。入了宮廷的女子,生死均是皇家人,若是貴為皇後,逢重大節日還能在接受命婦朝拜時見一見娘家親人。其餘嬪妃,除非另有恩典,否則終其一生也妄想得見娘家至親。

而啟元帝,每年中秋均會準燕國公府、徐丞相府及夏太傅府府中女眷進宮。

“為何不見夏家其他夫人?”與另一條道上老中青三代女眷齊齊往景和宮去的浩蕩相比,這往蘊梅宮的實在是冷清了些。

“據奴婢所知,夏老夫人早些年便過世了,而夏大夫人自賢敏皇後殯天後身子便一直不大好,估計如此,才每年隻夏大少夫人進宮來。”芷嬋想了想,才輕聲回道。

夏老夫人,指的是夏太傅原配妻子,清妃的嫡親祖母。清妃出自太傅府長房,夏大夫人自然是她的生母。

“皇後殯天後,夏大夫人便一直不曾進過宮來?”

芷嬋仔細回想,方點頭道,“確是如此!”

蘇沁琬若有所思地微微頷首,賢敏皇後薨於三年前,夏大夫人痛失愛女一病不起,連進宮見小女兒都不能……

***

“娘可曾來?”清妃滿懷期盼地望向夏大少夫人蔡氏身後,不見心心念念的慈母身影,神色一黯,無力地跌坐在椅上。

“母親前些日受了涼,身子不大舒服,大夫叮囑要好生靜養,故才來不成……”蔡氏稍一遲疑,才恭敬得體地回道。

清妃失神地目視前方,仿佛聽不見她的話一般。

蔡氏無法,可也得硬著頭皮道,“祖父命妾身向娘娘帶句話,中宮之位,重在子嗣!”

清妃怔怔地轉過頭來,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她,直盯得蔡氏心底發毛。

子嗣?皇上自半年前始,便再不曾碰過她,讓她怎有子嗣?

  ☆、第十三章

本以為他天性冷情,寡欲清心,便是不再與她行周公之禮,但至少到蘊梅宮的次數總是比其他各宮要多的,說明在他心中還是最看重她的。可蘇沁琬的承寵,讓她心中想法開始動搖,難不成這每一個夜晚,他待蘇沁琬,也如待自己這般……自持?

她總以為自己在他心目中是不一樣的,所以她不屑與後宮那些女子爭,蘊梅宮便如她的家,一個靜待夫君歸來的家。說她是掩耳盜鈴也好,自欺欺人也罷,蘊梅宮外的一切,她都不願接觸。可這將近半個月,蘇沁琬有多受寵,她便有多難受。宮中的閑言閑語,眾人的幸災樂禍她並不是不清楚,一朝新人勝舊人,她很不幸地,成為那個舊人。

可是,她付出了那麽大的代價,才得以來到他身邊,若是那般不聲不響地被逐漸推離,實在是不甘心!

***

“將明晚計劃取消!”娘家親人離去後,沉默了良久的燕貴妃,猛然出聲吩咐。

一旁侍候著的映春愣住了,遲疑著道,“娘娘……”

燕貴妃輕咬唇瓣,“本宮想來想去,終覺不妥。中秋宮宴上讓方嬪那般出場,心思過於直白,皇上未必心喜。若是因此惹了皇上厭,那便得不償失了。”這麽多年來她都看不透他,若非心急著子嗣一事,她又怎會接受父親的安排,借方嬪之腹生子。

頓了頓,又繼續道,“再者,在此緊要關頭,本宮仍想再努力一陣子,畢竟,從自己肚子裏爬出來的,與抱養旁人的,終是不一樣。”

這一點,或許才是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她一直待方嬪不積極的緣故,尤其是在皇上好不容易透露了立後意思的情況下。

見她心意已決,映春自是不好多說,隻道,“那怡祥宮的愉婉儀……娘娘可要打壓一番?”

燕貴妃蹙了蹙眉,那位聖寵也太濃了些,接連數日承寵,若非中途皇上又忙於政事而多日未進後宮,說不定還會更多。隻是這大半月來,後宮仍是隻得她一人侍過寢。

“那是個無腦的衝動貨,如今對景和宮也仍算規矩,再等一等……”像是想到了什麽,她輕笑一聲,“本宮相信,有人會比本宮更看不慣怡祥宮那位!”

映春心神領會地笑笑,微微頷首。

每年的中秋,是後宮女子翹首以盼的日子之一。這一日,無論品級高低,均能出席宮宴,是為數不多能見天顏的機會。若是運氣好些,入了皇上的眼,那便是飛上枝頭,前程大好。是以,離宮宴還有兩三個時辰,各宮嬪妃便開始精心裝扮,力圖豔壓群芳。

而此時的怡祥宮凝翠閣寢殿內,蘇沁琬睡眼惺忪地任由淳芊、芷嬋等宮女侍候著沐浴淨身。昨夜又被趙弘佑糾纏了半宿,今早又是一大早起床請安,好不容易逮了個空閑睡個午覺,不過半個時辰,便又被柳霜叫醒了,隻道宮宴將至,得早早梳妝打扮才是。

她暗暗嘟噥,“離宮宴還早著呢,衣物頭飾之類的前幾日便已確定了,何需提前這麽多打扮呢!”可終是迫於淳芊等人的灼灼目光,隻能秀氣地打著哈欠任由她們擺弄。

約莫一個時辰後,蘇沁琬端坐花梨木椅上,手執銅鏡來回欣賞著鏡中女子盛裝下的雲鬢嬌顏。

“沒想到芷嬋倒有一雙巧手,這妝容畫得確是精細。”她滿意地放下銅鏡,想了想,從匣子裏挑出一枝鎏金海棠簪插在發髻上。

一切準備妥當,又聽柳霜說了在宮宴上需注意之事,直到離宮宴開始的酉時還有小半個時辰,淳芊等人細細檢查了一番,確認她渾身上下再無半分不妥之處,這才著人準備轎輦。

宮宴設於龍乾宮內,蘇沁琬抵達時離開宴還差不到一刻鍾,時辰掐得可謂十分適合。扶著淳芊的手下了輦,宮門外守候著的小太監見是後宮第一得意人愉婉儀,連忙笑著上前見禮。

蘇沁琬客氣而疏離地淺笑頷首,在尖銳的唱喏聲中跨進了殿門。

吾皇愛細腰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吾皇愛細腰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滿床笏 玉堂嬌色 金陵夜 少爺跪下愛我 女尊之解戰袍 長亭 侯府嬌寵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悍妒 秦氏有好女 求嫁 王府童養媳 朝天闕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三少爺養歪記實 阿媛 她拋棄了我卻還妄想撩我 瓜田蜜事 夫君別進宮 絕色多禍害 金玉為糖,拐個醋王 江南第一媳 宮女為後 她從瑤光來 簪纓錄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作者:陸戚月  所寫的吾皇愛細腰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吾皇愛細腰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