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吾皇愛細腰

第7節

見主子發話了,淳芊隻能惋惜地輕歎口氣,連忙上前扶起蘇沁琬。

“說吧,在禦膳房到底發生了什麽事?”進了屋,用了熱茶暖了身子,蘇沁琬便打發了眾人,獨留下芷嬋、秋棠及柳霜三人。

芷嬋仍在遲疑,倒是秋棠忍無可忍,一古腦便將真相道來,“陳公公確是給了奴婢酒,可那酒卻不是奴婢與芷嬋摔沒的,而是宣仁宮的畫煙故意使壞,把芷嬋拌倒在地,這才把酒給摔了的。餘下的也是她全命人拿走了,說是劉貴嬪要用。”

“十幾壺酒,莫非劉貴嬪要用來泡身子不成?”頓了一下,她又忿忿不平地補充道。

“胡說些什麽,貴嬪娘娘之事也是你能置喙的?”柳霜皺眉輕斥道。

秋棠咬咬牙,不甘不願地垂頭認錯,“奴婢知錯了。”

蘇沁琬似是沒有聽到兩人的話一般,垂眸輕輕撫著手上的玉鐲。

宣仁宮的劉貴嬪……在宮中素有霸道之名,往日見了她總是一臉鄙視的模樣,莫非今日是要拿自己立威不成?

“婉儀,奴婢有一言,不知當說不當說。”良久,芷嬋遲疑著道。

“但說無妨。”

“婉儀如今雖得聖寵,可畢竟根基未穩,今日之事,雖是宣仁宮有心挑釁,但畢竟不過小事一樁,實不宜鬧將開來。”

蘇沁琬詫異地望著她,見她言辭懇切,再聯想到她從禦膳房回來的表現,確像是要息事寧人的,不由得便多看了她幾眼。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今日之事是你們受了委屈,我都記在心上,下去好生歇息吧!”

兩人不敢再多話,老老實實地行禮告退了。

“姑姑認為此事應如何處置?”蘇沁琬啜飲一口茶水,側頭問柳霜。

“芷嬋所言,確是有理。此事不過是宣仁宮宮女畫煙所為,便是鬧開來,劉貴嬪也大可推到她身上去。況且,對方是有意還是無心,也純看旁人如何判定。”

蘇沁琬輕笑一聲,的確如此。你說她是有意推你,可她硬說是無心也可,禦膳房那些滑頭難不成還會站出來指證?所以,這個啞巴虧她不吃也得吃。

“劉貴嬪乃啟元四年進的宮,初封為婉儀。但因性情……故並不為皇上所喜,近些年並無甚聖寵。可她畢竟有些資曆,又是出自振威將軍府,其父本為燕國公副將……”頓了一下,柳霜輕聲道。

蘇沁琬定定地凝望著她,片刻才微笑頷首,“多謝姑姑提醒。”

柳霜連道幾聲不敢,這才行禮告退。

蘇沁琬望著她離去的背影,心中若有所思。

宣仁宮中,畫煙眉飛色舞地將今日所做得意事告知劉貴嬪,“娘娘沒瞧見她們的樣子,愣是吭都不敢吭一聲,灰溜溜地便回去了。奴婢猜啊,怡祥宮那位肯定氣得不輕。”

“你做得極好,那些上不得台麵的東西,根本無需給她臉麵。”劉貴嬪冷笑一聲,端起冒著熱氣的茶輕輕吹了吹。

蘇沁琬連續數日承寵,宮裏早就頗多怨氣,往日也有不少人明裏暗裏向燕徐二妃告狀,可兩人卻恍如老僧入定一般,毫無反應。

這一晚,趙弘佑依舊是擺駕怡祥宮。自蘇沁琬搬至怡祥宮後,便一直不曾再往華恩殿侍過寢,均是趙弘佑駕臨。對此,她還是十分慶幸的,至少不用再在腰酸背痛的情況下,硬撐著離開華恩殿,而是可以舒舒服服地倒頭就睡。當然,前提是食髓知味、不知疲倦的皇帝能輕易放過她。

雲收雨歇,稍淨過身後,蘇沁琬伏在趙弘佑身上,纖細的手指在他胸膛上一下又一下地打著圈。趙弘佑抓住她使壞的手,聲音猶帶著幾絲饜足後的沙啞。

“小狐狸又想要了?”

蘇沁琬一下便老實了下來,一動也不敢動。開玩笑,再來一回她怕是連命都沒了。

趙弘佑低低地笑出聲來,摟住那纖細的柳腰,用上幾分力將她往上抱了抱,一口便咬在她的唇上,引來女子嬌嬌的不滿。

這人鐵定是屬狗的,總這般愛咬她!

蘇沁琬捂著嘴自以為很凶地瞪他。趙弘佑笑得更大聲了,這哪是瞪人啊?分明是在勾.人,媚眼如絲,滿臉春.色,讓他又有些蠢蠢欲動了。

感覺‘小皇帝’又要站起來了,蘇沁琬嚇得‘咚’的一下從他懷裏跳開,扯過一旁的長袍披在身上,撒嬌地拉著他的手道,“今晚月色正好,皇上可賞臉與嬪妾月下對飲一番?”

趙弘佑一怔,片刻之後,眼神有幾分意味深長地落到她身上,蘇沁琬無辜地朝他眨眨水汪汪的大眼,小手拉著他的不停地搖啊搖。

“如卿所願!”他翻身下床,長臂一伸,理所當然地吩咐,“替朕穿衣!”

“嬪妾遵旨!”蘇沁琬歡呼一聲,也顧不得滿身酸痛,歡歡喜喜地侍候他穿戴妥當,再細細地換上衣裙,確認再無不妥後,回過頭來衝端坐軟榻目光灼灼的男子嫵媚一笑。

  ☆、第十一章

趙弘佑下腹一緊,隨即又暗暗氣惱,果然是隻撩.人的小狐狸!

蘇沁琬可不知自己這麽輕易便撩撥了對方,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她雖清楚眼前之人並不如傳聞中那般清心寡欲,但也不是不可克製的。否則無論她怎樣撒嬌耍賴,若對方硬要,她也隻有認命的份。

其實,對趙弘佑來說,在蘇沁琬身上的不知節製也是讓他困惑不已。隻後來稍一深思,認為大抵是她的身世讓他少了幾分防備,加上在床上蘇沁琬又是那麽撩人,時而嫵媚,時而嬌憨,時而無賴,讓他又愛又氣又恨。後宮女子中,比她清麗的沒有她靈動,比她柔媚的沒有她慧黠。這樣的女子,讓他食髓知味好像也可以理解了。

“八月桂花香,如今正是桂花綻放時節,今夜便隻飲些桂花酒應景可好?”蘇沁琬挨到他身邊軟軟柔柔地請求道。

若是到了這一步他還不清楚這小狐狸打的是什麽主意,那也太愚蠢了些,敢情這隻小狐狸是拐著彎要告狀呢!

怡祥宮內今日發生的事,早就有人一五一十報到他這邊來了,他不過是想看看蘇沁琬會怎樣做。是聽從芷嬋的意見息事寧人呢,還是借此機會揚一揚得寵的威風。如今看來,小狐狸是打算選擇第二條路了。

寵她本就是計劃當中,便是順她的意又何妨?

“愛嬪所言極是。郭富貴!”他含笑點頭,旋即揚聲喚了一句。

一直努力將自己縮成隱形人的郭公公十分有眼色地躬了躬身子,“奴才這便去讓人準備。”

皇上與愉婉儀獨處時,他們還是稍離得遠些比較好,要是壞了皇上的興致,那可是罪該萬死之事。可是又不能離得太遠,萬一皇上有事吩咐,那便是失職之罪。所以說這貼身侍候的活也不容易幹啊!

見他這般順自己意,蘇沁琬高興地‘吧唧’一口親到他臉上,嬌嬌憨憨地道,“皇上對嬪妾真好!”

趙弘佑有幾分失神,左手不自覺地撫在被她親得有幾絲暖暖濕濕之處,不過半晌便長臂一展,箍住她幾乎一手便可圈住的柳腰,隱隱帶有幾分威脅地道,“敢撩.撥朕,又欠收拾了?嗯?”

蘇沁琬低眉順眼,“嬪妾知錯了!”

趙弘佑瞪她,用力瞪她,實在氣不過便以牙還牙,在她臉蛋上咬了一口,滿意地見她捂著臉敢怒不敢言的模樣,心情驀地大好,用上幾分力在她細滑柔膩的臉蛋上掐了一把,“小笨蛋,記吃不記打!”

沒那個體力偏又愛撩.撥他,不是笨蛋是什麽?

蘇沁琬腦中卻宛如炸開一般,記憶深處那慈愛的音容笑貌又浮現腦海。曾經有那麽一個人,也是用著這般充滿憐愛的語氣罵她‘小笨蛋,記吃不記打’。

趙弘佑見她突然間淚眼朦朧,渾身竟然似是縈繞著一縷濃濃的悲傷,心中一緊,忙道,“這是怎麽了?說你兩句便要掉金豆豆了?”話音剛落,便見女子偎進他懷裏,纖手緊緊摟住他的腰肢,悶悶地道,“嬪妾的爹爹也曾說過這番話。”

趙弘佑怔住了,低頭望著她的發頂,久久無言……

他知曉她曾有一個很幸福的家,江閩總督蘇銘韜待夫人情深意重,寵愛獨女如珠如寶,這在江閩已經成為一段佳話。十歲的小姑娘乍然失了疼愛她的雙親,孤身一人離鄉背井投靠舅舅,這當中的心酸,縱是他不曾經曆,亦能想像得到。心中驀地升起濃濃的憐惜,他忍不住輕柔地拍著懷中女子瘦弱的肩膀,滿腹憐愛地道,“如今你有朕了!”

懷中嬌軀似是一僵,緊接著將他抱得更緊,片刻功夫,他便感覺胸膛上一片濕潤。

趙弘佑隻覺胸口像被什麽撞了一下一般,那片濕潤觸動了他心底某根弦,一股奇怪的感覺充斥心房。懷中女子對他的依賴是那麽的顯然易見,他靜默片刻,手臂輕輕環住她……

脈脈的溫情縈繞屋裏,直到不識時務的聲音落下,“皇上,都準確妥當了!”

一道冰冰冷冷的視線射過來,郭富貴打了寒顫,隻恨不得把自己縮成一團。

聲音傳進來那一刻,蘇沁琬便從趙弘佑懷裏掙脫開來,細細拭去眼角淚水,抬眸衝他笑得若無其事,仿佛方才那悲傷落淚的女子不存在一般。

趙弘佑定定地凝望著她的笑靨,甜甜的、嬌嬌的、柔柔的,一如相處的這段日子中她每一回的笑容。

“笑得真難看!”他嫌棄地別過臉去。

蘇沁琬的笑臉一下便垮了下來,委屈地絞著手指,不時用那雙水霧迷朦的大眼偷看他。

趙弘佑眼尾處瞄到她的模樣,心中一片柔軟,可嘴上依然不留情麵,“笑不出來偏又裝模作樣,不是難看是什麽?”

蘇沁琬呆愣著望向他,竟是想不到他會說出這番話來,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半晌,她才喃喃地道,“嬪妾、嬪妾怕哭哭啼啼的惹皇上討厭啊……”

她越說越小聲,到最後腦袋幾乎垂到胸口處了。

趙弘佑一怔,深深地凝視她片刻,才執起她柔軟的手溫聲道,“朕寧願看你真實地哭,也不願看你虛偽地笑。就這般真真實實的不要變……”

最後一句若有似無,飄散在蕩著淺淺歎息的空中。

“不是要與朕月下對酌麽?來吧,到賞芳亭去!”良久,他牽著依舊低著腦袋不作聲的蘇沁琬移步賞芳亭。

賞芳亭裏已經擺好了各式茶點,半菱及繡裳二人一左一右站在角邊,見二人攜手過來,連忙上前見禮。趙弘佑擺擺手,示意她們退下。

蘇沁琬早就從滿懷複雜情緒中回複了過來,歡歡喜喜地上前拿過酒壺,親自倒了兩杯酒,笑吟吟地舉杯道,“嬪妾先敬皇上一杯!”

柔和的月光灑落她身上,似是給她蒙上一層輕紗,如夢似幻。趙弘佑僅是怔忪一會,便揚起輕淺笑容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兩人輕聲細語閑話間,蘇沁琬已經連灌了好幾杯酒,臉上浮現一抹酡紅,眼神也開始迷離。趙弘佑好笑地搖搖頭,酒量這般淺……

“這白玉桂花酒原來是這般味道,可總算是嚐到了。”她打了個酒嗝,憨憨地笑著道。

“若喜歡,朕便讓他們送些來,隻一條,隻許在朕麵前飲!”見她這副嬌嬌憨憨的模樣實在可人,他忍不住笑道。

“好。把全部的白玉桂花酒都搬來怡、怡祥宮!”她歪歪扭扭地湊到他身邊,又是撒嬌又是懇求地道。

小心眼的小狐狸!

趙弘佑心中好笑,可也難得好心情地哄她,“好,都搬來!”

“君、君無戲言,可不許以酒後戲言這話哄、哄我。”暈頭轉向的女子伸著纖纖玉指輕戳他的胸膛,醉眼迷蒙地確認。

“不哄,不哄。”趙弘佑摟著她東倒西歪的身子,噙笑道。

蘇沁琬幹脆賴到他懷中,順手拉著他的大掌交叉疊在小腹處,心滿意足地輕舒一口氣,腦袋往他頸窩處蹭了蹭,似求憐的小動物一般。

趙弘佑失笑,果真是個膽子大的,活至如今這般年歲,也隻有懷中人敢這般放肆待他,偏他心中竟是無半分惱意,不但如此,竟還覺得頗為受用。

感覺懷中女子小腦袋一點一點,他心中也清楚今晚她被自己折騰了幾回,估計若不是還打著小主意,這會早就沉沉睡去。正想輕聲喚她,卻見對方猛地抬眸,如星空般澄淨的秋水眸閃閃亮地望著他,說出的話語卻讓他好氣又好笑。

“宣仁宮的劉姐姐也好此酒,明日嬪妾勻幾壺給她可好?”

聽聽,說她小心眼沒錯吧?都迷迷糊糊也還記得報複,偏又報複得光明正大!

他笑歎一聲,“既是賞了你,自是由你處置!”

半夢半醉的蘇姑娘終於滿意了,腦袋一歪,直接伏進寬厚溫暖的懷抱中,隻片刻功夫,一陣均勻平和的清淺呼吸聲便從天底下最尊貴的胸膛中傳出。

趙弘佑氣結,垂首瞪著懷中紅撲撲的嬌美睡顏,暗自磨牙。

過河拆橋這一招,小狐狸玩得真是愈發嫻熟了!

夜風拂過,蘇沁琬怕冷地往他懷中縮了縮,渾然不覺身邊人滿腹不平。趙弘佑瞪了她半晌,見睡夢中的女子眉眼如畫,丹唇微翹,似是引人采擷一般,眼神漸漸複雜。

也不知過了多久,久到不遠處的郭富貴忍不住要提醒他時辰不早了,卻見年輕的皇帝伏下身子,似是低頭在好夢正酣的女子耳畔說了什麽,緊接著起身,抱著女子往屋裏走去……

他不敢耽擱,連忙小步跟上……

***

“唔……”一聲呢喃從紗帳內傳出,驚動了屋內的淳芊。

“婉儀,你醒了?皇上有命,讓你好生歇著。”淳芊麻利地扶著她坐了起來。

正揉著額角的蘇沁琬動作一頓,往屋裏的沙漏望去……

吾皇愛細腰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吾皇愛細腰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陸戚月  所寫的吾皇愛細腰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吾皇愛細腰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