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吾皇愛細腰

第6節

男子一怔,臉上不由浮現幾絲淺淺笑意來,正將手中的棋子放於桌上,便聽身後一陣熟悉的腳步聲,“舅舅!”

他臉上笑意愈發濃了,右手輕觸某處,坐著的那張木椅竟‘咕咕嚕嚕’的旋轉了起來,直接便將他轉了個方向,麵對來人。

“子韌……”

來人赫然是本應在宮中的當今天子,啟元帝趙弘佑!

  ☆、第九章

大齊天子,啟元皇帝,姓趙,名弘佑,表字子韌。

這世上會喚他子韌的,便隻眼前之人,文純皇後幼弟,他的嫡親舅舅喬崢。

“難得來一回,不如便陪舅舅對弈一場,如何?”喬崢仿佛沒有注意到外甥眼中掩飾不住的煩躁與怒意一般,含笑詢問。

“舅舅有命,子韌自當奉陪到底!”趙弘佑挑眉。

喬崢輕笑一聲,不再多言,兩人一個執黑子,一個執白子,各不相讓,一心投入對戰當中。

“你輸了!”將最後一子落下,喬崢眉目帶笑望向外甥。

趙弘佑啞然失笑,拱拱手道,“舅舅技高一籌,子韌甘拜下風!”

喬崢搖搖頭,一邊收拾棋子,一邊道,“並非舅舅技高一籌,而是子韌心有旁騖,神思分散,自然便落敗。”

趙弘佑一怔,片刻才笑歎一聲,“果然什麽也瞞不過舅舅!”

喬崢不過年長他十歲,許是童年經曆坎坷,見識才智、心態氣度均是不凡,這幾年他能漸漸收回部分大權,喬崢功不可沒。自文純皇後薨後,這世上他最信任之人便是舅舅喬崢了。兩人名為舅甥,實為知交,每逢他心有鬱結便會來尋他。

“燕尚江貪得無厭,結黨營私,縱容其子、其婿勾結當地官員,把持江閩一帶漕運,中飽私囊,短短不到三年時間累計斂財之多,簡直、簡直……”提及此事,趙弘佑心中怒火又‘騰’的一下升了起來。

喬崢始終靜靜地凝視著他,任由他將滿腔怒火發泄。

趙弘佑劈劈啪啪地發泄一通,心情總算是暢順了,燕國公府目前暫不能動,將來總有一日他會一一清算,無論前朝,還是後宮。

“舅舅年過而立,子韌何時才能有位舅母啊?”怒火發泄出來,自然便有心情閑話調笑了。

喬崢瞥了他一眼,不疾不徐地道,“等你榮升父親時……”

狠,夠狠!明知他女人一堆,子嗣全無。趙弘佑嘴角抽了抽,恨恨地瞪了悠哉悠哉品著茶的喬崢一眼。良久,才苦笑著背靠椅背,“若是當年……”

喬崢沉默不語,隻是安慰性地拍拍他的肩膀。

趙弘佑長歎一聲,世間上沒有人會不想有自己的子嗣,包括他。縱是有些女子並不是他心之所喜,但對孩子,他總是有期待的。他做得出去母留子的狠,卻不能對與自己血脈相連的兒女下手。

嫡子落地即亡,長子長女先後夭折,有孕嬪妃一個接一個小產,他由最初的勃然大怒到如今的冷眼旁觀,這當中的起伏轉變,唯有他自己最清楚。

喬崢定定地望著他漸漸變得冷硬的神情,暗暗歎息一聲,他至今仍記得當年的皇後夏馨惠有孕時外甥的矛盾,既憂且喜。憂的是夏家勢力會隨著嫡皇子的出生越來越大;喜的自然是將為人父。可最終,心中對嫡子的期待仍占了上風,隻可惜滿懷希望終成空……

其實若按他的意思,夏皇後的孩子留不得。也許是他小人之心,可一個時時處處以娘家利益為首的女子,縱是她聰敏賢惠,教養出來的兒子,將來會不會實際成為夏家人,這還未可知。

***

何為盛寵?曾經,對啟元帝後宮的人來說,皇上每進後宮必召清妃就是盛寵。可如今,她們才猛然發覺,盛寵與否,也是要比較出來的!隔得十天半月召一次算得了什麽,似芳華宮愉嬪那般接連五日,甚至更多日承寵,那才是真真正正的盛寵!

對現狀,蘇沁琬還是比較滿意的,縱使時不時有些酸溜溜的、不甚好聽,甚至不懷好意話傳入耳中,可依舊無損她的輕鬆自在。皇上時不時的賞賜、內務府的巴結,還有突然冒出的許多熱情親切的“妹妹”,無一不在提醒她的今時不同往日。

連續數日的承寵,雖然依然會緊張,依然承受不住皇帝不知疲累的需索,可她已經慢慢摸索出讓自己好過些的方法了,她自來便是個縱使在最差的環境下,亦會盡量讓自己過得好些的性子。更何況,在與皇帝一次又一次的*當中,她自己也漸漸得了趣,再結合摸索出來的六字法——迎合、撒嬌、耍賴,每晚極至的縱情也不再那般可怕了。

“小狐狸,你就是一隻小狐狸!”趙弘佑恨恨地往身下氣息紊亂、媚眼如絲的女子唇上一咬。

可不就是一隻多變的小狐狸,讓他又愛又恨。媚起來讓他恨不得揉進骨子裏,尤其是她配合他的節奏起伏時,讓他差點把持不住,實在勾人得很!可耍起賴來又讓他恨得牙癢癢,不帶這樣的,自己舒服過了便不顧別人!想著狠一狠心不管不顧吧,小家夥卻嬌嬌柔柔地求,軟軟糯糯地哭,讓他硬是狠不下去。

蘇沁琬疼得淚眼愈發朦朧,噘著嘴往他懷中鑽去,口中還嬌嬌地控訴,“過河拆橋,皇上你這是過河拆橋!”

對的,這便是她試探出來的新招式。她發現皇帝特縱容她耍小性子,撒嬌耍賴賣乖輪著來,雖然會受到些諸如被又咬又捏的小懲罰,可她亦能感覺得到皇上並沒有真的惱了她。

有時她會想,莫非這便是俗語說的‘會哭的孩子有奶吃’?

趙弘佑好笑地往她挺翹的臀部上一拍,“過河拆橋?到底是誰過河拆橋?你的膽子愈發大了,連朕都敢埋汰,嗯?”

蘇沁琬從他懷中抬起頭來,淚眼汪汪地望著他,小嘴扁了扁,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

這連日來早就見識過眼前女子的多變的趙弘佑,淡定地揚揚眉毛,似笑非笑地望著她,看看這隻小狐狸還能耍什麽。

蘇沁琬見他不如前幾日那般撲過來抱著她又啃又咬,眼珠子轉了轉,猛地紮進他的懷中,順手拉起錦被將兩人蓋住,甕聲甕氣地道,“膽子再大也是皇上縱的,如今被嫌棄也是皇上的錯!”

趙弘佑一愣,瞬間悶聲大笑,反手抱住可勁往懷裏鑽的女子,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隻聽得一陣嬌嬌的求饒聲和男子的粗.喘聲,屋裏又是一片春意融融。

這一晚依然如同前幾晚一樣,趙弘佑抱著她到頤清池淨過身,待她換上幹淨衣物準備離去時,郭富貴捧著一碗黑乎乎的、還冒著熱氣的藥遞到她跟前。

蘇沁琬隻是怔了小片刻便順手接了過來,‘咕嚕嚕’直接灌進了肚子裏。她這般幹脆利落,倒讓趙弘佑愣住了。

他眼神複雜地望著已經將藥一滴不漏地全部喝完,正用絹帕拭著嘴角的女子,片刻才道,“你不問問朕,這是什麽藥?”

蘇沁琬回頭衝他甜甜一笑,“嬪妾相信,不管是什麽,皇上都是為了嬪妾好的。”

趙弘佑定定地望著她,久久不能語。直到見蘇沁琬湊到他麵前,眨巴眨巴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好奇地盯著他,他才失笑道,“做什麽這般眼巴巴地望著朕?”

“是皇上一直望著嬪妾……”蘇沁琬拖長聲音嬌聲道。

趙弘佑微微一笑,伸手輕柔地撫著她的臉龐,聲音低沉,“愛嬪芳齡幾何了?”

“嬪妾今年十四歲了。”蘇沁琬一邊老老實實地回答,一邊將臉蛋往他掌心蹭了蹭,活像隻依賴主人的小動物一般。

趙弘佑手指一曲,捏了一把她臉上的肉,引來對方一聲嬌呼,這才笑道,“時辰不早了,早些回去安歇吧!”

蘇沁琬摸摸被捏得有點疼的臉蛋,可仍是乖巧地‘嗯’了一聲,福了福,“嬪妾告退!”

女子纖細的身影漸漸消失在眼前,趙弘佑久久注視著再度合上的門,屋裏一片安靜。

“奉皇上諭,芳華宮愉嬪蘇氏,敬恭淑慎,安順知禮,茲冊封為從四品婉儀,保留封號‘愉’,賜居怡祥宮側殿。欽此!”次日一早,從漱勤殿請安歸來的蘇沁琬,一下便被這突如其來的旨意驚住了,傻愣愣地呆跪著……

“哦,嚇到了?”聽了郭富貴回稟的關於蘇沁琬接旨時的表現,趙弘佑嘴角不自覺地微微上揚。

“可不是,還是淳芊姑娘從旁提醒著,婉儀才回過神來。”郭富貴笑著道。

趙弘佑嘴角越揚越高,完全可以想像得到那隻小狐狸呆呆傻傻的表情。

侍寢不過短短數日,兩度晉封,從貴人到愉嬪,再到愉婉儀,晉升速度之快,史無前例。各宮中不知砸爛了多少茶具,可依然擋不住蘇沁琬風風光光地搬到了怡祥宮,正式入住東側殿——凝翠閣。

怡祥宮景致雖不如芳華宮,可架不住裏麵除了蘇沁琬一個主子外,再無他人。換句話說,蘇沁琬便成了怡祥宮實際的主人。

望著歡天喜天地收拾住處的淳芊,蘇沁琬臉上笑容淺淺,右手不由自主地輕覆在小腹處。

那碗藥,想來便是傳聞中的避子藥了吧?可是,為何不是從侍寢的第一晚便讓她服用,而是拖至昨晚?是忘了,還是改了主意?

  ☆、第十章

“婉儀,內務府送來的人已經到了。”宮女果兒進來稟道。

按規定,蘇沁琬宮裏可再添置人手,加上如今怡祥宮隻得她一個主子,還可以添一名掌事宮女。

“帶她們進來。”

須臾,四名十七八歲,穿著統一的碧綠宮裝的女子在太監小安子的帶領下進了門,恭恭敬敬地行禮問安,“奴婢給愉婉儀請安!”

蘇沁琬免了她們的禮,抬眸一一打量一字站開的四人,見她們均是規規矩矩地垂手低頭,目不斜視,瞧著均是安份之人,一時間倒也分不出好歹來,隻淡淡地說了句,“在凝翠閣裏當差,一切按著規矩辦事便可,不求有多聰明伶俐,但求忠心不二。若是將來發現有背主的……我雖人微言輕,但也絕不是任人欺辱之人!”

“奴婢定當忠心不二!”四人齊齊下跪,異口同聲地道。

蘇沁琬點點頭,“都叫什麽名字?”

四人從左往右一個接一個地道,“奴婢芷嬋/雲蓉/半菱/秋棠。”話音剛落,果兒再次進門來稟,“婉儀,龍乾宮郭公公到了。”

“快請!”蘇沁琬也顧不上這四人了,連忙吩咐道。

郭富貴笑容可掬地進得門來,先是依禮見過了她,爾後道明來意,“奴才奉皇上之命,給婉儀送人來了。”

蘇沁琬心中詫異,倒沒料到趙弘佑居然會親自指人給她,片刻功夫,便見一名三十來歲的女子走了進來,朝她行禮,“奴婢柳霜,見過愉婉儀。”

“免禮。”蘇沁琬細細打量了她一番,見她表情恬淡,垂眉恭謹,舉止有度,心中更感疑惑。

“柳霜姑姑是宮裏老人,皇上曉得怡祥宮內尚缺掌事宮女一名,特把她指了過來侍候婉儀。”郭富貴笑著道。

蘇沁琬雖不明趙弘佑此舉用意,但既然對方是宮中老人,於她來說總是好的,是以便含笑收下了。

郭富貴完成了任務,又得了淳芊塞過來的荷包,並不久留,躬了躬身便回去複命了。

“不知姑姑是哪一年進的宮?”著小安子將新來的四名宮女帶下去分配差事後,蘇沁琬問。

柳霜衝她福了福,“回婉儀的話,奴婢是永德五年進的宮。”

永德,是文昭皇帝的年號,果然是宮中老人。

“我年紀輕,進宮日子也短,姑姑既然是宮中老人,又是皇上指過來的,日後凝翠閣裏的這些丫頭們便勞煩姑姑好生管教了。”蘇沁琬微微笑著道。

“奴婢不敢,婉儀言重了。”

蘇沁琬見她態度恭謹,並不因是皇上派來的人而心生傲氣,倒也添了幾分好感。至於啟元帝是因了什麽心思才指了這麽一個人來,她並不想深究。若按她的意思,她倒是寧願怡祥宮裏安插的是皇帝的人,也總好過被其他宮裏的人鑽了空子。

秋意漸濃,這日閑來無事,又有淳芊在旁慫恿,隻道如今天氣正好,涼風陣陣,擺上幾碟可口的甜點,溫上一壺桂花酒,坐賞宮中如畫秋景,倒也是一樁雅事。雲菱、半蓉等宮女亦隨聲附和,就連一向穩重的柳霜,也連連點頭。

蘇沁琬無奈,“你們是瞧中了剛送進宮的白玉桂花酒吧?”淳芊吐吐舌頭,討好地拉拉她的袖口。

蘇沁琬戳了她腦門一下,轉身吩咐芷嬋與秋棠到禦膳房取桂花酒。如今她盛寵,就連景和宮和儲禧宮都會給她幾分臉麵,更不必說內務府、禦膳房那些向來擅奉承之輩了。

主仆幾人圍坐於賞芳亭內,言笑晏晏,氣氛正好間,淳芊眼尖地發現兩手空空而回的芷嬋與秋棠。

“怎的空手而回?難道整個禦膳房連壺桂花酒都沒有?”她蹙著眉問。

蘇沁琬亦疑惑地望向滿臉遲疑的兩人,細細打量方發覺芷嬋裙角處竟是濕了一塊,她不動聲色地將目光移至秋棠處,見她亦是如此,心中漸有定論。

“可是出了意外?”她沉聲問。

芷嬋及秋棠對望一眼,片刻之後,芷嬋才‘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此事都是奴婢辦事不力。奴婢與秋棠到了禦膳房,道明來意後,陳公公很是爽快地命人準備了幾壺。都怪奴婢手腳不利索,沒把食盒拿穩,一個不注意便摔了一跤,把酒全灑了。”

見芷嬋跪了下去,秋棠咬著唇瓣亦跪在了她的旁邊。

“難道禦膳房裏就隻有這麽幾壺?再沒有了?”淳芊又問。

秋棠張嘴欲說話,芷嬋不著痕跡地輕輕扯了扯她的袖口,她抿著嘴垂下頭去,一言不發。

“別的倒是還有,隻這白玉桂花酒,因是剛進的,數量並不多……”芷嬋輕聲回道。

蘇沁琬定定地凝視她片刻,對她方才的動作早就心知肚明,也猜測著這當中定是別有隱情,這丫頭心中想是有所顧慮,這才選擇隱瞞。

“既如此便罷了吧,秋景如畫,總得挑些好酒來襯才是,還是改日吧!天氣轉涼,咱們還是回屋裏去吧!”

吾皇愛細腰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吾皇愛細腰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皇後每天都喂朕情話 他有病得寵著治 侯爺的打臉日常 陛下,別汙了你的眼 牡丹的嬌養手冊 表哥嫌我太妖豔 皇帝打臉日常 渣爹登基之後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芃然心動,情定小新娘 傾世眷寵:王爺牆頭見 盛寵媽寶 皇嫂金安 我的相公是廠花 竹馬邪醫,你就從了吧! 稚子 芙蓉帳暖 錦帳春 小嬌妻 我當太後這些年 尋妻之路 恭王府丫鬟日常 六公主她好可憐 郡主撩夫日常 專寵(作者:耿燦燦) 美人皮,噬骨香 棄女成凰 薄春暮 婚後玩命日常(顛鸞倒鳳) 替嫁以後
  作者:陸戚月  所寫的吾皇愛細腰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吾皇愛細腰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