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吾皇愛細腰

第5節

妃嬪侍寢次日是要到鳳坤宮拜見皇後的,可如今宮中無皇後,雖有燕徐二妃掌事,可到底名不正言不順,是以這日蘇沁琬並不需要到瀨勤殿去。

冊封旨意剛下,景和宮燕貴妃及儲禧宮徐淑妃先後命人送來了賞賜,蘇沁琬一一謝過來人後,便命淳芊等人收了起來。過得小半個時辰,又陸續有其他各宮妃嬪送了賀禮,她均一一命人登記在冊。人情往來,便是在皇宮內苑亦是免不了。

“愉嬪,這是今日收到的禮單,奴婢都已登記好了。”淳芊一邊說,一邊將登記好的冊子遞了過來。

蘇沁琬接過,隨手一翻,最上麵的是燕貴妃及徐淑妃的賞賜,兩宮自來便是各不相讓的,許是覺得蘇沁琬拔了頭籌總好過被對方奪過去,加之又是個無依無靠的,是以雖心中失望,但給的賞賜倒也大方。她從頭到尾掃了一眼,卻沒有見到有蘊梅宮的登記,心中頗有幾分詫異。

隻不過,她也隻是意外了一下便放開了,“好生收著吧!”

芳華宮正殿內的簡淑儀,正端坐案前,心無旁騖地提筆練字。宮女綠雙靜靜侍立一旁研著墨。

“娘娘這字愈發寫得好了!”見主子落下了最後一筆,綠雙笑著道。

簡淑儀微微一笑,“不過寫著打發時間罷了,好與不好又有何區別。”

“話可不是這般說的,奴婢雖愚鈍,可也聽過字如其人這話,娘娘字寫得好,不就是恰恰應了此話嗎?”綠雙不讚同地道。

簡淑儀搖了搖頭,倒也不與她分辨。

“娘娘,愉嬪求見!”小宮女走進來回道。

“請她到屋裏!”簡淑儀一邊由著綠雙扶著她起身,一邊吩咐道。

到了隔壁的會客間,見新封的愉嬪蘇沁琬安安靜靜地坐在椅上,見她進來則連忙起身行禮。

簡淑儀含笑免了禮,又揮揮手示意周遭宮女退下,屋裏一下便隻剩下綠雙及她與蘇沁琬二人。

她正要詢問對方來意,便見蘇沁琬恭恭敬敬地向她行了個大禮,她一怔,片刻便明白對方此舉意思,眼神複雜地望著下首的蘇沁琬。

一時間,屋裏除了衣物摩擦及釵環相撞的聲音外,再無其他。

“娘娘之恩,蘇沁琬銘記於心!”行過禮後,蘇沁琬抬眸迎上定定地望著她的簡淑儀,臉上一片誠懇。

簡淑儀垂眸,片刻才道,“愉嬪言重了,你今日所得皆是自己努力的成果,並不與本宮相幹。”

蘇沁琬並不意外她的話,她雖不清楚一向不理事的簡淑儀為何要助她,但作出爭寵決定的是她自己,將來是好是歹也隻是她的命,自是與旁人不相幹。她今日來,隻是表示謝意而已,並無其他的意思。畢竟,若無簡淑儀相幫,當日她又怎會那麽巧合地遇到皇上。這世間上又哪會有那般多幸運的巧合!

“在這後宮當中,隻有一人的恩典,才需愉嬪銘記於心……”目的已達成,又知簡淑儀素來不喜外人打擾,蘇沁琬正打算行禮告退,便聽得簡淑儀這話。

她怔了怔,也不及細思當中深意,隻暗暗記於心上,見簡淑儀端起茶碗,連忙行禮,“嬪妾告退!”

回永芳殿的路上,她細細斟酌著方才簡淑儀那番話,不知不覺間,步伐便漸漸停了下來。良久,她才緩緩轉身,望向巍峨的芳華宮正殿,微微出神。

她的榮寵,皆係於一人身上……

***

蘇沁琬的意外得寵,讓宮中不少女子差點咬碎滿口銀牙。人的心思大抵如此,不如自己的人突然得了自己一直渴望之物,心中的不甘與妒恨,總會較被旁人得了更深些,而蘇沁琬在新一批九名妃嬪當中,無論容貌,還是家世,一直都是毫不起眼的,誰也想不到偏偏是這位默默無聞的蘇貴人奪了頭籌。

可更讓她們嫉妒難當的還在後頭,第二日,啟元帝依然是召蘇沁琬侍寢。

對自己居然如此得皇帝另眼相看,蘇沁琬雖感意外,可心中到底也是高興的。隻可惜,很快她便感到苦不堪言了!

不是說皇上清心寡欲,冷靜自持的麽?為何那般不知饜足地折騰她,已經幾度*了,身上之人猶不放過她,蘇沁琬已經累得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更不必說刻意迎合了,直至趙弘佑重重地喘.息一聲,痛痛快快地發泄一通,她才暗暗鬆口氣,這回算是結束了吧……

終於饜足了的趙弘佑,望望懷中遍布紅霞,小嘴微張著大口大口喘氣,愈發顯得嫵媚妖嬈的女子,忍不住再次欺上前去,撅著那水潤光澤的唇瓣,輾轉吮咬。

直到感覺懷中人似是要呼吸不過來了,他才堪堪放過了她,見蘇沁琬臉上紅暈更豔,杏眼朦朦,柔媚如水般癱軟在身下,忍不住輕笑一聲,啞聲道,“愛嬪可是累著了?”

蘇沁琬好不容易喘過來,卻感覺對方那雙厚實的大掌在她身上遊移,並且越來越往下,終於忍不住嬌嬌地哭出聲來,“皇上,饒了嬪妾吧……”

趙弘佑哈哈一笑,也知道今晚確是累壞她了,懷中這小女子他還是十分滿意的,又嬌又媚,雖青澀難當,可卻膽大得很,勾得他幾乎要失控。不僅如此,舒服了會如獎賞一般主動親他,難受了會嬌泣著求饒,這番別有滋味的體會,讓他愛得不行。

“今日便如愛嬪所願,改日愛嬪再補償於朕!”往蘇沁琬紅撲撲的臉蛋上親了親,他大方地道。

蘇沁琬隻求能快些回去好好歇息,她強忍著身上的難受努力要掙紮起來,卻被趙弘佑大掌一摟,隻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卻是被對方抱了起來。

“與朕到頤清池去。”低啞的男聲在她耳畔響起,她怔了怔,頤清池?

華恩殿內有兩池,西邊是侍寢妃嬪用的甘露池,東邊則是皇帝專用的頤清池,如今趙弘佑卻親自抱著她去頤清池,不得不說確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其實趙弘佑也不清楚為何自己會做出這番舉動,若是想給予她盛寵,方法多的是,根本無需讓她到自己的頤清池。他暗忖,許是見這小女子明明累得連動都不能動了,卻仍是顧及著規矩掙紮著要離開,心中有幾分憐惜。

門外的郭富貴聽到響聲,連忙推門進來,見皇帝抱著被被子包得嚴嚴實實的愉嬪,沉聲吩咐他道,“著人收拾妥當。”

他連忙躬身回應,抬眸便見皇上抱著愉嬪往頤清池方向而去,心中不由得一驚。這位年輕的皇帝可是有潔癖的,如今居然會抱著後宮妃嬪到專用的池子?這真真是頭一回了!

翌日,蘇沁琬是在永芳殿熟悉的大床上醒來的,她先是有幾分迷茫,好一會才憶起昨夜,被皇帝抱著到頤清池淨過身後,又被宮人扶著上了轎輦回到了芳華宮。

她定定地睜著眼,腦子卻是陷入了沉思當中。

當今皇上少年登基,同年迎娶夏太傅嫡長孫女夏馨惠為皇後,一同進宮的還有如今的燕貴妃、徐淑妃、簡淑儀等人。及至夏皇後薨逝,一年後清妃夏馨雅及另兩名世家女子進宮,直至今年,方是啟元帝登基後的首次選秀。她們這一批本是九人,可惜魏嫻早逝,原本的舊人這幾年死的死,餘下的也不過五人。算下來,後宮中如今有品級的妃嬪共十三人。

大齊傳至如今的啟元朝,不過堪堪三代,啟元帝年十六登基,前燕國公、徐丞相及夏太傅輔政,蘇沁琬雖不太懂前朝之事,可卻也知道如今的燕國公跋扈霸道,她父親在世時曾感歎過,老國公一世英明,隻可惜卻教養不好親兒。而後宮當中,燕貴妃便是出自燕國公府,她的生父便是如今的燕國公。

皇上是個怎樣的人?蘇沁琬也不過道聽途說,可經過昨晚,她卻有深一層的認識。皇帝可以為她破例,比如抱她去頤清池。可是,皇帝卻不會為她打破宮規,比如縱是對她再心存憐惜,也依然命人將她送回芳華宮。

這也從中窺知,這位年輕的皇帝,確是個冷靜自持之人,縱是一時縱情,可亦仍能很快回複清明。或許這樣的皇帝,若她不越過他的底線,想來還能搏幾分未來。畢竟,對如今的她來說,她的榮寵與否,皆係於他一人身上!

  ☆、第八章

心中既有定論,她掀開錦被便欲起來,聽到聲響的宮女連忙撩起床幔扶著她下了床。

洗漱過後,淳芊執起梳子一下又一下輕柔地為她梳著滿頭如瀑的青絲,“今日可仍是照舊?”

蘇沁琬垂眸,明白她是問自己是否仍如以往那般規規矩矩地梳個普通的發髻,好一會,她才低聲吩咐,“梳個淩虛髻吧!”之前是想著默默在宮中終老,如今既然想法已變,自然無需再壓抑自己,由著淳芊手巧地為她綰好了發髻,又自已親自動手畫了妝容。

鏡中女子雲鬢峨峨,一張嬌豔無比的臉蛋,若桃花,似芙蓉。柳葉雙眉翠,星眸波光瀲,盡是掩不盡的嫵媚多情,丹唇紅潤光澤,唇角弧度微微自然上揚,似嗔似喜。如玉般的肌膚透著點點紅暈,正正是花容月貌,極盡明妍。

淳芊愣愣地望著氣質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的主子,久久回不過神來。

蘇沁琬滿意地點點頭,既然已經走上爭寵之路,她自然要揚長避短,這副天生帶著幾分嫵媚的容貌,如今這般妝扮過後,多一分則是狐媚妖嬈,少一分則是東施效顰。

這個效顰,自然效的是如仙子般出塵絕豔的蘊梅宮清妃娘娘!

“愉嬪,該更衣了!”繡裳捧著疊得整整齊齊的衣裙走進來,低著頭提醒道。

蘇沁琬望了一眼她手上那身青翠綾裙,沉吟片刻才吩咐道,“換那套煙霞色翠紋裙來。”

繡裳呼吸一頓,飛快抬眸望了她一眼,這才垂頭收斂眼中幾分不甘,“奴婢這就去換!”

頭一回主動侍候,居然還被嫌棄了,她隻覺得胸口悶悶的,又是憋屈又是不忿。

蘇沁琬自然無心去理會她的心情,在孫府時,繡裳仗著自己是孫夫人身邊的得臉婢女,平日可沒少在她麵前耍威風。至於舅舅孫進榮將她送到自己身邊來的用意,她自是一清二楚,無非是提醒自己有把柄抓在他手中,將來富貴了勿忘“親人”。

***

帶著淳芊出了永芳殿,主仆二人一路往漱勤殿而去,今日,她是要向燕徐二妃請安了。

抵達漱勤殿時,殿裏的人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來得可算是恰恰好,既不太早,也不太晚。踏進門的那一刻,她感覺四周視線齊齊落到身上,有不屑、有妒忌、有嫉恨、有不甘,可縱是她們心思再多,也不敢在漱勤殿內生事。

她視若無睹地先向在場比她位份高的妃嬪請了安,便直接尋了處不遠不近的位置坐下。

陸陸續續又有不少人進來,無一例外地都會往蘇沁琬處望去。這倒不是因為她們對蘇沁琬有多熟悉,隻不過是她在一堆素雅裝扮的妃嬪中實在太紮眼,就如掉入茉莉花叢中的大紅薔薇,鮮豔奪目。

可無論是她的飾物頭麵,還是妝容服飾,偏又讓人挑不出半絲越製之處來。

“貴妃娘娘到!淑妃娘娘到!”太監尖銳的唱喏聲乍然響起,殿內眾人再不敢四處張望,均齊齊起身,恭恭敬敬朝上首行禮問安。

雍容華貴的燕徐二妃分左右坐下,笑盈盈地免了眾人的禮,眾人這才重又落了座。

徐淑妃斜睨一眼下首豔光四射的蘇沁琬,頗帶幾分酸意地道,“愉嬪妹妹果然國色天香,莫怪皇上恩寵有加。”

聽對方提到自己,蘇沁琬含羞帶怯地起身福了福,“娘娘謬讚了,嬪妾蒲柳之姿,實不敢當。況且,侍候皇上,是嬪妾應該做的。”

徐淑妃暗暗嗤笑一聲,十分不屑她此等作派,隻覺得自己主動與她說話簡直太掉身份了,瞧對方這一副上不得台麵的狐媚之容,皇上想來也不過一時圖新鮮。

“倒是個伶俐的!”

她撇過臉去,端起茶碗細細啜飲了一口,對下首站立中央的人連個眼神都欠奉。

蘇沁琬似是沒有察覺她的鄙視一般,道過謝後便歡歡喜喜地歸了座。

不動聲色地打量這一切的燕貴妃,默默收回了視線,大方親切地道,“愉嬪妹妹說得對,既然都是皇上的嬪妃,諸位妹妹要好生侍候皇上,為皇家綿延子嗣才是。”

蘇沁琬依然是一副歡喜嬌羞的模樣,心中卻對燕貴妃這話好笑不已,估計是掌權日子久了,居然說出了這番隻有皇後才有資格說的話來。果然,一向寸步不讓的徐淑妃輕笑一聲道,“姐姐果真是賢良淑德,妹妹瞧著竟有幾分賢敏皇後的氣勢。”

燕貴妃嘴角笑意一凝,片刻才誠惶誠恐地道,“皇後娘娘賢德,天下皆知,普天之下再難尋與之媲美之人,妹妹還請慎言。”

二妃唇槍舌箭、處處爭鋒是每日必定上演的,蘇沁琬耳中聽著她們你來我往的含沙射影,心中卻暗暗鬆了口氣。兩妃如同往常一般表現,恰恰說明她們並不將自己放在眼內,想來也判定她不過是有幾分姿色,卻不懂收斂,完全不足為慮的淺薄女子,否則怎麽甫一得勢便迫不及待地張揚起來。

準確點說來,燕貴妃對她的獲寵仍是持觀望態度的,實因她的姿容實在大大打破皇上平日喜好,她一時猜不透皇上是轉了喜好,還是想著嚐嚐鮮,對蘇沁琬能獲寵多久也並沒有底,她可不希望今日拉攏的棋子明日便成了棄棋。

而徐淑妃卻是極度不喜蘇沁琬的,明明嫡女出身,卻偏生就一副狐媚子之容,舉止也如家中姨娘庶女一般,讓她隻看一眼便覺汙了眼睛。

出了漱勤殿,早在等候著的淳芊忙迎上來,蘇沁琬衝她點頭示意,兩人一前一後往芳華宮走去。

“狐媚子!”

蘇沁琬腳步一頓,迎上滿臉鄙視地望著她的常嬪,素手扶扶發中步搖,衝她嫵媚一笑,直氣得常嬪俏臉發白,眼看就要發作。

“皇宮內苑,常姐姐還請慎言!”女子聲音如落入玉盤的珠子,清脆悅耳;又如和煦的春風拂來,柔和軟綿。

蘇沁琬詫異地循聲望去,見那出言勸阻的一身水藍紗裙的女子竟是雙姝中的方嬪。

方嬪察覺她的視線,衝她微笑頷首,卻並不上前招呼,而是領著貼身宮女往另一條路上離開了。

常嬪暗咬唇瓣,狠狠刮了她的背影一眼,又斜睨一下蘇沁琬,輕哼一聲便也走了。

常嬪驕縱,方嬪嫻靜,二人雖並稱雙姝,可性情氣質卻大相徑庭。常嬪出言不遜,蘇沁琬其實也有了應對之策,但方嬪這一出聲,倒是讓她省事不少,她雖不清楚一向獨來獨往的方嬪為何會出言阻止,但亦能感覺得到對方釋放的善意。

龍乾宮內,看完密函的趙弘佑憤怒地一拍禦案,“老匹夫實在可惡!”

案上的筆架子被震得直搖晃,掛著的筆發出一陣陣‘劈劈啪啪’的撞擊聲,郭富貴嚇得心髒一抽一抽,臉色發白,卻也不敢多嘴,依然恭恭敬敬地垂手低頭站立一旁。

趙弘佑臉色鐵青,怒目圓睜,殺氣頓現。須臾,他深呼吸幾下,努力平複怒火,提筆蘸墨,唰唰唰幾下寫好批複,再密封妥當,著郭富貴送了出去。

他靠在椅背上,胸口急促起伏,顯然是怒氣未息。想到這幾年在前朝的不易,他眸色愈發幽深。

無可否認,他的父皇為他挑選的三名輔政大臣確是能力不凡。前燕國公燕伯成乃開國名將,為大齊的創立立下汗馬功勞;丞相徐良慶深謀遠慮,處事圓滑;太傅夏博文出身清流,頗有見地。如今的大齊能延續先皇在世時的平穩,此三人確是功不可沒。

可是,人的欲.望野心是會膨脹的,國之良材也會有變成朽木的一日。而他,從來便不是那等仰人鼻息之人,一國之君,他是君,是天下之主,無論前朝,還是後宮,都必須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

數年的努力,他已經培植了一定的勢力,朝中大權亦一點一點收回,雖未能全部掌握,但至少行事不用再束手束腳。如今部分兵權仍落在燕國公手中,若是燕伯成仍在世,他或許少幾分顧忌,可燕伯成卻病逝了,繼任的燕尚江貪得無厭,囂張跋扈,勢力竟漸漸伸到江閩一帶。他竟不知,以武起家的燕國公府,私下的財富竟然比幾個省份一年累計上繳的賦稅仍要多。

越想越惱,他長長地吸口氣,陡然起身,“郭富貴!”

***

京城東南麵的一處府邸,臨窗而坐的男子著一身月白長袍,一手執茶碗,一手執白子,目光專注於擺在麵前的棋盤上。

“爺,公子來了!”年約十六七歲的青衣書童走了進來,低聲回稟道。

吾皇愛細腰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吾皇愛細腰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替嫁以後 哀家克夫:皇上請回避 棠下有良人 嬌寵記(作者:上官慕容) 滿床笏 玉堂嬌色 金陵夜 少爺跪下愛我 女尊之解戰袍 長亭 侯府嬌寵 醫妃難求:王爺不是人 悍妒 秦氏有好女 求嫁 王府童養媳 朝天闕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三少爺養歪記實 阿媛 她拋棄了我卻還妄想撩我 瓜田蜜事 夫君別進宮 絕色多禍害 金玉為糖,拐個醋王 江南第一媳 宮女為後 她從瑤光來 簪纓錄 盛寵強嫁:攝政王上位記
  作者:陸戚月  所寫的吾皇愛細腰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吾皇愛細腰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