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吾皇愛細腰

第4節

待藥油送來後,他又親自盯著淳芊替蘇沁琬上了藥,這才柔聲叮囑道,“愛嬪好生養傷,朕改日再來!”

“嬪妾……”見蘇沁琬掙紮著要起身行禮,他忙止住了她。

“愛嬪無需多禮,好好養傷,朕等著……”

說到後麵,他語氣愈發低沉,氣息噴到蘇沁琬耳邊,成功見到她又是微微顫了顫,這才輕笑一聲,轉身離去。

“好生照顧蘇貴人!”見屋外宮女打扮的幾人,他沉聲吩咐一聲方往殿門去。

屋內的蘇沁琬定定望著他大步離去的高大背影,片刻之後,垂眸掩飾眼中情緒。

郭富貴一聲不吭地跟在主子身後,心中卻是滿腹狐疑,平日皇上散心是絕不樂意見到有後宮女子出現眼前的,今日不但主動現身,竟還那般體貼,跟在他身邊侍候了十幾年,他深知外表清俊持重的年輕主子可不是憐香惜玉之人。

這宮裏的風向,隻怕要轉了!

趙弘佑離去後,淳芊見主子臉上紅暈未褪,想到今日這番巧遇,不由得歡喜地道,“江常在她們天天在禦花園那一帶晃,可愣是連皇上的影子都沒見著,貴人難得出門一回卻遇上了,真是老天保佑!”

蘇沁琬微微一笑,片刻才叮囑道,“此番話萬萬不能在旁人麵前講,免得讓人說你輕狂!”

“奴婢知道,貴人放心便是!”

老天保佑?姑且算是吧!

***

“蘇貴人?這又是打哪冒出來?”儲禧宮內,徐淑妃將茶盞放下,蹙眉問貼身宮女素桐。

“回娘娘,這位蘇貴人亦是今年新進的,如今居芳華宮側殿,生父乃前江閩總督,隻不過四年前病逝任上,蘇夫人孫氏不久亦過世,遺留獨女蘇沁琬。因蘇家無人,蘇沁琬便由家仆護送投奔舅舅孫進榮,這孫進榮不過京中的八品小吏,見外甥女頗有幾分姿色,便四處托人將其送進宮來,想來也不過是圖謀幾分前程罷了!”素桐細細將查探到的消息一一道來。

“一介孤女,不足為患,不過一逗人開心的玩物罷了。”徐淑妃聽罷不屑地一笑,此等蝦兵蟹將還不值她出手。再者,留著給蘊梅宮那位添添堵也是好的。

原本少人往來的芳華宮,如今總有心思各異的人打著慰問的名義上門來,尤其是新的這批妃嬪,原以為會是姿容出眾又有靠山的常嬪或方嬪先拔得頭籌,哪料到平空冒出一個芳華宮的蘇貴人,雖現今仍未承恩露,但看皇上這般一路抱著她回宮,侍寢也不過早晚之事。

對於這些上門或明或暗打聽內情之人,蘇沁琬一律裝聾作啞,眾人見套不出話,心中暗惱,可又別無他法,隻能心不甘情不願地離去了。

蘇沁琬膝上的傷本就不怎麽嚴重,隻歇了大半日便行動自如了,就是膝上的淤青仍未能完全散去,一眼望去仍是十分明顯,讓淳芊憂心不已,生怕會留下痕跡來,畢竟原是白璧無瑕,多了這點瑕疵終究不美。

趙弘佑離去前雖說改日會來看她,可蘇沁琬卻不敢把這話當真,她雖亦有些意外自己那番刻意表現竟能有如此好的效果,可帝心莫測,誰也不敢保證將來會如何。

隻不過,開弓沒有回頭箭,她既然走出了第一步,那便再沒有退路可走了,唯有死死地抓住帝寵,在大齊後宮中謀得一席之地。

隔得幾日,她膝上那淤青漸消,雖未能完全消褪,但也隻是極淺的一點顏色,若不細看是看不出來的。而經過她那番“巧遇”,宮中閑逛賞花之人更是較之前多了不少,奈何卻一直不曾聽聞有哪個幸運的。

“恭喜蘇貴人,今晚皇上翻的是您的牌子。”笑容滿麵的龍乾宮太監進得殿來,衝蘇沁琬行禮道。

蘇沁琬稍愣了小片刻,直到淳芊難得機靈地向傳旨的太監塞了個荷包,這才抿嘴一笑。

“多謝公公!”

那太監連道“不敢”,眼前這位可是新進的這批中頭一個侍寢的,若是侍候得好,將來前程必是不愁的。

“蘇貴人,請吧!”

蘇沁琬不敢耽擱,由著淳芊扶著她上了往華恩殿的轎輦。

妃嬪初次承寵均是在華恩殿,其後則看皇帝的意思,或繼續在華恩殿,或往妃嬪所居的宮殿。

饒得是一早便有思想準備,可她畢竟是未經人事的十四五歲姑娘,心中不是不忐忑的。

離目的地越近,她的手便愈發攥得緊,一顆心‘嘭嘭’直跳,當轎輦停了下來,外頭響起太監尖尖的聲音,“蘇貴人,華恩殿到了!”她幾乎控製不住腦子裏那股落荒而逃的想法。

努力強迫自己平靜下來,她微微闔眼掩飾裏頭的驚慌,不斷告訴自己絕不能浪費這來之不易的機會,這一次,關乎著她的未來!

轎簾從外頭打開的那一瞬間,她驀地睜開眼睛,裏麵已是顯而易見的歡喜與嬌羞。

由著華恩殿的宮女引著她進了西殿處一間屋裏,她也無心去留意屋裏的布置,順著宮女的指引坐到梳妝鏡前被侍候著卸了妝。

“請蘇貴人往甘露池沐浴!”

  ☆、第六章

她整個人浸泡在溫度適中的池水當中,身後替她擦著身子的兩名宮女力度掌握得很好,讓她心中的緊張不安竟慢慢消散了開來。

淨過身後,再換上早就準備好的紗裙,質地輕柔飄逸的薄薄一層,根本無法完全遮掩滿身的旖旎風光,她有幾分不自在地將長長的發絲撩到胸前,將兩處勾人的柔軟堪堪掩住了。

蓮步輕移,款款生姿,寢殿內正愜意地自斟自飲的趙弘佑,挑眉望著女子漸行漸近的婀娜身影,直到對方走至他的跟前,盈盈下拜,“嬪妾恭請皇上聖安!”

他含笑親自扶起蘇沁琬,長指在她泛著粉色的臉龐輕柔地撫著,然後順著下頜、脖頸一路往下,直至那不盈一握的柳腰處才停下。

“清水芙蓉,大抵便是愛嬪這般模樣……”

他的語調輕柔至極,卻又蘊含著說不盡的曖.昧,讓原就被他撫弄得嬌軀顫抖不止的蘇沁琬羞澀不已。

“那、那皇上可喜歡?”她睜著水靈靈的雙眸期盼地望著他。

趙弘佑見她明明緊張得很,卻偏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不但如此,還放肆地展現眉眼處的嫵媚,這般純淨又媚惑的可人,直勾得他心癢難耐,眼神愈發幽深。

“喜歡,朕喜歡極了!”他啞聲道,見蘇沁琬歡喜地抿嘴一笑,又飛快地瞄了他一眼,眸光流轉間,是道不盡的嬌媚惑人!

他輕輕拂開她胸前的長發,那若隱若現的美好景致乍然映入眼中。

“呀!”蘇沁琬一聲嬌呼,就要伸手去掩,可趙弘佑比她動作更快,大手一撥,她披著的紗裙便滑落下了肩頭,裸.露出來的肌膚如白玉般柔潤光澤,盈盈跳動的燭光映得她更是柔媚醉人。

趙弘佑呼吸一窒,大手在她肩膀與鎖骨處遊移,觸手細嫩光滑。

縱是蘇沁琬故作大膽,如今也是羞得無地自容,就連雙腿也在微微打顫,她雙手環胸,力圖掩住泄露的春.光,輕咬下唇怯怯地望了望趙弘佑,“皇、皇上……”

軟軟糯糯的嗓聲仿如羽毛一般輕拂過他的心扉,徹底讓他的耐性告罄……

隨著女子一聲驚呼,殿內那張寬大的床榻上瞬間便多了兩個身影。

蘇沁琬被他壓在身下,頭上的玉釵‘當’的一聲掉落在地,滿頭如瀑青絲散在床褥上,她心中驚慌不已,尤其是察覺身上那件薄薄的紗裙已經被對方徹底撕裂後,幾乎控製不住就要用力將身上的男子推開,幸而理智尚存,這才讓她按在對方肩膀處的纖手方向一轉,環住了男子的脖子。

“皇、皇上,嬪妾、嬪妾害怕……”她顫聲道。

趙弘佑被她這般一摟,原本急切的動作不由得便停了下來,他微眯著狹長的雙眼望著身下明明在顫抖,可動作卻依然大膽的女子,見她輕咬著唇瓣,水汪汪的杏眼漾著無所適從的嬌怯,心中竟然生出幾絲憐惜來。

“愛嬪無需害怕,一切有朕……”隨著最後一字落下的,是他覆在蘇沁琬唇上的吻。

這個突然的動作一下便讓兩人同時怔住了。

趙弘佑愣愣地望著滿臉緋色的女子,不明白從不願碰女子的唇的自己為何會鬼使神差地親了她,並且,居然還覺得這當中的滋味相當不錯!

見蘇沁琬亦是一副傻愣愣的模樣,他微微一笑,想不明白便無需再想,他是天子,從來便不需要壓抑自己,既然身下這名女子他有興趣,那便盡情享受便是。

蘇沁琬頭一回被男子親吻,腦中一時反應不過來,未等她回神,唇上又被溫熱覆上,那陣柔軟輕輕地磨著她的,磨得她渾身酥麻不已,直到她突然感覺唇上多了一陣滑溜溜的濕潤,驚得她就要叫出聲來,趁著她牙關開啟,那如靈蛇般的滑溜先是試探般探進去,讓她愈發暈眩,許是感受到當中的美好,對方動作一下急了起來,直直便鑽了進去,肆意橫掃。

她隻覺得自己快要被這蘊含著酒香的濃厚氣息融化掉了,整個人癱軟無力,口中溢出一串串嬌嬌的輕吟,讓趙弘佑動作愈發的急促,隻恨不得將她吞入腹中。

良久,他才喘.息著停下了動作,深深地凝視著身下之人,見她眼中是泛著霧氣的迷離,雙頰緋紅,水潤的唇瓣更添了幾分豔麗及微腫,眼神更顯幽深。

“皇、皇上,嬪妾、嬪妾差點喘不過氣來了!”好不容易平息下來的蘇沁琬,撅著嘴嗔道。

既然已經到了這等地步,她便要盡全力做到最好!

趙弘佑頭一回遇到這樣矛盾的女子,不管是她的容貌,還是她的行為。隻是,這樣的矛盾結合卻不會讓他心生不悅,反而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歡喜期待。

他輕笑一聲,突然不願再如以往那般單刀直入、盡快了事,反而刻意地放慢動作,一點一點將她融化在身下……

一陣尖銳的痛楚襲來,蘇沁琬痛得飆淚,臉上也分不清是汗水還是淚水,她用力摟住在她身上逞凶的凶手,可憐兮兮地不停喚,“皇上、皇上,嬪妾疼,你輕點,輕點……”一邊叫,一邊努力放鬆僵直的身體,盡量讓自己好過一些。

趙弘佑比她也好不到哪裏去,前頭的柔情雖然讓他體會到不一樣的美妙,可如今卻讓他難受不已,偏他到此地步竟然還因為心存憐惜而舍不得大動作。

這該死的心思到底是怎麽回事?比她更美更媚的女子他不是沒有遇到過,可卻從來不會顧及這些。

他深呼口氣,將所有的想法拋開,全心全意讓身下的女子放鬆下來,直到她緊緊蹙著的蛾眉漸漸展了開來,身子越來越軟,他甚至感覺到她的臀部輕輕動了動,似是催促一般,試探般動了動,見她隻是嬌嬌地哼叫著,並無不適之處,終是忍不住大動作起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蘇沁琬才在昏迷中醒過來,察覺自己被摟進一個光滑厚實的胸膛,之前那一段段纏綿畫麵閃入腦中,臉蛋越來越紅,簡直似是要滴出血來一般。

趙弘佑心滿意足地一下一下撫著她嫩滑的後背,見她醒來,不由得輕笑,低沉的笑聲猶帶著幾份曖.昧的沙啞,“愛嬪這一把纖腰,柔若無骨,不盈一握,朕心甚悅!”

蘇沁琬紅霞滿麵,卻反而睜著波光瀲灩的杏眼回望他,認真地道,“皇上喜歡便好!”

趙弘佑一怔,片刻才朗聲大笑,“愛嬪果然是個妙人兒!”

蘇沁琬似羞還喜地往他懷裏縮了縮,心中卻恍如落下大石一般,如此看來,皇上對她還是滿意的,總算不枉她放下自幼所受的官家嫡女教養,努力迎合、全力討好……

縱然是達成了目標,她仍記得自己的身份,如今的她,是沒有資格留宿華恩殿的,是以隻能強忍著滿身的酸痛,掙紮著擦幹淨身體,將一旁早就放好的嶄新衣物穿好,這才行禮告退。

趙弘佑見她知規矩,心中更是滿意幾分,一個將他侍候得舒服又知進退的女子,他自是不介意寵她。

想到今晚自己竟然一遍又一遍地發泄,他也吃驚不已。他本就不是重欲之人,否則也不會時常十天半月不召人侍寢,但如今對上蘇沁琬,竟然這般食髓知味,不得不說,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與他一樣意外的還有守在殿外的郭富貴,他簡直不敢相信一向自持的皇上竟然也有如此失控的時候,這宮裏的風向,看來真的要變了!

忍著身體上的不適回到了芳華殿,蘇沁琬隻想痛痛快快洗個澡,然後好好睡上一覺,再不想其他。

“奉皇上諭,芳華宮貴人蘇氏,柔嘉維則,恪恭奉職,深慰朕心,著冊封為愉嬪,欽此!”

翌日一早,郭富貴尖銳的聲音在靜謐的殿中響起,讓跪在地上的蘇沁琬一下便怔住了。

愉嬪?她不但是連升兩級,還多了個封號……

同樣的位份,有封號和無封號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而這後宮當中,隻有蘊梅宮的清妃有封號,如今,又多了她,愉嬪,愉……

“啪!”一聲瓷器落地聲,將正回著話的墨香嚇了一跳,抬頭便見主子臉色發白,不由擔憂地喚了聲,“娘娘!”

清妃死死咬著唇瓣,良久,才顫聲道,“愉嬪?他竟然給了她封號?”

他竟然將自己這份獨一無二分了給別人,怎能這樣!

墨香見她神色不豫,瞧著竟有幾分猙獰之意,心中一突,連忙上前勸道,“娘娘,不過小小正五品的嬪,皇上也不過一時圖新鮮,娘娘又何需放在心上!”

“你不懂、你不懂……”她喃喃地道。

隻有曾經的獨一無二,她才覺得自己在他的心中是不一樣的存在,可是如今這份唯一被打破,從此她便與後宮那些女人再無二樣,這讓她怎能接受!

墨香見她滿臉淒苦,心中不解,不過一個小小的愉嬪罷了,縱然多了個封號,也依然越不過主子頭上去,不說對方的出身,便是論容貌,那愉嬪的狐媚之容也是萬萬及不上自家娘娘的。

  ☆、第七章

“恭喜愉嬪,賀喜愉嬪!”傳旨的郭公公走後,淳芊率先向蘇沁琬行禮道賀。

永芳殿的其他宮女太監亦機靈地學著她的樣子祝賀,便是一向瞧不上蘇沁琬的繡裳,也隻是愣了小片刻功夫後便有樣學樣了。

她微微抬頭望了望上首笑意盈盈的蘇沁琬,突然意識到,眼前之人再不是孫府那不受待見的表小姐,而是得了聖寵的當今皇上的愉嬪!

她不懂老爺為何硬將她充當蘇沁琬的貼身婢女送進宮中,可在孫府中,這位表小姐地位還不如在孫夫人身邊侍候的她,如今在宮中,對方已是不少人妒忌的愉嬪,再不是她一介下人也能耍臉色的孤女了。

吾皇愛細腰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吾皇愛細腰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天若見憐時 冥婚夜嫁:皇叔,別鬧了 六零年代好生活 風雲入畫卷 女尊之寵夫 驕寵記 千金百味 爺,妾隻是一幅畫 我的錦衣衛大人 青珂浮屠 深宮之內 我家夫人顏色好 丫鬟春時 極品丫鬟 與關二爺的羅曼史 不負紅妝 升官發財死後宮 一把油紙傘 後宮·如懿傳·大結局(出書版) 我想克死我相公 摽媚 世家(作者:尤四姐) 督主,好巧 皇家媳婦生存手冊 大寧家 吾皇愛細腰 貴太妃 寒門貴婦 此男宜嫁 棄女婉薇
  作者:陸戚月  所寫的吾皇愛細腰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吾皇愛細腰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