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吾皇愛細腰

第18節

趙弘佑一怔,兩道濃眉一擰,隨後淡淡地吩咐道,“請她到西殿,朕稍候便過去。”

靠坐龍椅上有片刻的失神,餘太妃……他不禁有幾分煩躁,這女人這些年在後宮處處煽風點火,父皇在世時又是時時給母後添堵,他本想著有朝一日定要為母後出這口氣,哪料到一向了解他心思的母後卻出言勸阻,隻道這餘貴妃也不過一個可憐人。

可憐?三千寵愛於一身,氣派比皇後還要盛的餘貴妃是個可憐人?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他長長地籲了口氣,端過禦案上的茶碗呷了一口,這才起身往外走去。

進了西殿門便見餘貴妃靜靜地坐於紅木椅上,察覺到腳步聲便望了過來。

“不知太妃要見朕所為何事?”趙弘佑也不與她多話,直接了當便問。

“自去年靖王妃過世,靖王發話要守滿一年,如今一年之期已過,靖王府也需迎個新女主人進門才是,皇上認為如何?”餘太妃麵無表情地問。

對喬英淇這個兒子,她實在是裝不來和善樣,若非心知燕徐二妃作不得主,她也是絕不會求到他麵前來的。其實若是趁著數月前選秀,或許也能擇定了人選,可兒子卻偏偏不允許,隻道一年期未到,便是事先相看王妃人選他也絕不同意,是以才拖到了至今。

原來為了這事!趙弘佑不置可否,他雖對這對母子心存疙瘩,可也沒必要事事打壓,處處計較。趙弘謹要續娶王妃而已,隨便他們母子二人折騰便是。

“太妃這是瞧中了哪家小姐,還是另有安排?”

“過不了幾日便是萬壽節,如今雖中宮無皇後,但容許朝廷命婦進宮與眾妃嬪同賀,於情於理亦是說得過去的。皇上以為如何?”餘太妃將心中打算道出。

趙弘佑稍想了想便點了點頭,片刻又補充道,“既然真正目的是為靖王相看王妃,那這宴便設在仁康宮,其餘一切雜事等由著燕貴妃及徐淑妃二人打理便是。”

餘太妃自然不會計較這些,她的目的不過是為兒子挑個可心的媳婦,趁早抱上孫兒罷了。畢竟皇室中的這一輩,無論是眼前的九五至尊,還是她那個喪妻一年的兒子,均是膝下荒蕪。

“皇上既無異議,我也就不打擾了,便這樣吧!”她輕輕拂了拂衣裙,起身致了意便離去了。

趙弘佑抬眸望了一眼她的背影,默默地低下頭摩挲著手上指環。許久,才若有似無的歎息一聲,背著手出了門,腳步一拐轉了個方向,不到一刻鍾,便進了一間屋子。屋子正中央掛著兩副畫,每副畫中各有一名身著龍袍,麵容威嚴,氣勢凜凜的男子,這兩人分別是大齊的前兩任皇帝,太.祖皇帝及文昭皇帝。

他定定地凝視著右邊畫上的文昭皇帝,眼眸愈發的幽深。這是他的生父,讓他至今都看不透想不明的生父。他敬他、畏他、愛他,可又恨他怨他。

想到父皇臨終前那滴眼淚,以及他無法闔上的雙眼,他忍不住輕歎一聲,隻感到心中一陣難受,壓抑得他再也無法在這屋裏呆下去。

轉身出了屋門,凝望東邊方向,久久不作聲。

母後,生不同衾,死不同穴,黃泉碧落,永不相見,假若您知曉自己的決絕換來了他的死不瞑目,您可會看在他悔恨難當的份上,再回眸看他一眼?

趙弘佑又是一聲長歎,肯定是不會的吧?您連與他同葬一處都不願,又怎可能再回頭!

萬壽節將允許朝廷命婦帶家中姑娘進宮朝賀的消息很快便在京中傳開了,因設宴之處是仁康宮,又聯想到靖王去年才沒了王妃,朝臣後妃稍想一想便明白此宴的目的了。

文昭皇帝長成的皇子便隻當今皇上及靖王兄弟二人,如今這兄弟倆關係雖有些微妙,可皇上卻依然派遣了不少實差給靖王,可見他對靖王也並不是完全猜忌的。隻要靖王老老實實,那一輩子的榮寵定是少不了的,這靖王妃的位置自然亦極具吸引力了,即使不過是繼妃,但原配王妃又無一兒半女留下,這繼妃與原配倒也差不了多少了。一時間,京中權貴均暗暗使勁,力圖為了這靖王妃之位搏上一把。

而此時的儲禧宮內,徐淑妃憤怒地將手中茶碗砸到地上,臉色鐵青,眼中充斥著滿滿的戾氣。

“父親竟如此抬舉那賤.人,嫡女?可打的好主意!早不記晚不記,偏在如今這時候記,打量著本宮不知道那對母女懷的什麽心思?”

“娘娘息怒,何苦為了那種人氣著自己。四小姐縱是記在了夫人名下,也不過半吊子的嫡女,以餘太妃那性子,又豈會看得上她!”素桐連忙上前柔聲安慰。

徐淑妃胸口急促起伏,臉上怒氣騰騰,“本宮氣的是父親竟如此、如此……絲毫不考慮母親心情,甚至連本宮的想法也毫不顧及。他眼中可還有母親,可還有本宮這個女兒?!”

她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眼神有幾分淒然,“若非本宮有今日之地位,隻怕他更不會將母親……”一咬牙,又惡狠狠地道,“徐韻芳想借著本宮的勢往上爬?休想!靖王妃?憑她也配?!”

素桐心中一驚,壓低聲音勸道,“娘娘,千萬要三思而行啊!若是相爺知曉……”

“你不必多說,本宮自有主意!放心,父親如今早就奈何不得本宮!”徐淑妃冷笑道。

她就是要讓他知道,他能倚靠的隻有她徐韻蘭一個女兒!

  ☆、第三十章

正陽殿內氣氛熱切,大齊各附屬國使臣抵達上京,向大齊皇帝傳達國主恭賀萬壽之意。

趙弘佑臉上溢滿笑容,高高地俯視著下首或跪或站的臣子,心中頓生萬丈豪氣。

君臨天下,四海臣服,皇帝當如是!

使臣到來,宮裏自有一場盛大的歡迎宴席,君臣同歡樂,一片歡慶祥和。

***

“婉儀,讓奴婢與茉雪一起去吧,奴婢保證會把皇上請來的!”見蘇沁琬將一切準備妥當後便欲讓人去請皇上,淳芊連忙主動請纓。

蘇沁琬望了望她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又看看茉雪抿著嘴淺笑的樣子,思考了片刻便點頭應允了。

淳芊跳脫卻也知輕重,又有性子沉穩懂進退的茉雪跟著,想來也無大礙。

“從怡祥宮到龍乾宮,以你們的腳程,到達之時估計皇上也剛從正陽殿回來,時辰想來相差不了多少。”芷嬋道。

“芷嬋姐姐放心,我一定不會誤事的!”淳芊用力點了點頭,以加強可信度。

蘇沁琬與芷嬋對望一眼,均啞然失笑。

“去吧,路上小心,記得多穿件衣裳,別凍著了!”柳霜噙笑叮囑。

“哎,知道了!”淳芊脆聲應了句,又與茉雪一道向蘇沁琬行了禮,這才相攜著出了宮門。

腳踩到雪地上發出的‘吱嘎吱嘎’聲,在這充滿喜慶的禁宮倒也似奏著的歡慶曲調。

“姐姐來了怡祥宮這些日子可還習慣?”二人踏雪徐行,一陣夾雪冷風吹過,淳芊縮縮脖子問身旁的茉雪。

“比在浣衣局好太多了,婉儀、姑姑還有各位姐姐妹妹都很和氣。”茉雪為她緊了緊圍脖,又再拉拉自己的,語氣含著顯而易見的感激。

對比在浣衣局無休止的忙碌,還有時不時的被斥罵,如今的日子簡直是好得不能再好了。

“姑姑平日瞧著倒是溫和,若罵起人來可厲害了。還有半菱,可千萬別惹了她,那家夥力氣可大著呢,一掌拍過來保管你疼上三天;芷嬋姐姐性子才是真真的好,可我有時卻有點悚她,也不知為什麽;雲蓉不怎麽愛說話,可卻最愛幫人;秋棠是個急性子,呼啦啦一陣風似的……”淳芊一路嘰嘰咕咕地向她說著凝翠閣眾人性情。

聽她說到秋棠是個急性子,茉雪‘撲哧’一下便笑了,急性子的淳芊倒好意思說人家秋棠是個急性子。

聽懂她這笑聲所含深意,淳芊不高興地噘起嘴巴,“人家好心好意向你傳授心得,你倒還要取笑人!”

茉雪連忙忍笑道歉,“是我不好,不該笑淳芊姑娘,姑娘性情沉重,辦事牢靠,是最最不可多得的!”

淳芊得意地揚眉,“婉儀也這般說過!”

茉雪‘吃吃吃’地笑得更厲害了,婉儀這分明是逗她的話,她倒當了真,小尾巴都快翹天上去了。

兩人低聲說笑,心中暖意融融,便是那冷冽的寒風亦無法吹散縈繞在兩人周圍的溫情。

“姑姑小心,讓我們幫您吧!”見前方不遠處一名四十來歲宮女打扮的女子正提著個漆黑大食盒在雪地上徐行,兩人快走幾步上前去,主動提出幫忙。

那女子隻感到手上重量頓減,抬眸一望見是兩個年輕的宮女一人一邊托著她手上的食盒。她皺著眉用上幾分力度奪了回來,聲音低沉又帶著沙啞,“多謝兩位好意,我自己可以。”

淳芊愣愣地望著她提著食盒快步離去,很快便消失在視線當中,不禁咂舌,“好厲害,她的力氣比半菱可大多了,居然輕輕鬆鬆一個人就能把那麽重的東西提著走。”

方才她接手便知那食盒份量不輕,要是她一個人是絕對提不動的,兩個人倒還勉強,更不必說像此女這般快步走了。

“咱們走吧!”感概一番後正要離開,卻見茉雪怔怔地望著方才那女子消失之處,秀眉緊蹙。

“茉雪、茉雪、茉雪!”她連喚了三聲,才將茉雪喚過來。

“怎麽了?你在瞧什麽呢?”她好奇地湊到茉雪麵前,瞪大眼睛看著她問。

“沒、沒事,就是覺得這位姑姑力氣真大!”茉雪回過神來,衝她笑笑地道。

“你也察覺了?嘖嘖,和她一比,半菱那點力度可就不夠瞧了!也不知她是哪個宮裏頭的,否則還可以把半菱叫上,讓她見識見識。”淳芊眉飛色舞起來。

茉雪臉上始終含著淺淺笑意,可思緒卻漸漸飄遠。那人好生麵熟,像是在哪見過?可是,到底是在哪見過呢?她在記憶裏苦苦搜尋,卻依舊想不起何時何處曾見過那女子。

兩人不敢久留,又再頂著風雪往龍乾宮方向而去,渾然不覺在她們身後,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

巍峨的龍乾門出現眼前,二人整整衣裳,順順發髻,確保儀容無礙,這才邁著步子上前,行了幾步卻又停了下來,原是披著綻青鬥蓬的趙弘佑正帶著郭富貴等人出現眼前。

“芷嬋姐姐可真是神了,時辰果真算得剛剛好。”淳芊喃喃道,片刻之後拉著茉雪的手快步上前,朝著趙弘佑跪拜行禮,“奴婢怡祥宮宮女淳芊/茉雪叩請皇上聖安!”

本有些微醺的趙弘佑不由得停下了腳步,微眯著眼望向跪著的兩人,認出一個正是蘇沁琬身邊的小宮女,不禁好奇地問,“風大雪飄,你倆不在宮裏好生侍候你家主子,怎的在此候著?”

“回皇上,奴婢奉婉儀之命,特來請皇上移駕怡祥宮!”淳芊脆聲道。

趙弘佑挑眉,小狐狸讓人來請他,這倒是頭一遭!

“既如此,那便走吧!”

郭富貴聽他如此說,連忙上前躬身道,“皇上,天色漸暗,路上又滑,不如坐輦去吧。”

趙弘佑喝了不少酒,又走了一段路,被冷風吹得也有幾分不適,故也不多話,由著郭富貴扶著他上了禦輦,一行人直往怡祥宮方向去。

“娘娘,像是怡祥宮的人。”墨香低聲道。

清妃垂眸掩飾眼中失落,聽著不遠處的腳步聲越行越遠,心裏卻慢慢滲出一陣陣酸意,一絲絲怨恨,一點點不甘。

“娘娘,想來是咱們來晚了一步,加之皇上並不曉得您也會來此,這才由著怡祥宮的人將他請走了,若是皇上曉得您會來,必是不會去的。”墨香輕聲安慰。

她也是想不到竟然會比怡祥宮的人慢了一步,皇上出現時,她正想著與主子上前見禮,卻沒料到從另一邊冒出了怡祥宮的兩名宮女,眼睜睜地看著皇上上了禦輦往怡祥宮方向去了。

“是嗎?”清妃如夢囈般喃喃,在她與蘇沁琬兩者間,他真的會選她而棄對方麽?她不由得苦笑一聲,心裏卻是半分把握都沒有,如今誰不知宮裏頭的愉婉儀是皇上最寵愛的,勢頭早就遠遠超過了她。

飄飄灑灑的雪花落到她發頂、肩頭,冰冷的風夾著雪撲麵而來,可她卻似絲毫感覺不到冷一般,外頭的風再猛,雪再大,也依然比不過她心中那股滲透骨髓的寒意。

她要怎樣,才能挽留他漸漸遠離的腳步?

***

“皇上駕到!”尖銳的唱喏聲在怡祥宮內響起,蘇沁琬歡歡喜喜地迎了出來,漾著嬌嬌甜甜的笑容向趙弘佑請了安。

望著眼前總似是笑得憂無慮的女子,趙弘佑心情又不禁飛揚了幾分,伸出手去將她拉了起來,也不鬆開她,握著軟綿綿的小手便進了屋。

“愛嬪讓人來請朕,所為何事?”由著蘇沁琬殷勤地侍候他脫了鬥蓬,又用熱水淨了手,他靠坐在軟榻上,笑眯眯地問。

蘇沁琬蹭到他身邊,抱著他的臂膀努著嘴不高興地道,“皇上忘了?嬪妾說過要親自做桂花糕給您嚐嚐的!”

趙弘佑怔了怔,無奈的搖頭笑笑,這段日子忙得暈頭轉向,還真將這事忘得一幹二淨了。又想到為這桂花糕所引發的一場風波,他捏了捏蘇沁琬鼓鼓的臉蛋,“朕記得!”

聽他這般說,蘇沁琬笑得更開心了,眉眼彎彎,俏臉紅豔,惹得趙弘佑心癢難耐地又伸手去掐了一把,引來她一記嬌嗔。

將那作惡的大手從臉上扯了下來,低下頭往那總是愛掐她的手指頭上報複性地咬了一口,再衝定定望著自己,眼神幽深的皇帝得意一笑,“嬪妾忙了一下午,已經都做好了,皇上可要嚐嚐?”

指尖處那一陣溫熱濕潤激起他心中一陣熱浪,眼前女子明眸皓齒,笑容甜美又帶有幾分靈動狡黠,他胸口一熱,伸出手去摟著那盈盈細腰,欺身上前,薄唇亦跟著覆了上去,攫取那一股仿佛總讓他品嚐不夠的芬芳。

一個不著又被對方奪了呼吸,蘇沁琬先是掙紮了片刻,繼而摟著他的脖頸,嬌嬌柔柔地主動回應,卻引來對方更狂亂急促的動作。

好不容易趁著換氣間隙,她連忙抵著又要欺上前的男子,呼吸不繼地道,“別、別別,嬪妾都準備了一下午,皇上就不想嚐嚐嬪妾的手藝麽?”

“朕更想嚐嚐別的……”溫溫熱熱又充滿著曖.昧暗示的話語在她耳畔落下,令她臉上熱度更盛,忍不住輕輕推了推又挨上來的寬厚胸膛,委委屈屈地小聲道,“嬪妾都忙了許久……”

見她委屈得癟著小嘴,澄淨明眸漾出幾分水氣來,趙弘佑不禁輕笑出聲,在她唇上落下輕吻,這才拍拍她的臉蛋道,“既如此,還不端來讓朕嚐嚐?”

蘇沁琬歡呼一聲,快快樂樂地提著裙子跳下了軟榻,衝外頭直喚道,“把東西都端上來!”

  ☆、第三十一章

吾皇愛細腰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吾皇愛細腰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繡色生香 美人獨步 錦衣香閨 我家夫人猛於虎 市井人家 獨寵聖心 大明海事 深宮寵妃:陛下,來嘛 孤有疾,愛妃能治! 侯門藥香 婀娜動人 卿卿吾妹 異能農女:相公,別撩我 林氏榮華 名門淑秀:錯嫁權臣 帝王馴養記 錦衣不歸衛 秀才府邸的惡嬌娘 嫁給鰥夫 並蒂擇鳳 皇後白軟胖 奈何桃花笑春風 小嬌娘逆襲手冊 宮闈花 掠寵韶容 毒婦馴夫錄 清溪自悠然 富貴天成 春風十裏有嬌蘭 一品鼠夫人
  作者:陸戚月  所寫的吾皇愛細腰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吾皇愛細腰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